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听伟哥讲《山海经》——讲那个逆天的上古世界

  • 首页
  • 上一页
  • 8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22
    前面我已经说了,“句余四山”的大致地理范围是在长江以南,结合上面从“浮玉之山”词条推导出来的四条特征,我们来查找长江以南有没符合这个地理特征的地区:




    从这张地图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长江以南有两块平原地区,一块是湖南的洞庭湖平原,一块是江西的鄱阳湖平原。这两块平原的南方是著名的岭南山区,从岭南到两湖,地势走向由高到低。两个地区也分别有两条河流由南向北流向,一条是湖南的湘江,一条是江西的赣江。

    实际上,在湖南还有一条河流有同样的条件,那就是资江。同样起源于山的北边,同样由南向北流向,不过在同一个地区,只可能有一条符合条件的河流。而在湖南,资江的重要性远远比不上湘江,所以,资江一开始就不予考虑。 | 1966楼 | | | |
    作者: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22:49



    上图原本是长江水系图的一部分,截图部分我已经做了基本处理,将与主题无关的水系涂去,只留下湘江和赣江的上游水系以供推理。山只有一座,河只有一条。所以,我们必须要做进一步排查。

    我们先来看赣江,从图上来看,赣江有好几个源头:梅江那个源头发源于山的南面,跟文字描述不符,直接排除了。还剩下三个源头,一是发源于石城横江镇的贡水,也称绵水。二是发源于全南县饭池嶂的桃江。三是发源于崇义县聂都山张柴洞的章水。这三条源头的走向基本都符合文字的描述,所以,这里暂且保留处理。

    看完了赣江,再来看另外一条河流——湘江。从地图上来看,湘江的起源和流向比较简单而明确。他有两个源头,一条是潇水,而潇水则是发源于山的南面,绕了一个弯才向北流,所以可以排除了。另外则是发源海洋山的源头,之后直接向北流。其起源、流向跟赣江的三个源头情况很相符。在代入其他条件之前,湘江、赣江的发源地都可以作为“浮玉之山”的候选对象。

    在如此相似的情况下,如何进一步进行排查呢? | 1967楼 | | | |
    作者: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22:50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看“浮玉之山”的信息。“浮玉之山”的正文看不出还有什么可供挖掘的信息,不过注释文字部分倒是可以进一步挖掘。

    “北望具区,东望诸箆”,作为注解文字,我们必须得明白注解人对书中的内容进行注解的时候,其注解对象非得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才会下笔。没有人会对一个普通、毫不起眼的地方倾注笔墨。而且,注解的文字虽然不是最多,但其地理特征却是最为显著的。一座山,在地图上如果有与众不同的地方,一般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座山特别高,成为众山之首。另一种是这座山具有交通要道、关卡之类的标杆作用。湘江和赣江发源地的山都缺乏第一种特征,那么就只可能是第二种可能性了。

    我们将湘江源头跟赣江的源头做个比较的话,很容易得出结论:赣江的源头并没有在地理交通上有重大的作用,倒是湘江的源头在中国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历代从北方进入广东、广西都是经由湘江上游!

    1、秦始皇经由湘江征岭南,并且修建著名的灵渠以方便运输。
    2、汉朝马援经由湘江南征交趾。
    3、宋太祖经由湘江灭南汉。

    当然,经由湘江进入珠江流域的案例还有很多,这里只选取著名的几例。自古以来,从北边进入珠江流域的大型通道就只有湘江这一条路。即便是1957年建成的“京广铁路”也是从湖北、湖南进入广东,尽管江西跟广东毗邻,但很多年都没有直达广东的铁路,公路运输也是困难重重。当年要从江西去广东的话,还需要从萍乡转道株洲再向南经由永州进入广东。由此可以看出,湘江在连接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的交通上起到了何等关键的作用。而湘江的发源地——海洋山自然也起到了一个交通要道的标杆作用。

    既然楚国人对这座“浮玉之山”不吝惜笔墨地描绘,那自然是上述两种原因之一。剔除第一种原因,那就是第二种了。纵观历史上湘江在两江流域的交通上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对比一下毫无亮点的赣江诸发源地,这座“浮玉之山”也只能是湘江的发源地海洋山了。
    | 1968楼 | | | |
    作者: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23:38



    | 1969楼 | | | |
    作者: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2 16:41
    上面那张浮玉之山的地图做得不满意,这里重新制作一张:



    | 1970楼 | | | |
    作者: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3 17:46
    定位山算是确定了,下一步是继续寻找其他山。

    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

    《山海经》原文说,从“句余之山”到“浮玉之山”相距500里,从“浮玉之山”到“成山”也是500里。虽然原文所指示的方向都是“向东”,但面对这复杂的地形,恐怕这些山也不会规规矩矩地按照正东方向排列吧。我这里举个例:

    南次二经之首,曰柜山。西临流黄,北望诸箆,东望长右。
    东南四百五十里,曰长右之山。

    这里,上面一句的注解说“东望长右”,意思就是“长右之山”在“柜山”的东边。但是下面的正文说到“长右之山”时,是向东南方向来的。看来,《山海经》里的方位相对还是比较含糊的。尤其是后面这个“东南”,也没说明到底是东南方向多少度,其可操作性还是有很大的余地。

    从上面的案例来看,这条线路的“浮玉之山”是不是在“句余之山”的东边也值得商榷。而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方向整齐的山脉,所以,这几座山可能沿着大致方向走,但方向肯定会出现不同角度的偏差。
    | 1971楼 | | | |
    作者: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3 17:48
    这三座山之间的关系能够确定的是距离,各相隔500里。无法确定的是方向,所以我以“浮玉之山”为中心,以前后两座山的距离为标准,画一个半径为500里的圆圈,看前后有什么山正好在这个圆圈的边缘附近。


    在这个圈圈的边缘正好有特征显著、符合条件的山。在海洋山西南方向500里的距离有一座山——平天山。而海洋山的东边500里处,就是罗霄山脉南段。海洋山北面的怀化市也有座山——白马山也相对较为合适。

    从上图来看,天平山正好在圆圈的边缘上,这个如此“恰好”的距离加上如此突出的特征基本上就可以决定“句余之山”就是平天山了。而平天山在海洋山的南边,虽然说稍微偏西一点,但总体上还是在向南的方位上。这个方位跟书上所写的“向东”出入还是较大的,不过海洋山周边500里处虽然山不少,但没有哪座山如平天山这般显著,无论是谁作为一个测量者,平天山都应该是“句余之山”的不二选择了。在这个前提下,其他问题都可以忽略了。

    这是一个互证的案例,平天山作为“句余之山”的敲定,反过来印证了海洋山为“浮玉之山”。

    | 1972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8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听伟哥讲山海经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25天 / 跨度956天】
    • 开贴:2016-02-19 11:50
    • 更新:2018-10-02 15:26
    • 阅读:403125 回复:3211 楼主:1387
    • 字数:约289千字
    • 图片:72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