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地缘看世界》——欧洲部分(作者:温骏轩)

  • 首页
  • 上一页
  • 94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鄙视抢沙发的 时间:2018-11-04 21:46
    2018/10/25
    圣保罗旗队与耶稣会碰撞(上)
    结合地理特点,分布于巴拉那高原上的“大西洋沿岸森林”可以被单独称之为“巴拉那森林”。圣保罗“旗队”于巴西地缘政治所作出的贡献,便在于他们的行为客观上帮助巴西得到了这片潜力之地。必须指出的是,在原始森林中探索是一件很困难和危险的事,尤其当这片森林生长在高地之上时。由于地势起伏较大,且经常有瀑布出现,河流往往只能帮助探索者指明前行的方向,却没有航运价值。来自圣保罗的“旗队”成员,要依靠双脚逐步深入巴拉那森林。
    猎奴行动在17世纪被推向了高峰,几乎每一名圣保罗的成年男性,都被卷入了这项看起来十分危险的事业中去。历史上最大的猎奴队,人数曾达到4000之巨。其背后所隐藏的巨大利益,是猎奴者们对这项事业趋之若鹜的根本原因。根据计算,捕获一名土著居民,并将之带回圣保罗的平均成本,仅相当于购买一名黑奴价格的20%。考虑到黑奴在跨大西洋运输过程中的高死亡率,这一计算应该是可信的。事实上,如果有足够土著居民的话,蔗糖经济发达的巴西东北地区,同样会考虑就地解决劳动力问题。只是从“大西洋沿岸森林”北窄南宽的走向你也可以看出,东北沿海地区的原住民数量并不大。更何况在葡萄牙人与土著居民的矛盾激化后,沿海的图皮人很快便向内陆地区大量迁徙。
    葡萄牙与西班牙合并时期,是旗队猎奴行动的高峰期。根据估算,仅在双方分手前(1640年)的30年间,奴隶猎手们平均每年都能够从密林中带回上万原住民。这些被迫成为奴隶的原住民,成为了圣保罗城市发展的第一桶金,并因此而让这座内陆小镇成长为巴西最大城市。只是对于土著居民来说,这种行为却是灾难性的。除了因猎奴行为损失的人口以外,猎奴者们带来的各种旧大陆传染病,同样对原住民人口的影响巨大,以至于到17世纪末,巴西境内的土著居民数量比之16世纪初减少了三分之二。
    在拥有先进装备的“旗队”面前,土著居民的抵抗总体来说是无力的。猎奴者队伍中所吸收的原住民成份,更是大大抵消了被逐猎者的地缘优势。即使不依靠这些原住民成分,土生于圣保罗地区的葡萄牙人,也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片土地。他们中的很多人,不仅在血液中渗入了原住民基因,更能熟练使用原住民的语言。当然,这种“土生白人”的国族认同,包括宗教信仰自然还是葡萄牙无疑。这种鲜明的地域特色,以及自力更身的发展过程,使得圣保罗人比起那些沿海地区,更加的不愿意接受来自官方的束缚。
    像圣保罗人这样,虽然认同自己大的民族身份,但同时又具备鲜明地域性及文化独特族群,在民族学中被称之为“民系”。以中国人自己的例子来说,典型的如“客家人”。有时候民系也会被称之为“亚民族”,其与被认定为独立民族,往往只是一步之遥,而这“一步”往往就是政治因素。一个族群能不能够成为一个独立民族,不仅受语言、文化等方面的识别度影响,更取决于其政治上的独立性。就这点来说,“巴拉圭人”的产生是很具有代表性的。在拉普拉塔部分,我们曾经花费了不少笔墨,来解读巴拉圭人和“巴拉圭共和国”的悲惨故事。现在,圣保罗旗队在巴拉那森林中的猎奴行动,将为大家从另一个角度切入,展示巴拉圭人的故事。
    让我们再简单回顾下,西班牙是如何在巴拉圭开始殖民工作的。公元1537年,溯河而上的西班牙人在巴拉圭河左岸建立了“亚松森”城。在拉普拉塔河流域,亚松森城也是最早建立的城市,并因此在本地区有“城市之母”之称。如果遵循常理的话,西班牙人应该是先在拉普拉达河口建立长期据点,然后再逐步向内陆地区扩张的。按照这个规律来说的话,“城市之母”的称号应该被位于拉普拉塔河口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所有。关于这一问题,之前已经解读过了。西班牙人的确这样尝试过,无奈河口地区并没有从事农业生产的原住民为之提供补给。少量在乌拉圭草原游猎、捕鱼的原住民(如查鲁亚人),更是对这些外来者又抱着仇视态度。
    作为拉普拉塔-巴拉那河的主要支流,沿着“巴拉那高原”的西麓向南流淌的巴拉圭河下游,大体可以被认定为 “大西洋沿岸森林”或者说“巴拉那森林”的地理分割线。不过每一条身处低地的大河,都会在河畔冲积出一条平原地带来,巴拉圭河也不例外,因此这条分界线其实并没有真正定位在巴拉圭河。在溯河而上的西班牙人抵达巴拉圭河下游平原时,他们接触到了部分抵达森林边缘的原住民。这些操图皮语的原住民,就是瓜拉尼人。
    相比之前在拉普拉塔河口遇到的查鲁亚人,已经进入原始农业阶段的瓜拉尼人显得要温和的多。尽管在传统认识中,殖民者大多被描述为残酷的掠夺者,但大多数情况下,殖民者更愿意用贸易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尤其是那些尚处在原始公社阶段的原住民。既然一些在欧洲完全谈不上价值东西(比如玻璃珠)就能够换来大量物资,又何必用竭渔而泽的方式去掠夺他们呢?
    殖民者与原住民之间的矛盾,往往来自于土地。将大量土地变身成为农场、牧场,会极大打破原有的平衡。虽然欧洲人认为,他们的生产方式能够为土地带来更多的收益,这些溢价亦足以保证原住民的经济利益不受损,但并不是所有原住民都会接受这种改变,尤其是那些不愿意被束缚在土地上,需要更广阔天地维持旧有生活方式的游牧、渔猎民族。要是像葡萄牙那样去掠夺大量劳动力来充实种植园的话,双方矛盾将变得更加的尖锐。
    由于亚松森的位置实在过于偏远,在依靠瓜拉尼人的帮助完成最初的立足工作后。16世纪末的西班牙人,还是决定把经营重心转移回了南部的潘帕斯草原(1580年,布谊诺斯艾利斯港得以重建)。在这一选择中,气候影响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如果可以选择,大多数来自温带气候区的欧洲人,并不会优先选择移民热带地区。更何况潘帕斯草原的牧业潜力,决定了西班牙人很容易通过自己熟悉的生产方式完成定居工作。
    潘帕斯草原的牧业潜力,同时决定了西班牙并不需要太多人力来经营这片土地,这与在巴西大规模开拓经济种植园、农场的葡萄牙形成了鲜明对比。从技术上看,即使西班牙人想这样做,将奴隶固定在牧场上的难度也远高于圈禁在种植园中。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高乔人”。在拉普拉塔流域的草原上,原住民基因更多存在于崇尚自由的草原流浪者——“高乔人”的血液中。
    “高乔人”并非纯粹的原住民血统。与南美大多数这样的族群一样,他们在父系基因中融入了不少欧洲成份,并在语言和宗教上西班牙化(但在文化上还保留有鲜明的原住民特点)。在南美独立战争中,习惯以马背为生的高乔人,曾经作为骑兵主力,加入对抗西班牙殖民当局的战斗中,其坚毅、勇敢的特点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从上述地缘属性来看,“高乔人”与哥萨克颇有些相似之处。这些特质和经历,使得今天的阿根廷和乌拉圭这两个建立在草原上的国家中,都存在以“高乔人”精神为荣的文化基因。一如很多俄国人、美国人,会以哥萨克、牛仔精神自豪一般。
    回到巴拉圭人的话题上来。在巴拉圭战争部分,我们已经知道所谓“巴拉圭人”,更准确说应该是“巴拉圭-瓜拉尼人”。其血液和文化里,融合了大量土生瓜拉尼人的基因,并以这种属性为荣。西班牙人将经营重心转移回下游地区,以及圣保罗旗队在巴拉那森林中延续上百年的猎奴行为,共同助推了“巴拉圭-瓜拉尼人”的形成。当巴拉圭地区,在地缘政治层面被殖民当局边缘化后,受命于天主教廷的耶稣会,承担起了这一地区的地缘渗透任务。
    无论你认为这个理由是高尚还是虚伪,向异教徒传教都是大航海时代的一项重要内容。与其它宗教相比,有罗马教廷这个最高权力机构的天主教,在组织结构和执行力上,显得要更为严密、有力。早在十字军时代,作为教廷前线代理人的骑士团们,就已经在血与火中,向世人验证过天主教的扩张力了。而在大航海时代,教廷同样需要类似的团体在陌生的土地上传播天主教教义。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耶稣会”。
    尽管从最终使命上看,大航海时代的传教团体,与十字军时代的骑士团是一致的。甚至前者在组织理论上同样讲究集权与服从,组织形式上亦带有强烈的军事色彩,但二者在具体的手段上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在十字军时代,信仰传播更多是以战争这种简单粗暴的行为来推进的。简单点说,这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推进方式。政治和战场上的胜利,最终将转化为信徒的增长。西班牙在取得“收复失地运动”的胜利后,强制境内穆斯林改变信仰或迁移出境,就是这种“自上而下”式进行信仰改造的典型案例。
    本质上说,地中海如此尖锐的宗教之争,并导致骑士团这种“武装僧侣”组织出现,源起于两大宗教系出同源的“一神教”属性(既然都只承认一神,那么必然要排他)。然而在大航海时代,呈现在天主教徒们眼前的“异教徒”们,在宗教信仰上却大多属于多神教或者原始信仰。技术上看,后者并非不可以接受,在自己的信仰体系中再加入一位神灵的操作。就像中国人最熟悉有宗教背景小说《西游记》所描述的那样,滋生于本土的道家天庭,与定位于佛家的“西天”之地,完全可以和平共处。
    由于不存在明确的敌人,并且存在和平渗透的机会,类似骑士团这种军事色彩明显的“硬”传教组织,在大航海时代并不适用。通过教育、医疗、商业等行为,全方位影响目标群体,并使之最终接受天主教义的“软”传教方式,成为了这一历史时期传教工作的主要手段。基于这种战略性手段,内心拥有坚定信念的耶稣会的教士们,除了不再需要在表面遵守那些清规戒律,在服饰和生活习惯上主动融入目标群体以外,甚至还可能会淡化自己的宗教色彩,更避免被人认为带有政治目的。回顾在曾经出现在中国历史中的: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等知名耶稣会教士,都能看到这些特点。
    抛开耶稣会的终极目标不说,这种不以意识形态为先的软传教方式,的确对世界文明的交流起到了一定促进作用。封闭保守的中央之国,在大航海时代能够吸收一些来自西方的知识、技术,很大程度亦是通过这些教士。虽然由于中国人几千年来的文明积淀,天主教和耶稣会在中国的终极目标并没有实现,但在其它本土意识形态薄弱的区域,这种软传教方式还是收到了很大效果的。在耶稣会的传教事业中,巴拉圭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成功案例。可以这样说,正是因为教士们的努力,才最终促成了巴拉圭民族、国家的形成。
    | 103763楼 | | | |
    作者:鄙视抢沙发的 时间:2018-11-04 21:47
    圣保罗旗队与耶稣会碰撞(下)
    作为西方世界的主流信仰,基督教在历史上经历过两次大分裂,每次分裂又都有着很深的地缘政治背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因为认知差异出现新的教义、教派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并不是每次宗教创新,都会造成革命性影响,只有能够与当时的政治需求相契合的宗教改革,才有可能造成结构性影响(甚至才能被称之为“改革”)。以基督教第一次分裂的情况来说,11世纪中叶的欧洲,在地缘政治上已然稳定分裂为了东、西罗马两部分。以拜占庭为中心的东罗马帝国,在王权和教权的关系上采取了东方模式,即王权在神权之上的“政教合一”专制模式。帝国皇帝同时也拥有最高宗教领袖的身份。至于以罗马为中心,被日耳曼人分裂的西罗马地区,则很难走这样的模式。天主教与世俗政权之间的关系,呈现为“政教分离”的状态,以充当日耳曼诸国间的意识形态粘合剂,共同面对伊斯兰世界及拜占庭帝国的竞争。
    然而罗马教廷和它布设的分支机构并非生活在空气中,在实际运行中难免会出现无法平衡与世俗政权关系的问题。换句话说,总会有国家在与教廷的合作中获得更大的利益。当然,这种情况也可以反过来说。因为教廷能够从部分国家获得更大的利益,而需要投桃报李。在大航海时代初期,西班牙、葡萄牙两国因为能够帮助教廷在海外扩张宗教版图,成为了天主教最大的恩主。由此带来的一个后果则是在16世纪初,试图摆脱天主教祭祀阶层控制的基督教“新教”教派,与不愿意看到伊比利亚双雄独占宗教影响力的地缘政治板块展开合作,并最终成功脱离罗马教廷的控制,成为了基督教三大教派之一。
    耶稣会一类的教团成立,很大程度就是为了对抗新教的崛起。双方的战场不仅在欧洲本土,也在大航海时代所延伸的每一片土地(耶稣会初创于1534年,并在1540年得到教皇认可正式组建)。16世纪70年代,耶稣会开始进入巴拉圭地区传教。当西班牙人将经营重心回归至下游地区时,耶稣会的教士们仍然坚守在最能接触到土著群体巴拉圭,并在巴拉那森林中兴建了数十处能够吸纳瓜拉那人的传教村。圣保罗旗队猎奴行动,从另一个角度“帮助”了耶稣会教士们的传教行动。为了自由,大量操图皮语的瓜拉那人逃往耶稣会的传教村以寻求庇护。在耶稣会和部落酋长的合力组织下,这些传教村不仅在经济上独立、政治上自治,更组建了自己的民兵武装。
    耶稣会不追求改变土著居民原有社会结构的“和平演变”方式,为拉美地区的天主教化铺平了道路。虽然作为了一个受命于教廷,与世俗政权并无隶属关系的教团,耶稣会本质上并不具备国家属性,但这并不妨碍其与相关国家互相借力,整个发展过程中又以与西班牙的合作最为顺畅。可以说,脱胎于前西班牙殖民地的国家,今天几乎都成为了天主教国家,与耶稣会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种结果,又得益于西班牙控制了美洲人口最多的区域。包括西班牙在亚洲的殖民地——菲律宾,亦是伊斯兰教传播链的末端。如此众多信奉多神教或原始宗教的人口,让天主教教士们有了广阔的传教空间。
    葡萄牙殖民地虽然也是耶稣会重要的活动区域,但他们在巴西的猎奴行为,与耶稣会的和平传教行为之间,构成了结构性矛盾。由此造成的地缘政治后果则是:在旗队所代表的葡萄牙势力,以“猎奴”为主要手段,向巴拉那森林扩张的过程中,耶稣会和天主教化的瓜拉那人,不得不将自身军事化,并在客观上帮助西班牙守住了这块殖民地。不过耶稣会在这当中所起到的主导作用,最终还是引发了西班牙殖民当局的担忧,毕竟教士们忠于的是教,而不是王室。18世纪60年代末,西班牙殖民当局决定在整个西属美洲范围内驱逐耶稣会。就像十字军的事业进行到末期,法国国王认定圣殿骑士团的存在,已经对自己的统治构成致命威胁后,宣布解散这个最具代表性的骑士团一样。值得一提的是,有部分骑士团成员在大航海时代加入了耶稣会,以另一种组织形式继续他们的传教事业。
    在接受耶稣会组织,并皈依天主教的历史进程中,瓜拉尼人不可避免的在血统上,与西班牙人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融合,并形成了新的“巴拉圭-瓜拉尼”民族。在抵御葡萄牙人侵扰的过程中形成的军事基因,加之西班牙殖民当局并没有发挥什么支持作用,造就了巴拉圭人强烈的军事性与独立性,并最终形成了独立的巴拉圭共和国。当然,后来巴拉圭贸然与周边两大强邻为敌,导致巴拉圭战争的惨败,同样是因为这样的民族性格。
    现在我们知道了,如果没有圣保罗旗队的猎取奴隶行为,巴西今天应该很难得到几乎全部的巴拉那高原。而如果没有耶稣会的努力,瓜拉尼人和巴拉圭,亦很有可能不会出现在地缘政治舞台上。不过要是说,掠夺人口是圣保罗旗队,在拉普拉塔流域扩张的唯一动力,也是不尽然的。最起码在巴拉圭河上游的“潘塔纳尔湿地”(也就是巴拉圭盆地),巴西能够得到这片特别的低地,初始原因是因为黄金。
    黄金始终是探险家们最为之热衷的目标。深入原始森林猎奴的旗队成员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黄金的存在。18世纪20年代,在猎奴的空间越来越小的情况下,葡萄牙人在潘塔纳尔湿地北部发现了金矿,并由此在这片原本应归属西班牙的土地一,同耶稣会和西班牙人展开争夺。今天我们去研究巴西五大分区中的“中西部”地区,会发现这片包含了部分亚马逊河、拉普拉塔河上游部分高地的板块,地理核心就是这片曾经出产黄金的湿地。如果没有黄金的诱惑,当年的圣保罗旗队很可能就止步于巴拉那森林,而不会继续向西探索,帮助后来的巴西得到这片土地了。
    圣保罗旗队在“西南线”的扩张行为,之于巴西还说还有个重大贡献,那就是帮助整体热带属性的巴西,得到了一片温带属性的土地。今天的巴西白人,很大部分并不是殖民时代的葡萄牙人后裔。19世纪80年代至20世纪30年代的半个世纪中,整个欧洲由于战争和人口压力,经历了一次大规模的移民潮。主要输出国包括:德国、意大利、爱尔兰等国。拥有大量未开发土的的美洲,成为了欧洲移民的主要目的地。这其中,美国、阿根廷、巴西三国,是这次移民潮的最大受益者。
    基于欧洲的环境原因,移民们会更愿意选择温带属性的地区,作为移民目的地。这意味着,如果没有圣保罗旗队在巴西南部扩张的这片温带之地,巴西想与上述两个竞争对手展开人口竞争是非常困难的,更谈不上制定所谓“白化政策”了。在这一历史阶段中,亚洲的中国与日本最初亦是巴西吸引移民的对象国之一。只不过,当时正处在崩溃边缘的清政府对,并无暇顾及这个来自遥远之地的邀请。反而是日本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并有组织的向巴西展开了移民工作。今天的巴西,亦因此成为仅此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日裔定居国(人口约为140万)。由于从亚洲吸引移民,有悖于巴西的“白化政策”,因此总得来说,巴西还是更倾向于从欧洲吸引移民。而那些来自欧洲的白人,不仅帮圣保罗州及其以南的巴西“东南地区”变成了白色,更帮助巴西迈入了工业时代。
    圣保罗旗队的这段历史,可以帮助我们悟出两个道理:一是领土扩张行为,必须有足够的经济动机。即使政治家们觉得,某一片领土从地缘政治角度上来说具备战略价值。也必须让这片土地,彰显出他的经济价值来(以吸引人口导入)。反过来,民间海外逐利行为,如果能够因势利导,最终亦有可能转化为地缘政治利益;另一个领悟则是,一片高地要是没有人口潜力,那么它们通常的地缘政治定位,只是成为下游平原地区的附属边缘区。反之,则可以对低地区形成战略压力,甚至并扩张至低地区。就像巴西能够得到隶属拉普拉塔平原的北乌拉圭草原、潘塔纳尔湿地一样。
    上述规律是我们在巴西“西南线”的扩张史得出来的。再回顾下“西北线”在亚马逊平原的扩张,重点又不一样了。在这种原始状态的雨林扩张,河口的争夺才是一切的关键。如果说,巴西因为控制河口,而得到亚马逊平原的主权,还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话,那么与之相接的“奥里诺科平原”的政治归属问题,则可以充当另一个案例。
    作为南美第三大水系,奥里诺科河及其所冲积而成的这片平原,名气远没有亚马逊,以及孕育了潘帕斯草原的拉普拉塔水系大。甚至很多时候,这片平原会被误认为是亚马逊的一部分。事实上,从生态分区的角度来说,奥里诺科平原地区动、植物资源,整体环境的确与亚马逊地区趋同。如果圭亚那高原能够向北位移一点,与北安第斯山脉延伸部分相接的话,奥里诺科河应该在入海之前,就与亚马逊河合流了。圭亚那高原的横空出世,使得奥里诺科河最终在圭亚那高原之北,独立注入了大西洋。这片临海高原的存在,同时还让 “英、荷、法”三国,有了在南美大陆获得支点的机会。
    三国在圭亚那高原的强势插入,使得葡萄牙和后来的巴西,没有办法染指奥里诺科河河口。西班牙及其在这个方向的继承者“委内瑞拉”,与“英属圭亚那”(现在的圭亚那合作共和国),成为了这个重要河口的博弈者。与巴西在亚马逊河口的争夺中压倒法属圭亚,得到亚马逊河口一样。委内瑞拉也在与英属圭亚那的博弈中,凭借自己的区位优势,最终拿到了奥里诺科河口的完整控制权。由此带来的,则是身后数十万平方公里奥里诺科中下游平原的主导权(上游平原则归属于哥伦比亚)。
    好了,相信解读至此,大家对南美这片神奇而又陌生的土地,终于有了一个概括性的认知。接下来,大航海部分的压轴板块——北美,将呈现在我们面前。
    | 103764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94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鄙视抢沙发的
    • 来自:天涯-国际观察 前往来源
    • 【活跃2009天 / 跨度3468天】
    • 开贴:2009-07-12 15:37
    • 更新:2019-01-09 21:28
    • 阅读:21828958 回复:111796 楼主:13908
    • 字数:约5610千字
    • 图片:102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国观旗扬时事分析(持续更新)324图 旗扬2014 2018-02-16 09:16 223858/14072 1056/1189
    舞文影视剧小说【一叶知秋】作者:李红松//红松看世界95图 红松看世界5 2015-08-10 13:56 1476/1058 79/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