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千古一圣王阳明(长篇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15:43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1)
    人世的哲理长久地隐藏在玄冥之中,宇宙不知疲倦地演绎着爆炸,膨胀的轮回,直到上天也厌倦了这周而复始的一幕,打了哈欠,眨了眨眼睛说:“让王阳明去吧!”于是一道天光划亮了沉寂幽远的万古长夜,坠入神洲大地上一处叫余姚的地方。
    几十年后,一个穷山恶水,鸟不拉屎的地方,一个在任何版本的中国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名——龙场,将被永远载入史册。因为这一天,一个仕途失意的落魄青年在这里和神做了一笔交易,他以渊博的学识,丰富的阅历,以及不分昼夜的冥思苦想为人类换来了觉醒的火种和超凡的智慧,阳明心学横空出世!
    一百年后,他的名字传遍大江南北,他的粉丝成群结队,他的文治武功让人编成传奇顶礼膜拜,他的传世文集让盗版书商笑歪了嘴。他的徒孙徐阶隐忍十载,用心学里的智慧除掉权奸严嵩,官拜内阁首辅,荣极一时。几年之后,另一个不世奇才张居正更是将心学艺术发挥到极至,他左右逢源,架空皇权,以力挽狂澜的政治改革为行将就木的大明朝续了整整半个多世纪的命。
    福建愤青李贽,早年即受心学影响,创立“童心说”, 批判重农抑商,倡导功利价值,猛烈抨击官方意识形态,企图为资产阶级革命作理论准备,在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方面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江西文人汤显祖,主动向组织靠拢,拜王学传人罗汝芳为师,长期致力于哲学理论与艺术实践的结合,创作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昆曲艺术《牡丹亭》。
    除此之外,散文家袁宏道,畅销书作家冯梦龙以及各路草根写手纷纷亮相,在心学的影响下笔耕不绰,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文学时代。
    善于剽窃的日本人也再次发挥其视知识产权为粪土的优良传统,通过一个叫了庵桂悟的和尚“引进”了心学,一时间阖岛轰动。一般而言,轰动这个东西也就是个短期效应,比如超女快男华南虎,史上最牛钉子户,基本上各领风骚三俩月。可人家日本的这次轰动效应一直持续到明治维新时期!还诞生了一个骨灰级的粉丝——东乡平八郎。按理说小东已经是偶像级的人物了,作为日本军事史上少有的天才将领,他率领装备处于劣势的日本舰队在日俄战争中全歼俄国太平洋舰队和波罗的海舰队,被天皇任命为海军军令部部长,前途无可限量。可就在庆功宴会上,本来应该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小东却沉默不语,这是怎么一回事涅?就在大家投来询问的目光时,小东默默地从怀里拿出一块印章,上面刻着七个字:“一生伏首拜阳明”。众人顿时无语。
    正当小东一边泪眼婆挲地抚摸着他的宝贝印章,一边颤声道:“微斯人,吾谁与归?”时,蒋介石蒋中正蒋委员长登上了历史的舞台。蒋公早年在大陆时就非常推崇阳明先生,赴台伊始便将所居之草山改为阳明山,并在草山创立了‘革命实践研究院’,提倡‘实践’运动,以示对阳明先生的尊崇。老蒋一个人追星觉得不过瘾,还强迫小蒋(蒋经国)加入“王粉”的队伍,这种毫不利己专门追星的敬业态度让后世无数粉丝黯然失色,难望项背。
    于是乎,有人要问,王阳明到底是谁(曾经有人告诉我王阳明是武林高手)?心学咋就那么神奇?以前,每当有勤奋好学的小朋友问我这样的问题时,总是希望我讲讲“致良知”“知行合一”之类的,但我想了想,还是只总结出一句话:“王阳明是一种生活态度。”
    也有持不同意见的,认为阳明心学可以浓缩为两个字——权道。权是权衡,是权宜。而对人心而言,权就是追求那微妙的恰到好处,像称跎一样随被称之物的轻重而变动,找到那个应该的恰好,
    究竟怎样,听我慢慢道来。

    开讲之前,请允许我普及一下物理知识。初中时,我的物理老师经常喜欢在课堂上感慨:“牛顿这样的人,一万年出一个!”当时,作为一名科普爱好者,我总是认为比起牛顿,爱因斯坦更厉害,于是我去找物理老师理论。我以为我们之间的谈话会围绕着牛顿三大定律和相对论到底哪个更伟大展开,没想到物理老师只对我说了一句话:“牛顿相信上帝是第一推动力,而爱因斯坦认为上帝不掷色子。”
    许多年后,当我领悟了“人择原理”,才真正理解了物理老师的话。人择原理说,宇宙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们感觉到它这样。换句话说,我们之所以活在一个看似调控得如此准确,以至能孕育我们所知的生命的宇宙之中,是因为如果宇宙不是调控得如此准确,人类便不会存在,更遑论观察宇宙。如果任何一个基本物理常数跟现有的存在足够的差异,那么我们所知的生命便不能存在,更不会有智慧生物去思考宇宙。说了这么多废话,其实就想表达一点,科学作为研究对象,是受到科学家主观影响的。实验物理学家喜欢说的一句话是:“当你观察微观粒子的运动方向时,你的目光所形成的压力都会影响粒子的运动轨迹。”而当物理学向量子力学挺进时,海森堡的不确定性原理和薛定谔他们家的那只猫(一个关于猫的实验,结论是,除非进行观测,否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同时提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观点:“你无法同时观测到微观粒子的速度和位置。”
    科学并不完全客观!
    信仰唯物主义的科学家彻底崩溃了。爱因斯坦一边念念有词道:“上帝不掷色子。”一边去拉小提琴了。
    扯这么多是因为长期以来,王阳明同志总是以代表唯心主义的反动学术权威的面目出现在高中教材中的,由于我们习惯性的二原对立思维,阳明同志受到了很不公正的待遇,从一万年才出一个的圣人沦为很多所谓的唯物主义哲学家的陪衬,再对比一下叔本华尼采在国外的知名度,阳明先生死不瞑目矣!然而,是非原无定论,公道自在人心,历史是残酷的,却也是客观的,千百年后,无数荣极一时的名字都被雨打风吹去,而王阳明这三个字的光芒必将冠绝当代,映照千古。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15:56
    自己盖楼自己住,闲人免进!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15:57
    想吵架的去杂谈和国观,别污染我的楼房~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15:59
    每天进来转转,精心打理一下~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子,希望不会给先生抹黑~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19:03
    感谢几位捧场,我很想发扬心学,但只怕是自不量力,但我会坚持下去~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19:07
    (2)
    话说公元1472年,明宪宗成化八年,王圣人降临在浙江余姚。余姚在明朝属于绍兴府,大禹治水就告成于这片三苗古地。绍兴作为作为全国著名的名人制造基地,曾成功地推出过周恩来,鲁迅,蔡元培,秋瑾,徐锡麟,章学诚,张岱,徐文长等牛人,这些人基本上都受过王阳明的引响,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创作的道路,死了以后还要被写进历史教科书供后人瞻仰。
    作为相对严谨的官方史书,《明史》带头宣扬封建迷信思想,说王圣人他妈怀孕十四个月才生下他,出生当晚王圣人他奶奶岑氏还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站在一片红色云海中的神仙送了个婴儿给她。岑氏刚从梦中惊醒,王圣人就出生了。大家觉得这件事非同小可,就把家里最有见识的人,娃他爷竹轩公王天叙请了出来。为啥叫竹轩公呢?因为据传此人“性爱竹,所居轩外环植之,日啸咏其间”,颇有些魏晋遗风。
    老头拄着拐棍从里屋出来,往太师椅上一坐,环视了一下众人,说:“咳,咳。既然是云上的神仙送来的,那就叫王云吧。”于是王圣人有了第一个名字。
    圣人这个行业没有统一的标准,唯一达成共识的是,这是个操作性不高且吃力不讨好的职业,古往今来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可以算作圣人外就剩下若干疯子神经病自称实现了这一理想。当年董仲舒同学目不转睛,焚膏继晷,用了三年时间遍览天下书籍后放出一句狠话:“三代以下无圣人。”三代者何?曰:“夏,商,周”。也就是说,孔子孟子,老子孙子这些人通通都不够资格,实在太打击怀揣梦想的小朋友们了。
    不过王云小朋友是个例外,所谓“彬彬三代”,精神贵族的养成绝非一世之功。翻开家谱一查,王家的祖先里面就有一个圣人——王羲之。王羲之有多牛?问问学书法的就知道了。好比杜子美的诗,辛稼轩的词,王羲之是当之无愧的书圣。
    由于王书圣知名度太高,后世子孙都生活在他那巨大的光环之下,有所建树的寥寥无几。因此请大家把目光“移驾”到元末明初。
    先来欣赏一首张可久的元曲:
    兴亡千古繁华梦,诗眼倦天涯。孔林乔木,吴宫蔓草,楚庙寒鸦。数间茅舍,藏书万卷,投老村家。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如果大家熟悉纳兰性德的词,就能体会张可久“兴亡千古繁华梦”的感慨。而这种情愫在《红楼梦》里弥漫得最充分,有人称之为“朦胧美”,而我认为这是作者的一种末世感。许多年后,当右派愤情康有为用“公羊三世说”疯狂抨击固有的儒家学说时,传统文人们纷纷咋舌,如果当时有天涯论坛,康有为一定被扣上“精英”“美元党”“网特”等数不清的帽子。又过了几年,当严复的《天演论》出版时,人们才慢慢接受了“时代是在不断进步”的观点。
    现在看来很可笑,这么浅显的道理小学生都明白。但可惜,中国是一个崇古的国度,自从孔子他老人家不遗余力地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天下大同的上古时代的美好画卷,并顷情打造了尧舜禹三大人类的偶像,做人的楷模,后世之人就常常生活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纠结中。
    崖山之后,蒙古人入主中原,汉人沦为三等公民,满目神州尽胡服,当真是千古未遇之奇灾剧变。而以往的士大夫阶层现如今也没官做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对无良文人的报应。当年蒙元逼近临安,大臣们纷纷逃跑,朝堂上所剩无几。皇太后谢道清愤言:“大宋养士三百年,待尔等不薄,今国家有难,何以尽弃国而去!”),于是,站在元朝汉族文人的立场上,不难想象他们的心态——末世来临。用曹雪芹的话形容就是“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19:58
    yushuming84言之有理,我的意思是相对而言,明朝待文官如狗,动辙杖刑伺候,而一部南明史,读下来却也是可歌可泣~欢迎常来交流~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20:33
    TO股市侠客行:
    兄台这么想,已得心学奥义,传习录区区数千言,不明者纵倒背如流又有何意义?心学者,无他,修炼心灵而已,至于是否领会,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还是那句话,心学是一种生活态度~常来~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21:40
    TO徐不克:
    谢谢捧场,梁漱溟确实很厉害,其实他们那一代国学大师都是我崇拜的对象,像陈寅恪,吴宓,冯友兰,章太炎,钱穆,牟宗三等等,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里对心学的介绍我觉得非常精准~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23:20
    TO yushuming84:
    不可否认,从宋朝到明朝,专制集权是在向前发展的,不然明朝怎么连宰相也给废了,只剩下六部的秃头尚书,兄台所言皇帝,太监,文官三权鼎立也是事实,不过是发生在明朝中后期,这也是心学在文官集团中蓬勃发展的一个结果,理学统治下的文官集团断不会如此有朝气,至于满清,大家都明白,懒得浪费时间去说它了~欢迎讨论~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5 23:34
    TO 伸乐明:
    单就哲学而言,我认为理学和心学都是对儒学的发展,而理学被官方意识形态捆绑之后产生的一系列社会影响使其成为众矢之的,而心学承认人的价值,重实践,又融合了道家和佛家的思想,无疑是对儒学的一种发展~
    作者:小孤心 时间:2008-02-16 11:32
    (3)
    王云的六世祖王纲就是这些落魄文人中的一员。当是之时(元末明初),天下大乱,山头林立,而王纲同志文武全才,颇有声名,是块建功立业的料,但王纲不这么想,经过“末世”的消磨,他没有太多的民族大义,壮志雄心,只求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于是,王纲同志坚韧不拔地穿梭于山水之间,哪没人往哪钻,谁让他下山他跟谁急,比陶渊明还陶渊明。然而,世事多不遂人意,王纲王才子常年甘居林壑,淡薄名利的感人事迹不胫而走,愈传愈神。据路边社最新报道,王才子早年曾跟终南山隐士学习《周易》里的卜筮之法和相面之术,这下更不得了了,要知道《周易》从古到今就是一部天书,虽然被尊为群经之首,但其高深莫测的风格使很多人皓首穷经一辈子也琢磨不透。总的来讲,这是一部研究人类思想和宇宙本质规律的书,里面包罗了哲学,数学,历法,建筑,医学等各个领域的学问,但其中最深奥晦涩,最吸引读者眼球的就是卜筮和相面,亦即老百姓喜闻乐道的算命。
    据说王才子学成下山,遇到的第一个算命对象就惊天动地——明朝开国宰相刘伯温。刘伯温见王纲谈吐不俗,气质非凡,认定他是个奇才,当即与之结交。王纲则现学现用,端详了刘伯温半天。自信满满的刘伯温只道他要赞美自己一番,再来一句:“苟富贵,无相忘”,然后像小说里面写的,杀猪宰牛,歃血结拜。
    结果恰恰相反。
    王才子神秘地告诉刘伯温:“你将来肯定会飞黄腾达,但是我呢性本爱丘山,不愿意误落尘网中,所以到时候你就别来鸟我了!”
    刘伯温顿时无语。
    繁花落尽,世易时移。王纲在古稀之年被举荐到兵部担任郎中(正五品)。这可怪了,按照王才子的牛脾气,打死他都不会去做官,难道临老了脑袋开窍了?史书中没有记载原因,但仔细推敲,不难得出答案。
    《华氏911》的导演迈克摩尔经常拍一些揭露美国社会阴暗面的纪录片,比如枪支管理,医疗腐败等问题。于是一个美国左愤自己集资,拍了一个小成本纪录片《迈克摩尔恨美国》来反击。那么,大胆设想一下,给朱元璋拍纪录片取什么名字呢?对了,就是《朱元璋恨贪官》。
    由于童年的不幸遭遇留下的心理阴影,朱元璋对贪官的仇恨是现在很多愤青无法体会的。如果你有幸生在明朝洪武年间,如过你有幸成为一方大员,最幸运的是你已经躲过了李善长,胡惟庸,蓝玉,郭桓等大案要案的牵连。好了,恭喜你可以上任了。首先,你会受到老朱的亲切接见,当你离开时,他的谆谆教诲会在你的耳边时时回响:朕行先教后诛,不是不教而诛。尔等若是不听话,硬是要贪,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到任以后,会有专人安排“皮场庙”一日游(友情提示:请准备好纸巾)。这里悬挂的都是贪污了60两银子(相当于现在3万元人民币)的前任地方官,这些人先是被挑筋断指,折磨至死。然后生扒活剥,将皮剥下后填上稻草、石灰做成“皮统”供后任瞻仰。即使这样,老朱仍不放心,设立了十三道御史,六科事中,处处布防,纠察百官。想想洪武朝的官员,工资少得可怜,又摊上这么有个性的皇帝,能干到退休便被视作奇迹,当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史料记载,官员们每天上朝,都要在家门口举行仪式,他们穿戴整齐,抱抱老婆孩子,交待清楚谁还欠我多少债、我的私房钱藏在床底下的箱子里等后事,然后诀别而去,老婆孩子就在背后哭,除了人是活的,和开追悼会没什么区别。散朝的时候,老婆孩子在门口等着,看到活人回家,就会大肆庆祝一番,内容是我又活了一天。于是乎,有人怒了:“老子不当官总行了吧!”
    的确,也有人身体力行这么做,悬节东门,挂印而去。但是同志们不要忘了,老朱的行事风格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当他意识到这个问题时,马上匠心独具地颁布了“诽谤朝庭罪”和“戴死罪、徒流罪办事”,前者用老朱的话说就是“奸贪无福小人,故行诽谤,皆说朝廷官难做。”后者则更是明朝的一个奇特景观。很多犯罪的人过堂,上到衙门才发现当官的也戴着镣铐,和自己一模一样,后面还有人监视。除了衣服是官服,活脱脱就是个犯人。结果是被判了死罪的官员给下面跪着的犯人判死罪,然后自己再到朱元璋那里去领死。
    现在大家可以想象王纲的境遇了。站在朝庭的立场,世有遗贤,肉食者之耻也,王才子名气那么大,不去做官,你老朱同意,那些正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文官们也不会同意。于是,王才子连《陈情表》都没来得及写,就被人带到了京城。据当地百姓回忆,王才子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王才子。直到多年以后传来消息,王纲在广东增城征讨苗人的战役中光荣殉职。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小孤心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54天 / 跨度601天】
    • 开贴:2008-02-15 15:43
    • 更新:2009-10-08 23:25
    • 阅读:218669 回复:1726 楼主:256
    • 字数:约213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