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3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11-27 11:24
    血战成德 二十三


    阎宝的军队本来比城里的成德叛军多很多,但分得太散了,环形营垒太大,而且“诸军未集”,很多部队还远离大营,何况他们还没有成德叛军那种用饥饿锻炼出来的决死意志。于是,松懈的晋军被拼命的成德叛军打得大败而逃,阎宝仓惶退出大营,撤往赵州。

    阎宝一逃,围攻镇州的晋军全线溃退,成德叛军就毫无阻碍地将晋军修筑工事、营垒全部破坏,将营垒中屯积的大量粮草搬入城中,搬了好多天都没有搬完。叛军缺粮的问题大大缓解,又有底气长期坚持下去了。

    更糟糕的是,成德叛军的这次胜利,还大大鼓舞了刚刚败走的契丹人:晋人也是可以被打败的嘛。待春暖雪化,阿保机就再次派出契丹军队进驻平州、营州一带,不断对晋国进行骚扰性攻击,并不时派少量精锐轻骑实施大纵深穿插,甚至深入河北内地,破坏晋军的作战行动。

    身为梁军降将的阎宝,在晋军中是李存勖着力培养,用来平衡那些老资格的人,此前在胡柳陂的表现是非常优秀的。没想到第一次让他独挡一面,竟能输得这么难看。这次败绩还完全打乱了李存勖的战略部署,使晋军将长时间处三线作战的不利境地。阎宝越想越羞愧难当,回来就得了重病,数月后便病亡。晋军为了镇州,又折一员大将。

    李存勖得知镇州失利的消息,只好免去了阎宝的镇州前线总指挥的职务,重新派晋军中的元老宿将上场。于是,刚刚与李存勖一道大败契丹军队的义兄李嗣昭,前往镇州前线走马上任,接手指挥对成德叛军的战争。

    由于阎宝原先修筑的工事、营垒基本都被破坏的不成样子,要恢复之前的围困效果不是件易事。更何况城中暂时已不缺粮,短期内围不死。所以到达镇州前线的李嗣昭决定,改变战术,既不挥师强攻,也不修筑长围,而是设法引城中守军出来野战,将其歼灭于城外。只要重创了叛军,镇州自然就不难拿下了。

    四月下旬,张家老二张处球亲率一千多精兵出城,前往九门(镇州所属的一个县城)。至于目的,据说是去接运那里的粮草进城,只是不知道在当时的情况下,还有谁这么大胆量,向镇州叛军供粮?我怀疑这有可能是李嗣昭扔出的一枚鱼饵,又或者,还有其他的原因。

    按中原史书的记载,接下来发生的事是这样的:

    李嗣昭设伏于已被破坏的阎宝废营,张开大网等叛军上钩。待张处球的人马通过废营,突然拦腰截击,出城的叛军大败,基本上全军覆没,张处球几乎是单身逃回镇州。

    但一件谁能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在打扫战场时,有几名叛军士卒藏身于残垣断壁间顽抗,突发一箭,竟正中李嗣昭的头部!李嗣昭的箭囊中箭已用尽,便不顾血流如注,从头上拔下那支箭,反手射回,一箭将射中他的那名叛军射手射死!

    可是,正常情况下受箭伤是不宜马上拔箭的,李嗣昭头部的伤口裂开,流血怎么也止不住,身经百战的老将没能撑到第二天日出,便于当夜逝世于军中,成为继李存孝、周德威之后,“晋阳五虎将”中第三个离开人世的人。
    | 18468楼 | | |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11-29 08:23
    血战成德 二十四


    李嗣昭的阵亡,是整个成德之战中,晋军蒙受的最沉重损失。这不但是因为从此以后,李存勖身边,又少了一个坚韧正直,一心奉公的重臣,更是因为由此引发的后续伤害,还远不止于眼前这点事。

    不过上边也说过,这是中原史书记载的内容,在契丹人的记录中,李嗣昭之死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辽史 太祖纪》和《辽史 萧翰传》中都有记载:当李存勖的军队再一次包围镇州时,成德节度使张文礼又遣使向契丹告急。阿保机便命开国第一功臣述律敌鲁(阿保机的大舅子,幽州之战被李存审、李嗣源击败的那位契丹军主帅)的儿子萧翰为主将,将军康末怛为副,统军救援镇州。他们出手不凡,大败晋军,杀晋军名将李嗣昭,并乘胜攻克了石城县。

    显然,李嗣昭只有一条命,不可能死两次。那么,李嗣昭之死,究竟是被成德叛军的残卒射伤不治?还是死在契丹军队手中?中原与契丹的史书,哪一边距离史实更远呢?

    可能有人认为契丹人脱离野蛮比较晚,也许会淳朴一些,花花肠子没有汉人多,他们的记载会不会更可靠一些呢?

    很可惜,就在本文写作中,我已经发现《辽史》摆了将卢文进与卢国用当成两个人,将吴、吴越、南唐三国张冠李戴的两次大乌龙,其余的小错误更是比比皆是。在本人仔细研读过的古史中,《辽史》的质量之低,首屈一指!

    当然,我们不能因为某人经常说谎话,就简单判定:他这一次也说谎了。真相还是需要我们检查两种完全不同的记录,作对比分析,看看它们谁更合情理,谁在逻辑上有可疑之处?

    如果李嗣昭真是死于契丹人之手,中原史家有掩饰这一点的需要吗?个人认为,应该没有。汉伏波将军马援说过:大丈夫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方为善终!将军死于战场不是耻辱,如果是死于强敌之手,较之死于弱敌之手更不是耻辱。史书如果造假,有可能讳败为胜,有可能为了推卸责任,把弱敌说成强敌,但没有把强敌说成弱敌的道理。

    与中原的记录相比,契丹人的记录如果仔细分析一下,可以发现一个非常大的破绽:契丹军队救援镇州,击杀李嗣昭之后,乘胜攻占了石城县。这石城县在什么地方?我核对了谭版《中国历史地图册》、《五代十国行政区划史》、《古今地名大辞典》,都无一例外地证明了当时镇州附近根本就没有一个石城县。那当时究竟有没有一个叫石城的县城呢?答案是有的,只不过它远离镇州,却紧挨着契丹设在关内的大本营平州,位置就在今天河北省唐山市东北。

    闹了半天,如果按契丹人的记录,他们在镇州城外大败李嗣昭之后,既没有“宜将剩勇追穷寇”,攻击战败的晋军,也没有进镇州与张家帮叛军会师,索取他们渴望已久的金帛和美女,而是“乘胜”哧溜一下……狂奔几百里跑回老家去了!我怎么感觉这更像是在逃跑呢?

    显然,对于这一战,契丹人的记载是靠不住的。真相也许是这样的:阿保机接到镇州的再次告急,也再次派出了援军,但援军很可能在途中遭晋军拦截而折回,没有靠近镇州。这也就是中原记载中没有契丹军队参战的原因。但契丹援军南下的消息,有可能被李嗣昭利用,可能就是张处球敢于出击九门的原因。萧翰、康末怛回师,为避免阿保机怪罪,在家门口攻占了一座小县城交差。后来,他们意外地听说李嗣昭死了,就厚着脸皮把这份功劳报在自己头上。

    | 18477楼 | | |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11-29 08:26
    大家可以从这张地图上看看,镇州在哪儿,石城在哪儿,感受一下,一支契丹偏师如何在镇州郊外“大败”晋军,又“乘胜”攻占石城。



    | 18478楼 | | |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12-01 07:35
    血战成德 二十五


    晋军应该没有失利,因为这一战打完,他们仍就停留在镇州近郊,继续保持对成德叛军的军事压力。临终前,李嗣昭遗命,由与他私交甚好的昭义节度判官任圜(“圜”字有两个读音,yuan“元”或huan“环”,不知道念哪个)暂时代理指挥各军,号令与李嗣昭生前无二,以至于城中一时都不知道,他们取得了一个计划外的巨大成功。

    李存勖得知李嗣昭阵亡,很震惊,也难过了好几天,然后他做出了两个决定。其一,是调振武节度使李存进出任北面招讨使,接替李嗣昭指挥成德战事;其二,命李嗣昭的儿子们护送其父的灵柩前往太原,陪葬于李克用陵旁。

    李存勖的第一道命令很容易得到了执行,看起来合情合理的第二道命令却意外卡了壳。李嗣昭的几个儿子拒绝将父亲归葬于太原,公然率领数千昭义牙兵抗命,要将李嗣昭的灵柩拉回潞州安葬。李存勖闻讯,赶紧派自己的亲弟李存渥追上护灵队伍,与他们解释沟通。没想到李嗣昭几个儿子都很凶悍,一点儿不给小叔面子,竟拔出刀来,威胁要杀李存渥,吓得李存渥只得快马逃回。双方就这样,撕破了脸皮。

    李嗣昭的儿子们,为什么宁可冒着与李存勖作对的巨大危险,也不肯将父亲葬于太原呢?难道是潞州那块墓地的风水特别牛逼吗?

    其实李家兄弟又没看过《鬼吹灯》,对风水哪有这么再乎?他们的考虑是非常现实的:老父李嗣昭担任昭义节度使的时间很长(906--922年,共16年),在昭义镇内威望高,人脉广,每个主要岗位上都是咱家的亲戚、门生、故吏。既然条件这么有利,那咱们干嘛不按照河朔传统,将昭义镇变成咱们家的世袭产业呢?

    但要继承家产,首要条件是你要够得着。如果按照晋王的旨意,咱们兄弟几个一起去太原,还要安葬守丧,潞州岂不空了出来?晋王随便派个人来当节度使就把它拿走了。因此,为了不让父亲留下的昭义镇不被晋王拿回去,咱们必须尽快回到潞州,把它看的严严的!

    李嗣昭这一生,戎马倥偬,总为公事奔忙,很少顾及小家,所以家中事基本由妻子杨氏一手操办,当然也包括对子女的教育,结果等孩子们成人,大多像他们的母亲,一点儿不像他们的父亲。这杨氏夫人的为人,与李存勖最宠爱的侧室刘玉娘颇有几分相似,都是又贪婪又自私。在潞州这十多年,她利用丈夫位高权重,官倒官卖,积攒下了超过百万贯的巨额私财。

    据记载,李嗣昭共有七个儿子,他们依序分别叫作:李继俦、李继韬、李继达、李继忠、李继能、李继袭、李继远,全部都由杨氏夫人所生。不过龙生九子,九子不像龙,李嗣昭这几个儿子,除去都遗传了母亲的贪婪外,能力方面的差异还是比较大的。

    他们一回到潞州,最狡猾的老二李继韬,就把软弱的大哥李继俦给囚禁起来,然后利用父亲留下的余威,发动士卒请愿,拥护自己当昭义留后。李继韬一面装模作样地推辞,一面将这些“群众的呼声”上报给李存勖:晋王您能忍心让昭义镇广大的忠勇将士们失望吗?

    本来,晋国直辖区内的各镇节度使,与唐末的多数藩镇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地盘是李克用父子一刀一枪打下来的,他们就是晋王的下属,并不是独立或半独立势力。除晋王本人兼任的河东镇外,各镇节度使均由晋王决定任免,基本上不允许父死子继(唯一有可能的例外,是李克用时代短暂担任过邢洺节度使的安知建,怀疑是前任节度使安金俊的儿子,但李克用一旦想要拿掉他,他也只有逃跑的份)。

    | 18490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344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总老师麦加4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364天 / 跨度2656天】
    • 开贴:2011-10-08 12:24
    • 更新:2019-01-16 08:43
    • 阅读:3449565 回复:24719 楼主:4815
    • 字数:约1836千字
    • 图片:33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