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倾情打造《淑女也疯狂》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张心怡1981 时间:2005-01-19 11:44
    作者:张心怡
    全书10万字,现已经完稿,欢迎编辑联络。
    QQ:373595201
    Email:zhangxinyi1981@sina.com
    作者:张心怡1981 时间:2005-01-19 11:47
    写在前面
    在无数个日日夜夜我总是在思考着一个问题,当记忆的颜色变得

    越来越清淡,我是否也同时失去了我的青春年华,当我试图想起一些

    曾经触动心灵的感动时,我却发现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我对未来的

    不确定和我对曾经的无法释怀构成了我所有的苦闷,如果年轻注定用

    郁闷来填满,那么当我和它挥手作别时是否就预示着我将从此麻木行

    走?不!那不是我最终想要的,那么我到底想要什么?

    白驹过隙的日子里,我们在经历着,在遗忘着,在思索着,在回

    味着。我只想记下我的青春岁月,只想为曾经的无法释怀留下一些微

    弱的影子,等到有一天青春不在,用以慰藉我那颗被岁月涂抹不清的

    心灵。

    作者:张心怡1981 时间:2005-01-19 11:49
    又名《从黄容到李莫愁》
    作者:张心怡1981 时间:2005-01-19 11:51
    有人说:女生在本科的时候是黄容,研究生的时候是李莫愁,博士时就成了灭绝师太。
    (1.1)
    而我用了四年的时间终于还是从黄容蜕变成李莫愁。当然我的名字不是李莫愁,当年传统的重男轻女旧思想也曾严重的流落到我的家里,父母倒是没怎么在意,可是愁坏了我的姥姥,为此她特意找人为我取了一个特有象征意义的名字“张一”,也不知道是这个名字真的显灵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父母在我出生五年后真的让我有了一个弟弟。姥姥也乐此不彼,她老人家八成在心理合计,这还要归咎于她为我选择的名字。当然我在心理还是有那么点点感激姥姥的,这个名字让我在幼儿园的时候成了第一个会写自己名字的小朋友,为此我还骄傲了好多天,当然关于名字简单的好处举不胜举,我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深有体验。
    和所有的大学生一样我也同样经历那被描写成黑色的“七月”,并且在经历之后再不想经历第二次,就像我当初考研究生,即使第一次失败我也绝对不想参与第二次,当然这主要是我这个人比较庸懒。当初上高中时候有个班主任一直强调“人是有惰性的”,为此我也为自己找到了可以庸懒的充分理由,这是一种天性,天性的东西怎么能够更改?当然,那位班主任的初衷不是让我们继续懒惰,他是个理解学生心理的非常出色的老师,在他的带领下,
    那一年我们班一共考上五十多个本科生,于是我也成了那五十多人中的一名小卒,考上了大连X学院的自动化专业。我选择的专业大多是和电脑有关,我当时一门心思认为,电脑这东西是高科技,是前沿科学,并且我一直喜欢这个专业直到我真正考上了研究生并且继续本专业的深造时突然觉悟,也许我并不是那么喜欢玩弄什么软件,硬件,什么集成控制,什么最优控制。当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发现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从新选择专业的机会,而我——
    仍然不知道选择什么。
    (1.2)
    火车从家抵达大连的时间是7个小时,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这么久的列车。但是那一次我并没有厌烦情绪,相反一想到我就要在大连开始我浪漫大学之旅我就异常兴奋。我的兴奋在火车上表现为沉默寡言,当然坐在身边的母亲却有些激动。她和临座的“大嫂”聊得兴致勃勃,我知道她因为我上大学感到有些骄傲。其实我还在心理有那么点点看不起自己考上的学校。不管怎么样,毕竟是大学吗!在我们的巷子里,别人只知道清华北大,至于别的什么学校总之都是大学,大学在他们眼里还是不错的地方。
    就在我的烦躁即将爆发时列车终于驶进了大连,从站台上下来,眼前是另一番景象。高楼林立,人流穿梭,色彩艳丽,车水马龙。
    我跟着母亲拿着很笨重的行囊,直接向学校的迎接新生的巴士走去,等到我和母亲真正在车上站稳的时候,汽车终于发动。
    车上异常拥挤,把我对大连的美好的第一印象全部给抹杀掉。我只能在夹杂着汗液汽油味道的车里盼望着快些抵达学校,一想到那个被称作“象牙塔”的地方我又精神抖擞,感觉身体上又有股无形的力量生起。
    汽车一路颠簸,终于驶出了市区,驶进了X学院,我所在的X学院坐落在一个僻静的郊区。
    我让母亲在宿舍休息,然后我用接下来的时间办好了一切报到手续,领来学校准备好的生活用品。
    当忙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这时我方才开始打量另外几位将要和我同寝共眠的室友来。
    蒋水寒一直在翻看着新领来的书,看来是个很好学的人。
    杜心雨正和她的父母一起谈论着什么,并且对我温柔一笑,我一眼断定她是个美人坯子。
    另外一位据说叫刘丹,我没有看见本人,只是听她们告诉我,她今天晚上不回来住。
    (1.3)
    送走了母亲,我的大学像一扇百叶窗一样终于拉开了序幕。但是我心理却有了一些沉重,这种沉重的感觉一直伴随着我到大四上个学期结束,当然现在我在Y大读研究生时仍然将这种沉重的感觉继承着,它让我厌倦,我却无法忽略它的重大意义。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十分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压力突然降临。
    我在上大学的第一天就发誓要上研究生,尽管当时班导师来宿舍向新生问候的时候我只字不提考研一事,但这并不代表我对于其他几位室友关于考研的问题不好奇,相反当老师回答她们的问题时,我的耳朵已经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我当时只是有一种感觉,上研究生是件很光彩的事情,就像考上清华北大一样光彩。
    我知道自己是个虚荣心很强的人,我想让自己光彩,所以我在大学一开始就认真的学习英语,高数,专业课,于是我很顺利的考上了Y大自动化专业的研究生。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是顺理成章,我曾经为之努力过,所以当我接到通知书的时候也并没有太多的兴奋,和那些公费或者是保研的同学相比我又显得相形见绌,我似乎做每一件事情总是会有遗憾,总是 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圆满,但是不管怎么样顺利升学对我而言还是一件该值得庆幸的事情。
    考研成为一种热潮,当我真正成为研究生的时候我开始思考一个一直缠绕着我很久的问题:我为什么要上研究生?
    不与否认,我像所有大多数的人一样很盲目,随波逐流。但是我现在想到一个更加充分的理由:我对于走进社会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我必须对自己诚实。我在大学所学到的知识并没有让我精通专业技能,我对于找工作感到万分恐惧,正是因为一种逃避心理作怪,所以我选择了继续读书。
    当我以一种过来人的角度回头张望我的大学四年求学生涯时,我和所有的同学得出同一个结论:什么也没有学会。当然我中庸,这样说我心理感到惭愧。大学没有灌输我技能,但是确实让我身心得到锻炼。有一种叫做素质的东西,它在潜移默化中形成,并且经过四年大学的锤炼得以提升。所以我在大学毕业时并非仅仅得到一纸文凭,我还学会了很多关于做人的东西。

    作者:张心怡1981 时间:2005-01-19 11:52
    TO六方南郢:动作这么迅速!看来身手敏捷啊,感谢支持。
    作者:张心怡1981 时间:2005-01-19 12:30
    (1.4)
    大一新生总是有股傻里傻气的模样,稚气未褪的脸上总是流露出略有些天真的神色,以为浪漫才是生活的主题,以为生活中美好的事情才刚刚开始。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大多数人内心里都有那么点点失望,日子久了这种失望也渐渐模糊了,剩下的只有争强好胜的学习,占座,早出晚归。
    刚走进大学门,我们依然要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军训,我对军训感到新鲜和好奇,那种苦中有乐的滋味恐怕只有在尝试之后才会有些留恋,至于在经历的过程中却总是期盼着它快些结束。顶着烈日在操场上“稍息,立正,齐步走”那确实不是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不过唯一让我感到其中乐趣的倒是我们那位有些帅气的教官。
    教官其实是我们上两届的师兄,他们经过假期的特殊熟练后成为我们的教官。我在想也许这样学校可以节省一笔费用,也或许真是为了给大学生提供锻炼的机会。陈帆没有错过这个机会。我在第一天的寝室卧谈会上就听宿舍的同学说教官很帅,然后我们就开始就此话题揣摩他是否已经有了女朋友。
    经过仔细的调查研究我们终于确认他已经名花有主,那位主人就是我 们学校艺术学院的刘雪,很巧合的是她是我的老乡。我的这位老乡高贵典雅,美丽大方,以至于我在看见她的第一眼时就觉得很别扭。我一向是喜欢帅哥,讨厌美女,我把这点个性叫做爱憎分明,说明我把男女界线画得很清,直接排除同性恋的可能。
    大多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和刘雪虽然没有两眼泪汪汪,但是我从此却多了一个漂亮的姐姐。也正是因为多了这个姐姐,我和陈帆才有更多的接触机会。我从心理嫉妒这个姐姐的同时也在偷偷的打着陈帆的主意。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小隐私,陈帆是真的喜欢刘雪,这一点我早就看出来了。可是我还是有那么点点喜欢陈帆。我喜欢他的出色,喜欢他的帅气,喜欢他的幽默,喜欢他阳光般的笑容。
    还有的就是军训的第一天,他让我吃尽了苦头。我成了军训上第一个被罚站军姿的女生,
    我觉得自己二十几年来一直很珍视的面子就这样被他给糟蹋了。我在全班同学面前丢足了面子。于是我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1.5)
    刚上大学的时候学校的各大、中、小型社团都紧急招人,我被那些社团搞得眼花缭乱。杜心雨凭借着她那张三寸不烂之舌顺利进入校广播电台。
    于是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每个周末我从自习室归来的路上总是能听杜心雨伴随着忧伤的音乐讲着大学里的“罗曼蒂克”。她是位出色的广播员。
    而我,因为平日里一直都喜欢看些闲书,索性就选择了文学社团。我选择文学社团,不是因为我多么的,多么的喜欢文学,我是喜欢小说,具体的说我喜欢看小说。当我壮志满怀的走进去面试时,一眼望见了正中端坐着的陈帆。我被告之他就是这个社团的主席。于是我毫不费力气的成为该社团的一名成员,当然谁参加都会毫不费力气。文学社团在我们这个理工科为主的校园里还是冷门,不像广播台那么受欢迎。
    蒋水寒进了英语社团,刘丹选择了交际舞协会。
    这样我除了每天军训时候可以偷窥到教官的尊容,在以后每周一次的社团聚会上多了和他接触的机会。接触归接触,其实我只是在心理打他的主意,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有妇之夫”,于我而言已经成了打了折扣的男生。我这么想的时候心理就平衡多了。

    作者:张心怡1981 时间:2005-01-19 13:06
    TO刘小骥:谢谢支持!:(

    作者:张心怡1981 时间:2005-01-19 13:26
    (1.6)
    在大学的校园里如果你行单只影,那么你的学习和生活都会很孤独。无论是学习还是玩乐我们都需要一个臭味相投的人,我把身边这样的人称作朋友。和刘丹成为朋友完全是因为我害怕自己成为单位数字1,我是个对寂寞非常敏感,对孤独非常恐惧的人。
    刘丹身上没有那些独生子女的高傲和自负,我们两个人的身上都有点愤青的味道,而且从来都是直来直去。为此我们都得罪过那些自尊心极强,死要面子的人。可是很多被我们得罪的人为了表达他们的宽宏大量,至今没有表露出对我和刘丹的仇视,至少相见如宾,客气寒暄。于是,我也不得不披上羊皮,装成很温顺开朗的模样,是谁说过的“做人不要那么执着”。
    功课不忙的时候我和刘丹总是窝在宿舍的一张床上,摆弄着手里的遥控器,电视上的节目纵使是多么精彩如果心情很糟糕我们就怎么也看不进去,当然如果心情好的时候看广告都觉得很精彩。
    我知道刘丹有一个很有钱的叔叔,每个月她都要在我身边消失几天,回来后整个人都焕然一新,不一定又多了什么新牌子的手机或者什么新款的项链,当然他叔叔是给她送生活费的。开始的时候我对她的这个叔叔简直崇拜得有些荒唐,觉得当今世界上有如此之大公无私者真是凤毛麟角。后来我终于发现了事情的微妙,所有的一切是需要代价的,我差点忽略了每次她离开前都要换上新的内衣,我在心理开始表示怀疑,但是我想这并不影响她成为我的朋友。我知道她的情况很糟糕,有一个常年卧床的残疾的父亲,要知道现在大学毕业怎么也要四到五万块,这对生活水平一般的家庭都是很大的数字,何况是她那种情况。我在心理默默骂那个叔叔的同时也觉得她身世可怜。当然关于那个叔叔,后来成了我们之间禁止谈论的话题。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张心怡1981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6天 / 跨度85天】
    • 开贴:2005-01-19 11:44
    • 更新:2005-04-14 19:15
    • 阅读:7168 回复:377 楼主:152
    • 字数:约87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