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70后之骚动》--修改版(纪念南巡讲话二十周年)(已出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佐王 时间:2011-12-20 15:16

    70后之骚动

    内容简介


    这是一个发生在九十年代初的故事。
    当时,东欧巨变,苏联解体,偌大的一个社会主义大家庭,倾刻间不战自溃,纷纷倒旗落马,辉煌百年的共产主义运动步入低潮。关健时候,已经宣布退休两年的邓小平,经过深思熟虑,东方风来满眼春,再一次为中国这艘在十字路口徘徊的航船指明方向。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3日,邓小平同志在相关人员的陪同下,携家人乘专列一路南巡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一向寡言的他侃侃而谈,急切地把他的新思维传递给身边每一个人,最激动的一次,从深圳坐船到珠海一个小时,他整整讲了一个钟头。
    邓小平的南巡谈话对中国90年代的经济改革与社会进步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指明了中国政治上经济上的明确方向。此后,南方沿海地区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无数三资企业私营企业,中国经济一路高歌,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改革开放最伟大的时代开始了。
    后来一首《春天的故事》传唱全国。
    邓小平南巡讲话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也改变了千千万万个普通中国人的命运,特别是70后,刚好长大走向社会,在那个伟大的时代不免迷茫与骚动,与改革开放一起成长。
    湖口,长江之滨,潘湖之畔,山川秀丽,景色宜人,是一座千年古城。城中有一座军工厂,初创于六十年代,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成为当地人最向往的地方。国际国内政治风云变幻,在军工厂年青人中引起阵阵涟漪,本书主人翁王佐就是这些热血青年中的一个。
    王佐虽然学历不高,却志向远大,自分到这座工厂后,也曾努力工作,梦想在这方天地演绎精彩,赢得尊重,但在刻板死硬的旧体制下,雄心壮志很快消弥于无形。不久,他开始和一班同好,寄情山水,放浪形骸。面对人生,他彷徨,他迷茫,他骚动,在时代的大潮中,时沉时浮,或歌或哭。
    一次,王佐陪一个工友在乡下相亲,在鄱阳湖畔美丽的小村子张家湾,邂逅农村姑娘张子含,二人一见钟情,二情相悦。回厂后,二人开始鸿雁传书,感情迅速升华。
    王佐暂调到教育科任机械制图老师,集中培训车间科室的青工参加第六机械工业部内部成人大学考试,这时,他又结识了参加培训的青年女工杨玉清。活泼可爱的杨玉清喜欢上了他,并频频暗示,只要两人确定关系,作为本厂的元老,杨玉清的父亲就可以帮助王佐去船舶系统最高学府哈船院深造,实现他的大学梦。
    面对前途和爱情,王佐最终还是选择了农村姑娘张子含的爱,杨玉清失望离去。张子含离开张家弯,辗转于武穴、湖口、九江等地找工打工。
    此后,由于工厂职工的误解和非语,王佐深感苦闷,对自己的选择波动摇摆,对前途失去了信心,心中时常挣扎不已,面对爱情和前程一片迷茫。
    不久,王佐从车间暂借到保卫科,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晚上在厂内值班看书睡觉,白天在厂外鬼混,避开了全厂职工的目光。
    这时许红霞、小师妹、蔡瑞云,一个又一个城里姑娘走进了他的生活。
    张子含在在市区一家酒店做服务员,拒绝了达官、学者、大款等等各种的诱惑,坚守自己的爱情。王佐得知后,深为感动,逐渐拒绝了城里姑娘的示爱,但同时忧心重重。
    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沿海一带就像巨大的磁石,把王佐一个又一个的好朋友吸走了,先是临时工,后来是正式工,再后来是大学生。
    王佐的内心骚动不已。怎么办?是留在厂里?还是调回老家?还是去沿海闯天下?王佐和张子含最后结局又如何?
    在欣赏长江鄱阳湖一带美景的同时,书中还穿插了王佐和张子含的同龄人的一些故事,全面再现了90年代初社会转型时期城乡70后的迷茫与骚动。
    一个热血贲张的大时代,一些微若尘埃的小人物,一段刻骨铭心的心路历程,笔者用富有穿透力的文字,娓娓道来,带我们走进了二十年前……


    作者:佐王 时间:2011-12-20 15:18
    目 录


    第一章 鄱阳湖畔相识 折柳相别
    第二章 第二次见面至通宵
    第三章 鸿 雁 传 书
    第四章 红 衣 少 女
    第五章 肚 子 痛
    第六章 第一次吃禁果
    第七章 几度夕阳红
    第八章 多情的张家湾姑娘
    第九章 灯火阑珊处
    第十章 石 钟 山 吻 别
    第十一章 造 湖
    第十二章 徐国庆和张云娟
    第十三章 保 卫 科
    第十四章 泡少妇抓小偷
    第十五章 在五峰乡下打架
    第十六章 半江瑟瑟半江红
    第十七章 洋港救山火
    第十八章 三个湖北佬 抵不上一个九江佬
    第十九章 都昌县苏山乡
    第二十章 马 鞍 山
    第二十一章 秋 收
    第二十二章 许 红 霞
    第二十三章 鞋 山
    第二十四章 漂亮女中学生
    第二十五章 订 亲 风 波
    第二十六章 1991年12月25日
    第二十七章 唱不停的贺年卡
    第二十八章 九 二 春 节
    第二十九章 武 穴 表 哥
    第三十章 浔 阳 街 头
    第三十一章 陪 卿 去 武 穴
    第三十二章 东方风来满眼春
    第三十三章 梅花洲踏青
    第三十四章 凤 辣 子
    第三十五章 月 亮 山
    第三十六章 跳 舞
    第三十七章 厂后小山涧
    第三十八章 龙 宫 洞
    第三十九章 凤 辣 子 醉 了
    第四十章 服装厂的日子
    第四十一章 远 嫁 山 东
    第四十二章 老 洪
    第四十三章 死 里 逃 生
    第四十四章 我 要 去 深 圳
    第四十五章 在五峰乡学服装裁剪
    第四十六章 师 妹
    第四十七章 她只是我师妹
    第四十八章 横渡鄱阳湖
    第四十九章 纵论刘邦,喝酒吐血
    第五十章 同 病 相 怜
    第五十一章 藏 红 花
    第五十二章 九 江 找 工 作
    第五十三章 惊魂鄱阳湖魔鬼三角
    第五十四章 蛤 蟆 石
    第五十五章 真正的异性朋友
    第五十六章 义 兴 酒 楼
    第五十七章 龙开河畔小红楼
    第五十八章 周慧的故事
    第五十九章 明 清 古 村
    第六十章 站 前 旅 馆
    第六十一章 酒 楼 十 艳
    第六十二章 浔 阳 遗 韵
    第六十三章 琵 琶 亭
    第六十四章 除了身子 我什么都没有
    第六十五章 从黄梅县步行回张家湾
    第六十六章 酒 后 乱 性
    第六十七章 又红又大又圆的太阳
    第六十八章 南门湖畔聊天
    第六十九章 甘棠湖畔唱歌
    第七十章 痴情的老师
    第七十一章 湖口县织布厂的二个妹妹
    第七十二章 湖 口 豆 粑
    第七十三章 甘棠湖李公堤
    第七十四章 声 名 狼 藉
    第七十五章 浔 阳 之 行
    第七十六章 心 冷 到 极 点
    第七十七章 工 作 对 调
    第七十八章 一 个 广 东 人
    第七十九章 挥 手 自 兹 去
    第八十章 全 厂 大 会
    第八十一章 又一个多情的妹妹
    第八十二章 公 关 小 姐
    第八十三章 假 戏 真 做
    第八十四章 你是个好女孩
    第八十五章 何 去 何 从
    第八十六章 别了 铁饭碗......
    第八十七章 针 线 盒
    第八十八章 一路欢歌赴温州
    第八十九章 二哥发火了
    第九十章 海军招待所
    第九十一章 可恶的温州小偷
    第九十二章 组装打火机培训班
    第九十三章 温州找工作
    第九十四章 制图工作室
    第九十五章 天河镇新河村
    第九十六章 失 望
    第九十七章 不 欢 而 散
    第九十八章 绝 望
    第九十九章 那天温州汽车南站飘着绵绵细雨
    第一百章 天长地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后言

    原稿阅读链接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culture/1/407359.shtml
    作者:佐王 时间:2011-12-20 15:20
    第一章 鄱阳湖畔相识 折柳相别(1)

    每个人的年轻岁月里,相信都会有一些难以忘怀的旋律。对于70后和80后来说,在青涩的年少岁月里,小虎队永远是一道最亮丽的风景。而今天我们对于小虎队的怀念,或许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更是对已经流逝的青葱岁月的一份不舍和留恋,但是无可否认,在那段伴随着小虎队的歌声走过的青春时光里,他们灿烂的笑容,潇洒的舞姿,真的曾经点亮了我们每一个关于成长的回忆。
    2010年春晚,王佐又看到20年前的小虎队,他的思绪回到了令人无限留恋的青春。第一时间,他想起了鄱阳湖畔,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山,那些水……回忆竟然如此美丽如此悲凉!
    王佐之所以想起鄱阳湖畔,是因为鄱阳湖畔有个美丽的小村子,小村子位于江西湖口县五峰乡五峰村张家湾,那里有个叫张子含的女人。王佐写到这长叹一气,怪不得看到2010年春晚的小虎队联唱,就想起了张子含。王佐记得,子含属虎,生日是1974年4月14日。王佐知道,2010年是张子含的本命年,人到中年了,而他们相识的那年是1991年,那年王佐虚岁21,子含虚岁18。
    王佐是唱着小虎队的歌,于1990年从江西船舶学校分到位于江西湖口县的6518厂,当地人叫57厂。王佐分到湖口时,厂里的老师父就对王佐说:湖口湖口,只能糊糊口。王佐当时只是认为这话好笑,并没有多想别的事情。
    1990年整年,王佐上班时间就在28车间实习,下班时间遍游鄱阳湖、长江、上下石钟山、月亮山,逛遍了这个位于长江鄱阳湖交汇处的湖口县城,这个三面环水城中有山,山中有城的县城。而这一年,7月8日世界杯足球赛在意大利举行,由西德队获得冠军。8月2日伊拉克军队占领科威特。9月22日第十一届亚洲运动会在中国北京开幕。10月3日东德与西德合并,实现两德统一。10月8日中国第一家麦当劳餐厅在深圳开业。这些事情,王佐不记得那么多,但当时是知道的,王佐当时实习期间无聊,每天会看报纸。王佐记得是工人日报,每天下午28车间那位胖胖的算工资的大姐就会把报纸送到各个小组,王佐会第一时间看报。王佐只记得那一年的世界杯足球赛,每晚在工厂电视房为马拉多纳助阵,但马拉多纳最终大失王佐所望,没有1986年的上帝之手的运气,最后由西德队获得冠军。王佐也记得那年的第十一届亚洲运动会在中国北京举行,每天和国人一起沸腾和兴奋,而且王佐与工友一起在工厂的一道门边挂起高高的标语:开放的中国欢迎你。王佐还记得,海湾战争时,王佐和工友们每天在工厂电视房看新闻,有一次,画面上是导弹发射,突然,一个角落冒出一句:像射精一样!
    1990年年底1991年年初,王佐是在关注海湾战争中过来的。过完春节,大概是正月初六,王佐回厂上班,但工厂实际上是正月十五才正式开工,于是,就随师兄徐德冬到五峰乡玩。王佐当时并不知道,正是这一次去五峰乡下玩,一生就此分道,因为他认识了张子含。
    徐德冬年后回家主要是相亲,王佐此行的目的是去湖口县的边远乡村转转,也同时是陪徐德冬相亲。徐德冬的村子位于五峰乡兰新村徐前湾。
    正月初七,徐德冬在邻村相亲,王佐没去,因为德冬妈妈不让去,怕女方不知道是谁。这一天,王佐是在徐国庆和徐天平家渡过的(这二人也是57厂同事,徐前湾人)。
    晚上,王佐问徐德冬怎么样,德冬说:“不高不白,土里土气。”显然第一次相亲失败。王佐问:“你要找啥样的?”德冬说:“白净洋气,知书达理,丰满而又匀称,当然好,哎,在乡下不能娶个花瓶,还是找个高大健壮的吧,好做事。”王佐大笑。
    过了几天,大概是正月初十,徐德冬去都昌县苏山乡相亲,经过王佐的努力,德冬妈妈同意王佐陪同。吃过早餐,徐德冬特意穿上借来的中山装,二人出发了。那天天气晴好,不冷不热,路边的柳条上有点点绿叶。二个小伙子从徐前湾出发,走在乡间小路上,说说笑笑,向五峰村走去。转过二个小村子,来到五峰乡五峰村土公路上,路上不时碰到拜年的人群,也不时有大姑娘回头看着这二个不像乡下小伙子又流里流里气见到大姑娘吹口哨的小青年。走过紧挨土公路的几个小村子,公路转上一个小山坡,进入一个小村子。徐德冬说这个村庄叫张家湾,过了张家湾就是都昌县了。
    王佐留意看了这个村子,与五峰乡其他村子一样,青砖碧瓦飞檐,多是一层,古色古香。沿着张家湾的村道,二人说笑嬉戏中走出了村子。王佐看到不远处有一片水面,正要张口问,徐德冬说那是鄱阳湖。王佐兴奋得大叫起来,不由得跑步前进,德冬紧跟着也跑了起来。二人沿着土公路快步跑上土公路的坡上,气喘吁吁,极目远眺,鄱阳湖就在眼底。德冬说过了这个坡,就是都昌地界了,那湖边的村子就是我们相亲的地方了。王佐此时顾不上看相亲的村子了,他看到的是都昌那边鄱阳湖无边无垠,湖水流到湖口县这边,缩小得像一条江。多年后,王佐才知道这里是鄱阳湖的屏峰卡口,过了屏峰卡口,湖水流向湖口水道屏峰河,流向鞋山,流向湖口县城,流过石钟山,便流入长江,然后奔腾入海。
    王佐和徐德冬在都昌县和湖口县的交界土公路上对着鄱阳湖激情了一阵,来到相亲的村子。这次德冬相亲的是一个远房亲戚,这天是小孩满月酒,德冬是来吃酒的。这个远房亲戚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会在酒席上端菜,就能双方看看,行的话下次就可托媒婆安排见面。
    快到相亲这一家人门口,门口三三俩俩站着来吃酒的人。王佐的眼睛这时盯的是一个站在门槛右边的姑娘,一个穿着黑上衣的姑娘,身材修长,王佐估计身高有一米六出头,有着一张瓜子脸,两条自然的柳叶眉,笔直秀丽的鼻子,秀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樱桃小口,轮廓分明的嘴唇红润,仿佛一颗成熟的樱桃,明亮的双眼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真的很漂亮!王佐想,如果扒去上衣,娇躯应是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现在王佐看到的是高耸的将衣服鼓鼓的顶起,使得形成了一道高高的山峰,雪白的脖子下是一件粉红的内衣,绝对是个漂亮姑娘!看到这姑娘的相貌王佐心中不由暗叹,实在无法想像一个出自偏远农村的姑娘会有这么好的气质,只在王佐船校女同学之上不在之下呀,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二人跨过门槛,来到堂屋,看到里面摆满了桌椅,但没有几个人。还没开席呢,王佐建议德冬去外面玩,于是二人出了屋,来到房子不远外的湖边,一边用石子在水面上削圈圈,一边讨论。
    “我见你出屋时还色眯眯看那黑衣服的姑娘呢,相亲的是这位吧,不错,真的不错!”王佐笑说道。
    “你比我看得还多呢,你那色狼的样子,别把人家吓跑了……应是来喝酒的,相亲的要端菜,不会在外面站着。”德冬说
    “说得对嘛,那是我的,你相你的亲,不要打主意。”王佐说。
    “美的得你吧,一看你就是城里人,吊儿朗当,流里流气,你看我穿中山装,斯文英俊,等会看我的,你就不要添乱。”德冬反唇相讽说。
    “行,行,今天是你相亲,我嘛,舍命陪君子……不过,开席时,那姑娘进去了,我们马上跟上,坐一桌子上去。”王佐笑着说。
    ……
    二个在城里上班的小伙子心怀鬼胎,不安好意,算计着在酒席上同那漂亮的黑上衣姑娘凑在一起。
    写到这里,王佐敲键盘的五指停了下来,点燃了一根烟,蓦然间突然耳旁响起了张行的《再燃一根烟》:
    再燃一根烟 就离开你
    过去的尝试 都已过去
    再燃一根烟 就放弃你
    虽然失败 我曾努力
    也许当我离开你
    你也不会太难过
    等我抽完这根烟
    我就走
    虽然演出到尽头
    我却依然还沉醉
    虽然说是不在乎
    我却怀念
    ……
    王佐很喜欢这首歌,深沉里透着令人心痛的伤感,过去的往事一幕幕呈现在他眼前,这首歌真是他和张子含的写照啊。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佐王6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5天 / 跨度317天】
    • 开贴:2011-12-20 15:16
    • 更新:2012-11-01 16:47
    • 阅读:25208 回复:1958 楼主:102
    • 字数:约11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