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新红楼50集收视完毕,不吐不快的若干观后感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规划员K 时间:2010-07-14 15:05

    昨晚19:45,新红楼的第50集在宝玉的突兀一拜中嘎然而止,随即连续的5、6个广告联播才让我意识到这个李少红版的红楼梦终于播完了。

    我算是很认真的本剧观众,50集大戏看了45集,其中仅仅1次外出、1次信号故障,才漏掉5集。算是坚持把牛奶喝完,才发表的观后感。这一点先预告新红的支持者。

    原本在看了前4集后,已经有了个基本认识。而且这个认识并没有随着其后的40多集演进而有太多变化。之所以迟迟才提笔,大略是因为数年前为了反对李旭丹出演黛玉并反对胡枚担任导演,已经奋笔疾书的许多。热情耗费不少,自以为终于得计(这一点不少天涯网友想必在得知蛋蛋和胡导出局时颇有同感)。而最终是现在这么个结局,却是政老爷说宝玉和贾环的“两难”了。好,闲言收住,且说正题。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豆瓣的评分。豆瓣上:《89版红楼梦电影》的评分是7.8,《林青霞、张艾嘉红楼梦电影》评分7.5,《徐玉兰、王文娟越剧电影红楼梦》评分8.9,《87版电视剧红楼梦》评分9.2;而《新版红楼梦电视剧》评分为4.9。豆瓣的起评分为2.0,最高分为10。一般电影而言,9分以上寥寥,都是神作,比如《肖申克的救赎》;8.5分以上接近神作;7.5分以上都值得一看;6分以下必属烂片。

    豆瓣上给新红楼打分的约有3400人,其中40%的人给了一颗星(最低评价),9.3%的人给了五颗星(最高评价)。其余2星、3星、4星分布平均。毕竟有超过300人给出五星评分。

    作者:规划员K 时间:2010-07-14 15:08

    那么新红楼究竟是否好看?私以为设定这样一个前提:没有看过《红楼梦》原著,也没认真观看过《87版电视剧》,甚至对红楼梦的故事、人物了解非常模糊。那么在看完了新版红楼梦后,应该认为这部剧拍得还不错。场面大、人物多,场景、道具蛮漂亮,情节曲折跌宕,至少是部看的下去的好电视剧。比之央视不断重播的穿越大戏《神话》那好了不是一点半点,甚至比大胡子的《鹿鼎》、《倚天》在流畅性上也强出很多……交出这样一份答卷,李少红和新红制作团队当然想不通目前铺天盖地的板砖了。

    问题是,这样的前提假设存在吗?

    就像《黄金甲》。如果没有看过《雷雨》者,会觉得影片的故事情节还是大有可观的。但是这个主线框架和老谋子有半毛钱关系吗?同理,既想借助《红楼梦》的故事、人物以及其声望带来的收视关注;又在遭到批评时以“艺术手法创新”、“导演的二度创作”、“80、90后的新视角”等为托词,试图摆脱原著的框架和规范。请问李少红,这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事情,合适吗?

    作者:规划员K 时间:2010-07-14 15:10

    以下,漫谈我对于新红楼选角、表演、剧本、场景、服饰、音乐、音效的数点观感。

    选角是个大题目,也是李少红失败的根本。这个篇幅比较大,我放在最后细细说。争取对每个主要角色发表以下个人观感。这里单说一下林黛玉的选角。

    新红的海选是搞到了“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地步。其中沸沸扬扬的,就是黛玉的角色。当时三甲当中,李旭丹和闵姑娘就不评论了,程媛媛的容貌最出众,气质也柔弱。但是一来演技太弱,这点在新版的平儿身上同样可以看到。二来年龄感太大。三来程的皮肤确实是个大问题,新红中厚厚的粉还是没能完全掩盖。李少红因此另起炉灶,本来也属必要。哪知道千挑万选,居然选出了现在的蒋黛玉。这个实在叫人情何以堪啊?

    关于蒋的丰腴(应该算中性词吧),有目者无不知也。李少红其实也明白,所以用了数种说辞辩解,或曰蒋内心气质像黛玉,或曰黛玉原本不瘦是心愿不遂所以渐弱,或曰蒋很听话像她的女儿云云……

    这第一条理由,蒋的内心气质我们看不到,甚至50集电视剧完毕还是没有看到。退一步说,内心气质像黛玉者几希,都能演黛玉吗?数年前所居公寓有一操作电梯的农村小妹,手不释卷余秋雨、席慕容的大作,薄有三分姿色。常掩卷捧心的自叹为黛玉,困顿于魔都方寸空间中不得一知音。难道请她来演黛玉也合适吗?论面容却比蒋清减些,只是肤色黝黑,但焉不知是大观园地方大了些,常常从潇湘馆步行到怡红院,被日头晒黑的吗?

    这第二条理由就更是鬼话连篇了,而那第三条理由则是无赖狡辩了。蒋的肉段(写错了,应该是身段)和肿眼袋无时无刻不在荧屏上颠覆着读者对于林黛玉的想象。这“珠玉”在前,好比去赴一席万元的红楼飨宴,第一道就是滚肥泼油的毛家红烧肉,能不让食客胃口大倒而无心安坐吗?

    因此,蒋黛玉的选角失败是新红楼一篇大文章倒坏的根基。

    又及,新红支持者言“一千人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为啥林黛玉就不能是肥嘟嘟的”。这个只能对9.3%的投票者说,这个黛玉却着实在一千个以外,只好算作一千零一个,即所谓“天方夜谭”也。

    作者:规划员K 时间:2010-07-14 15:47

    表演和选角一起谈,我们再来看看新红的剧本。新红的口号是“忠于原著”,确切来说是忠于一百二十回本原著。八十回后的情节问题,是所有红楼影视必须面对的难题。89版选用了程高本,87版却大胆的另起炉灶,以脂批线索为纲,探佚成果为目,自行编写了“真本故事”。89版在这一点上谨慎保守,但也挑不出大错。87版的创新即时在当时的主创人员中也颇有矛盾反复的心情。家中一位长辈相识邓云乡老人,常常讨论87版红楼梦。据说邓老等数位87版顾问事后也有些为启用新说表示追悔,认为当时的举措大胆了些、莽撞了些。我个人却更能接受87版的处理,虽然情节上不完善,但是至少了避免了很多程高本说不通的硬伤,更吻合前八十回的草灰伏线和脂批的线索披露。

    89版用的程高本,整体上问题却不大。至少悲凉末世的感觉还算出来了,尤其结尾处余韵袅袅、引人感叹不已。而新红的后四十回部分呢,一个词概括之:“拧巴”。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电视剧较舒缓的节奏和镜头语言较细节的手法,放大了人物的前后不一致性。以贾薛联姻为例,贾母、王熙凤、薛宝钗这三个人物完全颠覆了前八十回中人物形象和人物性格。从而使人物的动机和情节发展的内部逻辑变得毫无协调性。

    89版在处理上比较聪明,后四十回尽量避免在这三个人物上浓墨重彩,以凸显矛盾。而是把主线放在宝、黛身上,突出悲剧色彩。

    新红呢,李导却像不明真相的群众一样,死活围观贾母和王熙凤这两个掉包计的主谋。一定要把她们突如其来的行为线变化细节都表现出来。这样一来,观众真的百思不得其解。宝玉的疯病明明因为听到黛玉入嫁的消息而好转,反而最关心他的贾母、王夫人连带最聪明的王熙凤却集体脑残,非要把宝钗塞给他来加以刺激。掉包计商量的种种细节,漠视黛玉病情的处处态度,以至于大婚当夜三个主谋的紧张心理,描摹细致,一笔不漏。殊不知这些细节更放大了情节和人物的前后矛盾,对于观众接受一百二十回本的整体性适得其反。

    作者:规划员K 时间:2010-07-14 16:02
    关于虐的问题,我是个连龙江剧《红楼梦》都要看的人。光是《红楼梦》书签就收集了4、5种。其他红楼相关书籍,有整整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书架。
    作者:规划员K 时间:2010-07-14 16:38

    后四十回部分另一个问题是为了弥补林黛玉缺位,用了大量闪回和宝玉臆想中的黛玉徘徊镜头来充塞。这一来,后4、5集的情节节奏上一下子松松垮垮,使观众顿生拖沓之感。到了最后的50集,竟然大半集笔墨都在交待袭人的结局。而宝玉匆匆一拜,就算了局。想到89版电影,收尾处是宝玉回到了太虚幻境,警幻仙子别有一番品评结语。这个才是中国传统文化意蕴的结尾,就像书法,收尾的时候必须笔锋转折,才能留下余韵。

    因此,新红用程高本后四十回不是不可以。但是完全没有情节的裁减,或繁简的调整,这个是大大的失措。

    前八十回的情节,新红其实并没有做太大的更改。这大概也是李少红敢于叫出“忠实原著”口号的原因。比较大的情节删节,我印象最深的是“铁槛寺弄权”。

    其实铁槛寺绝不能删。因为八十回中真正表现贾府“权势”的仅有两处,其余秦可卿之丧和元妃省亲只表现了“富贵”,却未必显出权势。这两处之一,就是贾政为轻轻松松为贾雨村谋得应天府的缺份。试想,贾政本人只是从五品的工部员外郎,却可以决定正四品应天府的人选。也就是说当下建设部的一位副司长(副司级)只要打个招呼,就可以决定南京市委书记(副省级)的人选。这个实在非同寻常。另一处就是铁槛寺了,王熙凤的身份大约是挂名的地市级政协副主席夫人(贾琏捐的同知),她一句话就可以让省军区司令(节度使)压服军分区司令(守备)。两个例子充分说明了贾家在政界的隐藏实力。这样的情节,无论是为了说明贾府势大还是为了伏线八十回后“事发”,都是不可以删的。不知道李导的删节出于何意,或者因为“本书大抵谈情”这个曹公的自述?原本担心胡枚来导,只会在铁槛寺这些回目上做文章,却不料到了李导这里,索性大笔一勾,就没有了。

    作者:规划员K 时间:2010-07-14 16:48
    其余的小幅情节调整或者增删,还有不少。但是不错不失者其一二、莫名其妙者其二三、狗屁不通者其六七。大概是这样一个比例。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红楼梦》文本的特殊性。说起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是哪本?据说西方读者一般首推《战争与和平》。我想多数中国人是会推选《红楼梦》的。且不说“伟大”,单说小说架构的繁复巧妙,我想未来也不太可能有出其右者。因此,红楼梦的文字和情节由于其内在的关联性和处处伏笔,简直是曹公以外没人能动的。以现代文艺评论的腔调说,“红楼梦前八十回的线性结构是唯一性的”。

    而且,红楼梦写的多为家宅内事,粗看之下,很多情节是不打紧的。而真正关节处的人情世故,却是需要人生经验的积累才能领会的。新红的八位编剧少年得意,想必没有几个结婚生子,更不必提大家庭内曲曲折折的斗争经验。要他们把红楼梦的情节改的更好,这是所托非人了。此外,以他们起点党或晋江党的功力(起点、晋江皆有好书,其千分之一),去擅编红楼人物的口角声吻,就变成了“这个螃蟹真好吃”、“再来一个”等等了。

    作者:规划员K 时间:2010-07-14 17:38

    关于音乐和音效。关于新红音乐的问题,我是这样理解的。

    越剧版红楼的2段唱词“天下掉下个林妹妹”和“问紫鹃”,其风靡已经超越了越剧的范畴。江南地面:上至八十岁的阿婆、中间五十岁的阿姨、下至30岁的阿姐,没有人不会哼上两句的。89版电影红楼梦的配乐,由于87版珠玉在前,所以大家印象不深。其实电影版的音乐还是很不错的,尤其主题曲,黄钟大吕,别有一番悲金悼玉的大气。

    87版电视剧的音乐,那个真当得起前无古人了。是中国影视剧配乐至今无法超越的高峰。说句题外话,好莱坞以外,日本的影视、游戏配乐具有绝对强大的实力。尤其是其音乐的古典韵味和磅礴气势,每部NHK大河剧的主题曲都听得人荡气回肠。新红索性请个日本高手捉刀,可能也比现在好很多。王立平的作曲,已属天籁偶得,不可复求。我们如果要求新红有所超越,这就是强人所难了。

    李少红其实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原本她只要立足于这个基本认识,依样画葫芦一番,哪怕新红主题曲听出了旧红的旋律曲调也不打紧。最差得个资质平平的考语也就算了。可是李导偏不信邪,一定要全面超越,悲剧就这样诞生了。

    就像为了抵衡陈晓旭,索性以胖黛玉的乖张出击。为了超越87版的天籁,索性以标新立异的鬼泣出位。剑走偏锋行险招,李导的用意很明显。结果是,新红的各类主题曲、片尾曲、插曲基本都放弃了旋律,以接近清唱的方式完成。葬花吟反复吟出,却不用高潮部分的“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反而是一句“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翻来覆去。就是为了避免观众将其与87版葬花吟比较。《葬花吟》好歹还有个调门儿,到了《紫菱州歌》之类的,就公然以朗诵代替了。

    李少红的本意是藏拙。哪里知道,这些鬼吟倒是弄巧成拙,成了新红被攻击的主要罪状之一。

    作者:规划员K 时间:2010-07-14 18:13

    由吟唱我想起另一个话题:吟诗,遂补插一段。新红有个突发奇想,海棠众每次结社,诗不是被诵出的,而是被“唱”出的。大约李导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文化根底,懂得“吟诗”真谛。固然,诗可吟,词当唱。这个是常识。但是怎么唱,以什么曲调唱?这却是个大难题。因为年旧失传。没有正确的“皇家钦定版”录音流传下来。80、90岁,经过私塾的老先生们回忆,当初吟诗、甚至四书五经都可唱出,但是音律、声调都是循着夫子们的故籍乡音而来。因此,湖南调有之,豫北调有之,安徽黄梅调更有之……反正什么乡音都有,就是没有一定之调。于是新红中,海棠众少年就纷纷改了戏班出身,集体用昆腔来“吟诗”。

    其中最不可耐的,偏偏是少数字还要读成“韵白”。比如逢到“白”字必定读作“伯”音。这个事情就奇怪了,算是古音吗?根据当前的学术界研究结果(这个结果不断的在调整),中古音“白”字的声母是“并”,韵母是“陌”,入声字。发音大概类似“薄荷”的“薄”。但是掉这个书袋有意思吗?何况更多的字,新红又没做古音处理。一般而言古音仅在人名、地名的时候必须异读,比如:龟兹、焉耆、吐蕃、大月氏。所以,我们还是认为这是为了吻合曲牌唱词,甚或海棠众的塾师是个操西南官话的湖南老夫子?

    而李少红的风格不难看出,一方面用这些莫名其妙“古音”来说明自己尊重古代文化,是个内行;一方面“椒房”读作“淑房”,“拈”字“nian”、“zhan”不分,“无射”读作“wu she”,这些明显的读音错误大行其道。这个“伪古典”的基调贯穿于新红的艺术风格中,也就不足为奇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规划员K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138天 / 跨度183天】
    • 开贴:2010-07-14 15:05
    • 更新:2011-01-13 16:38
    • 阅读:1782639 回复:27694 楼主:702
    • 字数:约419千字
    • 图片:2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