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秘境诡宝》:探寻消逝于历史之中的满清宝藏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原梓番 时间:2013-09-11 21:51
    本书又名《猎宝记》《藏域寻宝》
    目前主帖在网易连载,已更新15万字(截止2013.09.11),喜欢的朋友欢迎去网易云阅读看更多!
    连载地址:http://yuedu.163.com/source/f4244881c5d744f09b02bfcdba9c5ea9_4

    ++++
    引子
    忽现的洞口
    韩建国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因为他看见一具骷髅。
    说起来韩建国并非胆小的人,在他四十多年的人生里程里多少也经历了一些风雨,之所以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主要是因为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
    还是从头说起吧,韩建国是一个地道的农民,皮肤黝黑、身材粗壮、手上长满老茧,在一个不算太偏远的山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单调而枯燥的生活。每天忙完了果园里的活计,韩建国很喜欢独自一人走到附近的山上,或者四处闲逛,或者看看之前自己布下的陷阱里有没有新的受害动物,偶尔,也会为了某些特殊的药材而深入稍微远一些的山里,因为外面来的药材商人会高价收取。不过韩建国通常不会进入深山老林,因为 深山代表着无尽的危险,韩建国虽然上有老下有小负担不小,但因为有在外打工的弟弟帮扶,所以日子过得倒也舒坦,犯不着为了点钱冒险进深山。
    这天刚下过一场大雨,韩建国闲来无事,打算进山看看能不能捉到一两只被雨打湿了的可怜野鸡,以改善一下今天的晚餐,于是跟家里打了个招呼就上山了。
    韩建国进山后找了个把小时,没什么收获,看看天色已经快到傍晚了,就准备打道回府。而就在回去的路上,倾斜的山体上露出的一个井口大洞口却引起了韩建国的注意。
    这片山路韩建国每天都走,甚至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韩建国可以十分肯定,就在下雨之前,这个洞口还不存在。稍作思索,韩建国就明白这洞口应该是被大雨冲开的。洞口在一块巨石旁边,韩建国好奇地凑了上去,借着射进去的夕阳探头往里看去,却赫然看见里面椅子上端坐着具骷髅,面上两个黑黑的空洞面朝自己,完全裸露的牙齿让这个骷髅的脸看起来似乎在笑,叫人看了有些发毛。
    韩建国吓得低叫了一声,不由得退后了几步。刚要再往后退,却又觉好笑: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不过一个死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韩建国壮着胆子往前凑了凑,又再望洞里望去,只见那骷髅正坐在洞中间的藤椅上,凝望洞口,整个骷髅身上的衣服虽然烂得厉害,但依稀还是可以辨认出不是这个时代人的穿着——这个时代可没人穿那种大褂似的衣服。再看骷髅脖子上围着的辫子和脚下造型奇特的靴子。韩建国基本可以确定,这具骷髅的年龄应该比他大上至少一百岁了。那骷髅一只手扶着椅子扶手,另一只手放在腿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但是光线不太好也看不清楚,料想是什么杂物。
    韩建国的目光离开骷髅,在洞口里转了一圈,惊奇地发现一张草席和被褥靠放在简陋的土炕上,被子还叠了起来,另一侧的墙根底下摆着一套深色桌椅,桌子上放着一个有些奇怪的烛台,烛台边上有一套茶具,而这面桌子上方的墙壁上,似乎被写了什么东西,韩建国辨认了一会儿,也没看懂究竟写的什么,只觉像羊肉串似的,料定是什么不知名的文字。除此之外,墙边靠着一杆红缨枪,还有一把已经完全绣死了的大刀,刀旁边还堆放着一堆杂物,远远的也看不清。再往里似乎还有东西,只是光照不到,也看不太清楚。
    韩建国四下看了看,确定此刻山里再没其他人,赶紧搬了几块碎石把洞口堵上,又照着洞口磕了几个响头,念叨了些无弥陀佛菩萨保佑之类的,就匆匆回家了。
    虽说韩建国很想进去看看,但是他之所以没有那么做,一来是天色有些晚了,二来他看洞里有些茶壶茶碗之类的瓷器,想到弟弟好多次提到过在北京一个清朝的茶壶就能卖几万,眼下这种情况,还是不要冒冒失失进去,先给弟弟打个电话听他怎么说,反正这肥水可不能流了外人田。韩建国虽然岁数比弟弟韩建军大,但是从小到大自己都没什么主意,遇到大事,都是找弟弟商量。
    出了山后,迫不及待的韩建国不等到家,在村口有信号的地方就拨通了弟弟韩建军的电话。电话里韩建国的弟弟听后很是激动,当即就嘱咐韩建国这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他第二天早上就回家,一切等他回家后再说。
    次日韩建国起了个大早,因为弟弟说早上九点多就能到家。吃了早饭,坐立不安地等到八点多,韩建国从厢房里翻出了集市上买来的巨大迷彩包,又拿了几件工具,到村口迎接弟弟。
    在村口没等多久,就见一辆小型五菱农用车远远地开了过来,停在了韩建国面前,下车的正是弟弟。
    韩建国看车上走下来的韩建军发型有些蓬乱,脸上油油的,料想是一夜没睡,本想拉他回去洗把脸吃个饭,但韩建军显然更是迫不及待,开口就问那洞在哪呢?
    兄弟二人于是不再废话,直接进山,那洞口所在的地方并非深山,没走多长时间就到地方了,韩建国见昨天垒起来的石头没人动,放下心来,动手搬开石头。
    等洞口完全露出来后,韩建军第一个钻了进去,韩建国想了一下,拿起镢头跟了进去。
    在外面看感觉这个洞不大,但是进到里面却发现真是别有洞天,主要是外面看不到的死角里还有一大块空间。韩建国跟见弟弟拿起桌上的那套茶具翻来覆去地看,就想问弟弟这套茶具是否值钱,话还没出口,眼光就被那具骷髅的手吸引了过去——因为那骷髅的手中,竟然拿着一个奇怪的东西。韩建国叫了弟弟一声,韩建军转过脑袋应了一声。韩建国于是指着骷髅手中的东西,开口问弟弟:建军,你看这是个啥?
    韩建军放下手中的茶杯,凑了上来,当他把目光停在韩建国指向的那个东西的时候,也是一愣,有些惊奇地说了一声:咦?

    作者:原梓番 时间:2013-09-11 21:52
    早起的青年
    袁帆听到电子闹钟在响,但他不太想起床,他的脚被烫伤了,因为他把开水倒在脚上——主要是想烫死停在脚上的一只苍蝇。
    犹豫了几十秒,袁帆还是爬了起来,主要是被闹钟吵醒醒来后,就会感觉到脚趾的疼痛,似乎再难睡着。
    袁帆坐起来,把腿弯起来,手抓住左脚,往脸的方向拉了拉,又再一次审视了脚上的伤:被烫伤的是最小的两个脚趾还有一小部分脚面,小拇脚趾被烫得尤为严重,皮掉了一大块。好在那烫伤膏效果不错,一夜过去,看起来似乎好了一些。
    窗外,天已大亮,袁帆小心翼翼的趿着拖鞋,翻手机看了看时间, 只有六点。
    看来今天这的起的很早,袁帆想,走到桌前,桌子上几张昨天晚上看的discovery纪录片的光碟散落地放在一本《特种部队健身手册》之上。袁帆把收好光碟合上书,把书插进了书架,结果不小心碰掉了放在书架上的九连环,只好弯腰去捡,却又发现魔方不知什么时候掉到桌子地下了,于是一起捡回来放好。
    脚伤了,跑步是不行了,但做做哑铃还没问题的,平时只要起得早些,袁帆都会出去锻炼,只因为他讨厌亚健康状态,虽说平时也不是天天锻炼,但一旦因伤不能锻炼,就让人觉得格外难受。袁帆先是握了几下握力器,又抓起臂力器折了三十来下。甩了甩胳膊,这才出了房间。
    隔壁房间的丁锋还没有起床,他通常都要睡到七点半,袁帆尽量小心地洗漱完毕,又举了一百下哑铃,看看时间才刚刚六点半,通常袁帆出发去上班的时间不会这么早,但袁帆又想到这个时间还北京交通还没到堵到登峰造极,为了自己的伤脚,袁帆决定早些出发。
    袁帆套上T恤衫,把移动硬盘拔下来,跟手机一起装进背包。袁帆本打算只穿拖鞋,想了想还是把一双宽松的布制鞋带上了,主要是担心公司领导又来没事找事。袁帆小心翼翼地下了楼,看到小区门口停着几辆出租车,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打的去上班,这么一瘸一拐地挤公交,再被踩上一脚的话,那就太不幸了。
    出租车司机按下“空车”牌,驶离了袁帆所在的小区,收音机里的两个主持人在说前一天刚刚结束的南非世界杯。司机听了忍不住跟袁帆开始滔滔不绝,用纯正的京片子表示西班牙是众望所归,同时讽刺打击了中国足球,袁帆听了笑笑,心想国足躺着也中枪。
    出租车驶上三环,袁帆看到一家商场的墙体广告牌上写着满500送300的字样,数字被加红加粗,跟了三个叹号,仿佛一条爆炸性新闻。让袁帆不由想起昨晚才写好的稿子内容:……现在只需要699元,今天不但我们做到这样一个价格,头30位打进电话的朋友我们还将加送一套收纳箱,外加我们乐美购物99元的抵值券……每次写这些台词的时候袁帆都有种荒诞感:我堂堂名校历史系毕业生,竟然沦落到为电视购物写台词,这也就算了,关键是写完了还得给只有中专文化的经理审查,动不动就被说成煽动性不够,还得重改。
    很多时候袁帆都是第一个到公司的人,同事都很佩服他能早起,袁帆不以为然——其实只需要早睡就可以了。
    今天袁帆比往常到得要更早些,简直是太早了,才刚过七点半。进写字楼的时候保洁阿姨正在拖地。袁帆在电梯里挂上公司的工作牌,上到12楼,却发现事情似乎不大对。
    本来这个时间走廊里连灯都没开,也不该有人,可是刚出电梯袁帆就看到有七八个人站在公司门口,唧唧喳喳在议论着什么。袁帆往前走了几步,闻到防火通道里飘来一股烟味,探头看了一眼,发现里面有两个人在里面对面抽烟。
    袁帆探头的那会儿,一个穿牛仔裤的长长吐了口烟,把烟头扔在地上,瞥了袁帆一眼,头转过去一般,猛地又转了回来,盯着袁帆脖子上挂的工牌,仿佛发现了地上的一百块钱,开口问袁帆:“你是乐美的人?”
    袁帆点了点头。
    “你们马总呢?”
    这问题问得袁帆莫名其妙,有些奇怪地回应了一个字:“嗯?”
    作者:原梓番 时间:2013-09-11 21:52
    第一卷:误入迷途
    第一章 丢失的硬盘
    到中午的时候,袁帆有些吃不下饭,不是因为他的老板跑路了,而是因为公司还欠他一个月工资没发,对没什么积蓄的袁帆来说这的确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小饭馆的桌子刚擦过,桌面上还残留着抹布留下的小水珠,袁帆用筷子翻了翻,把辣子鸡丁盖饭拌匀,往嘴里扒拉了几口,一边嚼一边想:老板会不会去筹钱了,过几天还能回来?不过很快袁帆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一个是细想想那姓马的胖子跑路这事早有征兆,再个么……钱欠的也实在太多了,供货商那面就不用说了,另外还欠送餐公司一万三,欠送快递的一千,连送水的都欠了四百没结,甚至还有同事传说他欠了二奶十一万的包养费……这形势,换了谁也不敢回来啊。
    思绪纷乱地吃完了饭,袁帆看看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又想:这工作没了就没了吧,反正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么大个北京,总能找个工作,说不定还有更好的机会呢!
    吃完饭,袁帆一瘸一拐走到饭馆边上的小超市,买了包长白山,袁帆平时抽烟不多,有时一周也抽不上一包,可是眼下心情有些纠结,每到这个时候袁帆都想抽根烟,也许烟这种东西对袁帆这样的人来说不是生理需要,而是心理需要。
    袁帆点了根烟,盘算了一下自己的经济状况:上个礼拜刚交了半年多房租八千,现在全部身家就剩不到两千,光这样还好说,问题是信用卡还欠着一千八,若找工作不顺的话,的确有些麻烦。
    抬眼看了看公司所在的写字楼,袁帆不想再回去了,激动的供货商门开始哄抢公司财物的时候,他就趁乱退出来了,坐他边上的同事小赵差点跟人动手,因为有人要拿走小赵的笔记本电脑,开始袁帆觉得为了公司的财物没必要这么激动,后来才想起来那笔记本电脑是小赵自己的,这才坦然。
    时间还早,又热得要命,袁帆抽完了烟,不想这么早回去,想了想决定去图书馆。一般袁帆都是周末去的,主要是周末去图书馆可以省很多钱,再个是把书借回来后,周一到周五的闲暇时间用来看书,又能省更多的钱,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袁帆对稀奇古怪的事物比较感兴趣,首都图书馆藏书丰富,可以满足袁帆的好奇心。
    袁帆背包里还装着一本上次在图书馆借来的《甲骨文字典》,其实除了文案撰写这个工作之外,袁帆还有两个身份:论坛版主和淘宝店主。一旦上网,袁帆就不是泡在那个著名论坛的历史版,就是挂着淘宝旺旺,卖些他淘来的民国钱币、文玩核桃以及印章之类的近现代低端古董,偶尔也期盼着某天能捡漏捡个宋代官窑瓷器之类的宝物。
    在图书馆泡了整整一个下午,办了续借,这才回家,袁帆在楼下买了份快餐,拖着伤脚小心翼翼地上到四楼,却发现门微微开着——这有些不正常,平时这个时间丁锋应该回来了,但门无论如何不该是开的。
    推开门,袁帆看见丁锋大厅里站着,听门响把头转过来,对袁帆说了一句:“家里进人了。”
    袁帆眉头一紧,心想不会吧,他床底下鞋盒里还放着五百块钱呢,再回头看看门锁,似乎也没什么明显被破坏的痕迹,只是锁孔上有些划痕。
    还没等袁帆反应过来,丁锋补充道:“我丢了个移动硬盘,刚进你屋看你机箱盖开着,我一看硬盘没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原梓番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32天 / 跨度1227天】
    • 开贴:2013-09-11 21:51
    • 更新:2017-01-21 08:16
    • 阅读:91286 回复:398 楼主:110
    • 字数:约13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舞文《秘境诡宝》:探寻消逝于历史之中的满清宝藏 原梓番 2017-01-21 08:16 288/110 32/1227
    杂谈秘境:青藏高原中的诡异经历【完结】24图 猪在天空3 2013-11-07 12:27 4509/234 62/598
    八卦春天到了,很应景的汉服美人们!踏青游园伴花眠151图 elam19772 2009-10-11 15:39 560/101 20/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