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地缘看世界》——欧洲部分(作者:温骏轩)

  • 首页
  • 上一页
  • 947
  • 页码:
  • 作者:鄙视抢沙发的 时间:2018-12-06 17:06
    三角贸易,巴拿马,以及波托西的白银
    德雷克代表英国完成的那次环球冒险,很多时候会被拿来和麦哲伦的首次环球探索对比,甚至被认为是史上第二个领导完成环球之旅的航海家。当然,这个认定多少是有点疑问的。这倒不是因为麦哲伦实际未能活着回到西班牙(因为这并无损于他对这次航行的卓越贡献),主要是两个人开启航程的时间相差了半个多世纪。很难说在这期间,没有其他冒险家做过这样的尝试。不过德雷克的航行之于英国的贡献,却是确认无疑的。甚至可以说,是德雷克的航行,帮助开启了英国的全球化视野。
    然而德雷克在英国的知名度,最初却不是通过那次环球冒险建立起来的。在此之前,他已经以一个成功“私掠者”的身份,引发了世人的关注。不过,接下来我们先要谈的,还不是他惊心动魄的海盗生涯。作为大航海时代最知名的航海者及海盗之一,德雷克也许注定会成为一名航海者,但却未必一定会成为一名私掠者。1567年,当27岁的德雷克一次进行远洋探险时,他的身份还是一名商人,希望能够在“三角贸易”中分一杯羹。
    在黑非洲和新大陆相继被葡萄牙和西班牙发现之后。精明的商人很快发现,可以在欧洲、非洲与美洲之间,构筑一个可循环的贸易网,这种航迹呈三角形的贸易模式就是所谓“三角贸易”。具体来说,是将欧洲的手工业产品(可以是枪支,也可以是在欧洲不值钱的玻璃珠子)运输到商品匮乏的黑非洲,以换取奴隶。最初的时候,这些奴隶通常部落战争中的战俘。当奴隶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商品时,以捕获奴隶为主要目的地部落战争,以及专业奴隶捕手便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当从非洲购买的黑奴装满底舱后,这些种植园急需的劳动力会被运至美洲,换取贵重金属或者蔗糖、烟草等经济产品,并被带回欧洲出售。然后再购买欧洲产品输往黑非洲,如果周而复始。
    这样形成的三角形贸易路径,除了在每一个环节都有利可图以外,更可以保证船舶的运力完全不会被浪费。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贸易版图的扩大,三角贸易这种模式也出现的很多新的路径。因此刚才所描述的“三角贸易”模式,又被进一步定义为“大西洋三角贸易”或者“黑三角贸易”(由于奴隶贸易的罪恶属性)。纯粹从商业角度来说,这真是一个完美并且可持续的贸易模式。
    19世纪的大英帝国,曾经试图在英国、印度与清王朝统治下的中国之间,复制这样的模式。英国人将本土生产的棉布等工业产品输往印度倾销,然后再将印度出产的鸦片卖给中国,最后从中国购买的茶叶、生丝等商品带回欧洲出售。只不过,这条能够帮助大英帝国实现良性循环的“三角贸易”路径,对中国造成的影响却是灾难性的。
    当时在非洲和美洲尚无殖民地的英国,并不是三角贸易的开拓者。不过同样以普利茅斯为出发地的 “约翰?霍金斯”,却是史上最知名的“三角贸易”从业者。在1562-1563年间,这位英国商人前往西非和西班牙控制下的加勒比海,完成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三角贸易”,这同时也是英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回到英国的霍金斯不仅转瞬成为“普利茅斯”最富有的人,更为他的第二次航行引来了英国女王的投资。对,你没有看错。代表英国最高权力的伊丽莎白女王,一开始并没有将这个商机升级为国家行为,而是以商业合作者的身份进行直接投资。事实上,在后来的“皇家海盗”事业中,同样有来自王室的资金参与。当然,这些投资一般都是秘密的,以避免自己的公权影响力受损。
    德雷克初航的合作者同样是霍金斯。只不过,很快英国的三角贸易者们,就遭遇到西班牙舰队的攻击,并遭遇重大损失。这表面看,是因为此时的英国选择了新教立国,站到了西班牙意识形态的对立面。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每一个帝国,都会意识到贸易可以作为一种战略武器。对于经济强势的一方来说,很多时候会简单认为贸易是一种“零和游戏”,将对方排除出自己的贸易版图(或者以之相威胁),就能够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就像现在的美国,会采取贸易站的手段应对崛起的中国一样。
    虽然西班牙政府再强势也无法完全阻止走私者的存在,但这种敌意不可避免的对试图依托西班牙需求,而谋利的英国造成沉重的打击。对于英国来说,最治标的办法是在美洲的热带气候区建立自己控制下的种植园(具体来说就是西班牙控制下的加勒比海周边地区,以及葡萄牙主导的巴西沿海地区);同时在西非海岸开辟奴隶贸易据点。然而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一切都需要时间和启动资金。
    相比之下,在非洲采购奴隶这点相对要容易做到。毕竟葡萄牙就算基于“教皇子午线”得到了黑非洲的控制权,也没有实力控制整条岸线。更何况基于对抗西班牙的需要,葡、英两国早在1373年就结成了战略同盟(同时也意味着,英国战略上不能把巴西视为扩张方向)。反观在西班牙控制下的加勒比海地区,情况就要艰难的多。躲过西班牙舰队的搜索,进行几次成功走私活动,与夺取几个岛屿建立种植园相比,难度不可同日而语。在这种情况下,急于从三角贸易中分一杯羹的英国,选择了将“皇家海盗”作为一种核心战略武器(而不仅仅是正面战场的补充),也就不足为怪了。最起码这种做法,能够帮助英国快速积累殖民事业的启动资金。
    岛屿密布的加勒比海地区,是德雷克及其同行们的重点攻击对象。这不仅仅是因为,西班牙在热带属性的加勒比海地区,开辟了大量的经济作物种植园(主要是在古巴岛与海地岛),更因为帝国从美洲掠夺的金银,都需要从加勒比地区运出,转运回西班牙。相比前者,后者更容易让皇家海盗们陷入疯狂。问题上,一艘私掠船甚至舰队,在浩瀚的海洋中是那么的渺小。要如何选择攻击最有价值目标,让皇家海盗们的利益最大化呢?
    如果将西班牙视为一个,从菲律宾群岛到伊比利亚半岛,横跨太平洋、大西洋的庞大帝国,巴拿马就是这个帝国的地理中心。事实上,即使单从经营新大陆的需求来说,巴拿马也同样是西属美洲的地缘中心。公元1492年,意大利人哥伦布代表西班牙发现了,被他认为是印度的美洲大陆。此后哥伦布又针对这一发现进行了三次探索之旅,足迹遍布整个加勒比海地区。基于这一发现所建立的“新西班牙总督区”殖民地,范围覆盖加勒比海及墨西湾周边地区。核心地区包括:以种植经济为主的加勒比海诸岛、阿兹台克文明所处的墨西哥高原、以及玛雅文明所覆盖的尤卡坦半岛等区域。
    在哥伦布的最后一次美洲之旅中,以巴拿马为代表的南、北美大陆的连接部分——“中美洲地峡”进入了他的视线。随着探索的深入,西班牙人发现穿越这条地峡很快就能够抵达大陆的另一面。由于“中美洲地峡”的最窄部分,正位于今天巴拿马运河的附近(在此两洋间的直接距离仅有50公里)。巴拿马地峡成为了西班牙人在中美洲地峡的经营重心,以及探索美洲西海岸的出发点。这一发现,在地缘政治层面导致了一系列后果,包括400年后巴拿马运河的开挖。在当时,巴拿马的存在,为西班牙带来的最直接收获,则是对印加帝国的征服。
    公元1524年-1532年间,以巴拿马为基地的“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先后发动了三次对安第斯山脉的探索活动,在最后一次武装探险中。凭借技术上的代差优势,以及由此在对手收中造成的恐慌心理。皮萨罗代表西班牙征服了这个,位于中安第斯山脉的庞大帝国。此后不久,巴拿马及其以南的美洲大陆,从“新西班牙”的概念中分离出来,成立了单独的“秘鲁总督区”。只是巴拿马地峡的存在,始终还是无法解决一个战略性问题,那就是通过海路直接将两洋连接起来。好在,在“新大陆的发现者哥伦布”,与“印加帝国的征服者皮萨罗”之间,还有一个以“人类首次环球航行领导者”身份留名青史的麦哲伦存在。
    麦哲伦船队在1519年—1522年间的那次航行,不仅帮助西班牙将控制线,延伸到亚洲东部的菲律宾,更因为对麦哲伦海峡的发现,打通了连通太平洋与大西洋之间的海上航线。在西班牙经营菲律宾、秘鲁等太平洋地区殖民地的问题上来说,麦哲伦海峡的存在,战略意义非常重大。控制了这条海峡,西班牙甚至能够将庞大的太平洋视为自己的内海。然而从商业角度看,经由麦哲伦海峡的航线过于漫长。尤其是在将安第斯山脉所发产的金、银运送回西班牙的问题上,经由巴拿马转运的线路,无论从时间、经济还是安全角度来说,都更为的适用。
    在这里,我们要提一下“秘鲁白银”存在。征服印加帝国为西班牙所带来的最直接利益,是得到安第斯山脉中那些富含金银的矿山。在秘鲁总督区,最主要的银矿产地是“波多西银矿”(位于今玻利维亚北部)。这座从1545年,就开始滋养西班牙的银银矿,产量在1572-1630年间达到全盛。单单这一座银矿所产出的白银,当时就几乎占了世界白银产量的一半。以至于波多西被后人称之为“银都”。可以这样说,是波托西所出产的白银,帮助西班牙之成长为了当时的世界第一强国。对照历史你会发现,波托西银矿支撑西班牙经济时代,也正是英国皇家海盗兴盛的时期。
    在这一时期,波托西所出产的白银,会先通过印加帝国所修筑的国道——印加古道,运送至秘鲁总督府所在的利马港(今为秘鲁共和国首都),然后再通过海路运送至位于太平洋一侧的巴拿马城。在用骡子等牲畜,驮运至巴拿马地峡的东海岸后,再装船由西班牙舰队护送,经古巴的哈瓦纳港出加勒比海,最终运送回西班牙本土。而负责运送这些贵重金属的西班牙船只,被形象的称之为“宝船”。如果英国私掠者们想觊觎这些西班牙宝船,岛屿密布的加勒比海地区,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海面搜寻秘密出行的宝船,以及对抗强大的护卫舰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为有诱惑力及战略意义的想法,则是攻取巴拿马地峡,尤其是位于加勒比海一侧的港口。在这个方位上,西班牙先后打造了两个港口,用来中转他们从安第斯山脉获取的金、银。你很容易在地图上找到一个位于巴拿马城正北方向的岬角。这个行政上被称之为“波托韦洛区”的岬角,同时也是巴拿马共和国的北部顶点。
    哥伦布是“波托韦洛岬角”的直接发现者。此后,西班牙先后在16世纪40年代及60年代,分别在岬角的东侧和西侧,建立了两个叫做“农布雷-德迪奥斯”和“波托韦洛”的港口,以负责接收、转运来自巴拿马城的波托西白银。在皇家海盗兴起之时,最主要的转运地是名字更显复杂的“农布雷-德迪奥斯”。而他之所以为世人所知,很大程度又是因为海盗德雷克的存在。至于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我们下一节再接着解读。

    附图:西班牙宝船与皇家海盗


    | 103895楼 | | | |
    作者:鄙视抢沙发的 时间:2018-12-06 17:08
    西班牙在加勒比海的布局与“德雷克船长的宝藏”
    与哥伦布、麦哲伦、迪亚士等大航海时代的先行者,乃至200年后帮助英国登陆澳洲的库克船长相比,德雷克在地理大发现上的贡献,并不属于最突出的。然而纵观整个大航海时代,他的故事却是最传奇的。人们对他的好奇,很大程度不是因为他以航海家的身份完成了一次环球冒险;也不是他作为将领之一,帮助英国在正面战场击败过西班牙无敌舰队,而是其成功的“海盗”生涯。以至于一直到今天还有人认为,有一部分被德雷克劫掠的西班牙宝藏,随着他的离世而成为了秘密。
    那么,如果真的有德雷克宝藏的存在,最有可能的地点在哪呢?答案是巴拿马,再准确点说,就是我们上一节说的到“农布雷-德迪奥斯”(Nombre de Dios)。这个西班牙语名字,音译过来实在是有些拗口,意译的话则是“上帝之名”。公元1572-1573年期间,德雷克两次针对这个西班牙财宝中转站发动攻击。仅在第二次袭击中,他就从跨越地峡运送秘鲁财富的驮队手中,夺取了总量高达20吨的金银。让后人感到兴奋的是,由于数量实在太大。由于德雷克和他的小伙伴们,很难在躲避西班牙军队追击的情况下回到船上,大部分的财宝被就地掩埋在了巴拿马的原始森林中。
    20多年后,德雷克再次率队回到这座以“上帝之名”命名的港口。至于他有没有把上次埋藏的金银全部找回来,倒是很难说。考虑到热带雨林气候区的巴拿马,植物生长的是那么迅速,就算画了藏宝图也未必能找到当年的藏宝地点。不过有一点倒是有明确记载的,那就德雷克在第三次攻掠“农布雷-德迪奥斯”时患病身亡。两艘在战斗中受损的船只,与这位伟大的“皇家海盗”一起,被海葬于这座为他披上传奇色彩的港口海域。有消息表明,2011年时曾有寻宝队探查到德雷克沉船的位置。只是德雷克的船员们就算再敬重他,应该也不会把只有活人才能享用的财宝拿来给他陪葬,如果谁有兴趣寻找“德雷克船长的宝藏”的话,还是把方向定位在陆地上比较好。
    顺便说下,刚才我搜索了下今天的银价,大概是3.5元一克。如果将那20吨“德雷克宝藏”全部按白银折算的话,价值为7000万人民币。由于西班牙在美洲所获取的贵重金属中,黄金的比例较低,并且之前雷德克还带走了一部分。德雷克埋藏在巴拿马的宝藏,最高价值应该也不会超过此数。考虑到寻宝行动所要承担的风险和成本,并且还要给所在国上缴高比例的分成(不过肯定不会只发500块和一面锦旗的),你成功寻获宝藏后所分得的钱,可能也就够在中国的一线城市买套房。
    好了,关于“德雷克宝藏”的话题,文学创作者和影视公司应该会更感兴趣。现在,还是让我们做点正事,把视线拉回到波澜壮阔的大航海时代吧。在伊丽莎白时代,如果一名海盗能够参与一两次成功的劫掠行动,并且及时金盆洗手回家过日子的话,他是很有机会过上衣食无忧的中产生活的(那时英国的房价不算高)。当然,高收益自然伴随着高风险。尽管失败被俘的“私掠者”,有时候会被敌对国当成战俘对待,但被当成海盗绞死的可能性还是相当大的。对于英国的皇家海盗们来说,更为恐怖的一种情况是落在西班牙“宗教裁判所”手中。被俘的船员一旦被西班牙“宗教裁判所”认定为是异端信仰的话,那么他们的遭遇会比被当成海盗还要糟糕。
    宗教之争是政治斗争的一个影射,反过来又会加剧双方的对立。在罗马教廷通过“教皇子午线,将除巴西之外的整个美洲都交给西班牙的情况下,除非英国没有想法,否则与西班牙之间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至于宗教和政治,谁是因、谁是果反而没那么重要了。事实上,觊觎新大陆及加勒比利益的远不止英国一国。法国、荷兰,后来的美国,甚至丹麦、瑞典这样的北欧国家,都尝试过在此分一杯羹。只是对于西班牙来说,英国这个比自己海洋属性要强得多的国家,始终是自己在美洲利益的最大蚕食者。在皇家海盗崛起后后的200年间(一直到美国独立战争)。英、西两国在美洲的土地上,尤其是加勒比地区长期一直处在战略博弈状态。
    先来了解一下,在英国私掠者开始纵横大西洋的时代,西班牙在加勒比海周边地区的布局如何。由于哥伦布的误会,加勒比海地区的岛屿整体又被称之为“西印度群岛”,以地理关系来说,可以被分为三大部分,分别是:巴哈马群岛、大安的列斯群岛、小安的列斯群岛。其中以“拿骚”为中心的巴哈马群岛,严格来说已经处在加勒比海之外了。然而从地缘角度来说,拿骚和巴哈马群岛肯定是“加勒比”的一部分(今整个群岛大部为“巴哈马共和国”所有)。所谓“加勒比海盗”一说,狭义上所指向的就是以拿骚为基地,于17、18世纪相交之际,为害加勒比地区的那批海盗。
    在海盗历史上,拿骚可是一个非常知名的地标。18世纪初,来自英国的海盗们甚至在此建立了一系列颇为“民主”的行为准则,以至于历史上有将这一时期的拿骚,称之为“海盗共和国”的说法。剖析“海盗共和国”的存在,有助于我们从一个颇为异样的样本,窥探“英美文明”的产生过程。不过100多年后才出现的海盗共和国,可与德雷克无关。它的代表人物是臭名昭著的黑胡子海盗——爱德华?蒂奇。拿骚海盗与德雷克他们最本质的区别,在于后者是有私掠许可证的“皇家海盗”,而前者是更为纯粹的海盗。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以后的内容中会有具体解读。
    位于巴哈马群岛西南侧,与之平行相对的“大安的列斯群岛”,才是加勒比海与大西洋的分割线。这组群岛中的几个大型岛屿,也是加勒比地区主岛,包括:古巴岛、伊斯帕尼奥拉岛(意译为“西班牙岛”,又名“海地岛”)、波多黎各岛,以及牙买加岛。其中古巴岛和牙买加岛,后来分别建立了“古巴共和国”;伊斯帕尼奥拉岛则分为了两块,西部建立了“海地共和国”,中东部建立了“多米尼加共和国”;波多黎各岛当下的属性则比较特别一点,属于美国领有的自由邦(不属于正式的州)。
    最为复杂的是“小安的列斯群岛”。这个北接波多黎各岛、南抵委内瑞拉的弧形岛链,岛屿的体量都非常小,总面积仅占整个西印度群岛的6%,但内部地缘政治结构却异常复杂。当下总计有15个国家在此拥有领土,包括美国、委内瑞拉两个地理相邻美洲国家;英、法、荷三个仍然在此拥有殖民遗产的欧洲国家;以及8个在脱离殖民体系后,独立建国的国家。
    西印度群岛总计包含有1200余个大小不同的岛礁。在西班牙统治时期,登陆并殖民所有岛屿即没有必要,在技术上也没有办法做到。西班牙人很自然的将殖民重心放在了:古巴岛、伊斯帕尼奥拉岛、波多黎哥岛、牙买加这四大主岛身上。除了面积以外,这四个大型岛屿的另一个优势,在于拥有大量的土著人口。这些原本就已经进入原始农业阶段的原住民,能够为西班牙人开辟的甘蔗、烟草等经济作物种植园,提供足够的劳动力。
    及至16世纪末,西班牙人已经在四大主岛上建立了大量城镇和种植园(仅在伊斯帕尼奥拉岛就有15座城镇)。如古巴首都“哈瓦那”、波多黎各首府“圣胡安”、多米尼加首都“圣多明各”。悲剧的,在西班牙人的过度奴役及旧大陆病毒的影响下,上述岛屿上数以百万计的土著人口很快就消耗殆尽,以至于种植园主们不得不购买来自非洲的奴隶补充劳动力,并使得三角贸易成为了一项有利可图的事业。
    西印度群岛之于西班牙来说,并不仅仅是一个能够输出经济作物的殖民地,更是控制加勒比海的岛链。如果西班牙想把从新大陆殖民地,收集到的财富运回西班牙,西印度群岛就是必经之地。以“加勒比海”为中心,定义“加勒比地区”的话,其在大陆部分最少还应包括: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美国的佛罗里达半岛、中美洲地峡,以及南美洲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在加勒比海的沿海部分。在16世纪,西班牙人在上述每一个地理单元,都建立了港口及城镇,以利于贸易和向内陆扩张。
    在加勒比海的南部,西班牙人于1533年在哥伦比亚北部兴建的“卡塔赫亚港”。以此为起点,西班牙人征服了哥伦比亚地区。此后西班牙人在安第斯山脉之上,利用原住民已经开发成熟的村镇,兴建了后来的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并最终以“波哥大-卡塔纳赫”为轴心,最终将包括厄瓜多尔、巴拿马、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在内的区域,从秘鲁总督区范围内剥离出来,建制成为单独的“新格拉纳达总督区”。
    并非所有产自南美大陆,或者说安第斯山脉的金银,都需要从巴拿马转运。从地理结构上看,最起码来自哥伦比亚及委内瑞拉地区的资源,就不需要经由这样一条“海-陆-海”的三级转运,而是可以直接由陆地运往以卡塔纳赫为代表的沿加勒比海港口。换句话说,作为“新格拉纳达”地区的交通枢纽,卡塔赫亚在殖民时代也是西班牙宝船频繁出没的枢纽点。如果你想寻宝的话,除了锁定转运秘鲁金银的巴拿马以外,这一带也可以重点关注一下。顺便说下,前几年曾有消息称,探宝者在卡塔赫纳附近(具体是其西南方向的罗萨里奥群岛海域),发现一条300年前被英国击沉的西班牙宝船。而船上的财宝据估算,价值高达20亿美元。如果消息属实的话,这应该是史上最大的一笔海底宝藏了。
    另一个看起来值得西班牙人关注的板块,是之前为玛雅文明所覆盖的尤卡坦半岛。不幸的是,矿藏总是更青睐于高地,这片平原地区并不出产金银。迟迟未进入金属时代的玛雅人,虽然将石器文化推向了“玉文化”的高度,但这些漂亮石头在西班牙人看来却毫无价值。公元1542年,西班牙人征服了第一个玛雅城市,建立了今墨西哥尤卡坦州首府“梅里达”城,但一直到17世纪末,西班牙人才征服了最后一个玛雅城邦。时间拉的如此之长,一定程度与玛雅地区没有这种顶级资源有关。
    然而在与加勒比海相邻的另一个板块——墨西哥高原,西班牙人却获得了巨大的收获。在登陆加勒比岛屿之后,西班牙人很快就从土著居民口中获知了“阿兹特克文明”的存在,并了解到这个高原文明盛产黄金和白银。与玛雅人不同的是,阿兹特克人已经初步掌握了铜的冶炼技术。只是面对西班牙人的火枪与更为精良的盔甲、冷兵器,用石制兵器,还是加入点青铜兵器反抗,都无法改变这些文明覆灭的结局。在征服墨西哥高原后,阿兹特克人的文明中心“特诺奇提特兰”,被摧毁重建了现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1521年)。这座城市不仅被用来搜集墨西哥高原上所出产的白银、黄金,更成为了整个“新西班牙总督府”的政治中心。
    以地理板块来说,墨西哥高原所直面的这片海洋,并不属于加勒比海,而是被称之为墨西哥湾。不过地理学家的这种分类,并不影响墨西哥湾海面所发生的一切,在大航海时代成为“加勒比”历史的一部分。从墨西高高原转运出来的财富,会先在西距墨西哥城300公里的“韦拉克鲁斯港”装船(这个港口当时名叫“圣胡安.德乌卢阿”,也是西班牙征服阿兹克文明时的登陆点)。承载着巨大财富的宝船,在经停古巴的哈瓦那城后,再穿越古巴岛与佛罗里达半岛之间的“佛罗里达海峡”。最终由巴哈马群岛北部进入大西洋,驶向西班牙。
    从巴拿马或者卡塔赫纳出发的宝船,大多时候也会先驶往哈瓦那补给或者重新装船。如果你发现哈瓦纳实际处在:墨西哥湾、加勒比海、大西洋这三个海区的交汇点上,应该就不会为西班牙人的这种选择感到惊讶了。这一航线在帮助哈瓦那成为地区交通枢纽地位的同时,亦让拿骚有机会成为海盗的乐土。你很容易在地图上感觉到,这些平时藏身于巴哈马海域的劫掠者们,是多么容易的从繁忙的航道中发现商机。如果以位置来说,今天美国佛罗里达州所在“佛罗里达半岛”,看起来也不应该被西班牙人或者海盗所无视。通过这个北美大陆的突出部,同样可以对往来加勒比地区的航道造成战略影响。如果说,海盗们可能觉得这样的大陆地区,不适合他们与各国海军玩躲猫猫游戏,那么应该更有战略视野的西班牙呢?
    西班牙并非没有尝试在佛罗里达半岛殖民,位于半岛东南端的迈阿密地区,是西班牙人最早试图建立殖民地的地点。选择这个位置,而不是最半岛最南部的岬角,是因为那个看起来更合适的位置,直到今天仍然是一片沼泽之地(今为美国的“大沼泽国家公园”)。不过在迈阿密土著部落的强烈反抗之下,这种尝试并不成功。虽然在征服过程中,这种反抗是非常的常见,并不足以让殖民者放弃想法,但此后西班牙人对佛罗里达的热情,远没有对那些岛屿更高。直到1564年,法国人试图在佛罗里达半岛东北部建立殖民地,感觉到危机的西班牙人才出兵赶走了法国人,建立了一个名叫“圣奥古斯丁”的殖民地。
    这种做法,让人感觉西班牙人之所以在乎佛罗里达,并不是觉得此地有多大的开发潜力,仅仅只是因为害怕失去佛罗里达,会对他们在加勒比海的利益造成影响。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谜底将在下一节揭晓。





    | 103896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947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鄙视抢沙发的
    • 来自:天涯-国际观察 前往来源
    • 【活跃2004天 / 跨度3434天】
    • 开贴:2009-07-12 15:37
    • 更新:2018-12-06 17:08
    • 阅读:21723716 回复:111499 楼主:13900
    • 字数:约5571千字
    • 图片:101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国观旗扬时事分析(持续更新)324图 旗扬2014 2018-02-16 09:16 223858/14072 1056/1189
    舞文影视剧小说【一叶知秋】作者:李红松//红松看世界95图 红松看世界5 2015-08-10 13:56 1476/1058 79/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