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那些牛人,那些糗事——8一8我BT而BH的同学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半瓶哥顿金 时间:2008-03-14 12:41
    八卦的斑斑最近不dj8jp的帖子,我只好也结扎了窥探别人隐私的欲望。
    前一阵看JP帖看得我手痒难耐,作为一个闲的挠墙的板油,迫不及待的想8一下我那些同学。

    那些很BH,很BT,很MAN,勇于无私奉献出自己的青葱岁月,跟我一起奋斗在旷课、打架、喝酒、泡妞第一线,屡败屡战,轻伤不下火线还乐此不疲的战友们。
    每当我想起他们,拇指总有勃起的冲动。
    每当我说起他们,总忍不住赞一句,怎一个牛字了得。

    以上,是很装B的前言。

    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背景介绍,我是70后。


    作者:半瓶哥顿金 时间:2008-03-14 12:43
    没有技术含量的沙发
    作者:半瓶哥顿金 时间:2008-03-14 12:46
    人物:CHUA哥,又名老chua
    BH指数:★★★★
    BT指数:★☆

    chua哥是我高中同学,他的宿舍和我对门。

    那时候我那个倒霉中学搞了个所谓的奥林匹克班,全班都是从全省各地挖来的理科牛人。chua哥是从一个很偏僻的牧区特招来的。因为他在全国奥数、物理、化学竞赛中都拿到过一等奖。

    第一次见chua哥时我高二,刚住校。chua哥趁我铺床时悄无声息的走到我背后,拍了我一巴掌,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举着半根烟问我有没有火柴。穿着相当的简朴,相当的复古,相当的不修边幅。

    (泪一个先,我们那会抽烟都用火柴,不是为了追求装13的品位,纯粹因为1块钱一个的打火机太贵,我那一贫如洗的学生生涯啊~~~)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总觉得chua哥就是陈景润的青年版,形神兼备啊。

    chua哥的家很远,坐火车转汽车然后还要搭一段拖拉机,家里条件很差,生活费基本上靠学校的补贴和同学们的帮助,抽烟喝酒都靠蹭。但这老先生的学习实在是太牛了。

    我印象里,他只上两门课,一是语文,二是政治。
    其余时间,他都在离我们学校不远的一所重点大学里旁听人家物理系数学系化学系的课。偶尔在晚自习的时候看看e文版的人民日报。

    据说CHUA哥的老爸也是个牛人,文 革 时期某著名高校的高材生,不知为什么下放到牧区了,娶了个当地的藏族MM,风吹草低放牛羊,培养出了CHUA哥这么个牛人。

    表以为chua哥是书呆子,这老先生BH起来有点张飞的劲头。
    话说有一次我们宿舍的兄弟和民族班几个回族学生在电子游戏厅抢机子打起来了,人家10来号人把我们围主,刀都掏出来了,chua哥路过,顺手从门口捡了个汽水瓶,一声不吭冲进来(他一贯飘忽,走路悄无声息),专照人家后脑勺招呼,转眼间就放翻了三个,我们一行且战且退得以脱身。

    那天晚上我们都在宿舍里集结,防着单个出去被报复。
    唯独CHUA哥,一个人夹张E文人民日报去教室上自习。民族班的回族学生在教室门口探头探脑,CHUA哥就笑咪咪的招手让人家进来,一个人唱了一出空城计加长坂坡,全身而退。

    我老爸老妈超级DJ chua哥。
    因为有一年考完期末考试我带宿舍的同学回家玩。打开冰箱给大家拿饮料,问chua哥喝什么,chua哥说什么贵喝什么。我递给他一个易拉罐的百事。
    chua哥研究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开,说看见商店里有卖的,我们知道他肯定没买过,他买不起。
    打开之后他喝了一口,呲牙咧嘴的说太冰,让我给他热一热,最好是倒锅里烧开。
    我们确定chua哥不是在开玩笑之后,集体笑趴下了。
    然后我那BH的老爹就冲进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抽了我一耳光。
    撂下一句话,就你这德行还有脸笑话人家,然后就和我泪眼婆娑的老妈(老妈不是为我挨打掉泪,她是被chua哥感动的,泪一个,我那纠结的老妈啊~~)一起,带着chua哥出门买衣服买鞋下馆子去了。

    插一句,我老爸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狠角色,老了老了,少年恶霸习气依旧不改,老带一幅墨镜,每次出现在我们宿舍时,凌厉BH的表情和眼神都吓得我那帮同学胡说八道。唯独对CHUA哥慈眉善目。

    高中毕业CHUA哥保送清华,我们各自作鸟兽散。后来听说CHUA哥出国了,又回国了,挣了很多钱之类的。
    有时候我会想念CHUA哥,想在CHUA哥面前也丢一回人露一把怯,然后用火柴给他点根烟,一整根。

    作者:半瓶哥顿金 时间:2008-03-14 13:24
    人物:梦遗
    BH指数:★★★★
    BT指数:★★

    梦遗也是我的高中同学,这个外号是有来历的。

    话说我们那个倒霉中学开了门倒霉课程叫生理卫生,这倒霉课程有个倒霉章节叫X教育。我们这帮倒霉学生对这倒霉章节向往已久(其实之前我们那点知识早就烂熟于胸,可还是那么向往那么盼望那么贱不喽嗖的期待)。

    梦遗这倒霉孩子的倒霉外号就在那节倒霉课上流传开来。

    以前的生理卫生课都是各班自己上自己的,偏偏X教育那节教导处通知要上合班(我是我们班第一个接到通知的,因为我是生理卫生课代表,瞅这倒霉差事)

    于是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全年级6个班好几百个花季少男少女排着整齐的队伍华丽丽的走进了阶梯教室。很多年之后我都能想起那个下午那些倒霉孩子的表情,涨红的脸,紧闭的嘴,飘忽的眼神,微蹙的眉毛。(PIA不cj的自己一下,怎么有点象X高潮啊)

    倒霉老师站在讲台上冲着巨幅的解剖图和小的几乎可以无视的器官模型絮絮叨叨。气氛很严肃。

    但是,(说实话,我真TM的喜欢这个但是)在讲到第二性征发育、初潮、梦遗的时候,我们那倒霉老师抖了个包袱,也不知道她是在提问还是在自言自语,反正是念叨了一句,咱们男生,应该也有梦遗的吧。

    肃穆的跟追悼会有一拼的教室里,传出一声响亮的喷嚏。
    没错,打喷嚏这位,我的同学兼好友,当之无愧的在众目睽睽下勇敢的承担了梦遗这一称谓。有太多女生向他投去了惊魂一瞥,其中包括几个班花。

    梦遗不住校,他家离学校很近,每天晚上打着上晚自习和同学讨论功课的旗号,来学校跟我们一起胡吹蛋侃。偷他高干老爸的中华烟给我们抽,和我们一起在宿舍里喝2块钱一瓶的白酒。喝高了之后一起站在窗台上冲楼下撒尿,然后跑到女生宿舍楼下学狼叫。

    多年以来梦遗一直很邋遢,尤其到冬天,这厮穿的那叫一个后现代,非主流的祖师爷应该就是他,领子越多越好,今年过年我们一起喝酒时我还费神数了一下,这厮上半身里里外外穿了7层。

    但梦遗很帅,真的帅得一塌糊涂。最少有一个排的女生曾经向他表示过好感,我发誓。

    高三的一天下午,梦遗小脸煞白的来上学,直奔我们宿舍,告诉我们他爱上一个女孩,如何如何漂亮,如何如何CJ。
    我们给他倒了水,点了烟,旷着课听他讲完中午放学在另一个中学门口见到一个漂亮MM,然后冲上去跟人搭讪骗人家家里电话那点破事之后,觉得真没意思。
    2天之后这事变的有意思了。那女孩的男朋友中午放学的时候带人在学校附近伏击了梦遗。
    我们见到熊猫一样的梦遗之后觉得太气愤了,太不象话了,连我们都敢打,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然后梦遗干了一件震惊校园的事。

    第二天那女孩的倒霉男朋友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估计觉得我们这样的重点高中的学生都比较面,想怎么灭就怎么灭),居然带着两个小喽罗找上门了。
    那是个艳阳高照的中午,梦遗刚进校园,迎面就见到了倒霉男朋友正蹲在操场边上抽烟。梦遗把自行车一扔就走过去了。(镜头切换,男生宿舍里,我们几个袖桶里塞着棍棒的家伙正沿着楼梯狂奔而下,面部表情狰狞)

    按照以往的套路,这应该就是一场那个年代常见的青少年斗殴的前奏。
    但是,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预料,梦遗以压倒性的优势,完胜了这一战,并且一战成名!



    作者:半瓶哥顿金 时间:2008-03-14 13:50
    作者:半瓶哥顿金 时间:2008-03-14 14:19

    人物:青蛙
    BH指数:★★
    BT指数:★★★★

    青蛙也是高中同学,跟我不在一个班,但在我被开除之前一直睡我上铺。
    青蛙家是郊区农村的,长得非常主旋律,我有一种感觉,他那张脸从来就没洗干净过。
    青蛙有两大怪癖,也算两大BT功能吧。
    其一,昼伏夜出。
    青蛙的生物钟跟我们是颠倒的,上学那会我们一直觉得这哥们应该是跟我们时差12个小时的外国人,投错胎了。我们上课的时候他睡觉,我们睡觉的时候他看书。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这是青蛙同学的座右铭兼口头禅。高三那会儿,在这个BT的带领下,我们集体变成了夜猫子,点灯熬油的开夜车复习,然后白天集体旷课。
    那会宿舍里烧到底的蜡烛头遍地都是,青蛙觉得挺浪费的,决定把它们搜集起来重新熔化定型,做根粗一点耐烧的。我们就夜访化学实验室,偷来烧杯、酒精灯等等等等,做了根胳膊粗细的蜡烛,用青蛙的一双破袜子剪了一半,拧成蜡烛芯。
    那根令人发指的DIY蜡烛呦,时隔这么多年,我一想起来就眼泪汪汪的。那BH的浓烈的黑烟啊,那飘忽的闪烁的火苗啊。
    其二,卧床不起
    每到期末考试之前的复习阶段,青蛙就卧床不起了。
    表误会,这王八蛋不是为了逃避考试,他是为了复习功课。
    大约考试前半个月,青蛙就主动向大家交代后事,然后脱的精光,义无反顾的抱一堆课本和参考书爬上床钻进被窝,除了拉屎,坚决不再下床,看书看得昏天黑地。
    对此我们逐渐习以为常,称之为闭关,每到期末考试该干什么干什么,权当宿舍里没这么个人,顶多给他打点饭,放在他触手能及的地方。有时候忙得忘了,他也不介意,什么话都不说就那么硬抗着,顶多夜里三点饿的两眼冒着绿光学狼叫唤,算是提醒我们一下。
    青蛙的学习成绩不错,一直是他们班前三名。

    青蛙还有个绝活,开锁,那种挂锁。
    我们宿舍的人经常夜里翻墙逃出学校,出去打游戏,看录像。11点宿舍楼的大门就锁了,一把华丽丽的大挂锁。通常我们都顺着排雨管爬到二楼的厕所再翻进去。
    青蛙从来不爬,每次都叼根烟等我们上去之后,从窗口扔下一把小剪子,就是那种折叠剪刀,和一包火柴。10分钟后,这王八蛋就能把锁弄开,晃晃悠悠的上楼。
    第二天早上,准能听到宿舍楼看门的老大爷撕心裂肺的惨号,哪个王八蛋又把锁撬啦,这个月第x把锁啦。

    后来我也学会了,其实很简单,老式挂锁的侧面有一排小眼,外面有铅封里面是弹簧。用剪子尖刮掉表面的那层漆,挑掉铅封,抠出弹簧,那把锁就废了。用火柴就能捅开。
    我上大学的时候,用这手艺偷过马哲的试卷。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半瓶哥顿金12
    • 来自:天涯-娱乐八卦 前往来源
    • 【活跃102天 / 跨度828天】
    • 开贴:2008-03-14 12:41
    • 更新:2010-06-20 19:14
    • 阅读:3513353 回复:31366 楼主:784
    • 字数:约249千字
    • 图片:3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