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黄河启示录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孤清霜 时间:2015-09-12 18:12
    这是一部跨越了60年,三个家族三代人恩怨情仇的故事所交织在一起的作品,文笔舒缓娓娓道来,像听那过去的故事一般,这么些年,他们的天空,他们的土地都发生了什么,带给什么样的思考,什么是好,什么又是坏,人性到底是什么?这是沉寂了很多年的一颗文坛的炸弹,即将炸醒一群人,让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都懂得,什么才是理想,才是信仰,才是坚持。更让我们懂得,没有精神的世界是多么的可怕,我们缺失的不仅仅是道德和信仰,而是人性。

    勤奋进取的外来户,守成的大户,以及穿梭在几个男人只见的女人,热情奔放却总是得不到真爱,被土匪强奸而有送出家门的女人,会生一个什么样的儿子,抢了自己的弟媳妇i的傻子是否能够保得住媳妇,那浓郁的乡土文化,荡气回肠的爱情绝唱,那黄土地上男男女女们的恩怨情仇,在那个充满了理想和变革的年代背景里,他们又会如何找回属于自己的灵魂。


    这是一跨越了60年,三个家族三代人恩怨情仇的故事所交织在一起的作品,文笔舒缓娓娓道来,像听那过去的故事一般,这么些年,他们的天空,他们的土地都发生了什么,带给什么样的思考,什么是好,什么又是坏,人性到底是什么?这是沉寂了很多年的一颗文坛的炸弹,即将炸醒一群人,让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都懂得,什么才是理想,才是信仰,才是坚持。更让我们懂得,没有精神的世界是多么的可怕,我们缺失的不仅仅是道德和信仰,而是人性。

    勤奋进取的外来户,守成的大户,以及穿梭在几个男人只见的女人,热情奔放却总是得不到真爱,被土匪强奸而有送出家门的女人,会生一个什么样的儿子,抢了自己的弟媳妇i的傻子是否能够保得住媳妇,那浓郁的乡土文化,荡气回肠的爱情绝唱,那黄土地上男男女女们的恩怨情仇,在那个充满了理想和变革的年代背景里,他们又会如何找回属于自己的灵魂。
    作者:孤清霜 时间:2015-09-12 18:14
    楔子
    2012 壬辰 仲夏
    秀延河边的一有一道高高的石崖,石崖上面是一个平台,坐落这三间老旧的房子,没有围墙,房子正被密密麻麻的脚手架包围着,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坐在院子的核桃书下,面前一张石桌,石桌上放着一个看不见颜色的玻璃茶杯,厚厚的茶垢,一个杯子大半杯子都是茶叶。把手里捧着的书放在石桌上,抬起头看了看正午的太阳。太阳火辣辣毫不留情的刺痛他的眼。
    干咳可一声,点了一支烟,他扯着嗓子喊出几个字,中午啦,大家谢谢吃饭吧,下午接着干。
    另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人从中间屋子的脚手架下面钻了出来,拍拍身上的土,说道:“高明,还是你舒服呀,你看我们一个个的都成了土人。
    这名叫高明的男子笑了笑,说道:“我说元阳,那又没让你白干,你说你一个堂堂一村之长,怎么着也是个几层干部,谁让你爱钱。”元阳从裤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着应到“我那是爱钱,我这也不是为咱村这古老建筑做点贡献吗,你说这杨道长也走了,这道观也要塌了,不维修不行了,再说了,咱石家沟村,还真离不开这道观。只可惜杨道长,咋就走了呢”元阳仰起头,朝对面不远处的乾坤湾方向望了望。
    十天前,这座无名道观的唯一道士,突然走了,有人看见他一直朝黄河边走去,乘了一个羊皮筏子,去了对面的山西,这道观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盖的,只是在村里一些老年人的嘴里,知道这道观在他们的小时候就是三间房子,门口一台石桌,和一颗核桃树,核桃树年年都结果,有时多有时少,不管多少,杨道长都会等核桃全熟了,青皮在书上就裂了口,一颗一颗的落在地上,然后才一个一个捡起来,当树上最后一颗核桃和一片巴掌大的黄叶都散尽的时候,杨道长就会把这些核桃用几个木筛子撑着,放在屋檐下晾干,然后无论那个村民路过门口,他都会从口袋里拿出核桃一个一个,边递边说,吃吧吃吧,白露的核桃七月七的枣,一颗两颗一生不显老。
    另外几名干活的村民相继从房子里出来,其中一个人满脸的兴奋,都到高明面前,压低声音说,高明,在老道士住过的炕头下面,发现了一个木箱子,你看看咱咱回去吃饭吧。高明转过头,说是吗二狗子,那走,元阳一起去看看是什么东西。
    几个人进了正屋,这三间房子只有一个正门,正门进去供奉的是三尊神仙,然后左右两侧各自一个门,左边的门里面住人,在屋子北侧,右边的另一间房子在南侧,是放置一些家什的地方。高明随着二狗子进了左边的屋子,屋子里只有一条长方形的土炕,炕槛早已经没有了棱角,闪着幽暗的光,炕头是灶头,灶头除了安锅之外,还留了一小块地方放置面盆,铺着清幽幽的石板。石板已经被掀开,里面是个泛着黝黑亮色的木匣子。二狗子把木匣子抱出来放在炕上。
    木匣子没上锁,高明失意二狗子把木匣子打开,里面是个红包裹,包裹上面放着两本线装书,高明拿起来一本翻了一下,这是一本已经泛黄了的被翻阅过无数次的书,封面上的书名已经模糊不清,高明翻开书,在里面隐隐约约写着几个字《铜人腧穴针灸图经》,高明小心翼翼的翻阅了一下,书里面都是一些人体的图,高明又拿起,另一本是《杨家将》,他把书放在旁边,然后让二狗子把红布包裹拿出来,慢慢打开。
    里面是一把枪,黑黝黝的一把手枪,众人都睁大了眼镜,高明从口袋里摸出一副白色手套,把枪拿了出来,仔细打量了一番说:“以前在部队的博物馆见过这种手枪,国民党军队的装备。”他把手枪放在一边,红布包裹里除了手枪,还有一套发这霉味的军服,一定已经没有沿的军帽。高明拿起军帽,把军帽反过来,绿色的军帽里面有一层白色的棉布,棉布上面写着一行字:国民革命军国民革命军第十七军第一师汽车运输团营长杨魁山。山西代县。
    “这老道士不一般啊!”高明轻轻把军帽放下,把手枪和书都放进去,然后仔细包好。元阳一直在旁边看着,问道:“这么就不一般了?”高明回过身来,说:“这老道士原来是国民党的一名营长,山西代县人。代县不就是雁门关吗?这老道士不一般呀不一般,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二狗子欠着身子问。
    “走吧,把东西抱着,抱好,下午我要送到县文化局去。”高明对二狗子说。
    二狗子抱起木匣子,几个人从屋里鱼贯而出。石崖下的一条大路沿着秀延河蜿蜒,朝西就是石家沟村,朝东出去二里地就到了乾坤湾边。远处几个穿这一身白衣服的人正慢慢的朝乾坤湾方向而去,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牵着一头叫驴,叫驴套个车,车上放着一口槐木棺材,车后面跟了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都一身素白的孝服,就连鞋上,也用白纸糊了一层。这是一支送葬的队伍,没有哀乐,没有哭声,只有秀延河河水哗啦啦的声和发情了叫驴的叫声,在山谷里回荡。
    “胡大国死了,唉,都好几年没见他了。”二狗子叹声气说。
    “你们去吃饭吧,我去送送他,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亲戚。二狗子你把木匣子给元阳,让他保管好,我一会来取。”高明把手里结满茶垢的玻璃杯子递给元阳,快步朝石崖下走去。
    对面远处的一道山梁上,传来一阵调子:白花花的大腿细细的腰,这么好的身子你咋还走了。。。。叫驴正在拉着棺材上坡,弓着腰呜哇呜哇的叫着。秀延河的水哗啦哗啦的卷着浪花。

    作者:孤清霜 时间:2015-09-12 18:16
    第一章:1942--壬午1
    1.
    农历三月初六到三月初十,是村里道观的庙会,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唱五天大戏,周围四邻八乡的人都会前来赶会,三月的秀延川,野草儿还没拱出地面,可秀延河里的冰已经开始慢慢融化,天照旧阴冷阴冷的,风就像细细的钢针一样,一直扎到骨头上。
    道观的小院子里搭起了一座戏台,每天一场大戏。吃过早饭,锣声一响,整个川里都能听见,娃娃们来不及擦去嘴边的饭粒,扔下碗就朝道观院里跑。
    今天是三月初八,也是主会,最隆重的一天。吃完早饭,高宗福披上羊皮袄,从锅里打来一盆热水,放到锅台上,用棉布蘸上水,然后捂在下巴上,从门脑上取下一把剃刀,打开刀用指头在刀刃上试了试,一屁股坐在木凳上,翘起左腿,把刀在鞋底上嘶啦嘶啦来回拉磨了一会,又用指头试了试,方才取下下巴上捂得冒着热气的棉布,对着盆里的水,小心翼翼的刮着满脸花白的胡子茬。
    高宗福腮帮子上长了个火疖子,剃刀划过,血和着水渗了出来,他咧了一下嘴,继续刮着,血越来越浓,顺着腮帮子滴到盆里,盆里高宗福的影子晃了晃,变成了一圈一圈的。他停了一下拿起棉布,把脸上的血擦干净,咳了声,擦干剃刀上的胡屑,又在鞋底上来回拉了几下,一只手扳起下巴,鼓起腮帮子,继续用剃刀在脸上来回刮着花白的胡子。
    厚重的槐木板大门吱呀一声,高志飞从推开门进了院子,径直朝高宗福走了过来,高宗福头也没抬,继续刮胡子,高志飞走过来,双手缩在衣袖里咳了一声,站在高宗福的背后。高宗福问,一大早你去干啥了。高志飞说,我听庙会上来了个郎中,就去问问,看我大哥的病能治不。高宗福又问,那郎中咋说的?高志飞跺了跺脚说,大夫说了,恐怕不行。高宗福嗯了一声,又用棉布去擦脸上的血水。
    院子的东北角是个茅厕,高志远一手提着棉裤,一手摸着鼻涕从茅厕里出来,像喝醉了一样的扭扭歪歪走了过来,高志飞看了他一眼,没吭声。高志远走到高宗福旁边,歪着头看高宗福,然后拉开嗓子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叫着,流血啦流血啦。
    高宗福这才抬起头,高志飞看见高宗福刮破了脸,问高宗福爹你这是咋啦,高宗福说没事,你娘昨晚把炕烧的太热了,上火了,长了个疖子,一会抹点烟灰就好。高志飞说那爹你当心点别化脓了。高宗福一遍擦着剃刀一遍说,不打紧,你快去拾掇拾掇,带上祖宗的牌子,一会咱去观里。高志飞转身走了,高宗福回到屋子里拿出个一尺长的旱烟袋子,捏起一撮烟叶,放进烟锅子里,压的实实的,在从灶膛里掏出块火炭点着,啪嗒啪嗒的抽了起来。
    今格日头不错,暖洋洋的,巳时时分,道观院子坐满了人,上了年纪的都围着戏台子,年轻人则在其地方玩,四周有赌钱的摊儿,也有货郎的摊儿,娃娃们不知疲倦的到处乱跑,摔倒了再爬起来。
    作者:孤清霜 时间:2015-09-12 18:17
    2.
    年过六旬的李道长,歪着身子坐在大殿神像边的一把椅子上,闭着眼睛,花白的胡子耷拉在前胸,头上挽了个油亮油亮的发髻,身上的道袍倒是格外的干净,只是不知道洗了多少遍色,变成蓝白色。神仙前的香炉上,一炷香还没来得及燃完,就又有人插进新的香,然后跪在神像前,默念着什么,念完了,就从衣襟里摸出个铜板,丢到面前的布施箱里,当的一声。李道长就拿起木棍,闭着眼睛敲响了旁边的铜磬。嘴里说声无量天尊,多子多福。
    两个束着腰带的年轻人,走了进来点着香,恭恭敬敬的把香插到香炉里,一起跪在神像前面,双手合十默念了一会,稍微年长点的从腰间的布腰带里摸出三个大洋,依次丢进布施箱里。李道长皱了一下眉头,缓缓睁开眼睛,一边敲响了铜磬,一边打量了一下这两名年轻人,一名约莫三十岁左右,满脸络腮胡子,有点呲牙,闭着嘴还能看到两个大门牙的白边。另一名面皮微黄,稀稀拉拉的长着几根黄胡子,李道长又逼上眼睛,嘴里提高点声,念道:无量天尊,福祸齐至。
    两名年轻人没有理他,转身出了门,绕过看戏的人们,朝崖下走去,黄脸皮的汉子对大牙的说,大哥咱不看戏啦,听说这戏里的娘们可好看了,和仙女一样。大牙瞪了他一眼说,你就知道女人女人,这辈子你迟早死在女人手里,看什么戏,山上几十个兄弟还等着吃饭。黄脸皮不再吭声,默默跟着大牙,俩人朝山下走去。
    高宗福和高志飞正朝上走,远远的见有人下来,二人就在小道比较宽的地方挪到路边的荒草里,高志飞怀里抱个红布包,俩人站在旁边让道,大牙和黄脸皮从二人身边走过,高宗福看着二人,大牙也看着高宗福二人。高志飞一抬眼,正遇见大牙的眼光,连忙垂下头来。
    大牙和黄面皮一路朝下走去,望着远去的背影,高志飞说爹我咋觉得那个大板牙的目光老凶,和刀子一样,我后背都发冷。高宗福没有说话,抬头望了望天,在前头朝崖上走去,高志飞紧紧跟在后面,把怀里的红布包死死抱着,再回头看了一眼,见大牙和黄面皮已经到了山下的大路上,正和一个来看戏的人说了句话,然后拱手朝沟里走去了。
    高宗福二人进了道观院子,径直朝大殿走去,到了大殿外面,高宗福停下脚步,拍了拍身上的灰,整理了一下头顶上的棉帽子,然后从门边侧身轻步进去。高志飞把怀里的红布包放在身旁,跟着高宗福一起跪在垫子上,奉上香,毕恭毕敬的三叩九拜,毕后,高宗福从怀里摸出个银元,丢到前面的布施箱里,伴随着李道长的磬响,当的一声。
    李道长微闭着眼说,无量天尊,高东家来啦。高宗福站起身子朝着李道长拱手,回了声无量师尊,然后侧开身子,站在李道长旁边。
    李道长睁开眼,看了看外面见再也没人进来,就慢腾腾的站起来对高宗福说,东家是大善人,来喝杯茶。高宗福指了指高志飞怀里的红布包,李道长笑了笑对高宗福说,是祖宗吧。高宗福点了点头,李道长示意高志飞把排位放到三清像的脚下,高志飞连忙去打开红布包,毕恭毕敬的把祖宗的牌位放好。
    高宗福和李道长分别坐在靠墙的两张椅子上,中间几上放着两个茶杯,冒着热气。高志飞站在高宗福的旁边,高宗福端起茶,抿了口放下,干咳了两声为李道长看今年的天年咋样啊。李道长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眯上眼睛,半晌后才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水火不容,老天爷恐怕要收人咯。然后逼上了眼睛,两只手交叉着放在腹部,大拇指来回转动,再不说一句话,高宗福只好转移话题,问是不是前些日子李道长收了个徒弟。高宗福打从记事起,李道长就一直一个人。李道长慢悠悠的说,见死不救,枉为修行人。高宗福又问,那怎么没见人在哪。李道长淡淡的说,有缘自然会相见,不急不急。然后继续眯着眼睛。高宗福识趣的起身和李道长告别,带着高志飞出了大殿。
    院子里已经开戏,大姑娘小媳妇的挤了很多人,有坐着的也有站着的,个子矮的垫着脚尖,小小的戏台上锣鼓有声,夹杂这唱声,时高时低,对面山坡上隐隐约约的又传来几声信天游:前面的哥哥你莫要急,妹妹我脚小撵不上你,叫声哥哥你等等我,天黑了咱两亲嘴嘴……
    高宗福看都没看一眼戏台上演的是什么,背着手朝院子外面走去,高志飞紧跟上来央求高宗福看会戏,高宗福冷冷的说,有啥好看的,年年唱的都一样。走跟我回去看看西沟里地消了没有,要消了明带上人去吧玉米茬给挖了。高志飞不再说话,有些不舍得跟着高宗福顺着小路下了石崖。
    高宗福是石家沟的大户,雇了三个长工,一个放羊,另外两个干地里活,每年农忙的时候还要再雇上七八个短工,如今刚开春,人都闲着。连从保安下来的长工也来了几天了,地还冻的和石头一般,没法下地,只好照顾着高宗福的牲口,把牲口粪都从圈里掏出来,用笼担着倒在院子外面,再用镢头打细,准备过阵子下了雨,都驮到地里。
    一直到了晚上,到吃饭时间了,高宗福盘腿坐在炕上,面前摆着个木盘子,高志飞在旁边坐着,媳妇杏儿挺个大肚子,耷拉着腿费力的半坐在炕沿上,高志远手里拿个碗,眼睛直溜溜的看着盘子里的猪肉蒸酸菜,不停的咽口水,高宗福瞪了他一眼,高志远擦了一下嘴,继续盯着盘子。高老太太端着一大盆玉米面节节,放在旁边,小女儿高志霞从灶膛的木板凳上站了起来,也跟着过来,高老太拿起碗,先盛了一碗端给高宗福,然后从高志远手里夺过碗,盛了一碗递给高志远,高志远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从盘子里夹起一片肥肉,放到碗里,高宗福瞪了他一眼,嘴里说上辈子就是饿死鬼变的。杏儿一手扶着腰从炕沿上溜下来对高老太说,娘你坐着我来给咱盛饭,高老太说不用不用,你看你都快生了,娘给你盛。杏儿又坐下。高宗福看了一眼问高志飞你妹怎么还没回来吃饭,高志飞说我也不知道,可能看戏看高兴了去谁家玩去了。高宗福端起碗吐噜吐噜的往嘴里扒了几口,然后其他人人才都端起碗开始吃饭。
    饭都吃完了,高志飞高志远都各自回屋去了,还没见高志娟的影,高宗福啪嗒啪嗒的抽着旱烟,自言自语的说,死女子,死土匪窝里去了么,一点人形都没有。刚说完,就听见大门吱呀一声,一阵嘤嘤的小调传了过来:天黑黑路不平我不怕,正好能和哥哥拉话话。高志娟推门进来,见高宗福黑着脸,没敢吭声,自己去拿个碗盛了一碗饭,坐在灶膛边的小凳子上吃了,吃完了才了炕,拉开被子躺在高志霞旁边,高志霞悄悄问姐你弄啥去了,咋才回来。高志娟把头蒙在被子里,不理她。
    高宗福披上羊皮夹袄,到院子里喊,刘三刘三,把大门关好,晚上睡觉灵醒点。大门边左右两边各有两件土坯房,是给长工和短工们住的,长短工都是自个做饭吃,长工们按月领工钱,短工则是按天领工钱,如今只有三个长工,刘三四十来岁,在高家做长工已经五年了,听到高宗福喊,应了声,然后出去关上大门,给牲口填好草料。
    高宗福嘱托完,回到屋,脱了鞋上炕拉开铺盖,对高老太说,吹灯,睡觉。高老太从被窝里欠起身子,吹灭了对面的油灯,油灯冒着浓浓的烟,一股焦糊的味。

    一个来月过去了,地也完全解冻了,向阳的坡上,山桃花都开了,满山的粉红,不见一点其他的色儿,和着微风整个石家沟都是清香的味儿,虽然至今还没见滴一滴雨,但这些山桃花都喝饱了去年的雪水,这才一朵朵的精神抖擞。高宗福在西沟的五十亩地里,高志飞带着刘三他们都把玉米茬挖完,然后把牲口粪也驮到了地里,一堆一堆的倒好,远远望去,活像一个个小坟包。
    这早春的天说变就变,上午还是微风和着花香,到了下午就起了风,树木才刚发芽,还抵挡不了风,风卷着鸡毛羊粪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像发疯的魔鬼一般一天到晚的横行肆虐,人都躲在屋里,出去了都站不住脚,身薄的人没准都能让黄风给吹到秀延河里去,河道里的冰也都融化完了,前些日子河里的水还不小,可而今,秀延河的水小了许多,两边露出的黄泥,也让风吹的裂开了缝,里面挂满了枯枝烂叶。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孤清霜4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337天 / 跨度1090天】
    • 开贴:2015-09-12 18:12
    • 更新:2018-09-06 22:10
    • 阅读:39940 回复:1049 楼主:1425
    • 字数:约427千字
    • 图片:5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煮酒黄河启示录59图 孤清霜4 2018-09-06 22:10 -376/1425 337/1090
    杂谈异人启示录3图 佩伭 2018-07-10 19:09 206330/1055 211/2739
    鬼话二十三年未曾见面的亲哥哥带我做黄河捞尸人1图 陈十三V 2018-05-31 14:57 8606/727 123/125
    鬼话《黄河古事》---爷爷被黄河里浮出的石头棺材带走了1图 龙飞有妖气2 2015-08-24 12:33 7772/776 184/432
    其它[连载][山人启示录]之 踏雪寻狐6图 传奇山人2 2016-01-11 16:16 7857/339 80/1160
    鬼话我被黄河底下的东西盯上了,它就要来抓我了 李司机V 2018-06-30 14:22 5280/734 104/105
    鬼话黄河古道:采金人的诡异经历(恢复更新) 菡萏暮霭 2011-12-05 00:22 4421/175 42/271
    其它《山人启示录》心医咨询二十年的灵异、风水、鬼故事1图 传奇山人2 2017-01-27 09:18 3732/479 30/1577
    情感(长篇)新婚法时代——女人婚姻的最新启示录 表妹的错 2011-12-24 20:50 3933/227 31/49
    舞文黄河古镇上演绝世恋情——《青城缘》8图 朴素大方 2013-01-30 18:28 3271/686 202/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