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都市情感小说<<我爱上了老婆的妹妹>>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赵昙 时间:2005-11-11 23:28
    一个是自己心爱的老婆,一个是老婆的很有才华的妹妹,面对亲情,爱情,面对伦理与道德,本书中的“我”又该如何抉择命运的安排,赵昙之又一部倾心力作《我爱上了老婆的妹妹》与读者见面。书中的人物最终又是以怎样的面孔在这处剧情里退的场,让我们共同拭目以待……


    第 一 章 不寻常的生日宴会

    这个生日PATY让我头疼,PATY是为老婆举行的,老婆的妹妹刚从香港搭机回来,说是回来趁姐姐的生日探望探望她.老婆的妹妹名叫韩妮,老婆常溺爱的叫她妮儿.她下飞机说是打电话让我们去接的,但我们等了好久都没她的电话,等电话来时,她已在晚会门口了.
    老婆走在前面把她从门里一直像是拥抱式的拉进来,而我却当时呆了,以为我没想到她竟长的那么像我的老婆,简直就是一个人似的,我呆呆的望着妮,妮发现了我的表情,莞尔一笑走进了宴会大厅,我为我的发现有点不自然了,跟着两人一直走进去都没说一句问侯的话.音乐不断的在耳边响起,我竟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那么想走到妮的身边请她跳一曲舞,想到这里我不禁望了一眼老婆,像小孩偷了东西怕被人发现似的有点心慌的表情,老婆没有发现我表情的变化,她全然沉浸在和妮的亲情的热烈聊叙中.
    当我还处于茫然不知所措时,妮和老婆走到了我的身旁.
    "哎,在傻呆着干吗呢?我妹多年没回来了,这还是你们第一次见面,你好像不太欢迎她似的?"老婆说着笑了.
    我知道老婆在开玩笑,我正要尴尬地笑着和妮打招呼,没想到妮却先开了口,"呀,这就是我姐夫呀,你不说我还当成是那一位来参加你生日PATY的帅哥呢?"妮说着走到我身边很快乐地和我握了一下手,"我的好姐夫,能陪我跳一支舞吗?"妮接着说道,并伸出了一支手.
    "我--我--我--"我结巴着楞在了原地.
    “哈哈哈……”妮笑着弯下了腰。那分明是为我的“出臭”而发乐,但我却能感觉到那乐没有一点嘲笑和讥讽的意思。这又让我对她有了一层好感,像细细的雨丝轻轻扑面而来一样,柔柔的。
    “那好吧。”我呆板的应了一句,领着妮走进了舞池,妮把手伸过来,一只捐在了我的手里,一只搭在我的肩上。在舞曲的伴奏中,我揽着妮的腰支像两只蝴蝶般起舞起来。
    妮的舞技好极了!而且她的配合能力也很棒!我们就像两只鱼一样穿梭在人流中。
    跳了一阵子,我转过脸正视了一下妮,我发现妮似要开口和我说话,但总被我用一个舞步的转身给应负过去了。
    “哎---,姐夫,别只顾着跳舞,说说话嘛。”妮还是开了口。
    “ 哦,好呀。”我木呆似的应答道。我不由的转过脸看了一下老婆,像是担心被她听见,老婆根本没去注意我和妮,我为我的“心虚”感到可笑。我不禁在心里问我: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真的爱上了妮,爱上了你老婆的妹妹吗?难道你要演一处不顾道德与伦理谴责的一见钟情吗?不,不能,我爱我的老婆!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回过头望了一眼妮。
    妮在我转过脸时,给了我一个调皮的怪笑,但我发觉她并没有觉察到我的这种心理。而她的这种怪笑也是由于性格的开朗而表现出来的。
    “哎,姐夫。听我姐说你是很健谈的,怎么见到我这么的吝持?!是不是像我姐说的那样,不欢迎我呀?如果不欢迎,我这就飞回去。”妮说着像小孩一样噘了一下嘴,但又立即转为了笑。
    我听的出妮是在和我开玩笑。但妮的话立即让我惊觉起来。
    “怎么会呢?我和你姐结婚以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欢迎还来不急呢。”我为我失常的表情辩护道。
    “我姐说你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不光有自己的事业,还懂得做家务,连家里的保母应做的活你都经常抢着干,而且很体切人,哎,现在这社会,像你这样的好男人实在是太少了。”妮一不本正经的说道。
    妮的一番话让我有一点脸上发烧。做为一个拥有近千万资产事业有成的男人,我何曾不懂得享受,我为什么要偶而做点家务,其实有这么一个不可告妻的秘密:那是一次酒喝醉后,回到家里保母把我扶进屋子,我在酒劲的冲力下,一时兴奋竟在一种迷茫中和保母发生了关系,为了遮住保母的口,我才向她现点殷勤的。但我觉得我还算得上一个好男人,在当今社会里像我这样只要有钱的人,那个没有几个“小蜜”?不是有句社会明言吗?---“男人有钱了就坏了,女人坏了就有钱了”而我,身边却只有一个,而且还是领过结婚证的,我觉我能做到这一点已很不错了。
    “姐夫。这次我回来不想去香港了。我想去你那公司上班。这几年在外边浪荡,我觉的累了。我想呆在你和姐姐身边,过一种稳定的生活,在让姐夫给我找一个好男人做新娘。”妮又说道。
    妮的话又让我一楞,本来我是这样想的:等这场晚会开完后,等她返回了香港,以后见面少了,心中的这种感觉也就会慢慢的消失,没想到妮却说她要留下来,这不得不让我感到为难。
    “好呀。你读的是世界贸易专业,正好在我的公司用得上,回来帮姐夫搞公司,这是好事,你这次回来,我还正想着和你说这事呢。”我虽在嘴上这么说,但我心里却矛盾的像插了一把剪刀。
    “这太好了!我还以为姐夫不给这这个面子呢。哎,姐夫,那说说你要安排我做什么工作?”
    正说到这里,舞曲完了,我正要一边回答妮的问题,一边和妮走出舞池,没想到全场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用目光一扫视,原来这掌声是鼓给我和妮的。看到大家鼓掌,我便也迎合的举起双手鼓了几下,这时,一个男人走过来搭话道:“吴总,你们的舞跳的太好了,全场都在为你们注目!”
    “夸将了!你是?”这人很面熟,但一时我却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吴总真是贵人多忘事,连我都忘了。我是你的生意伙伴,那个小刘呀。”年青小伙一脸热情的解释道。
    听他一说,我立即记起来了。这人叫刘远民,三十出头的年龄继承了其父的资产,在本城也开有公司,在业务上有所往来。
    “吴总,这位小姐是谁呀?舞跳的也不赖呀,能不能赏脸,共跳一曲?”
    “这是我令内的妹妹,名叫韩妮,刚从香港回来。”我介绍道。
    “幸会,幸会。”小刘说着和妮握手后,做出了邀舞的姿势。
    妮看来是应负惯了这种场面,回头望了我一眼后很自入的走进了舞池。
    这时老婆从远处走了过来,意为想和我跳上一支舞,我却突然没有了一点兴趣,我不由的回过头望了一眼妮在舞池中轻快而又阿娜的身支,心中又萌发出一种异样感来。我不由的又一次问起我自己:你真的爱上你老婆的妹妹了吗?


    作者:赵昙 时间:2005-11-11 23:35
    第 二 章 她另我刮目相看


    宴会开完,送走所有的客人,已是晚上十二点左右了。
    妮在这次宴会上表现得很出色,见人只要和她举杯,她就碰;谁邀请走进舞池,她就和谁跳;一点都显示不出拘衿的感觉,直到晚会结束,当她跑近洗手间呕吐了好一阵子,最后晕晕乎乎的出来时,我才发觉她喝醉了,而且醉得一摊糊涂,我和妻把妮扶进车子拉回了家。
    这一夜,妻和妮睡在一起,我另找了一个房间躺下了。
    夜里,我好久才入睡,我的心里很乱,我没想到我会对老婆的妹妹产生这种感觉。老婆曾向我提过妮和她长的很相像,但我并没有太加思索,像就像呗,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我没想到妮不但像她的姐姐,而且比她的姐姐要漂亮好多,这种漂亮主要是区分于气质,妮虽然比她姐小那么两三岁,除过青春占有优势外,从知识,谈吐,举止等等方面所融合出来的气质却远远胜过了她姐,而自己的老婆在这一方却差远了,拿今晚的生日宴会来说吧,妮的表现就像是在为她举行这场晚会一样,而在生意场上,我多么希望有这样一个能拿得出手的老婆呀,妮的表现正好弥补了我在这一方面的缺撼……想到这里,我不敢再把妮往我身边来想了。我承认我爱我的老婆,我和我的老婆是经过恋爱而走进结婚殿堂的,我们的婚姻是有感情基础,是不会轻易被击夸的。但没有想到妮的出现却让我的心里发生了一丝震颤,而且久久无法在我心里抹去……
    中午的时侯因生意上的应酬,我没回家去吃饭,我打了一个电话回家,问到妮怎么样了?妻接到我的点话,说她正和妮在外边的公园里闲逛,我便知道妮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我心里有一丝兴奋,但我还是忍不住开口向妻问起了妮的情况,妻的回答是我预料的,但妻却补充了一句,说妮下午要来我公司转转,我满口答应了,但我又立即拘绝了,以为我把妮昨晚来我公司上班的事给忘了,当妻说妮要来我这里转转时,我才想起来。
    妻没有说什么。
    等到下午,我应酬完生意上的事,从外边回到公司时,秘书说我老婆来了,并且还有一个客人,我问秘书那另一个是谁,当我问时,我已猜出来是谁了。
    秘书说和我老婆长的很像,我便心里有了百分之百的明白。
    我走进了我的办公室,我发现妮这时正坐在我的老板椅旁翻看着桌上的资料,妻这时正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妮看到我回来了,便赶紧从桌前站立起来,喊道:“姐夫,你——”刚喊出口,她又改口道:“吴总,你回来了。”
    “ 不必客气,喊啥都行。坐,一家人不用那么拘礼。”
    但妮还是从我的办公桌前站立了起来,最后坐到了妻身边的沙发上。
    “我刚才动了你桌上的资料,我是想看看本公司的一些情况,你不戒意吧。”妮说道。
    “ 说的那里的话,当然不了。”我说着也坐到了妮旁边的沙发上,和妮,和老婆漫无边际的闲扯起来,谈话中,妮一直都偏向于谈起本公司的话题,而妻对于这方面的好多话题一窍不通,这更显现出了妻与妮的差距,而在我内心,这种差距却并不值得我去庆幸,却越来越另我感到一种危机。
    最后,妮还是回到了那个我所回避的话题,那就是在公司里为他安排一个怎样的职位,我想让她去干经理助理,她却出乎我意料的选择了做业务,而且没有任何职位,她并还解释说从最基层干起,这样才能对本公司对市场有全面的了解,才能有利与从事领导的职务,就像一棵树苗一样,她必须接受风雨,才能有韧性,才能长的茁壮。
    妮就这样在我的公司里像一般人一样找到了一份很平常的工作:业务员。



    作者:赵昙 时间:2005-11-12 01:35
    第三章 一次意外的受伤
    妮在我的公司里工作得很迈力,常常早出晚归,有时一连几天甚至几个月都不回家。这让我和老婆内心很是担心,我和老婆都知道,做业务是跑腿,耍嘴皮子的工作,妮的能力是无可挑剔的,但她一个女孩子,又是我老婆的妹妹,本来是从香港回来享福的,现在却受起罪来了,这不得不让我和老婆在担心的同时,打心底里过于不去。以至于每天,只要妮不露面,老婆都要数次地抱起电话打个不停,老婆的关心也当然是我这个做为姐夫的关心了,只要我碰到老婆抱起电话打,一等她停下,我便又拨通了妮的号。最后,电话打的妮不耐烦了,在电话里妮发起火来:“我在香港时,你们都没这么地担心过,反而我回到了你们身边,却给你们加重了心里负担,如果是这样,我宁愿再飞到香港去,这一辈子再也不回来了。”


    妮的一番话令我和老婆立即语塞起来,是呀,她在香港时,我们可从来没有这么地担心过,而她回来了,我们反而显得前怕老虎后怕狼的,我和老婆这的确有点“过份”。自妮这番“火”话后,我和妻的电话少了起来,但我和妻在内心的担心却并没有减少。以至于我们晚间除过性生活中说点别的话题外,其于的时间几乎都谈起了妮,他在外边是怎样开展工作的,她有没有喝酒呀,有没有被人欺负呀等等一些话题。和妻在互相聊叙关于妮的近况中,妮在我心里又像车子压过的路面一样又有了一层更深的印痕。妮的出现,我不知应该为之庆幸,还是应该为之悔恨……
    终于,我和老婆所担心的事发生了。那是一个午夜,我和妻正在睡梦中,突然,家里的电话嘟嘟嘟地响个不停,我过去一接,原来是妮的,妮在电话里哭个不停,我问她怎么了?妮迷迷糊糊说了半天才把事情说清,原来妮在出外洽谈业务时,晚间肚子有点饿想到街上吃点东西,出门还没找到吃饭的地方,却被一伙流氓跟踪,最后受到那伙流氓的侮辱,受伤了,妮说完,我的心里一真刺痛,我问清妮所在的位置立即穿上衣服下了楼,我叫来我司机,以最快的马力驾着车向妮出事的地点奔去。妮去的是一个偏远的小城,离我所开办的公司--深圳所在地还有好几百里的路程。
    车在一边行驶着,我的电话在一边和妮连接着,像是一挂断,妮就会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一样,就这样,一路上我一边安尉着妮的情绪,一边快速地驶向妮身边,大约过了四个小时的光景,我终于看到了妮的身影。
    妮,远远地坐在一条高速路旁的石敦上,头法零乱地批在肩头,当她看到我从车上下来时,像是要尽力扑到我的面前,但使了好大的力气,最后只挪了几步便摔倒了。
    我大喊着妮的名字像喊自己的老婆一样狂跑到妮的身边把妮从地上一把捞起来拥进了我的怀里。
    “姐夫,我没照顾好我自己,让你受累了。”妮泣不成声地说道。
    妮的意外,这分明是为了我,为了我的公司 ,在这种情况下,她却能这样想,心胸还能表现得这么宽阔,我的心里不禁一阵酸痛。
    “你怎么能这么说,其实是姐夫没把你照看好!”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妮在我的怀里搂的更紧了,我全然忘了我所搂着的是我老婆的妹妹。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赵昙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47天 / 跨度46天】
    • 开贴:2005-11-11 23:28
    • 更新:2005-12-28 13:55
    • 阅读:19431 回复:464 楼主:190
    • 字数:约12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