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帖子信息
  • 作者:彩袖姑娘
  • 来自:天涯-天涯真我 前往来源
  • 【活跃58天 / 跨度656天】
  • 开贴:2015-10-05 02:31
  • 更新:2017-07-23 00:30
  • 阅读:286149 回复:2954 楼主:438
  • 字数:约80千字
  • 图片:79
  • TXT打包下载
阅读设置

文字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界面:【

这把年纪,上来装装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风格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2-18 12:15
    @超超级超超 2016-11-03 15:41:08
    让哥哥多插你,胸就变大了,人也滋润了
    -----------------------------
    哟呵 你是气管子还是充气泵 既然你如此实用 何不贡献给国家 少年 科技发展需要你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2-18 12:15
    @QW233WWW 2016-11-03 12:03:48
    我私信你了,咱们都在北京
    -----------------------------
    哈哈 同是天涯沦落人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2-18 12:19
    @pashanjiang 2017-01-29 00:50:35
    @彩袖姑娘 :本土豪赏8个 新春礼花 http://static.tianyaui.com/global/dashang/images/propIcon/40/068.png

    (640赏金)聊表敬意,放出一年好彩头【 我也要打赏】
    -----------------------------
    哈哈 狼兄 来就来 带什么礼物哈……
    放着吧放着吧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2-18 21:41
    @髓喜 2017-02-18 21:29:38
    估计你是生猪娃的,生一堆哪哪都大
    -----------------------------
    那就得托你的福了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2-18 21:41
    @KENNY0736 2017-02-18 19:18:04
    姑娘,我是刘公子
    -----------------------------
    不是卓别林公子吗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2-18 21:48
    看到很多回复,有不知所云的,这很天涯。
    阿姨我好久神出鬼没,经常昼伏夜出,
    不小心北漂了好几年,也算没什么太大的压力
    近来总想出去玩,大马总是坠机翻船,日本核辐射也是吓人,欧洲一片绿油油,泰国又分不清男女,总之最安全的地方还是我们美丽的祖国啊
    跟好友一拍脑门儿,请了几天假就直奔成都,
    辣火锅吃了两顿,感觉都不认识自己了,
    成都人民非常热情,除了有点听不懂方言,几天下来还是感觉非常happy
    十分推荐来成都玩,来成都生活,真是个让人特别喜欢的城市。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2-20 22:08
    @ttk2027 2017-02-19 20:27:58
    京城地域歧视指南

    原创 2017-02-18 西岛 姜汁满头

    ?

    北京的地域歧视需要方向感。

    上海的地域歧视是圆的。以人民广场为圆心,黄埔静安为半径,一层一层画同心圆。离圆心越远,被歧视程度越深。

    北京的地域歧视是方的。有棱有角,线条分明,言必称东南西北。北京没有圆心论,南二环受歧视可能比北五环要深。

    在谈及北京正确的地域歧视姿势之前,有必要澄清:北京的地域歧视,和五环外没有任何关系。对北京而言,五环外的土地,统称外地,只是个虚词,无所谓好,无所谓坏。老北京人的地理观,像一张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前的世界地图——除了一片蛮荒和混沌,五环外什么也没有。

    北京的地域歧视,仅限于五环里。

    当然有一些例外。比如通州。通州虽然地处六环,但由于北京市政府在此设了陪都,所以勉强也能挤入地域歧视链里去。

    再比如南城。南三环外差不多就是一片蛮荒和混沌了,我们说南城,一般指三环里。

    西城和北城,很难说谁站在了歧视链的底端。

    西城最著名的特产是金融民工。

    ?

    从复兴门到阜成门,方圆十多里,扎堆一样地排列着各类银行、券商和保险公司。走在金融街的大街上,谁都会产生一种幻觉,以为自己来了伦敦,再不济也是香港。

    不要紧。左拐进胡同,一家家鳞次栉比的沙县小吃、桂林米粉和老北京烤肉会提醒你,这里是西城。

    小餐馆里常常挤满了人。十个里头有八个是西城著名土特产,金融民工。

    八个金融民工里,五个毕业于清北人,剩下的三个,多半也来自各类985。民工们一边嗦吸着米粉或炸酱面,一边紧张地用电话交谈,借给x行的10个亿敲定了没?给x司搞的5亿定增到底有没有谱?

    西城民工也不是生来就是民工。在2008年以前,世界曾短暂属于过他们。

    那时,大家还尊称他们一声——白领。

    奢华的金融街购物中心,就是为他们树起来的纪念碑。在民工们还是白领的日子里,连卡佛里也曾人头攒攒。2008年一场大变,曾经活在云端里的白领们,一朝沦为进城务工人员。连累曾经热闹非凡的金购,冷落到今日的门可罗雀。

    吃完简便的工作餐后,金融民工们用略显宽大的西服袖子擦擦嘴,直接回到办公室,立志继续奋斗五百年。他们要与人斗,与天斗,与时间斗,只求重新夺回那属于自己的,昔日荣光。

    重返15万一平的西城晶华!金融民工们握紧拳头,暗地里发誓。

    和沉溺在昔日荣光里的金融民工不同,未来,是属于北城的。

    每天清早,从海淀黄庄地铁站的6个出口里,将陆陆续续涌出50万人。

    他们是北城的名片。北城互联网码农。

    金融民工包裹在西服里,互联网码农酷爱的是格子衫,运动鞋和双肩包。西服是旧贵族的枷锁,衬衫则是新贵族的羽翼。对码农们来说,西装是应该送到博物馆去的东西,衬衫,才是未来上流社会们的唯一指定礼服。

    从中央振聋发聩的“互联网+”一声吼开始,北城码农,看到了明日的曙光。连带着优衣库里的格子衬衫都卖断了货。

    随便走进北城的一个格子间,在耳边环绕的,都是“创业”、“融资”、“O2O”、“共享经济”。

    ?

    常年匍匐在荧光屏前的码农们,虽然大腹便便,腰椎劳损,颈椎强直,但,他们的眼睛,是闪闪发亮的。

    写完这排代码,他,可能便一朝踏入天子堂,成为京城里的人上人。就像刘强东一样。

    不吃米粉。北城码农不吃米粉。他们哪来的时间吃饭?北城最靓丽的风景,乃是骑着各式电动摩托,穿梭在人海之间的外卖送餐员。

    北京码农们的午饭,就是办公桌上,装在塑料盒子里,冒着热气的各式盖浇饭。

    码农们看着那碗盖饭,神思早已飞到了千万里之外。啊,这个外卖app的创始人,曾经,跟我一样,趴在这个格子间里,写着代码!

    那一刻,他们和前辈的心灵联通了,产生了某种不可言说的默契。

    盖饭也不再是盖饭,是通往新世界的钥匙。

    从这方面来说,北城码农确实有鄙视西城民工的资格。

    世界曾是西城的。但,终归还是北城的。

    和拥有过去的西城民工及拥有未来的北城码农不同,东城传媒之花在意的,是当下。

    ?

    传媒之花们最为自豪的是,如果东城没了,明天,全国人民将失去一大半的微博段子手,同时,再接收不到任何微信公众号推送。

    这并非玩笑。

    传媒之花们最爱的一句话是,活在当下。

    西城民工念念不忘的,是重享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两万月薪,和年终分红。

    北城码农满心憧憬的,是公司拿到天使投资、成功上市后,年入百万的ceo之职。

    东城之花不在乎这些。太虚无飘渺了。在这里,传媒之花们坐在2010年后新落成的各式loft公寓里,动动手指,下一个微博1w+转发,下一条公众号10w+推送,便横空出世。而这背后,是动辄数万、数十万、数百万的广告收入。

    某种程度上说,东城传媒之花,才是真正站在鄙视链顶端的人。

    坐班?挤地铁?朝九晚五?传媒之花们仰天大笑,这不是石器时代的东西吗?

    传媒之花们的生活,是悠然睡到早上十点,慢慢起床,梳洗打扮,再到位于三里屯的法国餐厅,细嚼慢咽地享受一顿brunch。

    虽然牛肉是半年前从澳洲冷冻空运来的,汤是凉的,布丁是热的,除了醋以外,面包、甘蓝、煎蛋、气泡水无一不酸,传媒之花还是手持刀叉,一脸陶醉。随后,掏出手机,拍下百余张照片,接下来三天推送的内容有了,《不可错失的京城brunch好去处》、《助你开启优雅一天的秘诀》。

    这样的文章,东城传媒之花只用吃一顿饭,便可写出十篇来。

    我国多少中产阶级,包括西城民工和北城码农,都曾被这漫溢着情调和仪式感的推送,震得目瞪口呆。当代数以亿计的中国中产,多多少少,都受过东城传媒之花的指点。

    当西城民工和北城码农晚上躺在床上,浏览当天公众号的时候,他们有没有真实地感受到,那双在冥冥之中,推着他们一路往前的大手呢?

    是的,那双手,来自东城传媒之花。

    南城——对了,还有南城。

    再次强调一遍。南城,只能南到三环。三环以外,是一片蛮荒和混沌。

    说到南城。东西北城的居民,心情都有些复杂。

    南城,曾几何时,就像一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无论东西北,大家都耻于接受他成为家庭的一员,但,却又割裂不了这千百年来的血缘关系。

    北到昌平,东到通州,西到苹果园,北京人宁愿冒着出五环的风险,花费数百万,去买一套小小的两居室,也不肯屈尊到南三环,挑选一套坐北朝南的三居,还送三个飘窗。

    但南城人如今不同了。随着北平大开发的号角声,南城,曾经那些破破烂烂的棚户区与四合院,一栋一栋地被推平,随之而起的,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个个比国贸三期来得富丽堂皇。

    它们背后站着的,是手握数套回迁房产的南城土豪。

    ?

    当西城民工沉溺在往日白领旧梦的时候,南城土豪告诉他们,我有五套房。

    当北城码农追逐着未来科技公司ceo理想的时候,南城土豪告诉他们,我有五套房。

    当东城之花享受着当下中产阶级品质生活的时候,南城土豪告诉他们,我有五套房。

    我有五套房。掷地有声,响彻天际。

    东西北城的居民看着南城土豪,目瞪口呆,好比撞见了自己偶然发家的农村亲戚,嘴里像含了个苍蝇,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面对着南城土豪,无论西城民工、北城码农还是东城之花,谁,都要低下高贵的头颅。 ......
    -----------------------------
    狼友是否走错片场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2-20 22:09
    @huhonghao3h 2017-02-19 23:30:16
    阿姨还没嫁?
    -----------------------------
    哈哈 还没什么进展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3-03 20:35
    @彩袖姑娘 2016-10-29 00:28:10

    好久没来天涯,想想去年此刻发帖时,想上来看看。

    这一年感觉发生很多事,但姨妈的生活依旧没啥波澜。

    男盆友从抱有幻想变成不想再想,慢慢的也是平静了

    前两天一男的加我微信,问我多大,我说完年龄后,这大哥居然直接说了句年龄不合适,这就是在微信上也就罢了,要是在生活中,阿姨我早就吐他一身黄河水了,以为自己是谁啊?乾隆啊?尼玛,我还没说啥了还说年龄不合适,合适又怎么样,老娘能看上你吗,真是件......

    -----------------------------
    @hades_sun 2017-02-28 21:39:55

    挺好的,不过话说左手中指那个不是婚戒吗?
    -----------------------------
    自己买的 带了好多年

    莫非影响了我的桃花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3-03 20:36
    @Martin_chen78 2017-02-14 21:34:53

    情人节快乐

    -----------------------------

    @彩袖姑娘 2017-02-18 12:12:53

    狼友 情人节快乐哈

    -----------------------------
    @Martin_chen78 2017-02-23 00:50:09

    天天月月年年都唱着:祝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这种状态的2-14是无比悲怨的,快乐不起来,哈哈哈哈哈(苦笑)

    你快乐吗?我不信!哈哈
    -----------------------------
    好吧好吧 我一般快乐
    作者:彩袖姑娘 时间:2017-03-03 20:37
    @ttk2027 2017-02-19 20:27:58

    京城地域歧视指南

    原创 2017-02-18 西岛 姜汁满头

    ?

    北京的地域歧视需要方向感。

    上海的地域歧视是圆的。以人民广场为圆心,黄埔静安为半径,一层一层画同心圆。离圆心越远,被歧视程度越深。

    北京的地域歧视是方的。有棱有角,线条分明,言必称东南西北。北京没有圆心论,南二环受歧视可能比北五环要深。

    在谈及北京正确的地域歧视姿势之前,有必要澄清:北京的地域歧视,和五环外没有任何关系。对北京而言,五环外的土地,统称外地,只是个虚词,无所谓好,无所谓坏。老北京人的地理观,像一张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前的世界地图——除了一片蛮荒和混沌,五环外什么也没有。

    北京的地域歧视,仅限于五环里。

    当然有一些例外。比如通州。通州虽然地处六环,但由于北京市政府在此设了陪都,所以勉强也能挤入地域歧视链里去。

    再比如南城。南三环外差不多就是一片蛮荒和混沌了,我们说南城,一般指三环里。

    西城和北城,很难说谁站在了歧视链的底端。

    西城最著名的特产是金融民工。

    ?

    从复兴门到阜成门,方圆十多里,扎堆一样地排列着各类银行、券商和保险公司。走在金融街的大街上,谁都会产生一种幻觉,以为自己来了伦敦,再不济也是香港。

    不要紧。左拐进胡同,一家家鳞次栉比的沙县小吃、桂林米粉和老北京烤肉会提醒你,这里是西城。

    小餐馆里常常挤满了人。十个里头有八个是西城著名土特产,金融民工。

    八个金融民工里,五个毕业于清北人,剩下的三个,多半也来自各类985。民工们一边嗦吸着米粉或炸酱面,一边紧张地用电话交谈,借给x行的10个亿敲定了没?给x司搞的5亿定增到底有没有谱?

    西城民工也不是生来就是民工。在2008年以前,世界曾短暂属于过他们。

    那时,大家还尊称他们一声——白领。

    奢华的金融街购物中心,就是为他们树起来的纪念碑。在民工们还是白领的日子里,连卡佛里也曾人头攒攒。2008年一场大变,曾经活在云端里的白领们,一朝沦为进城务工人员。连累曾经热闹非凡的金购,冷落到今日的门可罗雀。

    吃完简便的工作餐后,金融民工们用略显宽大的西服袖子擦擦嘴,直接回到办公室,立志继续奋斗五百年。他们要与人斗,与天斗,与时间斗,只求重新夺回那属于自己的,昔日荣光。

    重返15万一平的西城晶华!金融民工们握紧拳头,暗地里发誓。

    和沉溺在昔日荣光里的金融民工不同,未来,是属于北城的。

    每天清早,从海淀黄庄地铁站的6个出口里,将陆陆续续涌出50万人。

    他们是北城的名片。北城互联网码农。

    金融民工包裹在西服里,互联网码农酷爱的是格子衫,运动鞋和双肩包。西服是旧贵族的枷锁,衬衫则是新贵族的羽翼。对码农们来说,西装是应该送到博物馆去的东西,衬衫,才是未来上流社会们的唯一指定礼服。

    从中央振聋发聩的“互联网+”一声吼开始,北城码农,看到了明日的曙光。连带着优衣库里的格子衬衫都卖断了货。

    随便走进北城的一个格子间,在耳边环绕的,都是“创业”、“融资”、“O2O”、“共享经济”。

    ?

    常年匍匐在荧光屏前的码农们,虽然大腹便便,腰椎劳损,颈椎强直,但,他们的眼睛,是闪闪发亮的。

    写完这排代码,他,可能便一朝踏入天子堂,成为京城里的人上人。就像刘强东一样。

    不吃米粉。北城码农不吃米粉。他们哪来的时间吃饭?北城最靓丽的风景,乃是骑着各式电动摩托,穿梭在人海之间的外卖送餐员。

    北京码农们的午饭,就是办公桌上,装在塑料盒子里,冒着热气的各式盖浇饭。

    码农们看着那碗盖饭,神思早已飞到了千万里之外。啊,这个外卖app的创始人,曾经,跟我一样,趴在这个格子间里,写着代码!

    那一刻,他们和前辈的心灵联通了,产生了某种不可言说的默契。

    盖饭也不再是盖饭,是通往新世界的钥匙。

    从这方面来说,北城码农确实有鄙视西城民工的资格。

    世界曾是西城的。但,终归还是北城的。

    和拥有过去的西城民工及拥有未来的北城码农不同,东城传媒之花在意的,是当下。

    ?

    传媒之花们最为自豪的是,如果东城没了,明天,全国人民将失去一大半的微博段子手,同时,再接收不到任何微信公众号推送。

    这并非玩笑。

    传媒之花们最爱的一句话是,活在当下。

    西城民工念念不忘的,是重享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两万月薪,和年终分红。

    北城码农满心憧憬的,是公司拿到天使投资、成功上市后,年入百万的ceo之职。

    东城之花不在乎这些。太虚无飘渺了。在这里,传媒之花们坐在2010年后新落成的各式loft公寓里,动动手指,下一个微博1w+转发,下一条公众号10w+推送,便横空出世。而这背后,是动辄数万、数十万、数百万的广告收入。

    某种程度上说,东城传媒之花,才是真正站在鄙视链顶端的人。

    坐班?挤地铁?朝九晚五?传媒之花们仰天大笑,这不是石器时代的东西吗?

    传媒之花们的生活,是悠然睡到早上十点,慢慢起床,梳洗打扮,再到位于三里屯的法国餐厅,细嚼慢咽地享受一顿brunch。

    虽然牛肉是半年前从澳洲冷冻空运来的,汤是凉的,布丁是热的,除了醋以外,面包、甘蓝、煎蛋、气泡水无一不酸,传媒之花还是手持刀叉,一脸陶醉。随后,掏出手机,拍下百余张照片,接下来三天推送的内容有了,《不可错失的京城brunch好去处》、《助你开启优雅一天的秘诀》。

    这样的文章,东城传媒之花只用吃一顿饭,便可写出十篇来。

    我国多少中产阶级,包括西城民工和北城码农,都曾被这漫溢着情调和仪式感的推送,震得目瞪口呆。当代数以亿计的中国中产,多多少少,都受过东城传媒之花的指点。

    当西城民工和北城码农晚上躺在床上,浏览当天公众号的时候,他们有没有真实地感受到,那双在冥冥之中,推着他们一路往前的大手呢?

    是的,那双手,来自东城传媒之花。

    南城——对了,还有南城。

    再次强调一遍。南城,只能南到三环。三环以外,是一片蛮荒和混沌。

    说到南城。东西北城的居民,心情都有些复杂。

    南城,曾几何时,就像一个富贵人家的私生子。无论东西北,大家都耻于接受他成为家庭的一员,但,却又割裂不了这千百年来的血缘关系。

    北到昌平,东到通州,西到苹果园,北京人宁愿冒着出五环的风险,花费数百万,去买一套小小的两居室,也不肯屈尊到南三环,挑选一套坐北朝南的三居,还送三个飘窗。

    但南城人如今不同了。随着北平大开发的号角声,南城,曾经那些破破烂烂的棚户区与四合院,一栋一栋地被推平,随之而起的,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个个比国贸三期来得富丽堂皇。

    它们背后站着的,是手握数套回迁房产的南城土豪。

    ?

    当西城民工沉溺在往日白领旧梦的时候,南城土豪告诉他们,我有五套房。

    当北城码农追逐着未来科技公司ceo理想的时候,南城土豪告诉他们,我有五套房。

    当东城之花享受着当下中产阶级品质生活的时候,南城土豪告诉他们,我有五套房。

    我有五套房。掷地有声,响彻天际。

    东西北城的居民看着南城土豪,目瞪口呆,好比撞见了自己偶然发家的农村亲戚,嘴里像含了个苍蝇,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面对着南城土豪,无论西城民工、北城码农还是东城之花,谁,都要低下高贵的头颅......
    -----------------------------
    非京城人士
  • 首页
  • 上一页
  • 28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