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秦殇-----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王朝兴衰(之一)

  • 1
  • 页码:
  • 作者:沙梨熊 时间:2012-09-27 20:23
    忙了一阵,总算是把手头无聊的工作给搞定了。于是又到了知识的良心,效法的源泉,文盲的导师,萝莉的救星每月一次的扫盲时间了。


    闲话不说,今晚的第一个问题,先来看秦的崛起奥秘。这是一个需要倒推的问题。首先要了解当时是何种国际态势,春秋诸国是何种经济格局,走向如何等等。于是先要确定一个坐标,沿着这个坐标展开,一切就都迎刃而解。


    以东周为基础坐标,周朝是何种政经体制?这个不难,以土地为例,所谓公田制。理论上所有国土归氏族国家所有,也就是从王侯,到公卿,士大夫,一直到国人,所有氏族成员,都是国家土地名义上的主人,至于非氏族一份子的野人(战俘,旅人,浪荡者等等),自然是局外人。当然以上只是理论部分。实际是怎么样,人所周知。这类原始公有制下,只有氏族的上层管理者(王侯)占便宜,其余公士,国人,也就是氏族中真正的保卫者和劳动者,基本等于二劳改。人又不是傻子,随着智商的提高,历史的发展,技术的进步,荒地的开垦云云,总而言之,到了某一阶段,理论上的公田没落,和现实中的私田兴旺,到了临界点,再往前一步,就是化公为私。私有制要隆重登场。



    突破口很快出现,在晋国,晋王要扩张,新辟疆土可以设郡县(郡县制很早就有了,国内公田制,分封制下的国家税收,王室可以抽头,但因为有贵族公室制肘,王室多少不能尽兴,而边疆新开国土,却可以直接以郡县方式隶属王室,实际上就是王侯私田了)。频繁打仗要扩大兵源,传统公士和国人对氏族兵役又不积极,怎么办,要招募野人从军。要人卖命就得给好处,也就是要给野人入籍,然后授田,野人变国人。这才能扩大兵源。政策一出,野人满意,公士和国人不干了,国籍贬值了,我们跌价了,猪八戒摔钉耙,不伺候了。怎么办?于是要安抚,大家也升格,一个字,分。


    先是三晋,再是齐楚,演化出一整套完整新体制。以土地为例。私田部分,王田(王侯专有),民田(贵族,公士,国人所有),私田自耕也行,找人代耕,自由买卖等等,全都行。公田部分,官田(理论上国家全体成员所有),族田(本乡宗族所共有)。产权关系理清楚了,人心就安稳了。然后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新兴城镇,手工业,商业这些也都纷纷涌现。很清楚,不多说。


    对于大多数阶层,都很满意,但对王室,长远来看那是吃了大亏。过去理论公有制,氏族管理者是实际大赢家。可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最大的领主而已。站在国王角度,还是以土地税为例,他的收入来自三部分,其一,王田,王室领地收入,其二,官田,名义上国家收入,实际上他可以抽头,但还需和贵族和新士大夫阶层协商,其三,对民田的税收,国家理论课税标准,两部分,田赋和丁徭。田赋是没大问题的,地税牵涉各方利益,向来有额度限制,最大宗的收入,莫过于丁徭。人头税和各类兵役徭役的代役税,才是国库丰盈,君王强弱的根本基础。偏偏私有制在这方面最不利于王室。


    因为人是万物之灵,没学会乖乖缴税之前,逃税的方法却都无师自通了。最常见的方法,投充豪门或是托庇宗族。投充豪门,就是不做国人改作庄客去了。举个例,做国民自耕农时,年收入为十,田赋一成,丁税二成,徭役代税三成,一年下来王六己四,非常不公平。可弃民籍入庄院之后,理论上由自耕农变为豪门佃客,实际上田还是自己的(也就是延续后世的永佃权),经营,买卖还是自己做主,田赋由名义上的地主,豪门代缴,国税一成,加上年节给豪门的孝敬,最多不过三成,这样一算,既逃脱了繁重的丁瑶役,收入还能省不少。至于托庇宗族,更好理解了,靠地方大宗族乡亲关系,抗税抗捐,讲斤头等等。还可以自由迁徙到新兴商业城镇,打工经商,那里不活人。关于平民智慧和国王税吏斗智斗法的桥段,古今中外不知有多少种。最明显的例子,中国历代各朝最不靠谱的就是人口统计数字。有个真实的笑话,辛亥成功,精英们要搞民国第一次选举,要以土地纳税人为标准,登记选民,结果拿出前清存底的鱼鳞图册一看,当场就给满清跪了,黄册上田赋户籍,都还是康熙年间的户主,这还是在发达的江苏,贵州居然还是万历年间的郡望堂号。所以说,什么历史上所谓的豪门兼并,民不聊生,统统都是伪命题。财富不在民间,就在官府。而公卿世家,宗族乡绅,商家大户从来都是荫蔽国民,不受国王苛政所扰的防火墙。


    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的出现,其实就是当时社会各阶层的代言人。道家,农家,阴阳家这是三位一体,代表齐楚社会格局。道家,代表新兴公室,士大夫阶层,农家代表小自耕农,阴阳家代表草根的巫靳之术,望气,策风,和农时节气变化息息相关。类似于欧洲保守主义,天主教国家,上帝教会,贵族,小农始终是在一起混的。而流行于三晋中原,墨家名家杨家,代表了新兴城镇商人平民社会价值取向,墨家手工业行会,商会会长巨子,名家,刑名之术,如何代状答辩,兴讼索赔,维权律师。杨家,不拔一毛利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也就是无代表,不纳税,自由主义的鼻祖。中原类似于欧洲开明新教重商国家。


    保守主义求稳,自由主义求财。都是文明发展的合理方向。唯独儒法二家求治,上来就是想帮着王室复兴,想整治天下。这就等于逆文明潮流而动。儒法目标相同,结构相似,但方法不同。每个王室都想着大权独揽,儒法都来游说,开头都一样,王用儒法二家,建立不基于血缘,而基于忠诚度的新官僚体制,然后我们帮着王室去打理政务,帮大王把世家,宗族,商户三种人给平了,王室可以直接控制国民,税收就有保证了,国库有钱,大王就可以抖起来了。道理相同,王再继续问,具体怎么做,儒家说要行教化,复周礼,使得人人都爱王,自然王政就好了。王说孔老二你买块豆腐去撞死,世上最靠不住就是爱了。儒家碰壁。法家继续说,爱是无用的,怕是有效的。我有法术,打击豪门,拆分宗族,禁商愚民,王说好,交给你了。但在关东诸国,尝试都失败,点解?世家,乡绅,商户也不是傻子,其势已成,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联手,法家东正教派一点机会都没有。


    但是在关西不同,要对付的商人,士绅,公室社会基础在秦国不如关东那么强大,而秦王除了由西来的法家游士构建的新官僚集团之外,本土还有两大传统王室桩脚,一是外戚,一是宦官。为什么秦国外戚宦官强大,这和秦的传统有关。秦是东夷出身,后来被周人诸夏赶到西陲,史书上说什么秦人辅弼平王,受封西部,好像秦是抗击西戎的中流砥柱,其实真相恰好相反,是秦襄公把妹子缪嬴嫁给了当时霸占镐京的戎王丰。然后秦戎合力把周平王逼迁到洛邑。日后秦国偷天换日篡改史书,把保护平王东迁的申公给抹黑,居然把自己给洗白成了伟光正的代表。


    长期的戎夷杂处,秦的母系氏族传统色彩明显,秦的历史上有由头至尾,有无数的太后干政。至于宦官,那更多,引荐法家侍秦的等等,残联的历史源头在于母系氏族的寝帐奴兵,义子制度。再深入一步,为什么非血系官僚,外戚,宦官,能成为王室的支柱。去乡下转一圈就明白。老豆要传家产给孩子,找谁来作见证,舅佬,义仆,管家嘛。为什么不找同房叔伯兄弟。前者是无血缘关系,他们想维持富贵,前提条件就是要维护小主人的地位财产,有小主人的才有他们的。同宗兄弟们就不同了,父系血亲基于血缘关系,在法理上可以直接参与家产再分配,那怎么会忠诚于小主人。道理就是如此。参看历朝,凡是王权高涨时期,外戚宦官新官僚三种人必然同期出现。


    秦国王室三种人具备,而士绅商三者不发达,此消彼长,国民的防火墙被屏蔽,法家就在秦国立住了。接下来搞的那套东西,不用罗嗦了吧。只举一例,还是土地,秦版的废井田,开阡陌和关东各国可不同。关东六国是私有化,分了拉倒,个人可以自由经营买卖私田。秦不是,他仍然是公有制,只是从大田制转向小田制。点解?原先是周式的大公田制,也就是人民公社,大家在大田里劳动,虽然国家农奴,收成都归国家,可人是可以偷懒的,一年下来公社收成很差,法不责众,又不能全都腰斩。怎么办,变国家农奴为国家佃农,表面上提高一下人的劳动积极性,实际上是非常阴狠的一招,因为接下来配合编户齐民,可以做到量化指标,落实到户,每年每户的缴纳额度,丁徭比例可以做出详细的要求,到时谁家做不到,就抄家灭门,同时还可以起到寒蝉效应。农户不能自由迁徙,禁私斗的潜台词,无非就是拆分地方上的传统宗族,把守望相助,同气连枝的大家族,拆分成散沙一般的小户人家,更便于法吏官僚直接统治。商人公士游侠统统打掉,又不许国民识字明理,简而言之,警察国家,洗脑术,囚室效应,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等等,各位懂得。


    有FQ喜欢YY,秦人战力强大,兵皆乐死,国富兵强云云。其实一一解析,全是伪命题。秦国由头至尾,始终是六国中,最穷的一户。秦所谓的强指的是秦王比六国君王中都富。因为秦国所有资源都属于秦王,秦王自然拥有最多战略资源,其余各国因为私有制,产权明晰。所以六王,只不过是大领主而已,六国个个比秦国富裕,可六王手里掌握资源税赋,和秦王那是不能比。最明显的例子,秦王修渠,一纸诏令即可,可在六国,想修渠,涉及动迁,购地,协调各方面,那是何种的社会成本。郑国在六国干不成的事在秦国能干,不是因为各国技术财力眼光不如秦国,而是因为国体不同。那位说秦国集中力量办大事,多好,好什么。秦王每一动心,秦人又得多一项负担,不干还不行,可怜人而已。至于秦人乐于从军,是事实。因为平日服不完的徭役,交不完的赋税,吃的不如猪,累得像条狗,还动辄得咎,分分钟脸上刻字,鼻子不保,人头落地。与之相比,当兵至少能吃饱,侥幸立功能减免一些家人刑罚负担,即便战死,也算是解脱了。


    还有秦军真实战力,其实比不上六国,六国在后期,基本都是国家募兵制(市场化程度越高,军队职业化更高)了,而秦人还是传统的战时征兵制。职业军人打几个农民,有统计,和秦国有关战事,战国末期六百七十余仗,秦军嬴了不到八十仗,也就是说摆明卒马的军人交锋,秦军大部分都是败仗,但是在九场十万人规模以上的战略战役中,秦军嬴了七次,其余两次也至少是全身而退。为什么,总体战嘛。秦人作战,优势秘诀不在将领,而在法吏,秦人搞大会战不是玩正面交锋,战术突击,奇谋妙计,主要靠后勤保障,兵员调动,发挥组织优势。大兵团把对方围住,然后人海,耗粮,围点打援三板斧的功夫练到烂熟。六国都是职业军人,临阵时供应,配给都是按正常战术周期算好的,对付耍太极的泼皮,那是很吃力,如果对耗就会陷入对方毂中。最典型的,长平之战,廉颇就是卫立煌,战略错误,不走不战,变成对耗格局。陷入泥淖。待到赵括要突围而走,已然像廖耀湘一样,来不及了。职业军人打仗,就是要像项羽扬己之长,张耳被困在巨鹿,要楚军看在怀王的份上拉兄弟一把,秦军王离围城,章邯打援。项羽果断驰援,专打苏角把守地秦军粮道,苏角被破,王离陷入被动,王离一动,章邯不得不向他靠拢,秦军由口袋阵变为聚在一点,战场态势由章邯预拟,秦军擅长的消耗对峙战变为项羽思路中短平快的战略决战,楚军突击,赵军出城,楚赵两军对进包夹,中心开花达成,秦军那点农军战力,那是楚赵职业军团的对手。这正是张耳有幸逢项羽,灵甫无辜遇天霞。都是姓张,咋就同姓不同命乜。


    刚才维尼怕国粉闷,说个段子活跃一下气氛。现在继续回到经济学的主题。说完秦崛起的核心奥秘。再说秦衰落的罪魁。其实不是胡亥,赵高,而是嬴政。为什么?因为嬴政的猛进政策,打乱了秦国持续了上百年的扩张节奏。秦国和史书上说的不同,其实不是以土地或人口为作战目的。秦军是明显戎狄战法,打过去,三光,勒索赔款,撤军,明年再来。这种体系下秦王是赚得。首先他的军费支出很低,耕战制度,在家为农,是自己养活自己,战时应征,在作战季度才由秦王开粮饷,打完回家,继续自己养活自己。秦王有大笔农业税收,有战时掳掠,有各国战后赔款,需要的支出只是战前预支的一点微不足道的粮饷。可嬴政是以征服为目的战争,战后要统治关东地区,就需要维持一支常备军分驻各地。这批人不再返乡为农,而是就地驻防。一年四季要秦王花钱供养。财政负担加大,怎么办,上手段,统一度量衡,也就是实际上,人为高估秦半两的币值,强势不等价收兑六国旧货币。即便不论六国战前经济规模市场环境都远超西秦,光是六国普通旧币自身价值,燕齐刀币含铜30克,三晋布币也含铜20克左右,楚的鬼脸钱虽然轻点3克多,可楚币是有黄金郢爰为硬通货储备的。秦半两是个什么玩意,才含铜8克,光是货币材质就是比不过六国旧币。可秦军携大量半两钱进入六国占领区消费,硬性规定与六国旧币等值流通。这是干什么,军方套购物资,劫收来了。市场信心动摇,秦半两大量流入,币值进一步下跌,物价应声而起。怎么办?再上手段,收天下之铜,铸十二金人。点解,回笼货币,保持半两本币币值。同时开长城,驰道,灵渠,大公基纷纷上马,既扬威立万,又是一轮靠政府计划强势拉动经济增长,凯恩斯路线,罗瘸子,小胡子,大胡子的老套路了。结果不行赤字经济进一步刺激了新一轮的货币超发浪潮,半两不能再扮靓了,怎么办?三上手段,当百大钱出笼,一枚重20克左右的新大钱,要当原先重8克的旧半两钱100枚用。言下之意,金圆券来了嘛。再往后,陈胜吴广的表演时间到了。


    维尼歇会,下回接着楚汉争霸中的经济学原理,霸王的腰袋,刘邦的钱袋。
  • 1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沙梨熊47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天 / 跨度0天】
    • 开贴:2012-09-27 20:23
    • 更新:2012-09-27 20:23
    • 阅读:62612 回复:575 楼主:1
    • 字数:约5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