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原创)百美千娇:明朝的江湖风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甘野鹤 时间:2015-05-27 17:56
    1、风云突变

    在明朝嘉靖年间,向来平静的江湖中出了大事。

    一个名叫“旭日教”的神秘组织横空出世,该组织行事诡秘,势力极大,没人能说清它的来历。

    它一出世便大撒“旭日令”,严令接到令牌者必须立即加入神教,并在十日内到指定地点报到,接受任务。逾期不到者,屠灭全家,鸡犬不留。
    许多江湖豪侠,武林世家都突如其来地收到了“旭日令”。

    起初,这些世家豪侠以为是恶作剧,都没当作一回事。但转眼间,那些没有遵令的豪侠世家相继遭到了灭门惨祸。
    一时间,被屠害的江湖帮派及世家豪强竟有三十多个,计有:
    济南府的金刀令公彭大强一家八十一口;
    胶州武林世家劈挂掌刁佑魁一家三十六口;
    神拳门掌门佟天海及同门帮众一百二十七口;
    凤凰派掌门古吝师太及全派师姐妹七十八口;

    ……
    短时间内,整个江湖风云突变,血雨醒风,人们谈令色变。

    许多豪侠慑于旭日令的淫威,不敢违抗,只好加入旭日教,接受其整编及指令。因为,如果不从,立刻便会引来杀身灭门之祸。

    在山东曹州境内,有一个陈家庄,住着著名的齐鲁双雄陈达班、陈笑班兄弟。

    这日,两兄弟竟也收到了令人恐惧的旭日令。两人吃惊非小,立刻召集全家老小商议对策。

    陈达班的夫人和独生女儿陈玉芝先来到堂上,不一会儿,陈笑班的老婆带着两个儿子陈玉堂、陈玉昆以及两个儿媳卢凤英和安林依也来了。

    陈家是武林世家,不但家主人个个武艺高强,就连家奴仆妇也都会几手功夫,多年来威震山东,势力很大。

    大家落座不久,外面又进来一人,此人名叫杨教贞。今年刚好十八岁,中等身材,健壮俊朗。他是玉芝小姐指腹为婚的未来夫婿,因父亲最近亡故,孤身无依,便前来陈家投亲,如今赶上这等大事,自然不甘落后。

    众人默默地传看着墨黑的旭日令牌,心中无不震恐。

    陈达班皱着眉头说:“近来江湖上发生的惨案,你们也都知道了,对于这旭日令,我们该何去何从?大家都说说看。”

    沉默片刻之后,陈笑班猛地一拍桌子,慨然说道:“咱陈家什么时候做过缩头乌龟,怎能被一个破牌子吓倒呢? 我不管它什么鸟教,陈家几十年的威名不能就这么毁了,大不了跟它斗个鱼死网破!”
    陈达班叹口气,说:“谁愿意把身家性命交于别人掌控啊,只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在明,敌在暗,我们摸不透对方的底细,叫人防不胜防啊!”
    陈玉堂陈玉昆两兄弟年轻气壮,情绪激昂地说:“我们不能这样任人宰割,只要我们多找帮手,加紧防范,就不信胜不了魔教的贼寇!”
    杨教贞曾在海岛秘密练功十几年,具有一身惊人的艺业,却一直深藏不露。他说:“男子汉大丈夫,岂能折腰事贼,他若真敢挑衅,我们就打他个落花流水。”

    陈达班背着手踱了几步,然后一咬牙,说:“好吧,既然大家同仇敌忾,我们就豁出去,斗它一斗。不过,此事非同小可,大家千万要当心!”

    最后,陈家决定,暂停一切生计经营活动,没有特殊情况,任何人不得离家外出。他们向一百多名庄丁、长工发放武器,昼夜分班值守。白天,所有人都在后花园演武场集结。晚上,值班巡逻人员分成三队,由陈玉堂、陈玉昆和杨教贞分别率领,轮流换班,不停巡视,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一旦有警,立即鸣锣示警。全家人夜不脱衣,武器不离身,确保随时投入战斗。

    一番安排之后,整个陈家如临大敌,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
    旭日令规定的最后期限马上就到了。

    第一天顺利度过了。

    第二天也平安无事。

    人们度日如年,不知道厄运何时降临。

    第三天,白天仍然没事。

    到了晚上,杨教贞带了第一班家丁巡逻,一直到三更,没有发现可疑情况。他与陈玉堂换班之后,便回了自己的小院,把铁枪靠在床边,和衣躺下,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事情出在四更的时候,在一切全无征兆的情况下,乍然间,大批贼人就杀到了。
    作者:甘野鹤 时间:2015-05-27 18:10
    2、夜袭





    杨教贞在睡梦中被突然响起的喊杀声惊醒,他吃了一惊,立刻跳下床,抓过铁枪便夺门而出。
    他刚出房门,就感到两股冷风袭到。他一横铁枪,磕飞了袭来的暗器。

    两个贼人一左一右,挥剑向他扑来。
    他不等敌人靠近,大铁枪一轮,向贼人拦腰扫去。

    只听两声惨叫和骨头碎裂的声音,两个贼人被拦腰扫断了椎骨。
    他一跃上房。

    房上的两个贼人惊呼一声,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铁枪扫了下去。
    杨教贞站在房顶,四处一望,就见大院里,到处是撕杀场面。

    他不敢怠慢,急忙窜房跃脊,向陈大伯所住的大院赶去。
    大院里,十几个贼人正围着陈家父女激斗。
    来的贼人都是硬角色,武功稍差的几个家丁和丫鬟多已被杀。

    大伯,伯母和玉芝正与数倍之敌拼杀,都已伤痕累累,形势岌岌可危。
    与陈大伯对阵的是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一柄长剑疾如闪电,出神入化,武功高的出奇。
    陈大伯苦力支撑,已经受伤十几处,血透衣衫,眼看败落被杀的命运已成定局。
    大伯母与几名贼寇相斗,也已渐露败相。
    玉芝小姐与两名年轻女贼斗在一起,也早已力不从心。

    那名老贼把长剑使开,剑光将陈达班全身罩住,猛地一声长啸,使出夺命三剑的绝招,向他的胸腹要害刺来。
    陈达班无从闪避,失声惊叫:“我命休矣!”
    正在此危急关头,杨教贞赶到了。
    他一见伯父危急,高叫:“住手!”
    他在屋顶上一跃而起,大枪一顺,人与枪合,象一道长虹,箭一样射向老贼。
    老贼听到风声紧急,忙回剑去磕大枪,兵刃相撞“当!”的一声,长剑被荡开,大枪却未受影响依旧刺向老贼。
    老贼见未能将大枪磕开,也吃了一惊,赞一声:“好功力!”

    他连忙飞身跃开,但刚才的轻敌令他付出了代价,那身青布长袍被枪尖挑住,哧的一声裂成两半。
    老贼不敢大意,一只脚往枪杆上一踩,长剑顺势反撩上来。
    杨教贞腾空跃起,一拉枪杆,双脚象弹簧一样飞速踢出,向老贼的脸上踹去。
    两人一来一往,战到一处。
    陈达班见杨教贞截住老贼撕杀,压力顿减,刚想喘口气,一名中年贼人已经提剑杀到了。

    他怒吼一声:“来得好!”立即摆剑相迎。
    两人一照面,中年贼人失声叫道:“陈大哥!”
    陈达班仔细一瞧,也惊呼:“王弼,怎么是你!”
    王弼急忙跳出圈外,向陈达班一拱手:“大哥,后会有期!”
    他向场内正在搏杀的几个贼人喊道:“孩儿们,我们走!”
    贼人们一打呼哨,与伯母和玉芝撕杀的几个年轻男女纷纷跳出圈外,眨眼间跃过院墙不见了踪迹。
    老贼见状破口大骂:“王弼,你这叛贼!”
    杨教贞不给他以喘息之机,双手运足功力,轮起铁枪泰山压顶,呼地砸向老贼。
    老贼匆忙间,挥剑迎向杨教贞的大枪。

    那大铁枪有一丈五尺多长,一百二十多斤,挥起来不止千斤重压,一把轻剑如何能够荡开。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老贼被一枪砸了个脑浆迸裂。
    杨教贞结果老贼之后,忙跑过去帮陈玉芝包扎伤口,并关切地问:“阿芝,你没事儿吧?”
    玉芝白了他一眼,没理睬他。
    陈达班大声向杨教贞喊道:“贞儿,别耽搁,快去你二伯父那里!”
    杨教贞应了声:“是!”人影一晃,他跃上房脊飞奔而去。







    作者:甘野鹤 时间:2015-05-27 18:23


    3、杀了几个女贼



    陈二伯院内战斗更加惨烈,数十名贼人将二伯一家围在核心。
    二伯夫妇与儿子儿媳背靠背拼力撕杀,地上横躺竖卧,倒着七八具尸体。
    拼斗中武功较弱的安林依大腿中剑,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几把刀剑迅疾向她身上刺来。
    陈二伯见状猛冲过来挡住刀剑,抓住安林依的腰带将其掷回圈内。
    这时,两个老贼一同涌上来夹击陈二伯。
    陈二伯左支右挡,正自支持不住,他忽然发现,大儿子陈玉堂在搏斗中被敌砍伤,眼见性命不保,他急火攻心,大叫着,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挡在儿子身前,贼人的两柄长剑几乎同时刺入了他的后背。
    陈二伯终于瘫倒在地,贼人们一阵乱刀将其砍死。
    陈玉堂凄惨地叫着:“爹——”
    他扑上前去救护父亲,刹时间陷入贼人的围攻。
    二伯母此时正一人独当四五个女贼,同时还要兼顾旁边陈玉昆和卢凤英的安危。

    她身上已是多处受伤,忙乱间听到陈玉堂的惨叫声,急忙荡开一个少妇的娥眉刺,长剑一甩,攻向边上的两个少女,趁少女闪避的空挡。她突开一个缺口,赶去援救陈玉堂。
    还没等她赶到近前,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趁她注意力不集中时,一抖花枪,噗地一声扎进了她的腰眼。
    二伯母哼了一声,身体一歪。
    又一名少妇一脚将二伯母踢翻,随即一剑刺入心窝,结果了性命。
    那边陈玉堂失去救助,早已被随后赶上的贼人们乱刀砍死。
    瘫在地上发抖的安林依已经无力再战,她趁人不注意钻入一具女尸身下装死,一动不敢动。
    陈玉昆和卢凤英被贼人们逼到墙角,拼命挥舞着长剑,作困兽犹斗。
    大批贼人四面围攻上来,两人渐渐不支。
    此时,杨教贞恰巧赶到,见此情景,他怒目圆睁,一声长啸,轮起大铁枪向贼人打去。
    贼人促不及防,一下子被他打翻了三四个。
    贼人们一齐向他围攻过来。
    杨教贞大吼一声,轮开大铁枪,带着呼呼的风声,扑向贼众,贼人沾上死,挨上亡,只见兵刃横飞,一片鬼哭狼嚎,霎时间被他打翻了十几个。
    那两个老贼的兵刃早被击飞,正想跳出圈外逃走。
    杨教贞看得真切,喝一声:“哪里走!”
    一枪杆横扫过去,两个老贼惨叫着被击飞,撞到墙壁上摔成肉饼,死尸摔落地下。
    贼人们见两个老贼已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开始四散奔逃。
    杨教贞奋起神威,追杀逃贼。
    刚才杀死二伯母的那个少女一时吓呆了,懵懂地站在那里发抖。
    一个少妇见状飞奔过去,想拉她一起逃走。
    杨教贞踢起一柄落在地上的长剑,向少妇射去。在那少妇刚刚奔到少女身前,长剑噗地从她的后腰射入,这一射力道极大,剑尖穿过少妇身体去势不减,直接钉入了少女的心窝,两个人穿成一串,一起倒在地上,不住地抽搐。
    贼人们早已心无斗志,只想逃命。
    陈玉昆和卢凤英精神大振,不顾刚才撕杀的疲劳,挺起长剑,追杀余贼。
    陈玉昆追上一个少女,一剑刺入后心,那少女一声惨叫,翻倒在地。

    另几名女贼开始散开奔逃。
    卢凤英追着两个女贼,其中一名少女见她追来,慌忙回身相斗,由于心虚手抖,不久便被卢凤英斩杀在地。
    另一个少妇斜刺里逃去,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有无追兵,此时正跑到安林依跟前。
    安林依钻在尸堆里装死,忽然听到外边有杨教贞的声音,似乎情况发生了变化。

    她颤颤惊惊地从那女尸边上向外偷瞧,只见杨教贞正神勇地挥着铁枪追杀余贼,往身后一看,一个少妇边跑边回头,已经跑到了眼前。
    她一抬身,长剑顺势送出,噗的一声刺入了少妇的肚子,喷涌而出的鲜血溅了她一身。
    她心中狂喜,不由得欢呼起来:“我杀了一个女贼!”
    此时天已放亮,安林依是第一次杀贼,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
    她低头察看自己的战果,在微微的晨曦中,只见一个丰腴的少妇倒在地上。

    少妇穿着做工考究镶着花丝边的白缎锦袍,腰系红丝带,下面一双描金绣花靴子,显得精致而高贵,只是肚子上的伤口仍在汩汩地流着血。红色的血洇在白色锦泡上,显得鲜艳刺眼。
    安林依动了一下,想站起来。
    那少妇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嘴唇蠕动着:“痛!”
    安林依抬手给了她一耳光,斥道:“哼,你杀人时怎么不想到痛,看来该再给你补一剑才是。”
    少妇眼里淌出泪水,说:“我家里还有孩子……”
    安林依看了看,有些不忍,便说:“看在你家孩子的份上,就留你一条小命!”
    她点了少妇的止血穴道,将她往地上一丢,刚要站起身来,“哎呀!”一个趔趄,腿伤发作,便一屁股跌坐在一具女尸身上。
    此时天已大亮,战斗也已经结束,二伯,二伯母和陈玉堂的遗体都被摆放在大堂里。
    陈达班夫妇,陈玉芝、陈玉昆、卢凤英、安林依、杨教贞等都来到大堂上。
    昨晚这一战可谓代价惨重,家人丫鬟被杀了二十多个,其他的也都程度不同地挂了彩。最主要的是,转眼间家里的几个顶梁柱说没就没了,大家都很悲痛。尤其是卢凤英,带着两岁的儿子陈晶呼天抢地,哭得跟泪人似的。二十多岁芳龄就要面对今后漫长的守寡岁月,令人不免唏嘘。
    浑身缠满绷带的陈达班擦了把眼泪,叹了口气,说:“让家人搭起灵棚,操持后事吧,昆儿、贞儿,你们先去外面清理一下。”
    这时,贼人们的尸体都被堆在了大院里,总计有三十多具,其中有七八具女尸。
    一群家人正围着那堆女尸指手划脚地评论。
    安林依瘸着腿跑了出来,冲到家人们面前轰着:“去去去,滚一边去!”
    家人们跑开几步,仍远远的观看着。
    安林依喊道:“干活去!”
    那群家人才不舍地散开。
    安林依在尸堆里将那个白衣少妇扒了出来,摇了摇,那少妇哼了一声,她急忙招呼杨教贞:“杨兄弟,快过来,这还有个活的呢!”
    杨教贞和陈玉昆来到近前,“快,还有救!”
    陈玉昆一挽袖子就要动手,安林依白了他一眼,一把将他推开:“美的你!让杨兄弟来。”
    少妇身体绵软,安林依将她抱在怀里坐好,杨教贞将双手按在她的后背上,开始输送真气。
    良久,少妇渐渐苏醒过来,慢慢睁开眼,茫然地望着安林依。
    安林依松了口气,对身后的一个丫鬟说:“取几粒培元丹和温水来,另外再取床锦被!”
    北方年关的气温有些寒冷,安林依抱着那少妇,用体温温暖着她。
    不一会儿,丫鬟取来了丹药和水,安林依要喂她服下,她低头看了看,
    安林依说:“吃吧,这是为你疗伤的,吃下去就好了!”
    少妇慢慢地服下丹药,又喝了一点温水,有了一点精神,往旁边一看,见地上胡乱堆放的几具女尸,猛地“啊!”了一声,身子一挺,又晕了过去。
    安林依急忙替她抚摩前胸后背,进行救治。
    陈玉昆恨声说道:“一个魔教妖女,一刀宰了不就行了,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安林依嗔道:“就你是冷血动物,她家里还有孩子!”
    陈玉昆说:“她有孩子!谁没有父母子女,爹娘和大哥都被他们杀了,你却还救她。”
    安林依说:“又不是她杀的!”说完用锦被将那少妇裹好,对两个丫鬟说:“把她抬到大嫂的房间,好生照看。”
    她摸了摸少妇肚子上的伤口,见已经冻成了冰血疙瘩,便说:“再请个郎中,帮她把伤口处理一下!”
    这时,陈达班带着陈玉芝走了过来,问:“他们是什么来路,弄明白没有?”
    陈玉昆说:“这些人面生得紧,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陈玉芝说:“搜一搜,看看有没有线索。”
    陈玉昆说:“对呀,这倒是个办法,刚才我怎么没想到。”
    说完,他拉过一具女尸就要搜身。
    安林依一把将女尸夺下来,推了他一把:“去你的,姑娘家的身子是你们臭男人随便翻的!你们到那边去。”说着往那堆男尸一指。然后,她挟起一具女尸对陈玉芝说:“阿芝,咱们到库房去!”又去拖另一具,忽然惊呼起来:“呀!怎么这两个还用剑穿到一块了,谁这么调皮!”
    陈玉芝说:“我看这一大一小长的倒挺象,或许是对姊妹,你腿脚不便,我来搬大的,你搬那个小的吧。”
    两人说着话肩扛手拖,拽着几具女尸向库房走去。
    陈玉昆撇撇嘴,无奈地和杨教贞一起去搜检那堆肚破肠流臭烘烘的男尸。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甘野鹤10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6天 / 跨度41天】
    • 开贴:2015-05-27 17:56
    • 更新:2015-07-07 19:02
    • 阅读:142988 回复:705 楼主:440
    • 字数:约308千字
    • 图片:1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长篇原创)百美千娇:明朝的江湖风月13图 甘野鹤10 2015-07-07 19:02 265/440 16/41
    舞文长篇连载《枫之红》 冰融星空 2008-01-27 08:41 203/350 226/431
    舞文《小城梦》这里没有高贵的生命,没有屏蔽残酷现实的金身,只有梦一般的爱9图 二勃3 2017-11-22 22:40 24589/1202 1036/1574
    舞文绿耳(猫族政治)寻出版 方贰6 2010-06-09 10:36 105/526 358/615
    舞文[长篇]硕人(70后的人生) 方贰6 2010-07-13 16:00 92/482 323/582
    舞文《末世的咒语》(2014年版)4图 晓雪孤影2 2017-04-11 04:52 3447/711 417/1098
    舞文五一的婚礼(中篇小说,连载)12图 邗江老刘2 2017-09-30 16:32 2923/1156 505/1133
    舞文《北京,再见》(已出版)1图 只喝花茶 2009-12-12 21:54 2271/499 119/490
    舞文长篇都市情感小说《北京情事》(连载)14图 烟陌红尘 2017-05-05 19:49 4554/795 177/566
    舞文大学教师的操蛋生活《水浒书院之李俊日记》13图 张苡陌10 2013-10-25 14:11 2924/1609 217/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