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银殇,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民国风云(上篇)

  • 1
  • 页码:
  • 作者:沙梨熊 时间:2012-10-18 20:14
    国币史按理是从30年代开始,不过循例要铺陈交代一下历史前因(各位爱看看,不爱看直接进30年代主题)。


    围绕金融改革,货币本位,从晚清开始,就开始有各种不同声音。维尼讲史最是干脆利落,简单说,无非三派,


    甲,激进改革派,学院派公开的立论基础,是由晚清外债,赔款问题衍生而来的磅亏问题(所谓磅亏,大清银本位,列强金本位,每期外债到还本付息结算时,都面临黄金与白银的比价汇率问题,金贵银贱,朝廷需要额外多付白银,补足金银国际汇率实际差价)。学院派认为解决之道,就是大清改行金本位,或者外汇本位(学墨西哥或三哥挂靠美金,英磅),币制金融结算和国际接轨,之后磅亏减负,双赢云云。此外还有更宏大政治考量,通过操盘财政改革,收回自洪杨之乱以来,分散于各方镇的财权,巩固朝廷


    乙,务实洋务派,道理也清楚,磅亏是头痛,负担是很大,金本位听着也很美,可是按实际国情,历史经验,大清就是一辆已经行驶了上万里程的奇瑞QQ,突然要换个F1的引擎,然后上高速,这样的车谁敢开,谁敢坐


    丙,清流嘴炮派,民粹义和团式思维,属于腰里揣副牌,逮谁跟谁来的主。骂甲乙两派都是汉奸谬种,先王之法,圣人之道又是如何好,可具体问依清流怎样,嘴炮党自己也说不清



    以上三派,大清太阳分外红派,自庚子拳乱之后,名声臭了,暂时蛰伏。主要是前两派在朝堂争衡,等到宣统年,少壮亲贵用事,外国月亮格外圆派拿到主导权,整理币制,财政改革计划纷纷出笼,心里想着挂靠英镑外汇之后的宣统盛世,结果,载沣龙票印出来还没上市,大清就GAME OVER了。


    转入民国,袁世凯时期,还是学院派话事。主要是因为财政集权的前景,对袁的吸引力太大,这段时期想着以南方平定,善后大借款为历史契机,继续前清财政改革,币制挂靠荷兰盾,完成外汇本位制。结果,一战,帝制,21条大事接连不断。袁世凯怎么吃得消这通折腾。币制改革也没搞成。


    之后天下无主。此时是外无压力,内无动力。困扰晚清数十年的磅亏问题,时移世异,消弭于无形(战前,金本位各列强,大体保守持重,有多少黄金储备放多少钞票,国际金价一直保持稳定。可打仗了,军需军费供应吃紧,怎么办,都想着先靠多印钞票解决,等打赢之后,战败国赔款,本国战时超发的钞票帐目自然可以做平。可曾想过自己战败了如何,即便战胜,对手没黄金赔款又怎么办。一战某种意义上就是黄金圣斗士们的内战。硝烟散尽,金本位国家流通钞票总量超过了实际黄金储备。可对银本位的民国来说,国际金价跳水,银圆却是升水了,而且有一多半的债主都垮了,债务压力大大缓解。一战是高帅富的杯具,穷屌丝的春天)。内部,民国虽然不像西方有稳定选举周期,政党轮替,可军头们每隔几年轮番上洛也是热闹无比,谁都不知道自己能领风骚几年,什么财政集权之类的宏伟蓝图,乡土军头们既听不懂,也没兴趣,学院派曲高和寡,很是郁闷。



    直到北伐胜利,天下初定,国民政府开府南京,进入30年代,晚清甲乙丙三派再度在金陵政坛聚首,廷议纷争再起,正文部分正式开始。



    比较前清,虽说代表人物,财经理论等等都有新的包装,可气质没变。只是派系换了新马甲而已。


    西化学院派此刻叫做官邸派,宋国舅领衔,清流义和团结合苏俄浪潮,变成学界社民派,扛旗的是马寅初,传统技术官僚务实派则是由新政学系杨永泰掌舵。此外,像哈哈孔中西融合,介于官邸与政学系之中,而政治上极右未必在经济上也是右派,例如CC,在经济问题上经常和社民派一个鼻孔出气,可怜委员长,军务繁忙之余,还得听这三拨人吵架。



    南京政府与北洋当局相比,相对技术高杆一些。北洋军头比较实在,旧军头的财经状况,基本依靠商人打理,大体套路,军头向商人融资,商人代售公债,所得收入供应军需,至于战事如何,商业银行其实不太在意,因为事前军头要拿地税,盐税,铁路,特殊专卖权之类作为公债军费抵押担保给商业银行。而且商人也不担心万一军头失败,新军头不认账。因为新军头也得靠商人融资支应新的军政费开销。周而复始,北洋时期,是商人市场经济的鼎盛时代。



    到南京时期,国民政府沿用公债筹饷之法,但与北洋军头的实物实业直接抵押担保不同,宋国舅放的是建设,统一公债之类,也就是说围绕首都营建,北伐进程,只有随着南京政权巩固,市政建设逐一完备,商人的投资才有切实回报。所以商人尤其大老板其实都不太喜欢硬派公债的国民党。在货币制度上,国舅也不老实,依旧银本位,可相继废两改圆,以孙小头代替袁大头,实际上就是在一堆新名词的掩盖下暗抽铸币税。银本位清末早定了,至于银两,北洋时期就实际退出市场流通了,废两改圆只是在法理上补充坐实而已。关键是小头代大头。说是新旧银圆等值,实际上炮哥骨头轻,每枚实际比老袁少了0.5克纯银,这进出之间就是铸币的油水,削平诸侯,中原大战奥秘尽在其中。




    当然宋国舅,作为学院派的传人,还想有更大的财政集权,想着币制改革,从银本位变成外汇本位。上帝眷顾,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机会。白银风潮。



    白银风潮起于美国,美国为何要大量收购白银,因为受市场萧条影响,国际银价下跌,美国西部产银七州大受影响,他们在国会的代表组成白银集团,游说民主党,要求保护美国银业从业者利益,拉抬银价,要把银价从每盎司35每分拉升到每盎司1美元29美分,整个美国西部银业才有出路。罗瘸子上台靠了西部选票,要兑现竞选政治承诺,通过了白银法案,美国政府用纳税人的税金在全球展开白银收购活动,囤货坐庄才能垄断操纵市价。标准的凯恩斯式政府干预市场。



    花旗国白银政策出笼,作为银本位大国,南京政坛就此展开激辩。官邸派,社民派和政学系彼此问候。


    社民学派马寅初说这是好事,美国大量收购白银,银货外贸自然出超,而且白银升值,银圆购买力提高,就是国家强盛的标志云云。


    身跨政学系和孔姐夫两船的专家,顾翊群则说,大事不妙,白银对别国只是贵金属商品的一种,对民国则还承担货币功能,白银大量外流,国内通货储备就不足,银行必然会收紧银根,通货紧缩导致企业贷款,资金链条断裂,百业凋零,大萧条也来了。


    马寅初民粹派跳出来,你看衰银圆升值,就是不爱国等等脏水兜头盖脸泼过来。最后国舅亲美学院派附议老马主张,是好事,欢迎美国收购白银。



    从34到35年初,白银大量外流,老顾的说法应验了,通缩真的来了。这回老马翻脸比翻书还快,积极主张要贸易保护,要加大关税,阻止白银外流,骂官邸派国舅是洋崽西奴。


    老顾又出来说话,去年事前预防还行,现如今口子已经开了,白银和人一样,都是要往高处走的,现在美国收购价高,国内白银自然要外流,熔圆铸板,走私出口,上帝都拦不住这股潮流了。


    老马别的本事没有,扣帽子最强,你是孔姐夫的人,是政学系杨永泰的人,技术官僚贪腐集团的一份子等等。


    和一个自己有两个老婆,7个子女,却要别人计划结扎的学阀,本质上来说其实根本无法交流。委员长一看,社民派实在烂泥糊不上墙,没有任何建设性的意见,之后的实际事情就交给官邸派和政学系协商去办。



    货币财政问题到了紧要关头,两派有共识,此刻银本位肯定守不住了。怎么办?金本位不现实,国内没大金矿。不可兑换的纸本位,苏俄可以搞,我们搞不了。那还是老方案,外汇本位,选择一种强势外币与之挂靠。


    首先交给国舅学院派去操办,想挂英镑,英国人凡事讲钱,你有准备金就让你挂,起步价1千万英镑(5千万美元),南京国库里此时只有3千万美元家底。国舅说你先借我行不行,英国不肯,后提备案,英国出500万磅,日本出500万磅,作币改贷款,条件是南京承认满洲国。委员长说1千万磅做吴三桂,穷死也不干。于是国舅转而想挂美金,美国财政部同意,国务院反对,怕得罪日本,最后罗瘸子没同意。国舅一圈转下来两手空空。


    事情主导权转给孔姐夫和杨永泰,技术官僚做事就明快多了,老顾出主意,有办法。和英国说,我有准备金,签意向书挂你。伦敦说,有钱万事好说,不过打听一下钱从何来,南京国库有3.3亿盎司白银,运1亿到伦敦银市,做抛售状。伦敦不明白,这么大量抛出来,银价必跌,凑不到启动还需的美元吧。老顾说,这是我们的事,到时一定有钱挂你。伦敦随你,反正有钱就是大爷,别说挂了让嫖都行。老顾反身去放消息给国会山白银集团代表,民国在伦敦银市有1亿盎司要放量抛售了。白银集团紧张,现在银价是每盎司65美分,突然有大卖家在国际市场上再一次性放出上亿盎司,有可能会跌回每盎司35美分,白银集团吃不消。商量,别公开抛售,点对点直接交易,65美分平价我们吃进5000万盎司,交个朋友。老顾说其实本来想挂美金的,可惜总统不给面子,参院白银掮客,好说,明年又到选举,瘸子还不得靠我们西部七州的选票,我们去游说白宫。老顾,既然都是自家兄弟,这样5000万盎司是头期,大哥不想做庄吗,兄弟情意相挺,之后还有7500万盎司按每盎司45美分给你,如果你用黄金支付,那就算每盎司35美分,而且这笔钱除了币改启动金之外,其余直接存入花旗与通用银行,华尔街银行老板听说,痛快。也加入游说。罗瘸子立场,国务院说日美关系利在千秋,可老子明年要选举,没选票就得出宫,权衡轻重,大位比较重要。最后结果,35年11底,法币站住,挂靠英镑,1元等于14.5便士,可在国际金融市场自由兑换,同时有美元黄金储备在美国做后备基金,等于双挂全开,币改大获全胜。




    币制改革如何成功,不用罗嗦,一个例子最清楚


    在30年代末期,1元法币的购买力是,

    白菜,每斤0.07元 ,1元法币可购买14.3斤
    白面,每斤0.18元 ,1元法币可购买5.6斤
    白布,每尺0.20元 ,1元法币可购买5尺
    猪肉,每斤0.48元 ,1元法币可购买2.08斤
    羊肉,每斤0.54元 ,1元法币可购买1.85斤
    煤球,每斤0.01元 ,1元法币可购买100斤
    房租,每月每间2.55元,1元可付半月房租


    而当时社会基本工薪标准则是如何,大学教师月薪257元,产业工人月薪52元,普通职员月薪60元。


    以上是日常民生,再一个数字更清楚,到37年6月30日,也就是卢沟桥事变前一周,南京国库,黄金,白银,美金,英镑四大硬通货总折合美元3.78亿美金,比35年币改前的3千万美元翻了十几倍。再给国民政府几年,日本一点机会都没了。所以说日本开战是必然的,再不打,很明显南京会成为美英在亚洲最坚定的亲密盟友。日本等于被抛弃的二奶,所以发飙,很是凄凉。



    开战之后,货币战侵袭重庆当局。日本玩套汇战术,先在沦陷区用伪币兑换法币,然后把法币拿到上海和香港向中资银行要求兑换等值外汇。


    兑还是不兑,重庆三派又开始吵架。老马再次跳出来装爱国,不给兑,老顾说,要兑。不可兑换纸币意味着市场信用缺失,没信用的政府,就没有民心,没有民心就会输掉战争。老马说,你是汉奸,又是口水横飞。最后决定不理社民派,要兑换,打一场市场金融抗战。


    日本在金融市场上抛多少法币,中资银行就用多少英镑收。一来二去,慢慢见了底,法币兑英镑比价,由1元兑14.5便士,一路跌到8.25便士,求救,像美英借2千万英镑做平准基金,美英孤立主义抬头,落井下石,借了区区5百万磅,要用矿山,桐油,乌砂,猪鬃作交换和抵押,还要支付高息。勉强撑到39年初,国库只剩下2500万美金,到了1元法币兑3.25便士的谷底,美英还不肯援手,山穷水尽之际,幸亏德国闪击欧洲,英镑应声而落,英镑贬值,法币暂时缓了口气,在1元比4便士上稳住阵脚。德国仍在中日之间游移,苏德亦还是同盟。所以到40年国民党五届七中全会上,亲德孔姐夫,亲苏孙太子串联题案,与亲日英国划清界限,参与元首大业。政学系说不要,看看再说,亏得再观察了一下,不然真上德国船,那等于帮日本解套,日本重获英美亲睐就会变成同盟国一员,那战后就是任西汪东两大俄日傀儡政权对峙的格局了。


    最终帮了重庆摆脱金融货币危机的其实是汪主席,汪主席毅然投日,激怒了罗瘸子。因为美日有默契,无论日本对华是战是和,都只能以重庆为唯一交涉对象。换而言之,无论战争结果如何,利益要均沾,可日本扶汪上台,汪和美国素无渊源,注定是一边倒体制,那战后美国利益无从保证。既然日本决定独占东亚,美国不能坐视,同年底罗瘸子就批了5千万美金援华,陆续还有多笔援助,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美国承诺保证法币兑美元官方牌价,1美元兑20法币。等于说美国从此为法币护盘。法币金融战告一段落,守得云开见月明。之后法币就是等胜利,顺便占美国便宜。举个例,抗战期间,官价一直是1比20.黑市则是1比175.国民政府预支美军基地修建费法币70亿,事后向美国要求美元结算,官价70除20,市价70除175,美国有条约束缚,只能按官价支付,重庆大发,超发法币套取美元,大吃美国豆腐。这又埋下美国吝啬派仇蒋仇华,战后不续约并撤援的祸根。


    法币暂时放下不表,再说日伪钞票,没击溃法币,自身又迎来两大对手。北方维新伪政权的联银券遭遇坚挺边币,南方汪伪中储券碰上银圆重出江湖。先说北方,边币先是挂靠法币出场,八爷一个军有上百团的编制,重庆不是凯子,停发了超编军费,加上八爷还有数十万公职人员,上百万人枪,饷从何来。超发边币,贬值自是题中之意。联银券乘虚而入,像腹地渗透。八爷出招,先是硬不许流通,拦不住,接着麻二哥治标与治本并重。治标,每区物价币值不同,故意高估外圈边缘地带联银券价值,钞票自是往最有购买力的地区移动,这叫坡型地差,至少内圈稳住了。再是取消外汇本位,也就是边币与法币彻底脱钩,而采取实物本位,挂靠小米。对粮食实行统购统销,是八爷拿手好戏,大量粮食,特货在手,去北平,天津黑市抛售,换取械弹军饷,同时扰乱当地市场。边币有粮食为本位,币值坚挺,到战末,在山东已经到了1边币兑33联银券。FQ说好H,怎么不问问当口粮都被当作余粮征走,陕北山区老表是什么感受。八爷太狠,皇军,伪军,国军集体给跪了。


    再说南方,战末汪伪中储券超发,通涨剧烈,以上海的钱庄,银行为地下源头,消失已久,但在民间信誉良好,被认为有保值功能的银圆,再度浮现在市场上,日伪想管,可又没办法,地下央行的龙头是那时沦陷区唯一还能经营独立外汇结算的浙江实业银行。这家银行有特殊背景,一战德国战败,在华德商资本为规避风险都注资入股浙江实业银行,此刻实业银行可以通过德商人脉,在瑞士用瑞士法郎进行外币买卖,在上海滩牵头银圆与中储券别苗头。市场经济角度,中储券超发通涨,实际价值的确不如银圆,外交政治上银圆又有十字旗护身,汪伪中储券只能自认倒霉。耍狠不如八爷,耍滑不如奸商。日伪也是倒霉蛋一枚。


    胜利,货币问题紧随而来。法币收复失地,与各地伪币如何兑换。日本直接控制区,要平稳过渡,1(国)台币换1(日)台银券,东北拟用关金券换伪满币(被苏军红军票抢先一步)。在关内本部,则用法币兑换,华北1法币换5联银券,1法币换4角蒙疆券,都挺务实稳当,因为战前就不是南京地盘,战后自要怀柔统战,争取人心,所以算政治帐,日伪烂摊子一体埋单。


    偏偏在汪伪中储券地域,重回故里却出了大事。周佛海的意见,算政治账,1比28,温暖人心。一般金融专家意见,算经济账,1比100,童叟无欺。结果都不取。宋国舅用了豆腐状元陈行的主意,1比200收兑。为何,故意高估法币,作价低估沦陷区中储券大持有者的资产,官僚资本全线出击,要借胜利之际,对沦陷区商人资产实行国有化,宋国舅要做中国凯恩斯,恶果很快显现,大量法币涌入沦陷区,大肆套取当地资产物业,伤透商家,宁可囤货也不赔本出售。同时法币被高估,超发一本万利,很快从2万亿超发到6万亿,恶性通胀苗头出现。怎么办,顾问卧底再出主意,抛售国库黄金美金,回笼法币,与市场对决。过程维尼说过,不展开,到47年2月10日,黄金每两兑法币突破90万元大关,美金一元兑法币突破万元大关,此刻花旗杜马组合,又背信弃义停付美援,国舅双金政策失败。战后国库本有黄金690万两,美金7亿,国舅双金抛售政策不到一个月,亏掉了黄金353万两,美元5亿。实在太坑妹夫了。


    之后维持不到一年,法币崩盘趋势难以逆转,怎么办,社民派王云五代任财政部长,行政院院长老翁是搞矿业出身的政学系,按派系大佬张群的意思,要等老顾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回国,再来操盘救市,没想到编辑出身的老王,胆子出奇的大,搭上了尼古拉太子,忽悠了不懂行的翁院长,新官上任一把火,推出了金圆券,什么是金圆券,就是虚拟金本位,实际纸本位。不可兑换纸币,不是不能搞,要看是谁搞。套路流程,强行规定币值,限价法令,核心是要有货源,在初期市场商人囤货观望时,靠政府平价抛售物资,维持新货币市场信用,靠时间换取空间,城镇人心稳定,新货币被接受,当局就立住了。可问题是,当局用来平价抛售安抚城镇市民,使之不参与商人和政府之间金货大战的物资货源在那里,只能靠统购统销,从农村劫夺,本质上就是拆东墙补西墙,打时间差,地域差的把戏。八爷体制,上头设局是宋公明,吴用,下头执行是王英,李逵,搞这套那是行家里手。可国民政府上头是柴进,卢俊义,下头是林冲,燕青,不是干这行的材料。玩不转,于是金圆券也破产。等老顾赶回来,已经晚了。张群问老顾,你的本意是什么,老顾,他的主张是恢复银本位,搞银圆券,可惜晚了一步



    转进台湾,旧台币被金圆券拖累,也到了最后关头。怎么办,还是得币改,49年6月15日开始,从带来台湾375万两黄金的压箱底里,拿出80万两,以及1千万美元为准备金,发行新台币,新旧台币,1比4万兑换,新台币可与美金或黄金自由兑换,1美元兑5新台币,1两黄金兑279元新台币。自由汇兑政策,不明真相的群氓自然喜欢拿新台币去银行换回黄金和美元,为了新货币市场信用当局也得咬牙挺住。提心吊胆的要熬过初期人心波动挤兑的高危期,每天都有上万两黄金被群氓从银行兑走。到来年初,国库只剩下了不到70万两黄金储备。怎么办,老顾再度建言,大幅加息,凡存款300元新台币以上的户头,月息加到7%,就是要靠高息控制资本的流动性,锁住回笼市场大量流通的新台币游资。果然有效,换来几个月缓冲期,到春夏之交,又到银行季度结算关键期,怎么办,回到老顾最初设想的原点,去年广州时期预备恢复银本位,发过银圆券。万一这个夏天真碰上愚民提款换汇风潮,金,汇被挤爆,那就最后一搏。50年6月21日,正式确立银本位,预备1银圆兑3元新台币,撑了4天,韩战爆发,赞美安拉,感谢金胖。



    美元来,人心安,满天的云彩全散了。之后部分,维尼加快节奏,爱看再看会,不爱看可以早点睡了。直接注入美元,加厚台币发行准备金,间接提供原材料,例如美棉,帮助台湾工厂恢复生产能力,美棉收入不提走,也提供给当局加入台币储备,再收购纺织制成品,包购台湾农产品等等。花旗国本质上也是个贱骨头,早知今日学雷锋,何必当初装13。几年前国舅双金政策最后关头,要是肯给5亿美金注入上海金融战场,法币就守住了,也不会有后来的金圆券,那就会有一个知恩图报的亲密盟友死抗苏俄,一道东起延吉,西至迪化的自由长城傲然挺立,每年资助几亿就行了。也就不用日后花费千亿搞什么岛链防线,扶植一堆不知所谓的小兄弟了。一时吝啬,最后还不是自己额外付费买单,呸。


    台北之后经济金融脉络很清楚,50年代,进口替代战略,内沿银本位,外贸复式汇率政策,进口1美元兑5台币,出口1美元兑7.5台币,结汇证制度,说白了鼓励出口,限制进口,扶植本土衣食住行日用品自主化。60年代,出口导向战略,单式汇率政策,1美元兑40台币,靠台币贬值,扩大出口代工贸易,血汗工厂,你懂得。不久花旗国栽了大跟头,战后,自由货币盯美元,美元盯黄金,1盎司黄金兑35美元,可美联储没事也喜欢超发,等欧洲市场复兴,黄金升美元落,约翰逊总统宋国舅灵魂附身,自恃国库1万7千吨黄金储备,放胜负手,拿去欧洲市场抛售,回笼美元打击欧商,想守住1盎司35美元理论合理价位,结果引来全球轧金潮,9千吨黄金抛出去,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金价继续狂飙,和当年宋国舅一样输得清洁溜溜,到70年代,花旗宣布美元和黄金脱钩,同期石油危机袭来。美元贬值,原料提价,台币对美元升水,双鬼拍门,血汗工厂策略撑不住了,尼古拉拿出看家本领铁工基战略,十大建设上马,凯恩斯式政府订单拉动内部经济成长,解决就业社会问题。顺理成章,通涨,赤字,呆账,停滞,污染,投机,贪腐,七剑下天山。亏得醒悟得早,70中至80再度转向电子品的出口代工以及本土三产服务业的兴起,拉动经济成长,这才没有走上大国有化重工的不归路。80末90初,台币再度大幅升值,1美元兑20台币,血汗工厂再度停摆,社会动荡再临,于是推动政经双转型,化公大法,开放公营企业民营化,民间设立新银行等等,92年绝对是个关键年份,废止了法理银圆本位,走向自由外汇政策,这一年也是第二民国自弃法统(具体参看宪政篇),从此进入法理空位期。新世纪水哥延续李公既定战略,深入金融自由化改革,追讨党产,民资金控纷纷登场,这些都不细说,几大金控的前世今生,下篇再一一展开。不同时期,每位大神都有特定祥瑞相伴


    图1,摄政王飞龙在天



    图2,袁项城狮王争霸



    图3,孙大炮凤凰传奇



    图4,转型后洗尽铅华的炮哥




    图5,这张才是王道


  • 1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沙梨熊47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天 / 跨度0天】
    • 开贴:2012-10-18 20:14
    • 更新:2012-10-18 20:14
    • 阅读:27287 回复:433 楼主:1
    • 字数:约9千字
    • 图片: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国观世界上,东亚男人、女人还是非常好看嘛~~188图 买个小东东 2015-08-11 01:13 399/444 70/264
    国观10年后,多则20、30年,中国必将成为世界上最让人羡慕的国家之一1图 2020中国 2018-11-20 16:31 396/981 179/2214
    国观280万大移民是三峡的近两倍,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属于什么水平?301图 无国岂敢有家7 2015-10-20 00:40 557/433 76/721
    煮酒金戈香痕(长篇小说连载,每日更新) 实梦zs4 2012-12-15 22:20 448/305 146/1470
    国观《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及72小时惊心动魄金融战64图 瑜妈2011 2016-02-21 22:25 11538/469 93/225
    其它搜集些我认为笑点高的笑话、段子,不定期更新291图 陪看日岀 2019-06-04 15:04 390/877 167/539
    国观2017年中国经济对JY自虐狂的末日审判5图 东方不败一统江湖9 2015-10-02 10:17 619/361 223/923
    国观贸易战,谁主沉浮? 黑天六必治16 2012-06-19 09:43 2289/568 193/627
    经济国未富,人已荒--刘易斯拐点论是错误的162图 中山水寒62 2012-10-11 06:18 2388/1054 269/732
    情感我的秘密男人6图 娃娃鱼20160706 2019-08-26 18:43 237/115 44/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