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陪过三位死刑犯,,知道他们临走时是什么样子,,有没有人进来818滴?

  • 首页
  • 上一页
  • 31
  • 页码:
  • 作者:最爱李贞贤 时间:2013-07-04 17:35
    江山美人

    文:李**(原信署我的名字)

    落日画了一面酒招
    黄土点缀了栈道
    马蹄,破车,走过残桥
    秋风鞭挞着破庙

    一部射雕
    戏说江湖无比逍遥
    酒冷何须畅饮
    微酣,宝剑舞不出一个红尘

    西子一笑
    九万里江山折腰
    我不要天下
    为你画眉才是我的骄傲


    ————————————
    对于诗,我是这样看的,能看懂的一定不如何
    看不懂的,我觉得才是好诗
    这个大学生,写这首诗的时候,不超过三支烟功夫,我拿过来笔录了一遍,装信封里交管教后,我说对方能看懂吗?
    他说了,我的诗你的字,她如果有眼光,百年后她的子孙拿到外国能卖百万美金——但如果当废纸进了废旧回收站,那么这个女人可弃矣……

    我一判下来就是五六年,结果到了劳改队后,收到了她的回信,外加三条烟,两百块钱(印象很深,甲秀,过滤嘴的,当时十二三块钱一条)——尼玛,会写狗屁诗的人就是好,几分钟时间骗人家几百块钱——如今人家懂事了,把老父老母接广东去了,好象发展得不错,具体情况不知——诗人已乘火车去,留下这首打油诗

    为什么给她写信呢?她是我在一所学校读高中时候的同学,欺负过她无数次,包括在她衣服风帽里放小蛇蛇吓她呀,在她背上写些啥啥啥的纸条呀,趁下课楼梯拥挤时抓她的那里呀这些,她从未告状
    那时的大学很难考,而且我们读的是一所县里臭名昭著的学校,好几年的升大学名额为零,当然名落孙山就不奇怪了——尼玛,你说我差,那你考上了吗?所以呀所以,大家不必难为情,该去广东抢钱包,或者去抢人家老公,该干啥干啥,别说我文化低哦,亲

    但是有一次她却主动找我谈过恋爱,啥叫谈恋爱?就是睡了嘛——老子忙得很,没时间扯淡,陪我睡了,我就相信我们有爱情,否则,免谈

    下了

    我该做饭给儿子吃了,刚才我回去拿这首诗的时候,儿子和同学打篮球回来了——唉呀,写得天花乱坠还是得回家做煮男……
    作者:最爱李贞贤 时间:2013-07-05 10:37
    作者:最爱李贞贤 时间:2013-07-07 13:33
    据说小黄挨了七颗子弹

    我们仓少了一个死犯,所有特殊“待遇”全部取消——立马不给抽烟了,也不能额外打报告买肉了,只能买看守所里固有的东西,比如回锅肉,麻辣豆腐

    少了一个人,而且还有一些判决下来的送走了,有的新疆建设兵团,有的重庆,有的本地,本地还分好的和不好的劳改队

    没有人给我道别,多数人进来我打过,而且我确定以后在社会上看见他也不能奈我何——人不能貌相我不太相信——猪始终是猪,你给他戴上金项链,他就是一头戴着金项链的猪——还是猪

    我们的眼光早已登峰造极,能在赶集的拥挤的街头,用自己的内心感受到某某某反扒队员那与众不同的让自己背脊发痒的眼神——扒钱的水平我属于中下,但我敏锐的感觉却让“同事”们叹为观止——极为讽刺的是,对方也能从我们的眼神里看出我们的“职业”,从而从喷涌的人潮里把我们锁定——古老的猫捉老鼠的游戏每天都在上演,精彩绝伦

    喝茶喝茶——同事们一哄而散,跑茶馆里泡一杯三毛五毛的茶,聊天混时间,认为今天白来了,那就坐车回家吧


    少了一个死犯,没有不适,没有悲伤,如同每天迎接日升日落,如同家族里少了一位无足轻重的亲人,平常心看平常事

    死者死矣,活着人生活还得继续,每天死那么多人,我们已经学会干我球事

    没死犯的仓难受,就象今天的中国人遇到今天这个日子,草你马,至少拉一下防空警报是不?

    忘记了历史的人活该被世界淘汰,活该天打五雷轰

    我是理智性的愤青,知道砸车砸不烂小日本的,胜过他,唯有超越他,我们一盘散沙,拿什么来超越它呢

    下了
    作者:最爱李贞贤 时间:2013-07-08 11:15
    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







    这几天有生意也不想干,都是些换水龙头一类的活,天热得要死,挣几十块钱(如果安装混水阀),普通水龙头不好意思收人家钱,塑料龙头一块钱一个,这个钱怎么收呢?


    我请的师傅回家修房去了,几个月也不会来,这个师傅就是我堂弟,现在我又请了一个,奇笨——是不是九零后的年青人都这样?书读傻了——高中毕业生,戴个眼镜,整天文皱皱的,写个保修卡,那个字,不好形容——干活怕弄脏衣服,总是畏首畏尾的——我可没骂过他,他是我一个要好战友推荐来的,我最终的想法是让他知难而退吧

    素质这东西得看人,我深有体会——昨天老子打了一个——点到为止,让他痛了一小会
    原因:有一个农村拆迁户以为我生意有多好,挨着我开了一家——这样就麻烦了,有些用户睁眼不见亮,明明隔壁卖出去的老是找老子麻烦——昨天那个四十岁左右的哥就这样,跑进我的店子高声讲我不做售后,我问什么牌子,他答不出来,我跟他去了他家,一看,是隔壁卖的——我问他,不是我卖的,如果修好要收钱,你干不干?他就说你们都是奸商,我说麻烦你搞清楚,老子卖的十大品牌,出现问题必须24小时内处理,你凭啥说老子是奸商?

    他说看你长相就知道不是好人
    老子啪给他一耳光,让你知道什么是好人

    他家有个十八九岁姑娘过来挡着我,说叔叔对不起——老子收拾扳手,防水带,改刀走人

    生意不好做,滚你妈B,一月挣六七千块钱,还不够开支
    作者:最爱李贞贤 时间:2013-07-08 11:37
    关在非死犯仓,没烟抽的日子可真难受,我猛踢铁门,要求转仓——一般情况下转仓得有理由——比如说跟哪个犯人社会上有过节,一定得打架

    当然,我也是知道亲戚值班才这样干——其它管教值班有可能吃电鸡鸡,嘿嘿

    他过来开门放我出去,让我抽了几支烟,我说没烟抽的味道受不了,一定得转仓
    他想了想,告诉我死犯仓有一个当初我们这边打死那个受害者的同案犯,我过去一定会干架——我说啥都不说了,转过去再说

    于是我又认识了第三个死犯,中院判决下来一年多了,高院打回重审

    有人请喝酒
  • 首页
  • 上一页
  • 31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最爱李贞贤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69天 / 跨度288天】
    • 开贴:2012-09-23 11:10
    • 更新:2013-07-08 11:37
    • 阅读:150952 回复:2021 楼主:464
    • 字数:约113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