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百美千娇》:香艳热血,新新武侠风靡世界(完整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甘野鹤 时间:2015-08-16 12:39
    “新新武侠”:开创新的辉煌!


    当代的中国人,几乎都是在武侠之风熏陶下长大的一代。
    我们曾经迷恋金庸、古龙、梁羽生,追看武侠电影电视剧。可以说,武侠精神早已烙入了每个中国人的血液之中!每个国人心中都有着强烈的,难以割舍的武侠之梦。
    但是,曾几何时,武侠小说在网络上却几乎成了扑街的代名词,为什么会堕落到如此地步呢?
    大家看看,网络上的武侠都成了什么样子,大家都是在拾金庸大侠的牙慧啊!金庸先生营养再好,他嚼过一遍的东西再吐出来,也叫人没了胃口!说到底,缺乏想象力,自我禁锢在一个狭小的天地,直接导致了当今武侠的没落!
    话说,侠路相逢新者胜。
    不创新,无异于自取灭亡!
    好的武侠小说从来都都是国人的最爱!关键看你有没有新的创意!有没有唤起国人深藏于内心的,强烈的武侠情结!

    自本人倡导“新新武侠”概念以来,受到了海内外读者的广泛关注,许多好友纷纷来函咨询新新武侠的创作理念,在此一并答复如下:

    新新武侠是为适应网络文学的特殊需要,意欲引领未来武侠小说创作新潮流的一次大胆尝试。
    基本创作理念,概括说,就是五个字:新、大、快、艳、爽!

    新:就是对传统武侠模式的全面创新,适当与其他体裁融合,加入一丝玄幻色彩。本着求新,求变原则,武侠不再是那种单人独骑,浪迹天涯,游走江湖。也不再是那种谁刀快谁就称雄的简单模式。在新新武侠里,武功高的不一定能战胜武功低的,实力强的不一定能胜过实力弱的,这里更加入了斗智斗勇的智谋和器械、阵法的考量。新新武侠更贴近于日常生活,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一切又都出乎意料之外。新新武侠关键在新:情节出新,人物出新,武功出新,器械出新,阵法出新,总之太阳天天都是新的。

    大:就是大场面、大交锋、大动荡。新新武侠不再局限于古典式的民间单挑或群殴模式,更加入了金戈铁马,气吞山河的内外战争场面。人生命运,变化无常,红颜一怒,血流千里。天南地北,万里海疆,官府民间,三教九流,汪洋恣肆,一切皆可囊括其中。

    快:就是快节奏,容量大,不拖沓。网络文化的本质是一种快餐文化,那种波澜不惊,情节缓慢的叙述方式已经落伍。新新武侠追求的是简洁、明快、诙谐、幽默的文风,多情节,快节奏,力求维护读者的激情,唤起阅读的欲望。

    艳:就是香艳、刺激、诱发荷尔蒙分泌。如今的小说,不带点涩涩的书谁看,但要做到涩而不淫,艳而不虐,就要把握分寸不可过界,让温柔乡赚足眼球,激发YY的冲动,或是美妙的幻想也就够了。

    爽:就是故事耐看,情节曲折精彩,有余味,看着爽!高质量的爽文全靠好的故事和好的文笔来打造。要让读者看的养眼,激发快感,俗话说的H起来!


    作者:甘野鹤 时间:2015-08-16 13:08

    关于本书:

    本书是根据明朝野史,再加上文学虚构而来,真情演绎江湖争霸的英雄传奇。
    中华武术源远流长,在历史上也曾经出现过众多的武术流派,这一势头在明朝嘉靖年间发展到极致。形成许多雄霸一方、门徒众多的武林豪族门派,这些或正或邪的武林门派,大者门徒上万、小者爪牙近百,他们往往有自己的田产、奴仆及势力范围,甚至动辄出动成百上千人的私人武装,触角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就象现在的黑社会一般,连一些地方官府都惧而避之。
    但是,任何事物往往盛极而衰。
    这些或以拳名或以剑重,曾经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武林帮派,在明嘉靖年间却在短时期内相继烟消云散,以后直至清代武林门派也未能恢复。到了清代,一些会道门组织渐渐兴起,此外,除了一些零星的侠隐之外,再没有成规模的武林活动了。
    那么,明朝嘉靖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巨大的事变,使得那些曾经强横的武林门派灰飞湮灭,淡出历史的舞台呢。
    关于慕容雪,野史上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认为她铁血残酷,甘当锦衣卫的鹰犬,对天下武林进行了毁灭性的镇压,也有人认为她是不可世出的巾帼名将,在对外战争中为大明帝国打出了国威,连戚继光、俞大猷等抗倭名将都以师礼事之。她的许多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成为明清两代军事家的必修课程。她发明的炮战阵法和鸳鸯阵,在戚继光手中成为抗倭的最佳利器。在明末清初时期,中原云台山一带百姓家中,曾经流行在门上张贴她的画像,名曰:“喜门神”,传说,她的画像可以镇压一切煞神。
    千秋功罪,是耶?非耶?
    本书所记述的,便是这段被湮没的历史。一代红颜波澜壮阔的江湖传奇。


    作者:甘野鹤 时间:2015-08-16 13:23

    说明:
    此前,我在舞文相继发布了“百美千娇:明朝的江湖风月”,“《百美千娇》2:刀尖上的万丈风流”以及“江山美人志(修订版)”等书,其实他们本来就是一部书,因为我是在线写作,随写随发,有些地方感觉不尽如人意,中间有些更正,才人为分成了几部。为方便大家阅读,现在重新合成一部完整版,并对有些偏差之处做了较大的修改,重新发上来,希望朋友们喜欢,并提出宝贵意见。


    作者:甘野鹤 时间:2015-08-16 13:28
    好了,下面发布正文,大家注意,有了很多修改哦!
    目前的版本,是最完整的版本,相比以前分部发表的版本,情节更加紧凑,也更加的正能量!
    作者:甘野鹤 时间:2015-08-16 13:46

    1、沙门岛

    风雨人生,离乱江湖。
    几度夕阳,一抔荒土。
    细手拨动乾坤,英雄莫问出处。
    绝地起,问四方。
    剑指天下,哪个不服?

    在渤海与黄海交汇的地方,有一座沙门岛,就是传说中的蓬莱仙岛,由南北两岛组成,中间有一条碎石长坝相连。
    这里碧波环抱,山清水秀,风景独好。古人早有“曾在蓬壶伴众仙”的诗句,历来是人们仰慕向往的桃源仙境。
    大明嘉靖年间,朝廷为防备倭寇,实行了严厉的海禁政策,不许片帆出海,岛上渔民被断绝了生计,顿时陷入困苦之中。
    由于孤悬海上,天高皇帝远,官府的势力难以鞭及,渐渐地,这里成了鱼龙混杂之地,成了一些铤而走险,作奸犯科之徒,或是海贼巨寇的啸聚之所。当然,也有一些避仇或方外人士在此隐居或修行。
    在北岛西北的百丈崖上,就居住着一对父子。父亲叫杨寒奔,四十多岁年纪,白面长须,目露精光,长身直立,倒有几分仙风道骨。儿子叫杨教贞,今年刚好十八岁,中等身材,健壮俊朗。
    十三年前,杨寒奔带着五岁的杨教贞来到这里,在险峻的百丈崖上结庐隐居。一间茅屋扎在崖顶上,四周无路可行,只能从那陡立的百丈石崖攀缘而上,如果没有极好的身手,一般人根本无法到达崖顶。他们隐匿行迹,很少与岛上居民来往,没人知道这对父子的来历。
    这十几年间,白天父亲教儿子读书写字,念一些四书五经之类,晚上爷俩一起练一种极厉害的武功。他们有时打坐,有时练剑,有时将一杆一百二十多斤重的大铁枪舞得车轮般呼呼生风,有人曾见过那十几岁的孩子将一块千余斤重的巨石一枪击得粉碎。
    百丈崖下,波浪滔天,数丈高的大浪不时拍在石崖上,轰然做响。
    那少年时常穿一条短裤,踩着一块三尺见方的木版在水中戏浪,随着海浪的起伏,一会儿没入水中,一会儿跃上浪尖,有时在海浪中练剑,剑风搅动浪潮,威势煞是惊人。有时巨浪裹挟着少年以万钧之力拍向石崖,当人们提心吊胆,为少年担心之时,那少年却轻描淡写地一个筋斗从浪尖上跃起,脚尖在石崖上一点,便象一条大鱼般一个猛子重新扎入大海。
    生长在海岛的少年练就了一身浪里白条的好功夫,不用船只,踩在一块木版上就可以在海上畅游数十里,径到大陆海岸。
    由于练功得法,少年杨教贞已经打通了任督二脉,有了相当于普通练武者一甲子的功力。父亲并没有教他练暗器,但他却无师自通练就了一手神弹功夫。
    沙门岛上遍地砾石,并有大量的海鸟栖息,少年没事便用那些石子掷击高速飞翔的海鸟,十几年下来,竟练得百步穿杨,百发百中。
    这天,杨教贞仍象往常一样,在海浪中戏耍一番之后,从海中抓了一条二尺多长的大鱼,打算做为今天的午餐。
    他跃上一块礁石,用一条细绳穿起鱼的嘴巴,然后带着这条仍在扑棱摆尾的大鱼向崖上攀去。
    只见他象猿猴似的攀着突起的石棱一下跃起数尺,“嗖嗖嗖……”不一会儿工夫,便到了崖顶。
    临近崖顶,他猛然听到了一阵兵刃撞击和叱咤之声。
    他吃了一惊,急忙加力攀爬几下,然后一跃,飘上崖顶。

    作者:甘野鹤 时间:2015-08-16 14:13

    2、同门之争

    崖顶上,一对中年夫妇正围着杨寒奔激斗。
    三人都是顶尖高手,剑风带动罡风,崖顶上飞沙走石,剑光阵阵,惊心动魄。
    从招法上看,三人武功似乎同出一脉,不知为何在此逞勇斗狠,互不相让。
    杨寒奔内力稍强,但那对夫妇招式更精,速度更快。杨寒奔在两把长剑星疾电闪的攻击之下,一时间顾此失彼,渐渐落了下风。
    这时,中年文士一招“插花盖顶”,抖起一片剑光向杨寒奔头顶劈来,杨寒奔以一招“顺水推舟”长剑一摆切向对手的长剑,两剑相接的瞬间,中年文士一招“一衣带水”,用上了太极粘劲,两柄剑划出一段长弧竟粘在一起,杨寒奔兵刃受制,步法一乱,不由露出破绽。
    说时迟,那时快,中年美妇步踏中宫,一招“长虹贯日”,长剑疾如星火,当胸刺来,杨寒奔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杨教贞大喊:“勿伤我爹爹!”
    他急忙扔了大鱼,抓起几枚石子用十成功力抖手向美妇打去。
    那美妇正当欺身直刺,堪堪得手之际,忽听背后风声甚疾,不敢怠慢,忙撤剑回防,“当当当”几声,剑身上冒出几点青烟,将石子击碎,同时也被震得手臂酸麻,身体一个踉跄,不由的门户洞开。
    高手交战最怕分心,杨寒奔立刻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右手用一个“卸”字诀卸开文士的长剑,身形一晃,直逼美妇身前,左手一招“霸王开碑”迅疾拍向美妇胸膛。
    只听“砰”的一声,那美妇猛然间如断线的风筝,被击飞数丈,一股血箭从口中喷出,随即重重摔在崖石上,不住地咳血抽搐,眼见性命不保。
    中年文士见状疼得“哇哇”大叫,疯了一般向杨寒奔扑来。
    杨寒奔既已得手,不由得精神大振,一招“当仁不让”,剑似流星,向中年文士当胸刺去,那文士本该侧身避让或挥剑格击,但出乎意料,他竟存了必死之心,喊着:“柔妹,等等我,愚兄也不活了!”竟同样以一招“当仁不让”劈胸刺来。
    两人剑招太快,携着风声眨眼刺到,竟是同归于尽的招式,根本无暇躲避。
    杨教贞惊得目瞪口呆,高叫着:“不要……”
    话音未落,“噗、噗”两柄长剑几乎同时刺入了对方的胸膛,一切都嘎然而止,双方面对视片刻,随即委顿倒下。
    “爹爹……”
    杨教贞哭喊着飞身抢到爹爹身旁,只见杨寒奔脸色煞白,一股鲜血从嘴角流出,那柄剑仍颤微微插在胸口,鲜血洇湿了衣衫。
    杨教贞伸手欲拔那剑,杨寒奔颤抖着手摆了摆,杨教贞哭着问道:“爹爹,你怎么样?”
    “咳……咳……”
    杨寒奔咳了两口血,喘了几下,说道:“贞儿,爹怕是……不行了……”
    “不!爹爹不能死,孩儿不能没有爹爹!”
    杨教贞哭着尽力向杨寒奔的劳宫穴输入真气疗伤,慢慢见父亲脸上有了一丝血色,他回头瞥了一眼那对夫妇,只见那文士胸口插着长剑,紧咬牙关,身体颤栗着,拖着血迹,艰难地侧身爬向那中年美妇。
    美妇大口咳着血,忍着极大痛苦,也缓缓地爬向文士,眼里流着泪水,满含着关切,几丈远的距离,对他们来说就象是整个漫长的人生。
    杨教贞怨恨地瞪着他们,问道:“爹爹,他们是什么人?与我们有什么仇恨,为什么要来杀我们?”
    杨寒奔轻轻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唉!咱与他们……本无仇怨,还不是……因为这个……”
    杨寒奔又咳了一口血,颤抖着手向怀里伸去,似乎要取什么东西,但又力不从心。
    杨教贞连忙伸进父亲怀里帮着取出一块浸血的绢布,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黑白点和一些文字,他不解地望着杨寒奔:“爹爹,这是什么呀?”

    作者:甘野鹤 时间:2015-08-16 14:30

    3、神功秘籍

    杨寒奔又猛喘了一阵,杨教贞急忙点了他几处穴道为其护住心脉。杨寒奔稳了稳心神,说道:“这是河洛神功中的河图秘籍,河洛神功为天下武功之源,分河图洛书两部,13年前,我得到河图秘籍,为避人耳目,来此隐居。他们是来抢秘籍的……”
    杨教贞望了一眼那对夫妇,他们已经爬到了一起,那文士似乎已经力尽而亡,那美妇大口地咳着血,嘶哑地哭嚎着:“文礼,你醒醒啊……”
    杨寒奔不禁有些伤感,对儿子说道:“去为冯女侠护住心脉吧,这样会咳死的……”
    杨教贞不解地望了父亲一眼,但还是走过去点了那美妇几处穴道,美妇疲惫地倒在地上,一手紧紧握着文士的手,低声抽泣着,木然地望着杨教贞。
    杨教贞默默回到杨寒奔身旁,见父亲身体愈加虚弱,连忙将其扶靠在岩石上,双手抵住胸口为其输送真气。
    杨寒奔叹了口气,说道:“他们是秦岭双侠,白文礼冯欣柔夫妇,从他们的武功看,似乎已经得到了洛书秘籍。唉!河图洛书阴阳相抱,相互为用,本不可分,假如我们能联手,该多好啊!何苦争来争去,两败俱伤啊……”
    也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执着半生的杨寒奔曾经梦想的练成神功天下无敌,最终将随着生命的结束化为泡影,可惜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太晚了,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杨寒奔又猛喘起来,大口地吐着鲜血。
    “爹!爹!”
    杨教贞无助地哭喊着。
    良久,杨寒奔缓过来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儿啊……爹走之后,你去曹州陈家庄,找陈达班伯伯,去投亲……你与他女儿陈玉芝,曾指腹为婚,咳……咳……”
    杨寒奔又不住地咳起血来,浑身激烈地颤抖着,拿着河图秘籍的手不停地哆嗦着:“贞儿,别难为冯女侠,你将此秘籍献给冯女侠……并拜她为师……咳……咳……”
    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杨寒奔哇地吐了一大口血,身体猛地一挣,随即瘫软下来,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爹——”
    杨教贞放声大哭,不住地摇着父亲:“贞儿不能没有你啊……”
    但无论怎样哭喊,父亲再也无法争开眼睛。
    杨教贞哭得嗓子沙哑,不住地干嚎着。
    “滚一边哭去,别在这里恼人!”一句怨恨的话语突然传入杨教贞的耳畔。
    杨教贞转头望了望倒在几步外的冯欣柔,愣了一会儿,便擦了眼泪,起身将爹爹抱到一块大石上摆好,轻轻拔下胸口的长剑,退后两步,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从茅屋拿出一块布单将父亲全身盖好,又磕了一个头。
    然后,他想起了爹爹临终前的话,便拣起飘落在地上的河图秘籍,走到冯欣柔身旁,咕咚跪下,双手捧着秘籍,恭敬地递到女侠面前:“姑姑!我爹让我将秘籍交给您!”
    冯欣柔恨恨地瞪了杨教贞一眼,但还是禁不住伸出颤抖的手,取过秘籍。
    猛地她两眼放光,随即头一歪,晕了过去。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甘野鹤10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1天 / 跨度29天】
    • 开贴:2015-08-16 12:39
    • 更新:2015-09-14 13:04
    • 阅读:3636 回复:489 楼主:184
    • 字数:约11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