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养鸡记录--我在张家界散养土鸡的过程直播

  • 首页
  • 上一页
  • 28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武陵老蛮 时间:2017-04-12 22:51
    2017年4月12日,第1624天。

    晴。

    “澧水又东,九渡水注之,水南出九渡山,山下有溪,又以九渡为名。山兽咸饮此水,而迳越他津,皆不饮之。九渡水北迳仙人楼下,傍有石,形极方峭,世名之为仙楼。水自下历溪,曲折逶迤倾注。行者间关,每所褰泝,山水之号,盖亦因事生焉。九渡水又北流注于澧水。”--《水经注》


    我对于文字的感觉,归结于年青的时候看过的那些杂书,特别是史地类的。所以虽然高中只读两年,又在外面游荡两年之后,在数学和英语几乎归零的情况下,凭着语文和历史撑起的局面,还是有了高校的三年经历。

    读《水经注》的时候应该是零五年之后,那时,脚已经倦怠,身也陷入生活的起伏和困顿之中,唯有心,在每天睡前的一两个小时,随着这书,徜徉驰骋于中华的大好山河,交织于那些古老故事之中,得以忘忧于现实的一筹莫展。

    溪口小镇一直是我想要去一去的地方。虽然水经注里还没有这个地名,但是每次坐火车经过,都会瞩目于那些峭壁上的崖葬遗迹,这些都是古老历史的见证。这座因为澧水的舟楫之利而繁华起来的小城,和众多的水陆码头一样,随着交通工具的发展和改变,免不了没落和平庸的命运。然而,抛却这些,对于溪口,我最感兴趣的还是近代的一位溪口人物--王正雅。

    辛亥革命爆发时,从云南发迹,刚升贵州按察使还没来得及上任的王正雅正在溪口小镇丁母忧,武昌枪响,很快波及湖南,仿曾文正旧事,湖南巡抚余诚格急令这位素有雷霆手段的在家官员招募团练,以备所需。但随即,湖南率先响应武昌起义,余诚格逃走。王正雅审时度势,带着刚刚募集的湘武营,转而攻克专镇两湖川东的最高军事大本营--荆州。这支本来为救亡卫道而组建的军队,毫不留情地对大清王朝踩上一只脚,掩上一捧土。这位前清的贵州按察使,也摇身一变,成了民国的澧州镇守使。

    湘武营是以张家界子弟为基础组建的,此后数年,湘武营的一干人众在这片湘西北的土地上纵横数年,开启和演绎了湘西的民国史。我一直醉心收集整理民国湘西史料,计划整编成书,这段风云跌宕的草莽传奇,就是从溪口的王正雅湘武营开始的。所以溪口,对我来说,是一个必须一去的地方。


    恰好溪口有友,知我心愿,邀我去玩。定于10日一游。9日晚大雨一夜,10日9时才停。10点出发,11点到溪口镇。友却在九渡溪,约好进去吃饭之后再来溪口。于是就这样闯进了郦道元有着记载的九渡水。


    进去的路是新开,石壁也险峻,一夜透雨,路上不断有落石。江边悬崖有个溶洞,也有人工痕迹,但是畏惧落石,不敢停留,一路飙过。


    午饭是在立功村部王书记家吃的,自家腊牛肉,自钓清水鱼,春笋腊肉。吃罢,大家陪我去溪口,到和爱,我来时担忧的地方果然垮塌大片,上面还有巨石摇摇欲坠,一时也不敢组织清理。只好回转。


    因为还约了老余吃晚饭,我不能留宿。于是双福坪的吴书记带我走同盟、南坪,绕道金岩,云桂,岩门,才转到溪口。


    黔张长高铁从南坪跨金岩,正在修建,沿途道路极差,跟着吴书记跨乡穿山,心情怡然。


    诚如水经注里所说,这条古老的河流,人们热情,泉水清甜,连野兽喝了这河水,其它的水流便不堪入口了。半天颠簸,所谓的曲折逶迤,已是实地身受。穿村过寨,山水间关,也是神通古人了。郦道元也许没有身临其境,但是他的描述,却是如此贴切有感。


    半天时间,游历了九渡水的大半个流域,注中描述,均已心会身受,只是没见到那块方正峻峭的巨石仙人楼,查了地名,也没发现,相信巨石应还是在的,事越千年,地名的叫法可能不同了。等下次有机会,再去重游吧。


    六点多回到蛮山,猪猪已做好鸡汤,龚家满屋飘香。


    畅饮一杯,然后酽茶炉火,午夜方散。




  • 首页
  • 上一页
  • 28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武陵老蛮4
    • 来自:天涯-创业家园 前往来源
    • 【活跃574天 / 跨度1952天】
    • 开贴:2012-12-17 14:45
    • 更新:2018-04-22 16:26
    • 阅读:2726113 回复:15997 楼主:1759
    • 字数:约1201千字
    • 图片:380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