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26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7-08-24 08:33
    安内攘外 八


    于是,随着新节度使贺德伦到魏州上任,开始按照朱友贞的诏书拆分魏博军队,魏博镇马上军心浮动,人人惊惶不安,如同一个聚满了巨大化学能的火药桶。

    朱友贞自然也想得到,这种事情干起来不会那么顺利,所以他在向魏博发过诏书的同时,也准备了硬的一手。朱友贞下令,以讨伐镇州、定州为名,派开封府尹刘鄩统率六万大军,从滑州白马渡口(当初朱温屠杀李唐朝臣的地方)北渡黄河,进逼魏州。三月二十九日,刘鄩大军进驻魏州之南的昌乐县。而一支由五百名精锐龙骧骑兵组成的梁军禁军先头部队,更在澶州刺史,著名的猛将王彦章率领下,直接开进魏州城内,扎营于金波亭。

    新皇帝这是要干什么?魏博的士卒们,尤其是那些新牙兵银枪效节都军士,不由得惊骇万分地联想起了九年前的血惺往事:当时,新皇帝他爸朱温也在调动军队,对外说是要对付刘仁恭,大军只是从魏州旁边“路过”;同样,也有一批据说只是为了给安阳公主办丧事的人,开进魏州城中。可当天晚上,魏州城就血流成河,老牙兵们和连同家属全部被杀光了!这次他们又来,难道是想历史重演,再用他们的钢刀给我们办丧事?!

    前车之鉴不远,在一个叫张彦的银枪效节都军官鼓动下,愤怒与恐惧都已暴棚的魏博军人们决定奋起自救,抢在中央禁军动手之前发动兵变,先下手为强!火药桶终于被引爆了!就在“导火索”王彦章部进城的当天深夜,魏州城内火光四起,杀声震天,造反的魏博士兵一路纵火制造声势,然后团团包围了金波亭,对中央派来的龙骧禁军痛下杀手。

    遭到突然袭击,王彦章虽勇,无奈寡不敌众,何况魏博兵也不是吃素的。短暂的交战之后,龙骧军招架不住,只得在王彦章的带头下,拼死冲出一条血路,砍开城门,突围逃走。王彦章跑出去了,身处内城的新节度使贺德伦虽然也想逃走,但他既没有王彦章勇武,自然也没有王彦章的好运气。战至天明时分,贺德伦带来的五百余名亲兵全部战死,他本人被兵变军人生擒,软禁于一幢小楼之上。当然,在这样的混乱中,兵变士卒顺手烧杀抢掠,给自己发点儿小财也是完全正常的,所以当天晚上,“魏之士庶被屠戮者,不可胜计。”

    很快,汴梁的朱友贞就得知他的保险方案失败,魏博还是发生兵变了!这虽然有些意外,但也不是完全没想到的,他急忙采取了补救措施,于四月初,派供奉官扈异前往魏州,安抚兵变军人,想通过晃一晃胡萝卜,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朱友贞开出的价码是:完全赦免兵变军人,并给予重赏,同时表示,可以考虑给兵变头目张彦一个刺史当当。站在中央政府的角度上说,朱友贞已经相当宽大了,但这仍与张彦的要求相差巨大。张彦等人见到朝廷特使扈异后,一把扯过诏书扔到地上跺两脚,对特使破口大骂,充分发泄了他们对中央的怨气,然后强迫贺德伦以自己的名义给朱友贞上了一道奏表,提出了他们的两项要求:一、朝廷必然撤销昭德镇,将相、澶、卫三州还给魏博;二、刘鄩的军队必须赶快撤走,并保证今后中央军不能随便进入魏博境内!

    可以想见,朱友贞见到贺德伦的奏表,脸色大变:岂有此理?这样的要求要是同意了,那不就等于让魏博独立了?有了前不久镇压武宁镇反叛的成功经验,仍处于优势的朱友贞岂能轻易退让?而且扈异回京,给朱友贞传话时建议说:张彦此人好对付,只要陛下让刘鄩进兵,他的人头很快就能传首京师!于是朱友贞决定在原则问题上决不退让,决不向“魏独分子”低头,再次下诏到魏州,劝喻乱兵说:拆分魏博,是朝廷深思熟虑后已经定下的国策,不能因为你们一闹事,就轻易更改!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7-08-26 09:17
    安内攘外 九


    可惜朱友贞和扈异都看错了张彦,这家伙以及他那帮牙兵兄弟们,面对压力的态度类似于今天的金三世,总是超强硬来对抗强硬!于是,大梁皇帝的特使带这份诏书赶到魏州,马上遭到了比上一次更加恶劣的待遇。张彦除了把诏书扔地上,还叉着腰,当着朝廷使节的面,大骂他们的皇帝朱友贞:“一个只配当佣人保姆的下贱小子,还敢对我们指手划脚!”

    过完嘴瘾后,张彦一伙又把贺德伦拎了出来:“贺老大,别偷懒,该上班了!”贺德伦的本班工作是:给朱友贞上一道奏章,要求文辞强硬,掷城有声,让姓朱过目不忘,即便睡着了半夜梦到也能被气醒!贺德伦不敢写又不敢不写,只好推辞:俺也不识几个字,文书平时都是秘书写的。

    这时,在魏博节度使衙门的秘书,准确说是判官,叫王正言。这王正言曾经当过和尚,因诗写的不错,被贺德伦要求还欲收揽至幕下,此人一向胆小唯诺,最怕惹事。眼前,他看见张彦手中的大刀片子,马上联想到朝廷刽子手手中也有大刀片子,真是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啊!想到此,王正言吓得汗流浃背,手抖了半天竟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气得张彦一脚把他踹倒:“你这个蠢汉竟敢怠慢我!”

    赶跑了王正言,张彦问道:“还有谁会写文章?”有人推荐:有个叫司空颋的,在罗王爷时任过咱们魏博的掌书记。于是司空颋被召了来,这位司空颋到是个很有追求的人,能被文学青年罗绍威看中的人,文笔自然差不了,更重要的是,他还很有胆子。与张彦一见面,他神情自若地向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军头长揖施了一礼,然后神气自若,挥笔成文,写了一篇由节度使贺德伦署名,但在正常情况下借给贺德伦十个胆他也不敢写的奏表:

    臣一次又一次送上奏章,向陛下禀告这里的实情,所有军士都在恳切地盼望着肯定的回复,为何朝廷一直不当回事?这三个月以来,一直军情紧急,戈矛未息,全城人心惶惶,又找不到控诉申冤的地方。希望陛下你明了臣的赤胆忠心,尽快顺从众人的意愿,不要再犹豫,果断地颁下圣旨!如果陛下还要周围的小人商议对策,耍弄什么阴谋诡计,只怕到时候六州一起丢个精光,没地儿找后悔药去!可别把我说的话不当回事,这已经是近在眼前的实际情况!

    另外,臣统领的魏博道素来兵甲精良,士卒勇猛,既可以虎视并、汾之敌,也足以吞灭镇、定之寇。所以臣特地请求,依照杨师厚的前例,授予臣招讨使的全权,全盘负责北疆的战事,陛下只用坐在那里,看臣如何赴汤蹈火的节操。如果到时候没有明显的功效,听凭陛下诛杀!

    哈,真是可气又可笑,魏博这群反贼得到赦免已经够宽大了,结果不但不肯向大梁皇帝做丝毫让步,反而变本加厉,进一步漫天要价,居然要当什么招讨使?要当谁谁谁第二!那可是朱友贞最担心的局面啊,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一刀直捅向大梁皇帝刚刚缝合的旧伤口!虽然奏表上要这个官职的人是贺德伦,但老贺现在跟个提线木偶差不多,除了什么时候上厕所还能由自己的生理反应决定外,再无一丝自由,给他任何官职,受益人都只可能张彦一伙。

    所以,是可忍,塾不可忍!还等什么,还不让刘鄩赶快进军,铲除这伙反贼!

    但奇怪的是,朱友贞此时的脾气竟好得出奇,人家都登鼻子上脸了,他仍然耐着性子,又给魏州发去了一道劝慰的诏书,再次详细解说朝廷拆分魏博的合理性与便民性,同时追述招讨使一职的来历,证明杨师厚任招讨使是特殊情况下的特殊任命,按常理魏博节度使都不应该兼任招讨使云云……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7-08-28 08:38
    安内攘外 十


    虽然朱友贞据说继承了其母元贞张皇后的好脾气,但就算是张皇后,也没达到这种被人扇了左脸,还微笑着把右脸递上去的境界吧?那他身为万人之上的实权皇帝,为什么挨了骂还能不气不恼,继续细致耐心地给别人做思想工作呢?

    个人认为,朱友贞之所以如此隐忍,在兵变发生后的一个多月时间内迟迟不肯开打,最大的可能性,是他对让刘鄩单独解决魏博兵变缺乏信心。现今不少讲述五代史的书籍文章,往往对刘鄩评价颇高,如在下对五代史最早的启蒙教材,沈起炜先生的《五代史话》中干脆就说:“当时后梁可用的大将以刘鄩为第一。”不过,这显然并不是朱友贞的看法,因为就在不久前,解决难度相对较低的武宁叛变时,他任命梁军的主帅是牛存节,刘鄩只是作为副手参战。

    虽然牛存节是一位资历比杨师厚还老的老将,其军旅生涯也堪称战功卓著,不管野战、攻城、守城,都有拿得出手的闪亮战绩,但这个人本份低调,从无嚣张跋扈的事例,史称其“木强忠厚,有贾复之风”。大概正因如此,他可能是朱友贞这辈子最放心的,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真正信任过的老将,深得其倚重。

    现在又遇上了大难题,魏博出事,李存勖和他麾下的强大晋军显然会有极大的机率介入,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刘鄩以往的战绩虽然还算不错,但多是避实击虚的小胜,没有一次击败强敌的硬战。保险起见,还是让刘鄩按兵不动等一等,目前先暂时稳住叛军,等到牛存节出马更有把握一些。

    朱友贞大概就是这样想的,因为他也正在这样做着。牛存节被调任魏博东边的平卢节度使(上一任平卢节度使,就是现在被张彦摆弄来摆弄去的贺德伦),正在快速筹集军饷,集结部队,准备从平卢出兵,与刘鄩东西对进,重演去年的辉煌:平定魏州,并击退晋军有可能的干涉!

    可能有朋友会问:既然牛存节既有能力又得到朱友贞的信任,那为什么他当初不干脆就让牛存节当魏博节度使得了?很明显,没信任到那个程度啊,魏博军力太强,之所以让贺德伦去,就是看中他能力差,万一有二心也掀不起大浪啊,但大梁皇帝好像忘记了,在魏博历史上,掀起浪头的,经常不是节度使。

    说到底,这还是安内与攘外这相互矛盾的两大难题,在朱友贞内心的博弈,能人镇魏州,对内不安全,庸人镇魏州,对外不安全。比较而言,还是内部的安全更重要一些吧?朱友贞在反复权衡利弊之后,下出了自以为高明的一步,落子之后才发现是一招大恶手,既没安得了内,更让外敌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巨利,真真是输惨了!

    不过,事后诸葛亮好做,不要说朱友贞,历史上有多少比他高明的多的大师,都下过让他们事后追悔不及的蠢棋,只因当初看起来,像是个好主意。

    再说朱友贞隐藏在诏书后面的这些小动作,不可能做到密不透风。张彦一伙大概也察觉到了大梁皇帝正在进行的“不良企图”,在接到第三道诏书后,张彦最终确认他割据魏博的愿望已经不可能用和平手段达成,不禁怒不可遏,直接将诏书撕了个粉碎!

    按照唐朝中期以来魏博兵变的光荣传统,六州之地早就应该是我们的!如果朱友贞硬是不守规矩,不尊重咱们的河朔传统,那我们何妨换一个既守规矩又重传统的名义宗主呢?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7-09-01 07:44
    安内攘外 十一


    那么谁可以代替朱友贞,当我们魏博合适的名义宗主呢?现实能够指望上的可选项其实不多,只有一个:晋王李存勖。想想看,他既然到现在都还打着李唐王朝的旗号,应该也比较认可唐朝的老规矩吧。

    想到这些,张彦对他的手中玩偶贺德伦说到:“梁主不通时事,蠢得像头笨牛,让人牵着鼻子走,我们不能再听他的瞎指挥了!现在城中人心不安,找不到依靠,我们魏博虽然兵强马壮,但如果没有外援还是很难自立。如今河东的晋王手握精兵十万,矢志匡复唐朝,与大梁是世仇。只要我们与他同心协力,还有什么事办不成?你好好按我们说的做,自然有你的富贵。”

    贺德伦虽然在内心恨不得把张彦给生吞了,但他已没有别的选择,回归梁朝显然是不可能了,他只好遵照张彦的要求,向晋王李存勖发出求援信。为讨好河东,张彦同时以贺德伦的名义下令:即日在魏博废除后梁的乾化年号,学习晋国,改称“唐天祐十二年”。

    李存勖其实一直在密切关注着杨师厚死后,后梁的变化。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一般说来,最关注你的人,要么是你的亲人,要么是你的仇人。但当李存勖接到贺德伦的求救信时,他并不能确定这封信内容的真假,甚至怀疑它有可能是梁军想诱他深入而设下的圈套。毕竟,此时驻扎在魏博地区的梁军主将,正是那个以诡计多端著称的刘鄩。

    那怎么办?算了,别管他,安全第一?假如让朱友贞坐在晋王的位子上,他可能就会这样选择。这也不是在下随口瞎说,而是后来朱友贞确实遇上了类似的情况,在那次机遇到来之时,他只是隔岸观火,没有为改变自己帝国的命运出动一兵一卒。

    但是现在接到信的人毕竟不是朱友贞,而是李存勖。是这位雄心勃勃,血气方刚的沙陀青年。根据对后梁现状的分析,他认为这封信的内容很可以是真的,而一旦是真的,魏博将唾手可得,以后晋军只要跨过黄河,便可兵临汴梁城下!从此梁晋战争的主动权,将牢牢掌握在晋军手中!这样一举扭转乾坤的机会倘若错过,此生追悔何及?

    何况,梁与晋之间是无法和平共存的,两者的结局只能是你死我活。尽管自李存勖继晋王位以来,晋军接连取得了好几次重大胜利,晋的疆域与军力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比他刚上台时增长了一倍还多,但从总的力量对比上看,尚未改变梁强晋弱的根本格局。就像高明的棋手纹枰对弈,处于弱势一方的如果不敢冒点险,不敢下得激进一些,只顾求稳求安全的话,最终的结果多半会走向安乐死。既使不考虑两位首脑人物的个人素质差异,光这一条,也迫使李存勖要比朱友贞在战略上更敢冒险一些。

    想到此,李存勖抛下了一切迟疑,当机立断:全力以赴,出兵魏博!豁出去了!既然要打仗,既然要逐鹿天下,哪儿有不冒险的?

    距离魏博最近的晋军部队,是常驻在盟友王镕地盘上的李存审部。为让魏州的后梁叛军坚定反叛信念,不发生动摇,李存勖在第一时间内就命令李存审部从赵州出发,进至临清(今河北临西,贝州的属县,地在魏州北偏东约一百五十里),声援魏州。此时的贝州刺史张源德虽然并不服从魏州传来指令,仍坚定地站在后梁一方,但他的兵力不足以对抗李存审,无法阻止晋军进入其辖区。

  • 首页
  • 上一页
  • 269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总老师麦加4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265天 / 跨度2449天】
    • 开贴:2011-10-08 12:24
    • 更新:2018-06-23 08:32
    • 阅读:2979360 回复:20878 楼主:2319
    • 字数:约1691千字
    • 图片:31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