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瞠目峰上观世界 结舌阁中论英雄【持续更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唐如松 时间:2013-04-12 09:32
    克制的发飙,可以说是这次半岛危机的最大看点。
    此次,半岛危机朝韩双方都表现出极大地克制。三胖老弟在新闻中表现出了极大地“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非凡勇气,但铁丝网边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却一点儿也没有引起朝鲜方面反应,倒是传出了绝对不开第一枪地的严令,亲,现在你就是开枪,也不过是第二枪,或者第三枪。延坪岛的果断哪里去了?
    韩国方面基本上是外紧内松,看似满天乌云,可满天乌云下,首尔民众的表现却等于告诉三胖老弟,你就可劲的造吧,我知道你是闹着玩的。这不,飘姐姐喊话了,准备给三胖一个台阶。可问题是,三胖不缺台阶,他要的是一个能保金家千秋万代而又和平富裕的朝鲜王朝。但这很难啊,特别是在一帮军方大佬们的虎视眈眈下,三胖虽嫩,但绝对不愚蠢。
    二胖刚死时,我就有个猜测,也许,三胖会在双手还没有沾染鲜血时,做出最为有利的改革,假如李明博有大智慧。可惜,命薄这小子很明显没有大智慧,典型的棒子典型。于是,三胖只好静候天时。这不,飘姐姐上台了,国内的高压形式不会给三胖太多的时间。【李英浩算是一例】所以,立马发动。
    就三胖来说,韩国这次无论谁当选,都要试一试,不然,三胖也许会被大胖顶替的。
    先放一段,看看人气如何再说

    作者:唐如松 时间:2013-04-12 10:19
    要说三胖最怕谁?也许很多兄弟都会说MD,其实没地震的不可怕,只要捏住它的小钢丸--韩国,无论如何都不会有致命的危险。真正带来威胁的是本国的内部,还有内部的后台,那就是中国啦。
    中国对朝鲜的影响是无与伦比的,因为中国不在乎朝鲜是谁当政,金家也好,李家也罢,只要符合自己的利益,谁都一样,更何况,还有一个不太胖的大胖子捏在手里。三胖对这个才是如坐针毡啊。宫斗剧咱也看了不少,艺术来源于生活啊。所以,三胖才急着要观海打电话,可一个统一和平的半岛那也是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啊,特别在观海高调重饭亚洲的关键时刻,要是在这节骨眼上,又倒了一座三八墙,那美国还有神马理由重返亚洲啊。倒是飘姐姐心领神会,隔着铁丝网和三胖唱起了双簧,NND,谁不想载入史册啊。
    一根钢丝,两头由中美捏着,三胖和飘姐姐分别在两头小心翼翼的向对方靠近,不知道,哪一天,哪一方,手指一松,那才是悬崖万丈,粉身碎骨。
    玩钢丝的艺术和技术表演就此开始。
    作者:唐如松 时间:2013-04-13 10:27
    在这里,我们也不能忽略还有两个打酱油的先生,毛熊大哥和脚盆桑,虽说是打酱油,但这个酱油打回家是要做红烧肉的,所以酱油的品质绝对不能差。
    毛子的德行中国人都知道,想说爱你不容易,但死了也要爱,不然,就没得玩了。好在,习总这次访俄颇有成果,再说普大帝那也是人中龙凤,经历过普世的普大帝对普世有着很切身的感触。西伯利亚的开发关乎太平洋势力的触角,习总有个“中国梦”普京也有个“俄国梦”。半岛的事儿对正在舔伤养息的毛熊现在是不得不打酱油,一旦有了当大厨的资本,还是当大厨的好,所以现在的酱油是非打不可。
    至于脚盆桑,可以说,这次的酱油打得是很值得的。不过,它的酱油是打回去做私房菜的。做好了一个人偷偷在厨房吃,顺便还会在它干爹的菜地里偷两根黄瓜,寿司吗,没有黄瓜不成席。安倍最近好像疯狗一样,昨天有动起了教科书的主意,说什么”没有证据表明强征慰安妇,就不能再教科书上出现慰安妇问题,和全面否定【河野谈话】。尼玛,人家韩国慰安妇还没有死绝,你家的法院就是不判,你就说没有证据,这都是什么逻辑啊。韩国表示很受伤,虽然棒子也不是好东西,但一股棒子劲还是值得赞赏的。
    一心想挣脱狗链的脚盆先是中国威胁论,再是否定二战后的世界既定法则【干巴巴后院的黄瓜】,现在有修改教科书【这就是直接宣布,中韩日自贸协定,脚盆不玩了】。这是干嘛呢?一切源于干巴巴。干巴巴也许走眼了,但至少现在的MD是在纵容这只脚盆的。大家喜闻乐见的是脚盆的眼界所限,出不了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其实不然,脚盆日思夜念的就是由半岛而大陆,最起码几百年来一直如此,谋略之深,用心之苦,非常人所能及,我怀疑他们有很大一部分是勾践的后代。此次,安倍所做的就是牺牲一人之利益,努力扩大日本自主的权利。当年小犬亦是如此。百年之后,也许脚盆的后代会把他们放置在那个厕所中,供外国人唾骂。
    作者:唐如松 时间:2013-04-13 11:03
    吞了一大篇,心灰意冷。。。。。
    作者:唐如松 时间:2013-04-13 13:12
    掌勺的,打酱油的都出场了,让我们再回到此次半岛第一白案大厨三胖老弟,其实三胖更适合做红案的,瞧他那肥头大耳、满面红光的样子,放到中国任何一个饭店的后厨,你要说他不是厨师那就是对他的侮辱。而且必须是红案,必须的。可为什么这次把他安排成白案呢?面!对,就是面。满桌子都是面,就是做成了鸡鱼鸭肉的样子,他还是面。誓言喊了千万遍,导弹架升降无数次,就是做不成一道有血有肉的大餐,最终还是素斋一桌。
    三胖若干年后也许会是一个地区狂人,类似于老萨和老卡,但现在的他,绝对不是。他是一个想干事情的热血青年。可惜的是,血虽然是热的,但四周都是冰冷的墙壁,再热的血迟早也会冷掉的,除非。。。。。除非可以敲掉一面墙,寻找一点儿也许存在的热乎地儿。其实,能够给他热乎地儿的也就是南韩了,不说什么同根同源,就是可以扬名天顶星的不世伟业的虚名,也会让可以参与其中的人们热血一把【包括飘姐姐】。那怎么能够完成这不世伟业呢?三胖和飘姐姐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这不是体制问题!
    作者:唐如松 时间:2013-04-13 14:12
    还是让棒子的男女酋长思考下去吧,我们来看看后厨的两位真正的红案大厨,那就是中美啦。这两位大厨可了不得,满汉全席做得那叫一个行云流水。还各有绝招,密不外传。表面上称兄道弟,背地里互捅刀子造谣下毒坏名声那是无所不用其极。中餐名厨是祖上阔过家道也中落过,现在好不容易有积攒了一身手艺,想要咸鱼翻生,但同厨房的那位西餐大厨总是使绊子,弄得中餐大厨很是郁闷。都在一个厨房混,干嘛呀。。。这是。
    西餐大厨有一道名菜【金剪羊毛羹】,那是整个蓝星大饭店的招牌菜,想当年,脚盆桑和东南亚诸国都是吃得流连忘返的。现在欧猪们正在考虑要不要点这道菜。价格贵了点,正在犹豫。这个西餐大厨一心想要让中餐厨师品尝一下他的手艺,要知道,每隔一段时间,西餐大厨要是不卖出一道【金剪羊毛羹】,那会被蓝星大饭店开除的。谁也不能白活着,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可中餐大厨那是什么人?祖传手艺,独家秘笈,再贱也不能帮着别人打招牌啊。于是乎,你来我往的就较上劲了。
    想要让中餐厨师吃了这道菜,就必须让他身体虚,可现在人家牙口好,身体也好,吃嘛嘛香,就是不喝羹。咋样才能让他身体虚呢?
    一场局部战争是最好的办法,但自己不能和他干,双方都有特制蛋蛋,搞不好,人家没有虚,把自己倒搞虚了。
    这个也好办,大厨嘛,后面还能没有小弟,切菜的,传菜的,扫地的,吆喝的,都有一大堆。好在中餐大厨还不富裕,小弟没多少,就是有几个,还是调皮捣蛋的,不怎么听话的。
    于是蓝星最大宫斗戏演到了最热闹处。
    作者:唐如松 时间:2013-04-13 14:34
    谁先上谁后上那是有讲究的。外围小弟当然要做出最先牺牲。探探风声嘛。于是乎,传菜的越猴和扫地的菲佣就当了马前卒。越猴原来是跟着中餐大厨混了几千年的猴精,摇头摆尾的晃了一身汗,就是不向前半步。倒是菲佣发扬了传统的佣人品质,出了大力,可惜身量太小,被中餐厨师摔了两巴掌,还顺便吃了一块小点心,本来这块小点心中餐大厨还准备分给他一点儿的【主权在我,共同开发】,结果现在一个人吃了,菲佣很郁闷,看看盘里的小点心,再也舍不得拿出来招狼了。
    西餐大厨一看,不行,还得排得力小弟出马,不然舍出了孩子,却套不着狼。
    于是脚盆桑光荣出马。招数一样,拿出小点心,准备套只狼。一顿拳打脚踢之后,那块小点心又被白吃了。这回倒不是脚盆桑身量小,而是脚盆桑想打了酱油、摘了黄瓜、捕了黄花鱼自己回家做寿司。
    脚盆桑不想当小弟,想自己开个饭店,哪怕就是小饭店也好啊。不想开饭店的厨子不是好厨子。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作者:唐如松 时间:2013-04-13 17:05
    脚盆是太想拥有自己的饭店啦,由此上溯到四五百年前,他们就开始了开一家国际大饭店的梦想,但饭店好开,地址难选,那边的中餐馆红红火火,咋不叫人眼馋呢?于是悲催的棒子被脚盆修理成跳板,当时的中餐馆老板万历一看,这咋行,那是我家涮衣服的棒槌,小名棒子,你把它改造成跳板,我涮衣服用什么?于是乎,派了个叫李如松的煎饼高手,一顿揉捏,脚盆的雄心壮志被搓成抹布,扔进了对马海峡。从此卧薪尝胆,静待咬人时机。
    西方的工业革命给脚盆带来了绝世机会【恐怕也是小脚盆本阶段地球文明的唯一机会】,中餐馆不但被西方列强吃了白食,还连吃带拿的。看的脚盆怒火中烧,尼玛,那些本该都是我的,你们太无耻了。
    于是埋头发展,在那些吃白食的一顿蹂躏之后,中餐馆已经难以为继,再加上家里工人要求涨工资,要股份。。。。中餐馆是一片狼藉。机会,机会终于来了。这次,小脚盆差点儿就成功了。当然,它是这么以为的,其实,中餐馆就那么好开吗?
    败退回家的小脚盆,沾了金大胖的光,一场朝鲜战争使他不但认了个干爹,经济还得到了发展。但这时的中餐馆在残砖破瓦中再次开张了。不但开张,还摆了两个大杀器在店门口,庄严宣告“严禁吃白食。”
    这时的脚盆虽然有着干爹的保护,但干爹也不是好认的,更何况脚盆不久前还打破了干爹晒太阳的太阳伞。
    作者:唐如松 时间:2013-04-13 18:09
    要说脚盆的干爹西餐厨子不防着小脚盆那是不可能的。狗链子那是绷得紧紧地。再温顺的狗,只要它咬过你,你都会对它防着点儿。再说,前些年,小脚盆又被干爹软硬兼施的强卖了一碗【金剪羊毛羹】,味道虽好,但吃过之后连拉带吐的,心里面对干爹那是一百万只草泥马奔腾不息啊。但无奈狗链太紧,也只好摇着尾巴乖乖躺在干爹腿边舔骨头。
    中餐馆的再次兴旺让脚盆再次燃起了跳槽单干的欲望。中餐馆的兴旺致使西餐馆门前冷落。西餐大厨的经营明显出现亏损。再跟着干爹干,那不是要喝西北风。这时的脚盆既不想再受到干爹的控制,也不想加盟中餐馆开一家分店。他想要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寿司店。把分店开到其他地方去。最好在若干年后兼并中餐馆,最好在若干若干年后兼并西餐馆。
    爱做梦的脚盆不可怕,把梦想付诸于实施的脚盆才可怕。同样是岛国,牛牛和脚盆差别咋就那么大呢?同样是竞争失败的汉斯和脚盆差别咋就那么大呢?其实这也要怪中餐馆,爱面子不服输的中餐文化脚盆学了个七七八八,你现在让他抛弃这种文化,那他是真的没办法活了。
    作者:唐如松 时间:2013-04-13 19:17
    NND,一说到脚盆话就多,没完没了了。但还要说几句,以上都是废话,书归正传。还是说说半岛小饭店那档子的事儿。
    眼看指望脚盆无望,西餐大厨只好拿出珍藏已久的悠悠球,忽悠接着忽悠。悠悠球开始旋转。
    以前也不是没有用过,最玄的就是天安号了,结果被中餐馆和毛熊按了下去。南棒子,那苦命的娃儿,吃了个闷头亏,还是没有溅出多大的水花。这次不同了,瞅准机会的西餐大厨眼看三胖家的泡菜馆有人要股份,有人要加薪。摇摇欲坠的样子,而三胖为了稳定人心,又是放礼花,又是搞店庆。机会来了,于是乎,不断要挟南棒子在三胖家门口搞示威,想乘着三胖年轻气盛用激将法做出一点儿过火的事情,但很悲剧的是,三胖也正想闹点儿事,来完成自己的宏伟梦想。
    要说这事儿跟中餐馆没有关系那是扯淡。但要说有很大关系那更是扯淡,中餐馆的目标是星辰大海,一个区区东北亚,还是不够全权加盟的资格的。再说,中餐馆有个外号叫“兔子”,兔子吗,不吃窝边草,非但不吃,还会很爱护窝边草的。你看新掌柜习大大都访问到非洲那嘎达去了,这在三十六计上是有讲究的,是叫“围魏救赵”还是神马的,我呸,救嘛子赵,赵是不用救的,好得很,但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反正,中餐馆对这事儿不太上心,就像没事人儿,但南棒子、北棒子、小脚盆可不是这么看的,你是无所谓,我们可是性命攸关啊
    于是,哭的闹的上吊的撕破衣服喊非礼的,那是一片儿的鬼哭狼嚎。可奇怪的是,哭归哭,闹归闹,就是不来真格的,这边西餐馆急得直跳脚,那边还是鬼哭狼嚎依旧。并且飘姐姐居然和三胖眉来眼去卖弄风骚了。这还了得,西餐大厨一看不妙,赶紧放软话,想要拉回两只干儿子,但事情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放出去的狗,再要拉回来,那是要费一番力气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唐如松
    • 来自:天涯-国际观察 前往来源
    • 【活跃963天 / 跨度1447天】
    • 开贴:2013-04-12 09:32
    • 更新:2017-03-29 15:44
    • 阅读:2257995 回复:23782 楼主:2481
    • 字数:约2572千字
    • 图片:31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