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29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04-15 07:55
    图解胡柳陂之战 五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04-15 08:03
    徐兆玮: 黑名单 举报 2018-04-14 22:11:31 评论
    评论 不甘的咸鱼:再者说,王彦章担任行营诸军左厢马军都指挥使,并不意味着他一定要在左端。谢彦章死后,王彦章可能临时接替指挥全部骑兵,而不仅仅是左厢马军。否则就要解释右厢马军是谁指挥?那梁军中央没骑兵吗?
    ----------------------------------------------------------
    在下推测胡柳陂之战中王彦章在梁军左翼,原因可绝不仅仅在于他的战时职务。

    从复原的战场态势图可看出,假如王彦章在中央,他要向濮阳方向运动,需与正面杀过来的李存勖主力硬碰硬,并从中杀开一条通道,更不可能吧?

    假如王彦章在梁军右翼,去濮阳倒是比较方便,从周德威阵地的北面稍稍一偏就掠过去了,但那样的话,他就不可能与位于周德威身后,战场西南端的晋军辎重兵相遇。

    所以王彦章除了在左翼,还能在哪儿?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04-15 08:23
    @赤壁剑三九阴 2018-04-14 21:17:17
    其实李存勖谦虚了,王彦章最后还是被他生擒了。
    -----------------------------
    @徐兆玮 2018-04-14 21:45:23
    《旧五代史》王彦章传说:一日,晋王(李存勖)领兵迫潘张寨,大军隔河,未能赴援,王彦章援枪登船,叱舟人解缆,招讨使贺瑰止之(贺瓌不让王彦章救援潘张),不可(王彦章拒绝服从命令)。晋王闻彦章至,抽军而退,其(王彦章)骁勇如此。
    这是说,王彦章在贺瓌做招讨使时期(也就是胡柳陂战役前后)曾经在潘张之战中违令出战,吓退李存勖,保住了潘张寨。
    但《通鉴》却记载,数年后(即后梁灭亡那年),王彦章......
    -----------------------------
    如果这就算吹捧的话,那古史中武将的传记恐怕很难找到一篇没有吹捧的例子了。史书记载永远是挂一漏万的,如果作者认为属于并非重大的,有关键意义的事,史书中无记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这种出现在两本史书中的不同记载,略有冲突太正常不过了,别说还隔了好几年。

    举个出现在同一本史书中的例子吧,《通鉴》记载:918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也就是胡柳陂之战刚刚打完,李存勖攻克濮阳。然后,完全没有梁军收复濮阳的记载,可就在第二年十二月,又出现了晋军击败梁军,乘胜攻克濮阳的记录。这难道是史书在吹捧李存勖,编造战果吗?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04-17 08:31
    胡柳陂大战 十七


    仗打到这份上,晋军左翼全溃,右翼与中央被切断,辎重粮草全失!如果不出意外,将是梁军十余年来未曾有过的全胜之役!贺瓌与王彦章如果能更团结一点,或者说王彦章要能更顾全大局一点,这一天就他们创造奇迹,扬名天下的日子!

    但梁军的胜势在这一刻达到顶点后,终于没有再前进,而是迅速又衰退了。原因是:王彦章跑了,他擅自带着梁军中最精锐的那部份军队脱离了战场,真的奔濮阳而去了。

    关于王彦章在取得重大战果,但还没有彻底敲定胜负时,就擅自走人的原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没有记载,我不可能给出准确的答案,但我可以给出一个推测,直接导火索,也许就来自梁军刚刚取得的胜利:击杀了晋军头号名将周德威!

    杀死周德威当然是一项了不起的大功,哪这项大功应该算在谁的功劳簿上呢?个人认为,当首推周德威的猪队友晋军辎重兵,和周德威那些坑爹的手下卢龙兵。不过等梁军记功的时候,他们肯定不参与评选 ,所以不提也罢。那剩下来争功的,就是王彦章的左翼骑兵,与梁军右翼步军。从会战过程上看,无疑王彦章部起到的作用是主要的,关键性的,但如果梁军右翼指挥确实是朱友贞的心腹,大军的副司令朱珪的话,官大一级压死人,王彦章在争功战中将一丁点儿胜算都没有。

    没有记载,但我们可以假想一个合理的场景:朱珪的人急着抢下周德威等晋军将领的遗体或是首级,王彦章的人不服,于是王彦章冲上前找朱珪理论,却被这位大领导结结实实一顿狠批。原本就因为谢彦章事件憋了一肚子火气、怒气、怨气的梁军骑兵们,终于在他们脾气火爆的主将王彦章带头下,像火山一样爆发了:

    贺瓌、朱珪,你们这两个卑鄙小人得意个鸟!要没了我们这些骑兵舍生忘死地冲锋陷阵,你们什么也不是!走,兄弟们,我们不伺候了!

    于是,晋军方面的记载为了扬胜讳败,王彦章是临阵脱逃。而梁军方面两位长官贺瓌、朱珪事后写报告,这个既惹人厌,又确实对后来战败负有责任的王彦章,自然也不可能给他说好话,他只能是临阵脱逃!王彦章在胡柳陂的临阵脱逃,遂成史书上的铁案。

    从史书留下的记载来看,王彦章不太善于与人相处,非常傲慢、粗暴,且缺少耐心,有嫉恶如仇的一面,绝无忍辱负重的一面,与朱友贞身边心腹们的关系极差。总之,他是个情商比较低的人,其个性中的缺点之突出,较之优点毫不逊色。所以他虽身处乱世,又有将才,官职却升得很慢。这不能简单视为朱温、朱友贞屈待英雄,很大程度上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在我看来,胡柳陂之战中的王彦章,略略可以视为关原之战中西军将领岛津义弘的加强版,在某一刻表现神勇,但不顾大局,对本方的最后战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史实与我的推测相差不大的话,那史书记载中王彦章的临阵脱逃,可以说既有些冤枉,也真算不上太冤枉。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04-17 18:16
    是岁大饥,民多流亡 ,租赋不充,道路涂潦,漕辇艰涩,东都仓廪空竭,无以给军士。租庸使孔谦日于上东门外望诸州漕运,至者随以给之。
    -------------------------------------------------------------------
    @眼睛羊 2018-04-17 14:34:58
    @总老师麦加 @赤壁剑三九阴
    第一、漕运靠江南是后来的事情,五代没打下江南一样有漕运。
    第二、几十万的吃饭是最重要的政治问题。
    第三、在古代交通运输情况下,解决几十万人吃饭是重大难题。
    我们看历史,很多战争都是围绕几个地区城市反复争夺,不是人家不知道绕路,是因为当时的条件下绕路可能就是大家饿死。同样的道理,赵匡胤想因为军事关系建都洛阳,但阻止他的不是简单一句“在德不在险”,而是......
    -----------------------------
    羊兄你的误区,就在于把供养几十万脱产人口,当成一个政权首都所必须的标配。其实要供养几十万人,是一个政权发展壮大到大一统王朝的级别后,机构膨胀的结果(但它一旦达到这个规模,即使后来国力衰退,领土缩小,也很难减下来了),而远不是一个政权产生和生存的必要条件。

    不然看看同时代闽国的长乐府、南汉的兴王府、马楚的长沙府、北汉太原府、契丹的临潢府、渤海的龙泉府等,这些国家的首都哪个有供养几十万脱产人口的能力?它们难道没有活得好好的?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04-19 08:50
    胡柳陂大战 十八


    在左右两翼都发生巨变的时候,李存勖怎么没有反应呢?个人觉得,他应该还和贺瓌的梁军中央部份纠缠在一起,既分不出手来,可能也不能及时发现左右两翼的变化。不过,当这变化已经由量变发展成质变,一直在奋勇冲杀的李存勖发觉情况不对头了:虽然他刚刚还在中央地段占据着上风,但怎么在不经意间,自己的两翼好象就都被打垮了!梁军大阵的中央虽被他打开了,但已经没有用处,自己正面没有呼应的兵力,梁兵是主动让开中央,从自己两侧冲到自己后面去的,并非被打败。

    李存勖如果回过头,就可以发现一幕更不详的景像:自己留在无石山的营垒已经插上了梁军的旗帜!李存勖的心也许紧了一下:他带来随军陪自己取乐的“李天下”剧团成员们,怕是凶多吉少了,里边还有个他特别欣赏的伶官,叫周匝。当然,他更可能已经来不及想这些,只是在目瞪口呆地喃喃自问:天呐,这破仗究竟是怎么打成现在这样的?左翼的周德威,右翼的李嗣源,你们都干什么去了?

    周德威已经阵亡,李嗣源则好容易集合起右翼中,属于自己的那一万安国军,由自己与两个心腹将领李从珂、石敬瑭带领,向西北面突进,先登上无石山,看清楚战场情况后再做相应决定。

    但他来晚了,无石山营垒之前已经被梁军乘胜夺取。梁军发现南面有晋军来抢山,反应十分迅速,暂时撤去部份旗帜,在山上营垒中设伏等待。混乱中,李嗣源不及细察,匆匆冲上山,正落入了贺瓌优势兵力的伏击圈之中。自然又是一番激烈的拼死苦斗,李嗣源才算带着他的亲兵勉强突出重围,杀到山下。一看,亲兵死伤惨重不说,他最信任的两个心腹将军中,石敬瑭还在,李从珂却不知去向了!

    李嗣源的直辖部队兵势已弱,再想抢登无石山是做不到了,没办法了解全面的战场情况。而此时,凡李嗣源眼中看得到的,被打散了建制的各支零散晋军大都在往北逃。李嗣源只好派人向他们打听:“看见晋王了吗?知道晋王现在在哪儿吗?”

    没有统一的答案,但很多溃兵都说:看见晋王往北走了,可能要过黄河了吧。听了这些不知谁先传出来的战场谣言,李嗣源已无心再战,遂命石敬瑭殿后,也率其所部军队向北撤出战场。而同属晋军右翼成德(赵军)、义武(北平军)两军,可能随李嗣源一起,或者更早,就已经向北溃散或者撤退了。至此,晋军左右两翼均失去了战斗力,损失极为惨重,而二十四日的太阳,刚刚爬至南边天空的正当中。

    可以说,二十四日上半天的战斗,暴露出李存勖在军事上一些此前从未显现的缺点。如屡胜之后骄傲轻敌,不能做到知己知彼,以及对于太大数量军队的协调指挥能力不足等。不过到了下半天,又是李存勖优点的展示时间了。

  • 首页
  • 上一页
  • 295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总老师麦加4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345天 / 跨度2618天】
    • 开贴:2011-10-08 12:24
    • 更新:2018-12-09 08:27
    • 阅读:3375853 回复:23880 楼主:4786
    • 字数:约1807千字
    • 图片:32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