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短信 —— 我身边的恐怖经历,已经逼疯了一个同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28 01:39
    我知道,这一段经历说出来,没有多少人会相信。除非,你也收到过一样诡异的短信。短信是深更半夜发来的,发送者是曾经最爱的人,内容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关键在于,你明明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了好几年。

    那条短信我永世不忘,写的是:“今晚吃什么?”


    ----------


    我之所以会卷入这件倒霉透顶的事,完全是因为老六。该死的老六,王八蛋老六,日他妈的老六。即使他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也一点都不可怜他。

    老六是我的同事,现在该叫前同事了。我们叫他老六,并不是因为他在家排行第六,而是因为他爹妈起的怪名字。老六姓席,大名克斯,席克斯,SIX,那就是六了。

    当时,我们同一个时期进的公司,在同一个项目经理手下扛活。我跟他酒量相当,给客户敬酒时当仁不让;我们审美观大致相同,所以下半场去会所,抢同一个公主的事情也时有发生。除此之外,我跟老六的业余爱好几乎完全一致,看球踢球,打扑克,PS2,烧烤,泡妞,吹牛。

    说起来,我和老六最大的不同,在三个地方。第一,他有个快要结婚的女朋友,我单身;第二,他是个财迷,鸡贼得要死,我每个月吃光用光,身体健康;第三,虽然两人都是178左右的身高,他却比我重30多斤。我笑他胖,他说他那是壮。

    老六常跟我吹嘘:“人壮鸡粗,你知道不,我那玩意跟手电筒似的。”

    总而言之,事情发生之前,凭我们两个的交情,绝对算是最亲密的革命战友。

    恐怖开始的那天,出了一件怪事。部门里每个月全勤奖的头号种子,老六席克斯同志,请假了。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28 20:29
    对于老六来讲,那大几百块钱奖金,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进公司一年多来,他只有一个月没拿到奖金,那次是因为他被怀疑感染了甲型H1N1,被强制隔离了。

    除了那次之外,老六从不请病假事假,从不迟到早退,每个月都把那笔全勤奖舒舒服服装进口袋,成为部门里的一个传说。

    这一天上午,我像往常一样,赶在要迟到的最后一分钟,冲进了办公室。我走进自己的格子间,站在那里环顾四周,却没找到老六的身影。

    跟经理助理小安一打听,说是老六一大早打电话过来,请假了。请假?我奇怪之余,还有些愤慨。部门最近拿下了一个项目,经理Vincent安排下来不少活儿,交给我跟老六处理。现在他没来,我只好连他那份一起干了。

    干了一上午的活,终于到了吃饭的时候。我在公司楼下的茶餐厅,要了一份咸蛋三宝饭,然后拨个电话给老六。我想,这小子太不仗义了,得好好骂他一顿。电话通了,没有料到,传出来的声音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启用来电提醒功能……”

    我皱着眉头,吞下嘴巴里的一块叉烧,把手机放在桌上。又吃了几口饭,我拿起手机,发条短信给老六。我说:“你小子死了?”

    奇怪的是,一整天下来,他没有回我短信。

    更奇怪的是,第二天,老六没有来。

    更更奇怪的是,到了第三天,他还是没有来。

    不过,在这两天多的时间里,我忙得焦头烂额,也就没有想得太多。理他呢!或许是这小子中了彩票,辞职不干,跟他女朋友到哪个海岛度假去了?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28 20:31
    这一次的项目挺大型的,我加班加点,紧赶慢赶,一直忙到星期五晚上,总算把活儿都做完了。

    我恨恨地关了PPT,关掉电脑,再关掉显示器,然后伸了个天荒地老的懒腰。眯着眼睛,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居然是凌晨一点多了。多么美好的周末夜晚,就这样给加班糟蹋掉了,老六这小子真是害人不浅。

    不行,下星期无论他怎么讨饶,也要狠狠地吃他一餐。

    我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开始收拾东西。从窗口看出去,对面的那一栋写字楼,只亮着稀疏几个窗户,像是老人嘴巴里没掉光的牙。如果从对面看过来,我这栋写字楼应该也是一样,黑漆漆,空荡荡的。

    搞不好,这一栋60多层的大厦里,现在只剩下我一个。

    我摇摇头,收拾好东西,关了办公室门,朝电梯间走去。电梯朝着负一层停车场,缓慢而有节奏地下沉。狭小的电梯里,充斥着日光灯的白色光芒,以及缆绳轻微的声响,除此之外,就只有我一个人。

    我这三天加起来,睡眠时间不超过10小时。现在,我在电梯里昏昏欲睡的,眼皮跟身体一起沉下去,沉下去。

    突然之间,手机铃声大作,铃铃铃铃铃!

    我打了个激灵,从瞌睡中清醒过来,在身上左搜右搜,终于掏出了手机。一看屏幕,却是老六那家伙打来的。

    我按下接听键,劈头骂道:“我顶你个肺,终于死出来了?”

    电话那边,寂然无声:“……”

    我皱眉道:“喂,喂?听得见吗?

    对方还是没有动静:“……”

    我想大概是电梯里信号不好,等会再打回去算了。刚要挂掉电话,耳边突然传来老六的声音:“明天下午有空吗?”

    他的嗓音沙哑,有气无力的,像是刚刚吃了一坨屎。我心里奇怪,不禁问道:“你小子病了?梅毒菌入脑?”

    老六却不搭理我,一口气说道:“明天下午三点中心城星巴克等我。”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28 20:34
    我还以为没发出来……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28 22:25
    ……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29 00:43
    我还想问些什么,电话那边却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老六个日不死的,就这样把电话挂了。

    那好吧,就等到明天下午,给他来个满清十大酷刑,让他交代清楚,到底搞的是什么妖蛾子。

    刚收起手机,电梯门就往左右打开,地下车库到了。我开车回家,匆匆洗了个澡,再把自己扔上了床。这一觉睡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等我悠悠然吐出一口气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洗漱完毕,我草草吃了个杯面,套上一身运动服,便赶赴约会地点。要了杯英式红茶Grande,找一张靠窗的沙发坐下。等了半个小时,茶都快喝完了,老六却还没有到。

    我不禁有些焦虑,不停地看墙上的挂钟,突然想到,日!会不会是我理解错了?

    老六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理论上来讲,已经属于星期六了。他说的“明天”,会不会指的其实是星期天?

    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在通话记录翻老六的号码。就在这时候,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我从玻璃的反射看到,有一个黑影站在我身后,垂着头一动不动。黑影的视线擦着我的耳朵,越过左肩,斜着向下,正在死死盯着一件东西。

    我的手机!

    我背上一阵发凉,回过头一看,差点没气个半死。原来是老六这个日不死的,装神弄鬼站在我后面,一句话都不说,摆明了是想要吓我。

    我破口骂道:“你个日不死的,搞什么玩……”话说到一半,却被我吞进了肚子里。仔细看看老六,怎么搞的,才三天没见,他竟然瘦了一圈?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29 00:47
    关手机,睡觉。

    一定要先关手机,才能睡觉。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29 08:54
    ……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29 20:20

    老六还是垂着头,勉强挤出一个笑的表情。

    我看他这一身倒霉的样子,一时也不好骂他什么,于是说:“老六,站着干嘛,坐下来再说。”

    老六点了一下头,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脸的方向朝着我,眼神却呆呆的没有聚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打量着老六的脸,心里暗暗吃惊。他以前自称吴彦祖加大版,胖是胖了点,那眉眼活灵活现,对女人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可是现在,不过三天而已,他双颊竟然凹陷了下去,整个脸小了一圈,只有眼皮肿大了不少。还有下巴上的胡子,长长短短,荒草丛生,很有几分丐帮弟子的风采。

    除了脸上很艺术家之外,他今天的打扮也十分出位。脚上一双人字拖,往上是格仔短裤,上半身却竟然是一件薄薄的羽绒服。要知道,老六虽然为人鸡贼,但在一身行头上却从不含糊,西装不是Zara就是H&M,Dunhill的皮鞋都买了两双。今天这样的打扮,我实在是第一次见。

    看样子,老六是遇上了什么大事。

    我敲了敲桌面,问:“老六,要不要给你买杯咖啡,提提神?”

    他头突然往后一仰,像是从梦中被惊醒一样,看着我愣了三秒,然后才慢慢地摇摇头。

    我皱着眉头说:“六啊,有什么事你跟我讲,我一定……”

    老六却毫无征兆的,突然间身子前倾,紧紧扣住我的手腕,目光像两粒图钉,扎在我脸上。

    “小安!”他咬牙切齿地问:“你说,死人会不会发短信?”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30 12:07
    我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定了定神,然后站起身来,一个一个掰开他的手指,再把他按回沙发上。

    老六仰视着我,脸上还是那副表情:“你说,死人会不会发短信?”

    我吸了一口气说:“老六,你先冷静一下,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六听了这话,脸上凶巴巴的表情,一点点收了起来。然后,他垂下头,不停地搓着双手,屁股挪来挪去,像是在考虑该不该跟我讲。

    我继续安慰说:“六,有什么事,你得先讲,要不然我怎么帮你?”

    老六抬起头来,又看了我一会,终于下定决心,咬着牙说:“好,我拿给你看!”

    他从羽绒服的口袋里,把手机掏了出来。他用的是一部白色夏普,型号905什么的,刚出来的时候要五六千块。

    老六打开手机翻盖,拇指微微颤抖,在键盘上按着什么。

    我心里暗自好笑,难道他要拿死人发的短信给我看?这个世界哪里什么鬼啊仙啊,都是人自己吓自己。马克思那老头虽然不太靠谱,但他的唯物主义论我还是相信的。

    老六的手指停止了动作,似乎又在犹豫,终于还是把手机塞到我面前:“小安,你看!”

    我仔细观察着屏幕,里面是收件箱的短信列表。老六选中的那一条短信,内容是这样子的:

    黄淑芬
    02/10 03:33
    今晚吃什么?

    我好奇地问:“黄淑芬,谁是黄淑芬?以前没听你讲过啊。”

    老六把手机收了回去,支支吾吾说:“她是、是我以前一个朋、朋友。”

    我想缓和一下气氛,开玩笑说:“朋友个毛线,老六你可真不争气,一条旧情人的短信,就把你吓成这样?”

    老六看着我,嘴巴紧抿着,一点也没有想笑的样子。过了三秒,他一字一顿地说:“一年半前,我亲眼看见,她死了。”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30 19:39
    ……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30 20:27
    作者:只爱萧儿 回复日期:2010-05-30 20:16:24

    太监不得好死


    :死了天天给你发短信
    作者:兔子跳铃铛 时间:2010-05-31 02:39
    我稍微算了一下,一年半,那就是进公司的三个月前。我们共事的一年以来,从没听他提起过这件事。再加上现在的紧张气氛,我可以肯定,这个黄淑芬,绝不是“一个朋友”那么简单。

    当然了,现在不是深究这个的时候。当今的首要任务,是要宽慰老六,别让他给这事逼疯了。

    我想了一想,说:“老六,你这个朋友是怎么死的?”

    他脱口而出:“撞车。”

    我皱眉问:“撞车?你也在场?”

    老六摇头说:“不,我到现场的时候,她已经,已经那个了。”

    我摸着下巴,推测道:“会不会是她只是受伤昏迷,后来又给治好了,只是你不知道?”

    老六苦着脸说:“不可能,人都断成两……反正你听我说,她死了,真的死了。”

    我沉吟道:“这样……那我们换个想法,会不会是她的亲朋好友,保留了这个号码,用来纪念她什么的?要不然的话,就是有人搞恶作剧?”

    他又要摇头,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奋地说:“对了!老六你知道吧,一个手机号码,如果三个月没使用,就会给电信公司回收,卖给新的客户。你现在这个情况,就是有人买了号码,然后误打误撞发了短信给你。没错,一定是这样,一定!”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兔子跳铃铛2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79天 / 跨度100天】
    • 开贴:2010-05-28 01:39
    • 更新:2010-09-05 23:42
    • 阅读:3046270 回复:12533 楼主:278
    • 字数:约12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