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古代架空悬疑言情《清笛一曲入君心》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5-12-29 22:09
    作品名称:《清笛一曲入君心》
    作品类型:【原创】古代架空悬疑言情
    作品字数:约48万字,已完稿。
    作者联系QQ:361945226


    第一章
    仲春时节,阳光明媚,春风和煦。永安城郊外,成片的青草和庄稼,在碧空下悠然舒展着柔软的肢体,恣意享受着春日的和暖时光,偶有几个农人和小轿静静从其间穿过,这幅青绸般的绿色长卷,便恍然成了唯美的流动画影。
    突然,两辆马车由北向南而来,碾碎了这片春日的宁静祥和。
    一个紫衣女子娥眉微蹙,漫卷起青色绉纱窗帘,深潭般的眼眸望向高远湛蓝的碧空。几只白鸽飞过,翅膀在阳光中翻起无数金光,如同有魔力的小小羽扇,轻轻一扑,便将亮丽的阳光搅成一团耀眼的恍惚。几声鸽哨清长,如清脆的铜铃轻晃,随风静静传来,悠扬而嘹亮。若是常人,听到这声音定是喜欢的,但她却黯然垂了双眸,转首道:“香玉,让马车再快点。”
    “是,百合小姐。”她身侧一个白衣丫头立即应着,传声筒般脆生生道,“刘风,再快一点!”
    “是!驾……”年轻健壮的车夫抡起皮鞭,两匹灰马受痛,越加卖力地奔跑起来。
    一丝柔和的目光透过百合眸中的黯然,悄然落到她白皙的右手上。在那张开的手心里,赫然躺着一枚通体透明的碧玉金嵌珠钗,玉钗下面,是一张折叠成四方的浅蓝色香草笺。轻抚着这枚温润的玉钗,犹如抚摸着母亲光滑的脸颊,无声叹一口气,她的眸中腾起一片蒙蒙薄雾。手指无意碰触到香草笺,脑中蓦然浮上四个黑色大字“密信换人”,她微微一颤,有冷凝的寒意瞬间浮上她的眉梢眼角。
    瞧她的面貌,年纪约十七八岁,鸭蛋脸面,白皙的皮肤仿佛能掐出水;黑黝黝的双眸则如一泓带磁力的深潭,温柔又充满神秘,一望之下总会令人不由自主深陷其中。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5-12-29 22:10
    “小姐——”香玉犹疑地注视着她,欲言又止。她的年龄与百合差不多,圆圆的眼睛,圆圆的小脸,微微一笑,便会旋起两个浅浅的酒窝,声音清脆悦耳,犹如串串银铃。
    百合一惊,手倏地握紧玉钗,撩起窗帘向外望去:“我没事。”
    窗外是一片拔节的小麦,春风如小儿的手,轻拂过这片海洋般的绿色,划起丝丝耀人眼眸的绸样微波。对面窗外是一片草地,来时路上,她已领略了它的柔美,那时是欢欣雀跃的,她宛若第一次出门的小孩子,触目所见皆感新鲜好奇。而现在,归路漫漫,尽管风景依然,她却莫名感到冷风阵阵,寒彻心扉。
    闭上眼睛,无数思绪若漫天大雪纷乱涌来,她的脑中,顷刻间浮现出无数瞳瞳影像。
    尹家门外,刘风捡起地上一封大红请柬,四望无人,便把它交给了香玉。尹夫人接过香玉奉上的请柬,打开一瞧,只见上面写道:“诚邀尹夫人于农历二月三日巳时整在永安城吴月茶楼一聚”,署名是“闺中密友红儿”。尹夫人惊喜万分,红儿原是她的姑表妹,多年未见,她很是想念。虽然管家钟唯一极力阻拦,但尹夫人却决定赴约。恰百合从未去过永安城,便以去绸缎铺看衣料为由,央母亲顺便带着她。尹夫人同意了。钟唯一欲护送她们进城,却被尹夫人以人多招人注目为由拒绝。于是今儿一早,钟唯一安排钟诚和刘风各驾一辆马车,护送尹夫人和百合进城,并叮嘱他们路上多加小心。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5-12-29 22:12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5-12-29 22:14

    这么晚了,估计没人,自己先顶一下O(∩_∩)O~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5-12-30 20:57
    多谢朋友们支持O(∩_∩)O~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5-12-30 20:58
    @扁舟湖上行 2015-12-30 19:18:51
    你总是这样出其不意,完了稿才来更,向你学习,并祝大作早日出版。

    -----------------------------
    多谢妹妹,互相学习O(∩_∩)O~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5-12-30 21:08
    更新喽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5-12-30 21:08
    马车进入永安城,已是一个时辰后。百合与母亲分开,在母亲陪嫁丫头祝秋水的陪同下前往绸缎铺;尹夫人则和香玉到吴月茶楼去了。她们商定,百合选好衣料直接到吴月茶楼与母亲会合;刘风依旧驾车送百合和祝秋水;钟诚则将马车停放在茶楼前静候。
    不到半个时辰,百合和祝秋水已选好衣料,当她们赶到吴月茶楼时,却只见到了在茶楼外焦急张望的香玉和钟诚。
    据香玉讲,她和夫人进入茶楼后,便有个绿衣丫鬟迎上来,笑眯眯问:“是尹夫人吧?我家夫人已在楼上等候多时了。”
    二楼包厢内,一位年近四十的夫人端然而坐,她着一袭暗红挑绣银红碎花衣裙,一眼瞧去雍容和蔼,端庄温文。
    有震惊的神色浮上尹夫人深幽的眼眸,她陡然一怔,脸色刹时变得雪白:“王……”
    那位夫人见到她们,款款笑着打断尹夫人道:“妹妹,可否请丫头出去?红儿有些体己话托姐姐转告呢。”
    尹夫人迟疑片刻,轻咬红唇点头,悄然对香玉使了个眼色,手在腰间一拨,坠在深黄裙上的粉色桃心结便晃动不已。香玉不知其意,满面迷惑想要问询,却听绿衣丫鬟笑道:“妹妹随我来。”
    一丝担忧牵住香玉的脚步,她见尹夫人微微颌首,只得随绿衣丫鬟进了临间一个小包厢。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5-12-30 21:10
    二人对坐,绿衣丫鬟为香玉斟了一杯茶,自我介绍道:“我叫小梦,怎么称呼妹妹呢?”
    香玉微笑正要回答,突听临间包厢发出“咚”的一声响,唬了她一跳。因怕夫人出事,她立刻飞跑到临间包厢窗前喊道:“夫人!”
    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即声息全无。只听那位夫人温柔道:“妹妹尝尝这杯上好的狮口银芽,是用日出之前的泉水泡的呢。”说完这话,不等任何回应,又厉声喝道,“你这丫头不懂事,我与你家夫人谈体己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快到临间和小梦喝茶去,有事自会喊你的。”
    随后而来的小梦,轻拉香玉的衣袖,悄声道:“我家夫人最烦下人打断主子谈话……”
    香玉的目光滑过乌木雕花格子窗,窗上的棉纸密密实实,不见一丝缝隙,里面状况全无所知。正想悄用手指点个洞,小梦却催促道:“妹妹……”
    香玉只好带着满腹狐疑回到临间包厢。她心不在焉地与小梦寒暄着,敷衍吃了几口茶,正在想如何摆脱小梦,一个穿米色衣裙的小丫头在门外道:“姐姐,夫人想吃糖葫芦,要你快去买几支呢!”
    小梦起身歉意地笑:“妹妹稍坐,我去去就来。”
    有淡淡笑意飞上香玉眉梢,她心内一喜,欠身道:“好,姐姐去吧。”
    小梦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了,香玉收敛笑容,悄然来至临间包厢外,耳朵轻贴在乌木雕花格子窗上,里面不闻一丝声息,安静如同无人的旷野。
    阳光温暖铺撒在香玉身上,她却感到莫名的寒意,周围包厢传来的说笑声则令人心生烦躁,她站在门前,忍不住轻喊道:“夫人。”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6-01-01 20:58


    祝朋友们元旦快乐,平安吉祥~~~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6-01-01 21:01
    良久无人回应,心内着急,她不由提高了一个声贝:“夫人!”
    包厢内安静依然,那位夫人的呵斥声亦未响起。一丝慌恐顺着香玉的脚后跟爬上背来,冰冷的,直沁入五脏六腑中去。她用颤抖的手推开门,眼前一幕把她惊呆了:室内空无一人,红木茶桌上,茶水热汽袅袅,似在告诉她尹夫人并未走远;然而,茶桌边尹夫人所坐椅子却倒在地上,好像在向她求救。她恍然大悟,原来她在临间听到的那声“咚”,正是这把椅子摔倒的声音。
    她扶起椅子,眼光定在了白底菊花描金茶杯旁:一只碧玉金嵌珠钗依着茶杯,仿佛在向她诉说着什么。她即刻认出来,玉钗正是夫人头上的那支。而在暗红衣裙夫人的茶杯旁,则铺着一张淡蓝色香草笺。香玉瞧了一眼,立时惊得目瞪口呆,香草笺上,“密信换人”四个黑色大字如同肃然的士兵整齐排列,淡淡的香草味儿弥漫,一丝丝钻入鼻中,她只觉恍然若梦。用力咬一下舌尖,疼痛如针穿过,她蓦然清醒了:面前一切不是梦境,是现实!那张浅蓝香草笺,此刻如一片深不可测的海,冰冷无情地在面前荡漾着。
    “夫人!夫人!”她心急如焚,期望尹夫人能够听到,但她并未喊来尹夫人,却喊来了店小二。
    “姑娘,请问可有事需要帮忙?”小二低头谦恭问道。
    “包厢内两位夫人呢?她们去了哪儿?”情急之下,香玉居然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趋前紧抓小二胳膊问着。
    小二年龄不大,约有十五六岁,大概从未有过与女孩亲密接触的经历,由此白皙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只听他结巴道:“不……知道。但是……这……这间包厢……是被……”
    “被什么?”香玉急煎煎追问着。
    “被……人……被人预定……预定了三日的。”小二结巴着说完,彻底松了一口气。
    香玉细眉紧蹙,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谁?是谁预定的?”
    小二的脸更红了,简直若熟透的柿子:“姐姐能不能……先把手拿开?”
    香玉恍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松手,面红耳赤窘道:“对不住……”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6-01-01 21:03
    “没事。”小二退后一步,神色恢复了自然,“那日,平北王府护卫头领丁绍来定包厢,小人恰好经过柜台,由此知道。”
    香玉听了此话,顾不得道谢,向楼下飞奔而去。
    她找到钟诚,告诉他发生的一切。老成持重的钟诚沉思片刻,说:“钟诚个人认为,咱们最好与小姐会合后,再决定去不去平北王府打探。”
    香玉觉得钟诚所说有理,于是,他们便来在茶楼外等候百合的到来。
    茶楼下有几株高大的柳树,柔软的枝条随风扬起,如同一片飘动的漫漫绿雾。祝秋水听香玉讲完这一切,倒吸一口冷气,食指轻按着唇角下一颗美人痣,警惕向四周一瞥,低声道:“小姐,既使去平北王府恐怕也无济于事,此地不宜久留,奴婢觉得,眼下最重要的,是马上离开这儿。”
    如金的阳光洒在香草笺上,激起几星耀目的蓝色光点。百合折起香草笺,眸中似有恍悟的神情浮现,轻轻点了点头。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6-01-02 21:05
    香玉急得满脸通红,扶了百合胳膊道:“小姐……”
    风吹起百合的衣袖,鼓荡如潮,她眉心微动,轻斥道:“亏你侍奉了夫人这些年,夫人的暗示居然都未想到,她拨动粉色桃心结,是要我们快逃;而桌上的碧玉金嵌珠钗,则似乎暗示此次失踪凶多吉少。”
    香玉讶然,随即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祝秋水眸中闪过一丝惊喜和几分赞许;钟诚和刘风则一脸的敬佩。
    “钟诚、刘风,路上注意是否有跟踪者,若有,不必等我吩咐,你们立刻分道扬镳,先把人甩了再回家。”永安城遇到的紧急情况完全在百合意料之外,她顾不得多想,扫一眼吴月茶楼前来往的人群,镇定地低声吩咐着。
    “是,小姐。”钟诚和刘风异口同声应着,对视一眼,会心点了点头。
    算幸运的是,回程路上并未见有跟踪者。虽然如此,母亲的安危时刻牵着百合的心,令她紧蹙的娥眉无法舒展开来。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6-01-02 21:11
    “刘风,再快一点!”香玉瞥着百合笔直的侧影,心中漫上无限的忧虑,仿佛只要回到家,便能救出夫人一般。
    “已经最快了!”刘风用力抡起鞭子,大声呼喝道,“驾!驾!”
    百合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目光轻轻扫过香玉,又悄然落在手心的玉钗上。她看得那么专注,如果只瞧她的神情,你一定会以为她是在和另一个人对视。
    香玉眼睛湿润了,不由探头向车前方喊道:“再快点呀。”
    “还要怎么快?”刘风反问着,忧心忡忡望着两匹汗水涔涔的灰马,并未举鞭。此刻,他最害怕的是,两匹马突然累趴下。
    “你——”香玉柳眉倒竖,刚要再说什么,冷不防马车却骤停下来,只听“砰”的一声,香玉一手捂着鬓角,发出“咝咝”的倒吸冷气声——原来,她因马车遽停撞到了窗沿。
    “刘……”一个黑白相间的东西蓦然从天而降,“噗”的落到马车旁。香玉打了一颤,那个呼之欲出的“风”字在这惊吓之中,瞬间溜得无影无踪。
    惯性的力量使百合差点从座位上滑落,她神色一紧,面上滑过一丝猝不及防的诧异:“怎么回事?”
    “什么东西?”香玉和刘风则不约而同讶然问道。
    “哎呀,我的妈,是只喜鹊啊!唔,喜鹊的脖子上还插着一支箭——是谁的箭这么准?!”刘风倏地跳下马车,瞧清黑白相间的东西后惊叹不已,拍着脑门自言自语道,“不过话说回来,今天喜鹊落到我们面前,我们准有喜事临门!夫人,嗯,夫人一定会没事的……”
    他笑着拿起喜鹊,转身举给百合和香玉看,百合和香玉皆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紧跟其后的马车也骤然停下,湖色绉纱窗帘微动,露出了祝秋水疑惑的面孔。钟诚跳下马车,跑过来瞧是怎么回事。
    一阵马蹄声疾驰而来,接着响起一声怒喝:“放下!喜鹊是我们射落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菱花舞3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161天 / 跨度501天】
    • 开贴:2015-12-29 22:09
    • 更新:2017-05-14 20:55
    • 阅读:3180081 回复:13857 楼主:341
    • 字数:约187千字
    • 图片: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