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中国版《来自星星的你》——长篇爱情小说《爱渡银河?归去》

  • 首页
  • 上一页
  • 48
  • 页码:
  • 作者:若飞鸿 时间:2016-07-01 21:16
    竟轲刚回到拾仙村,就碰到了春风,竟轲被告知罗邑为了营救城里来的有钱且有情的男人唐允诺出海了。他没有思索,找到周老大,借了条船,立刻往无人岛方向赶去。
    台风像一个可怕狂暴的巨人,发泄着他郁积已久的情绪,竟轲的船在惊涛骇浪中一次次地被掀到空中,继而落下。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要被风和浪绞断了。在距离无人岛三十米的地方,一个巨浪将船打得竖了起来,他紧紧抱着桅杆,如果稍有闪失,他就会被吹得无影无踪,船如同一片凄淡的叶片,有几块黑乎乎的东西从他眼前飞过,接着白花花的液体占据了全部的角膜,过了半晌,他才明白,船被冲出了一个窟窿。
    然而他并不害怕海浪,即使被海浪虐得死去活来,他真正害怕的是罗邑,她的安危才是唯一的牵挂。这个浪头太过强悍,船像一辆刹车失灵的车直接从一片汪洋冲到了茂密的树丛中,他环顾四周,原来已经直挺挺地“开”进了无人岛。
    鞋子早就没影了,手指磨出了许多口子往外涔涔地淌着血水,衣服完全湿透了,紧贴在身上,耳道里还涌动着浪头的响声,就像失聪了一样。
    他的脚一踏上无人岛的土地,一股滚烫的热流从脚底冒了起来,身体如同烧起来,他的心顷刻间被点燃了。
    脚步声响了起来,像小鹿般轻盈调皮的咚咚声,仿佛细白美丽的脚尖拨动了阳光最璀璨的金色琴弦发出的悦耳声响。
    “我的阿邑……”他喃喃地唤着,闭上眼睛追逐着脚步声奔跑起来。
    她还是那么神出鬼没,像一只灵巧的蜻蜓,纤细的身体线条在发力奔跑时迸发出带着狂野气质的令人窒息的美感,他知道自己只要躲起来,她很快就会傻乎乎地担心他,拼命来找他,他会从花丛里顶着一头五彩喷香的花粉突然跳出来,将惊慌失措的她狠狠地抱个满怀。
    不过这一次他不想躲,他不想智取,只想生擒她。
    什么狗屁R数据,再也不想拐弯抹角、兜兜转转、欲说还休,他彻底厌恶了,要像猎豹一样高高跃起,勇猛而温柔地一下子抓住这个女人,然后不用任何废话(从来也说不过她,不管自己读了多少书,多么有文化),只管用自己被胡茬包围的热乎乎的嘴唇吻住她,一刻不停地吻她,让她的呼吸变成他的呼吸,不然他真要变成被相思折磨成活死人了。
    完美执行想象中的步骤,他跃起,抓住,吻……她消失在他的臂弯里,绝望地睁开眼睛,握在他掌心中的是一串项链,他认出来了,就是罗邑上次在无人岛掉了的星星项链。

    作者:若飞鸿 时间:2016-07-02 17:57
    周老大驾船带着唐允诺,追赶着罗邑的船。
    在距离无人岛五公里处,唐允诺将一叠金卡塞进周老大的胸口:“让任罗邑停船……这些钱够你花很久。”
    “我能有什么办法,她又不听我的话。”
    “撞她的船。”
    “你疯了吗?”
    “我来……”允诺推开了周老大,转动方向盘撞击了罗邑的船尾,正在驾驶舱的罗邑愣了一下,继而尖叫起来,允诺又撞了第二下,她的船抽风似地哆嗦了一会,终于熄火了。
    “啊……王八蛋!”她暴跳如雷。
    允诺跳上了她的船,两人缠斗了一番,允诺的手被她咬了一口,不过还是将她扛在肩上塞进了周老大的船舱,锁上了门,松了口气,回过头,看着目瞪口呆的周老大。
    “回去……”
    “那竟轲呢?”
    “这种天气,他肯定早回去了,和罗邑一起生活的孩子难道是个傻瓜吗?”
    “竟轲才不是傻瓜,他聪明着呢,要说傻,你不也打算台风天登无人岛遛弯了吗?”
    “我……没料到台风这么厉害,而且……”
    “苦肉计吧。”
    “什么?”
    “让女人动摇的苦肉计。”
    允诺的脸涨红了。
    “你也被任罗邑毁了吗?”
    “呃?”
    “我是被这丫头结结实实地坑了……本来这是个鸟不拉屎的地儿,在我的印象里只有男人、女人和鱼三种生物,直到任罗邑降临到村里,从此我才知道这世上除了前三种,还得再加上一种生物,漂亮的,非常漂亮的……女孩。罗邑到底有多漂亮啊,真是无法形容,自从开了这个眼界,其他女孩子再也进不了我的心,明知道我怎么也配不上她,她只是把我当兄弟,但我就是戒不掉她的毒,只要她一天没出嫁,我就像被使了定身术似得只能在原地等,你也是吧,这丫头笑的时候,你千万不能认真地看,看了就要到心里去了,这一去你就回不来了。”
    罗邑还在船舱里扯着嗓子叫骂着。
    “连骂人都这么倾城,唉。”周老大叹了口气,“哦,对了,敢情你就是那位踹过我们罗邑仙女的主?”
    允诺咬着嘴唇,艰难地点了点头。
    “可怜……可怜的人,看你用什么还,搞不好把一辈子都搭进去了。”周老大深深地叹了口气。
    罗邑用尽各种办法试图撬开门锁,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她一激灵,透过船舱的窗户看到印着她和竟轲的广告牌倒了下来。

    竟轲看到一道迷幻的绿光在星星项链上闪烁着,一个奇特的声音用他从未听过的陌生语言在他耳边絮絮低语,令人不解的是他竟然听懂了意思。
    “你永远也不能与她在一起,你会死,除非你成为开蒂斯,然而当你成了开蒂斯,你也不会再爱任何人了,包括她。”
    耳边轰然一响,他抬起迷蒙的双眼,远处,广告牌倒下,她和他一起微笑着掉落。

    出村的路淹了,只能坐渡轮。罗邑急于打发唐允诺离开,打电话命春风将行李送到渡轮口。
    “罗邑,让我再留几天,我还有话……”允诺恋恋不舍。
    “请你走吧,拜托。”竟轲仍然音讯全无,罗邑看着眼前这个人实在烦透了,她向周老大使了个眼色,一齐将他推上了渡轮。
    “罗邑……”允诺还在叫着。
    “竟轲……你看,阿邑,那不是竟轲吗?”
    周老大指着渡轮上坐着的白衣男子,罗邑定睛一看,果然是竟轲,她张大了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喂,竟轲,你去无人岛了吗?”周老大问。
    竟轲摇了摇头。
    “那你急急忙忙开个船干嘛,这种鬼天气……”
    “突然想晃荡一圈,一看变天,马上就靠岸,一直等风暴过去了,连手都没有打湿。”
    “你小子倒是又潇洒又精明,刚才阿邑都去无人岛找……”
    “你”字还未出口,罗邑急忙拉了拉周老大的衣袖,阻止他说出来。
    “我回来是因为同学想借一笔钱急用,不过刚才接到电话,学校奖学金发了,所以用不着了。”竟轲流畅地撒着谎,但他始终也不敢看罗邑一眼,绞着修长的手指。
    “哦。”罗邑垂下了眼睛。
    “我回学校去了。”
    “嗯。”
    渡轮开了,允诺不停地向罗邑挥手,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回到船舱,允诺坐到竟轲对面,仔细地打量着他。
    “你就是许竟轲?”
    竟轲微微颔首。
    “看你的衣服还是湿的,船进水了吗……我本来想去无人岛,结果遇到麻烦,罗邑特地去救我,真像电影一样,充满了戏剧性……”
    竟轲看着自己冻得发白的指尖,沉默着。
    “你……真得没去无人岛?”允诺喋喋不休,竟轲起身走到了窗口。

    作者:若飞鸿 时间:2016-07-02 17:57
    黄隽茵终于出现了,因为又一次恋爱的惨败,她已经消失了快五百天了。
    罗邑像被电击一样,腾得翻过了柜台(因为惊喜得已然找不到出口),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老天爷,黄老邪你总算出现了,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知道吗?”
    “1603个未接来电。”
    “他们都说你一定自杀身亡了,可是我不相信,所以每天给你打电话。”
    “阿邑,我是个男人多好,一定娶你。”
    “想得美。”
    “难道又有心上人了?”
    “什么叫又有?”
    “所以还是那个小子……”
    “……”
    “不说话,我懂了,还是迷离和混沌状态,剪不断理还乱,我都失踪那么多年了,你咋还这个状态呢?”
    “我也不知道,如果像煮一碗面那么简单就好了。”
    “……阿邑,我真的自杀过。”
    “啊?!”
    “不过,我又满血复活了,现在以我看来,这种鸟事就跟煮面差不多,是你想复杂了,爱就爱咯,干嘛缩手缩脚,喜欢就冲上去抱住那小子的脑袋啃呗。”
    “你当他是鱼糕啊。”
    “就该把他当鱼糕。”
    鱼糕上桌了,阿邑倒上辛辣的烧白,不用筷子,只用手指提留着溜滑姜黄的鱼糕往嘴里送,紧接着抿一口烧白,通体的畅快。
    “就是……就是这个味道。”隽茵的舌头刺激得几乎昏死过去,都拧巴了,晶莹的汗珠立刻从额头萌生出来。
    “吃了鱼糕,我又有了再爱一次的勇气。”隽茵倒在地板上手舞足蹈。
    “对了,你有没有做给那小子吃过。”
    “没有。”
    “为什么,你不是最疼他的吗?”
    “我妈说,这道菜是做给自己最心爱的人吃的。”
    “难道我是你最心爱的人?”
    “女的里面啦。”
    “难道那小子……你还不够喜欢他吗,这些年你究竟为他付出多少,到现在拖成剩女一枚,还不是为了他。”
    “不能这样计算,太不公平了,你不知道,他对我有多好,他从来没有歧视过我,看扁我,即使是我最潦倒、最邋遢被大家唾弃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用有温度的目光注视我的人,其实是他把我从颓废、麻木、不堪中拯救出来,是他让我有了事情可做,有了可以把一身蛮力用掉的地方,我并不仅仅是付出,我亦有很多收获,我没有亏本。”
    “既然挺中意他的,干嘛这么矫情,这个时代,一求钱多,二求两情相悦,顺序颠倒一下也可以。”
    “哼,我又不是嫁不出去,干嘛非他不可。”罗邑怒了,“我又高又苗条,还有胸,屁股也够翘,就算和米兰达可儿比也差不了多少,那种黏黏糊糊、彼此猜疑的日子老娘算是过够了,明天我就去问他,到底喜不喜欢我,如果他有半点迟疑,啪,一个如来神掌直接打到北极做北极熊。”
    “好,干脆利落,漂亮!给姑娘们长了脸。”
    “明天就问……”
    “Good,呀,已经是明天了。”隽茵指着钟,时针指向凌晨一点。
    “呃……”
    “打电话,把小子从热被窝里揪出来,姐们柔肠百结,他岂能酣睡如猪。”
    话筒被塞到罗邑手中,她眨巴着眼:“打给谁啊?”
    “你的小子。”
    “说什么……”
    “问他有多喜欢你。”
    “嗨,这问题太傻。”
    “为什么?”
    “他肯定说……喜欢啊,但不一定是我们理解的喜欢。”
    “你是说他会搪塞你。”
    “高材生嘛,玩一下语言上的技巧又有何难。”
    “他干嘛这样玄虚。”
    “嗯……男人的狡猾咯,如果被女人一逼问就讲出内心的真话,岂不是很没面子,所以他回答的这个喜欢,既可以理解成真喜欢,也可以理解为不喜欢,还可以理解成出于礼貌的喜欢,因此这个电话不如不打,还把自己直接暴露在敌人面前。”
    “是没胆量了吧,这一坨理由……我帮你打给小子。”
    “啊,不要,不要。”罗邑紧紧抱着话筒,任隽茵强抢加呵痒也不放手。
    “如果是更年轻的姑娘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顾忌,早就一个电话过去爽直地问了,所以说沦为可怜巴巴的剩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再罗嗦,我就动手了。”
    “哼,胆小鬼,我要打给另一个人。”
    “谁呀?”
    “反正不是你家的小子。”
    “别骗我哦。”
    “瞧你,多没志气,让姐真人秀演示一把给你看看。”
    “他……是谁呀?”看着隽茵摁下了号码,罗邑好奇地问。
    “像雪山一样的男人。”
    “哇噢。”
    “啊……通了。”隽茵吓得刚要摁下叉簧,那头传来了“喂”的声音。
    “哪位?”
    “……”
    “是打错了吧。”
    “不是,不是,我是黄隽茵。”
    “哦。”
    “你好吗,好久不见了。”刚说完,隽茵就觉得后悔,明明才一周没见,居然说好久,用词也太夸张了,可是她真的觉得很久啊。
    “是啊。”他爽朗地说,不知道他是真这么想还是只是随口附和她。
    “刚才吃到一种特别美味的食物,名字叫鱼糕,就忍不住打电话给你。”隽茵说完后,觉得这理由幼稚得让人汗颜。
    “哦。”
    “对不起,这么晚打扰你,我……”
    “鱼糕的照片可以发到我的微信吗,我想看一看。”他认真地说。
    “噢,我马上发。”
    挂了电话,隽茵抓耳挠腮,娇喘连连。
    “真受不了你。”罗邑用枕头砸她的脑袋,“老实交代,他是谁?”
    “不告诉你。”隽茵一副小女人情状。
    “吃了我的鱼糕给我吐出来。”罗邑动手了。
    “啊哟,我招了……我原本在雪山脚下疗情伤,就碰到了他。”
    “姓甚名谁,家住何处,职业技能,政治属性?”
    “……”
    “难道你什么也不知道?”
    “他姓方,职业就是开了一家不盈利的登山社,其他就不清楚了,不知道也没关系啊,反正他是个很好的人,就像你的鱼糕这么完美,这么对味。”
    “你们没什么吧……莫不是有什么了?”
    “什么……你别瞎想,我们很纯洁的。摆好你的鱼糕,我要拍照了,人家还等着看呢。”
    “人家……喂,我不要陌生男人的眼睛看这么珍贵的鱼糕,这是亵渎。”
    “拜托,反正你也不打算给小子做了,干嘛死板得像一张硬邦邦的牛皮纸。”
    隽茵拍了照片,喜滋滋地上传到微信,并在照片下附言:这是海鲜西施的极品地方菜,传说只做给最爱的人吃,如果你吃了,如果你是男生,嘿嘿……”
    “切,谁说我不做……难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 首页
  • 上一页
  • 48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若飞鸿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71天 / 跨度268天】
    • 开贴:2015-10-07 21:53
    • 更新:2016-07-02 17:57
    • 阅读:2373749 回复:4391 楼主:603
    • 字数:约183千字
    • 图片:8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