看看十库kksk.org

直播中-----30多岁的老头子的生活就这样被萝莉给搞的七零八散了。。。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页码:
  •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1-21 18:40
    萝莉就已经吃完了,说,我们走吧?我说好,于是付账,走出。回到酒店。萝莉就坐在那里看电视,我脑子里酒喝多了,也不知道在想写什么。不一会儿萝莉就靠上来了,说,老公(老公!!!?)我想那个。我逗她,想什么了?萝莉说你说呢?装什么啊?她一边说就一边扒我的裤子,还没回过神来,裤子早给她扒去,秋裤也扒去,就剩了一件平角内裤。我就忙说你暂停。萝莉说怎么了?你不想吗?我说,你叫我爸爸,我就给你。萝莉脸就红了,说,不要脸。我笑说,是哦,甘这回事,谁还要脸呢?你倒说你到底叫不叫?不叫,我可就不给你。萝莉憋着不说话。我说你给我KJ。萝莉呵呵的笑了,我说你笑什么?觉得恶心吗?萝莉说不是,就是。。。就是 不好意思。我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突然一想,历时将这回事放下,连忙裹了浴巾,说,晚了,休息了吧。萝莉差异,怎么了?我叫你爸爸还不行吗?我帮你那个。我给她搞的心猿意马,但另一边的罪恶感袭来,是啊,我带她来这里不就是为了甩脱她吗?又为什么要这样挑逗她?我说刚才在逗你玩呢?说真的,我很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萝莉说我不,就向我扑来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1-21 19:11
    萝莉扑来,我吓了一条,忙躲开,说,真的晚了,我一天没睡,该休息的。我去洗澡了。推开她,就径直走向洗手间。冲澡以后,舒服多了。。。。

    白小青好像真的就是一个土包子,看到西湖一直兴奋不停,我无语。一直逛到下午2点多,这才恋恋不舍的随我回外婆家去。然后随便坐坐,聊聊天,天黑了,吃了饭,我自然就和白小青一个房子睡。房子里就一张床,我们同床而眠。白小青好像很拘谨,我感觉得到他很紧张,我也没有多想什么,就早早的睡着了。

    第二天是礼拜天,随便的逛了逛,下午的时候就带他坐公交回学校了。,白小青还一直在那里跟我说着,啊呀,真好看,原来这就是西湖,我终于看到了。

    回到学校以后,生活依旧老样子,只是我与凌良关系却更为差劲,最终凌良就干脆搬离了那个宿舍。而水云,依旧和我出双入对。

    那一天白小青找我说,他们班里有个人也喜欢上水云了的时候,我并没有慌张,知道他说那个人已经给水云写信以后,我这才害怕。然后,就永远的记住了那个人的名字--宋雨默!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1-21 19:20

    认识宋雨默很突然,因为是水云介绍我认识的,那天她大方的告诉我说,这是我的同学,宋雨默。然后她指着我说,这是我的男朋友。宋雨默好像很尴尬,但最终也没有说什么。我甚至看的出来,他眼中的不甘心。

    我和白小青的关系好像一下子拉近了,白小青似乎就有那么一种依赖人的习惯,他开始习惯找我商量问题,找我借钱,找我帮忙等等。我义不容辞,从没有多想过什么。礼拜六与礼拜天,他都会随我去外婆家里。我们成了关系最铁的哥们关系。

    冬天很快就到了,萧条的寒冬,礼拜六,我依旧带了白小青去了外婆家。随便玩了一会儿,天就黑了。睡觉的时候,问题就来了,杭州的冬天不供暖,冷的不得了。我与白小青就那样个人税个人的。半夜的时候就坏了,两个人冷的醒了,我一想,干脆就挤着白小青睡吧。但是白小青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挤他一下,他就往里挪挪,一直挤到他不能再移动为止。依旧寒冷。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1-21 19:36
    最后干脆就抱着了白小青,我明显感到白小青打颤。也没多想,共同御寒吗。
    洗澡徂徕以后,萝莉已经躺在床上了,盖着被子。我就走过去,将另一床被子铺开,躺了上去,萝莉就发火了:你这是怎么个意思?我说没什么意思啊。萝莉也不说话,直接解开她的被子,钻了进来,我一看就有点害怕。萝莉已经脱的就剩三点。萝莉就死死的抱住我,说,不管怎么样,我就是要抱着你睡,我才安心,才能睡得着。我不管。我心里叹了口气,不至可否,感觉力不从心。

    我抱住白小青以后,很快就睡着了。后半夜的时候,我就渐渐的热醒,原来是白小青也紧紧的抱住了我,我突然脸上热辣辣的,说不上来的感觉。我懂也不敢动,只是却再也睡不着了。就那样被他抱着,我也紧紧的抱着他,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会悸动,他也是个男人,不是吗?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1-27 17:21
    好不容易总算熬到天亮了(刚才码了好多字点错给关掉了,郁闷),于是起床,刷牙洗脸,一晚上都不曾睡好。外婆早就已经做好了早点,鸡蛋饼,粳米粥,还买了点油条。于是叫起来白小青,吃完饭以后,白小青说,我们还去西湖玩吧?我大吃一惊。你还没有玩够?昨天我的腿都快断了。白小青说不够啊,今天我想去苏堤,看看花港观鱼啊,苏堤春晓啊之类的。我想了想,说,好吧。于是坐上公交随他而去。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外婆急的了不得,说,我还以为你们丢了呢?真是的,弄不灵清的,好晚了的。我只好哄着外婆。外婆也不是真生气,说,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学校吧。我说好。

    萝莉就骑了上来,我心里又一阵的悸动,心里开始交战,欲望与伦理相互碰撞,欲望一直在对我说,她已经是你的了,多这一次不多。伦理好像已经无话可说的样子。我失败了,于是我说,叫爸爸。萝莉喏喏了半天,憋出蚊子一样的两个字:爸爸。我又乐又好笑,说,你以前的那股疯劲哪儿去了?萝莉就不说话了。我说,那你帮我KJ.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1-27 18:11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2368146.shtml


    办公室的八卦与风云地址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1-28 18:34
    作者:哭泣的美人痣 回复日期:2010-11-27 21:42:33

    萝莉多大了

    ==========================================================================
    16岁啊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2-04 18:49
    今日更新。大家久等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2-04 18:57
    萝莉依旧诺诺微微的,我看她这样心里有了那么一点不忍,但也只是一点而已!随即被邪恶的欲念所占满,我说宝贝,来吧,我也爱你的,好吗?别害羞,别害怕宝贝。萝莉似乎就受到了很大的鼓励,然后就趴过来开始KJ,她湿润的嘴唇才刚接触到我的敏感,我就好像触电一般,心里的罪恶感升华,让我很想使劲的蹂躏她。就这样反复还没10多下,我就直接给了她嘴巴里。萝莉就一直吐,好像快要死的表情,我很快慰,也很后悔,就那样看着她,也不说话也不动。萝莉看了看我,连忙跑起来去了卫生间,不知道是漱口还是在呕吐,我管不了那么多。脑袋好乱啊,好像要爆炸掉的样子。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2-05 19:28
    我和白小青回到学校以后,日子依旧平淡。水云与我,和白小青,三个人整天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如果不出现那次事情,也许日子也就趋于平淡了。凌良找了一帮人,要围堵我,我无路可逃,在某个墙角边,任由他们拳打脚踢。宋雨墨什么时候过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后来警察过来,然后宋雨墨也紧跟着,然后我就被送到了医院,就此昏迷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水云流泪的双眼,我想说话,却感觉到周身疼痛,这才想起来经过的恶打,心里一阵愕然。门口就吵嚷起来,我望去,是外婆也来了,哭哭啼啼的,径直来到我的身边,推开了水云,见我醒着,哭着说,怎么回事啊?好好的怎么就被人给打了?疼不疼哦?伤到哪里了?我说没事,不用担心啊。外婆还兀自唠叨个不停。



    萝莉从厕所出来了,哭着看着我,我不知道该怎样,又或者是能怎样,只有那样发呆的看着她,萝莉就上床来,躺在了我的怀里,轻微哭泣起来,我不语不动,任由她肆无忌惮,接受她的难过。她,还是个孩子啊!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2-05 19:38
    萝莉哭泣了许久,这才轻轻的说,我爱你,请你不要抛弃我。那一刻,我彻底心软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我们又怎么可能啊?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可是我又能对她说些什么?该说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有闭嘴的份。就那样拥抱着她,赤身裸体的拥抱着她,连个人,那一晚,是我们的心靠的最近的一次!
    第二天就去了皮市巷租的房子去了,萝莉看到后,眼睛里明显有一丝鄙视,但瞬即消失,我知道,她肯定嫌这里简陋吧,于是说,这里,就是我们以后的家了。萝莉就笑了,如茶花般一样的笑颜,说,我和你,终于有家了,我不是做梦!是真的啊。我说是的,你没做梦。

    我在医院里呆了一个礼拜,出院以后,与松雨墨的关系一下子近了起来,而白小青却好像突然对我疏远了,对于他的离奇疏远,我从来不曾问他,随便他吧。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0-12-05 19:56
    萝莉问我,什么时候去找工作呢?找工作?我说找什么工作?萝莉惊讶,不找工作我们怎么生存啊?我说暂时先不找好了,养养精神,再说。萝莉只得吞声。我就开始每天袜子脱了随便扔,3四天洗一次澡,有时候开始对她大吼小叫,目的只有一个--让她厌恶我,继而离开我。萝莉开始的几天好像还能忍受,过了大约一个星期,好像实在受不了的样子,说,我们谈谈好吗?我想,终于相同了!萝莉说,你这是过日子吗?我讶异,怎么是过日子啊?我哪里做错了吗?衣服应该女人洗的,你不是要做我女朋友吗?那也就是以后是老婆,老婆不给我洗衣服难道我自己去洗?萝莉的双眼就泛红了,好像在挣扎,半晌说,好,可是你为什么不洗澡?我笑,我不想洗就不洗啊,总不能你要我怎样我就怎样吧?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萝莉好像很愤怒,又很委屈一样,眼泪刷刷刷的往下掉,我狠下心来不去睬她。萝莉说,就算这样,你为什么总要骂我?我装出诧异的表情来,骂你?我什么时候骂你了?我从来就没有骂人过。萝莉说可是你每天那么凶巴巴的干什么?我说你做错了我当然要说你,我这人脾气就这样,也许你看着我是在骂你,其实我只是普通的说话方式。受不了就滚。萝莉好像真的愤怒了,说,滚你X!你去死!
    然后她咬牙切齿的看着我,我心里一阵心寒。
    作者:政老爷 时间:2011-01-05 18:33
    老夫刚新婚燕尔,没那个心情呢还,等蜜月完了吧














    大家谅解
  • 首页
  • 上一页
  • 15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政老爷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30天 / 跨度115天】
    • 开贴:2010-09-12 16:41
    • 更新:2011-01-05 18:33
    • 阅读:89301 回复:1074 楼主:207
    • 字数:约68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