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战争的逻辑 ——欧洲的两次世界大战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苏肄海 时间:2016-01-25 15:39
    第一篇 普鲁士的崛起

    第一章 普鲁士建国


    德国国家的历史最多只能追溯到普鲁士,现代德国就是由普鲁士演化而来。虽然历史上的神圣罗马帝国也是由德意志人所创建的,但这个帝国事实上与普鲁士,与德国没有什么渊源关系,反而是与另一个德意志人的国家——奥地利的关系极为密切,所以德国国家的历史只能从普鲁士开始说起。但德意志民族的历史却是非常久远的,可以追溯到古代的日耳曼人。

    中世纪时德意志民族分布的地区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德国和奥地利及其周边的部分地区,不过那时德国尚未统一,德意志地区分裂为三百多个小邦国和一千多个骑士庄园领地。无论是小邦国还是骑士庄园领地都是独立的拥有主权的政权。可以说德意志地区陷入极度的分裂之中。普鲁士在刚刚建国的时候也只是其中的一个小邦国。


    普鲁士国家的渊源有两支,其一勃兰登堡。1415年霍亨索伦家族的腓特烈伯爵被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任命为勃兰登堡选帝侯(注: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不是世袭的,而是选举产生,拥有选举权的诸侯就被称为选帝侯),从而获得了勃兰登堡地区的统治权。
    普鲁士国家的另一个起源是当时统治普鲁士地区(注:今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州一带)的条顿骑士团。1525年条顿骑士团的领袖艾伯特宣布普鲁士是一个公国,接着他又骄傲的宣布自己就是这个公国的公爵。1594 年,当时的勃兰登堡选帝侯约翰·西吉斯蒙特迎娶了普鲁士公爵的女儿安娜·冯·普鲁士为妻。这显然是一场政治婚姻,新郎是新娘的表哥,而且新娘并无兄弟,这也就是说普鲁士公国没有男性继承人。1618 年,普鲁士公爵去世,他在生前仍旧没有生下一个儿子,这样一来约翰·西吉斯蒙特便顺理成章的以女婿的身份继承了普鲁士公国,勃兰登堡与普鲁士公国合二为一,成为普鲁士国家的前身。但请注意,此时的勃兰登堡和普鲁士两地并不接壤,中间隔着大约相当于一战后“波兰走廊”的波兰领土。直到1772年普鲁士、奥地利、俄国第一次瓜分波兰,普鲁士夺得了“波兰走廊”的全部领土,勃兰登堡和普鲁士方才连成一片,这块夺自波兰的领土被称为西普鲁士。一战后波兰收复了“波兰走廊”,使得德国本土与原普鲁士在地理上再一次被隔开,引发了德国人极大的愤怒,并成为导致二战爆发的导火索。但德国人似乎忘记了,普鲁士和德国本土本来就是不接壤的。





    普鲁士的版图扩张

    1700年,名义上统治着德意志地区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陷入西班牙王位继承权的战争,急需普鲁士的帮助。当时的勃兰登堡选帝侯腓特烈趁机坐地起价,要求皇帝给自己加官进爵,册封自己为普鲁士国王。皇帝没有办法,只得同意,但却给他打了个折扣,“国王”这一称号仅限于在普鲁士国内使用,在他的其他领地中还仍然保持选帝侯和伯爵的称号。虽则如此但腓特烈仍然非常满意。1701 年 1 月 18 日,勃兰登堡选帝侯腓特烈在哥尼斯堡(注:今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市)的宫廷中举行加冕礼,登基为普鲁士国王,称腓特烈一世,从此普鲁士算是正式立国了。

    但让普鲁士真正成为一个让列强们都承认的强国,那还是腓特烈大帝时候的事情了。腓特烈大帝年轻时是个浪漫的艺术家,无法忍受号称“士兵国王”的父亲腓特烈一世严酷的军事教育,为反抗父亲强加给自己的婚姻,年轻的腓特烈大帝企图与好友卡特(注:传闻腓特烈大帝是同性恋,卡特正是其基友,他一生没有生育任何子女)逃往英国,结果却在边境被逮捕,卡特被处死,腓特烈大帝被监禁。卡特死后腓特烈大帝性情大变,向父亲道歉,并开始认真学习军事。他继位后四处征战开疆拓土,使普鲁士一跃而成为欧洲强国。

    同时他对普鲁士实行“开明专制”的统治,使得普鲁士的内政和经济都有了长足的发展。更为难得的是这个军事强人仍然不改自己艺术家的初心,一生作曲一百多首,在音乐史上还享有一定的地位。他还酷爱哲学,著有《反马基雅维利》一书,被称为哲学家国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腓特烈大帝倒很是符合柏拉图对于国王应当由哲学家来担任的思想,难怪当伏尔泰读到这本反对战争呼吁和平的《反马基雅维利》时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将腓特烈大帝引为知己,从此开始了俩人长达十多年的书信往来。但可惜的是在伏尔泰受邀来到宫中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朝夕相处这两位哲学家竟由互相仰慕发展为相互鄙视,使得一段佳话不得不黯然落幕。
    作者:苏肄海 时间:2016-01-26 08:49
    @悠悠见南山L 2016-01-26 05:17:33
    争夺生存空间
    -----------------------------
    还没到这个时候
    作者:苏肄海 时间:2016-01-26 09:18
    作者:苏肄海 时间:2016-01-26 15:20
    第三章 德意志民族主义的觉醒


    拿破仑对被征服国家不分阶层不分宗教信仰一律施以暴政的政策深刻的激发了包括德意志民族在内的欧洲各民族的民族主义。在此之前由于封建领主制的存在人们对于国家对于民族的意识非常淡薄,人们认同的是自己的领主,效忠的对象并不是国家、国王而是自己领地的领主。如今习以为常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诞生的是非常晚的,是在拿破仑时代中才出现的。中世纪的欧洲有一句谚语,“我的主人的主人不是我的主人”,意思是说普通民众只服从自己的领主,国王并不能直接命令他,他对国王也没有效忠的义务;欧洲人还普遍信仰基督教,而基督教又分为天主教、东正教、新教等几个教派,人们因为宗教信仰的不同而划分为不同的群体,并对信仰同一教派的人群产生强烈的认同感。

    但在拿破仑的暴政统治下,德意志人的民族认同感大大加强了。首先当然是封建领主制已经被拿破仑打击的七零八落,普通民众已经失去了效忠对象。以前的贵族老爷现在和普通民众一样,都成了拿破仑暴政的受害者;而拿破仑对于基督教的各个教派也是一律平等的,一律平等的给与严厉打击,并不厚此薄彼。拿破仑对于教会的严厉打击并不是因为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关键在于拿破仑这样的铁腕人物是绝对不允许包括宗教在内的任何势力来挑战他的绝对权威的。而且拿破仑本人似乎也并不信仰宗教,也不相信活着会遭报应死后会下地狱之类的迷信说教。1809年5月拿破仑在阿斯佩恩和艾斯林战役中惨败于奥地利,受尽拿破仑欺压侮辱的教皇庇护七世立刻跳将起来,四处宣扬什么“阿斯佩恩和艾斯林的战斗是上帝对拿破仑这个世界的压迫者进行惩罚(王朝田、梁湖南:《从土伦到滑铁卢》,解放军出版社,1985,第250)”(1),“凌辱教会的暴君快完蛋了(王朝田、梁湖南:《从土伦到滑铁卢》,解放军出版社,1985,第250页)”(2)。拿破仑在惨败之后手段却越发的强硬,下令废黜庇护七世并将其逮捕,请教皇吃了五年牢饭。

    正是在对拿破仑的共同仇恨中,在要向法国人复仇的激情中包括德意志民族在内的欧洲各民族的民族主义情绪都被最深刻的激发起来了。因为无论是国王、贵族或是普通民众都成了拿破仑暴政的受害者,他们明白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打败拿破仑,而再也没有什么是比“国家”、“民族”更能团结最广大民众的了。事实上导致拿破仑第一次退位的莱比锡会战在欧洲历史上就被称为“民族之战”,各个被拿破仑暴政奴役下的民族寻求解放的意味十分明显。富勒在其名著《西方军事史》中就这样评价这场战役,“可是时代已经改变,欧洲已经不再是一盘散沙,许多民族都已团结起来,从而形成一个个结晶化的民族国家。它们各自分道扬镳,使他(注:指拿破仑)的个人神化主义的假定无法实现。

    在耶拿会战中,拿破仑不仅毁灭了一个封建陆军(注:指1806年拿破仑在耶拿战役中全歼普鲁士军队主力,迫使普鲁士进行改革),而且也肃清了封建观念的一点最后的余烬。从这些灰烬之中,却产生了新的民族性陆军,终于在莱比锡会战中把他自己击败了。在埃尔斯特河边的战场上,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现代欧洲却从此脱出了中世纪的蜕壳。”

    欧洲从此脱去了中世纪的蜕壳,一个新的欧洲已经呼之欲出,而德意志也将在民族主义的号召下开始统一。

    (1)王朝田、梁湖南:《从土伦到滑铁卢》,解放军出版社,1985,第250页
    (2)王朝田、梁湖南:《从土伦到滑铁卢》,解放军出版社,1985,第250页
    作者:苏肄海 时间:2016-01-26 16:05
    @飞跃万里的孤鸿 2016-01-26 16:01:08
    很喜欢拿破仑战争的那段 历史
    -----------------------------
    我也很喜欢拿破仑的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苏肄海3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18天 / 跨度622天】
    • 开贴:2016-01-25 15:39
    • 更新:2017-10-09 10:20
    • 阅读:511554 回复:10050 楼主:1011
    • 字数:约692千字
    • 图片:75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