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302
  • 页码: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05-25 08:01
    德胜争夺战 十三


    当然,梁军能够在潘张小胜的最重要原因,并不是自身打得有多么好,而是李存勖的醉翁之意根本就不在潘张,而在梁军杨村主大营的王瓒也。所以负责进攻潘张的,也只是晋军的少量偏师。潘张是否拿下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把王瓒调出杨村,调到李存勖预设的战场就行了。

    这时候,李存勖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王瓒这条大鱼被从杨村大营中调出来了。所以晋军主力没管潘张如何,全被李存勖拉过去,准备聚歼王瓒所部。李存勖的用兵依旧以刚猛为主基调,他以铁骑为前导,一举突破了王瓒的大阵,然后各军继进,冲击梁军。

    激战中,亲军猛将李建及一如既往,奋勇当先,结果被梁军击伤了手臂。李存勖看到这一幕,立即解下自己所披的战袍、玉带,赐给李建及。晋军亲军都知道:晋王正看着我们,他就在我们中间!众将士士气高涨,攻击更加猛烈!梁军虽然还在苦苦支撑,但渐渐支持不住。严厉军法的力量虽然可畏,毕竟不是无限的,梁军阵脚先是被压制的后退,既而松动,最后便崩溃了!

    主战场的战败,使梁军在潘张分战场取得的小小胜利变得微不足道,第二次德胜争夺战,再次以梁军的败北告终。

    王瓒大败之时,晋军可能堵住了他返回杨村南城的道路,他只得乘一条小船渡河,逃往杨村北城。他带来几万大军虽没有留下明确的伤亡统计,但损失肯定小不了。因为随后,朱友贞就解除了自己这位心腹的北面行营招讨使之职。想想看,贺瓌与朱友贞的关系远没有王瓒这么铁,在胡柳陂战败都没被解职。

    不过,这一仗打完后被解除了军职的,不但有属于输家的梁将王瓒,也有本属于赢家的晋将李建及。

    这件事说起来,也要怪李建及自己不避瓜田李下之嫌。原先已经有人提醒过李建及:“韦公公正在打你的小报告呢。”但李建及听了丝毫不以为意:我和晋王是什么交情?我的功劳是靠着一次又一次出生入死,拿命换来的!岂是韦令图那个阉过的家伙动动舌头,打打小报告能比的?晋王怎么可能相信那个小人而不相信我呢!

    于是李建及以往怎么做,之后还怎么做。此次会战,李建及受了伤又立了功,当然又得到了李存勖的特别赏赐,而他一回到军营,照样将这些赏金转手分给手下银枪都将士。更离谱的是,因为这些赏金本来是给他一个人的,要分给这么多将士略显少了点儿,李建及还拿了自己一部私财补贴进去!

    人人有赏,见者有份,银枪都的亲兵们自然是人人喜悦,感激晋王和将军的慷慨。但也不是每个人都高兴,比如监军韦令图,他马上又打了一份小报告到李存勖面前:李建及又拿着您赏的钱去收买军心了,嫌您赏的钱不够多,甚至还动用了自己的私财,如此不合情理的行为,李建及他究竟想干什么呢?

    再一再二,李存勖也感到不能再放任李建及这么我行我素下去了,于是他任命李建及为代州(今山西代县)刺史。其实,李存勖给有功的将领加授一个刺史头衔并不少见,但这些将领当上刺史后多数并不用去当地上班,仍留在军中参与作战,只是可以多领一份工资,并可享受更好的干部待遇。但这次不是这样,李建及同时被解除了指挥亲军的内外牙都将职务,须前往代州上任,从此远离他敬爱的晋王李存勖,也远离那些和他亲若兄弟,曾生死与共的银枪都战友们!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05-25 08:04
    自制地图:杨村、潘张之战





    潘张的位置出于我的推测,距离杨村五十里,且位于黄河的弯曲处,只有这个地方,它也位于原先向杨村梁军提供补给的后方基地滑州,与杨村中间。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05-26 13:36
    @赤壁剑三九阴 2018-05-25 22:14:49
    讲史要客观,楼主不觉得自己一直站在晋这边吗?
    -----------------------------
    我一直站在晋这边吗?在下可完全没这感觉,能否提示得更明白一点儿?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18-05-27 08:35
    附文:我眼中的“历史必然”论


    所有把历史的一切说成必然的论点,都是利用了历史这个复杂博弈系统无法重复验证的特性:所发生过的历史就是必然,那些没发生就是必然发生不了。这种论点要论证起来很轻松,也很强有力,因为反驳者无法用历史举出反例。顶多用初始条件类似,但结局不同的例子做比,但人家可以将你轻易驳倒:两个历史事件的初始条件本来就不可能完全相同嘛。

    但在可重复验证的复杂博弈系统中,我们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作为一名不入流的围棋爱好者,在下想就用围棋这个实际上比历史简单得多的复杂博弈系统作比,看看什么是“历史大势”,以及在一个复杂博弈系统中有没有“必然”?

    围棋棋盘上共有纵横各19条线,它们在一起构成了361个交叉点,从理论上说,在棋局进行过程中的每一刻,除去已经落子的点和禁入点外,你可以在剩余的任何一个交叉点上落子。但即使你不懂棋理,也应该很容易理解,在可以落子的大部份交叉点,都是不合理的落点,你把棋子投下去就是一步臭棋,或者用围棋的俗称叫作“恶手”。但排除掉这些恶手之后,剩下的合理的落点,通常也远远不止一个点。

    我认为这就可以类比什么是大势,或者叫作历史潮流。大势就如棋局上一定时刻的盘面形势,它决定了哪些应手是不合理的,哪些是合理的。那什么是违备大势,或者说逆历史潮流而动?显然,就是故意违备棋理,下出恶手。

    一些朋友,比如羊兄,在评论历史时最喜欢做这一类极端的类比:你让谁谁谁,来怎么样怎么样,他们还有可能成功吗?将这一类比喻,翻译成围棋的语境,大致可以这么说:你就算让柯洁或者朴廷桓上场,故意走几招自杀级的大恶手后,他们还能赢得了吗?

    确实,如果对局双方的棋力差距不是过份悬殊的话,一招大恶手就极可能让你面临一个崩溃的大势,然后你不管再怎么精打细算也扳不回来了。从这个角度讲,我同意他们的论述。问题是,这些朋友接下来往往会这么说:所以,不管换谁来都改变不了,只能如此这般(也就是重复历史已经发生过的事),这就是历史的必然云云。

    这由前半截推导出来的后半截,我就无法苟同了,因为我们如果将这类论调,由历史这个无法重复验证的复杂博弈系统,移动到围棋这种可以重复验证的复杂博弈系统中(虽然围棋的复杂性,较之人类历史,不知要小多少数量级),就能看得十分清楚:这不就是胡说八道嘛!哪儿有这许多必然?

    要是换谁上都一样,那世界大赛干嘛不请我?如果因为所有开局都相同,棋局过程就会被“必然”的话,哪儿来的“千古无同局”?再缩小点儿范围,如果一位强一点的棋手A对弈一位弱一点的棋手B,棋手B就“必然”失败的话,哪儿还存在什么“胜率”?棋赛恐怕也会因为毫无悬念早没有了。

    那么这些朋友关于必然性的推论,为什么一放到可重复验证系统中就行不通了呢?我觉得是他们将两个本不相同的概念给混淆了。大势是客观存在的,但大势不等于必然。或者说,大势通常只能决定“必然不能怎么样”,而根本没法决定“必然会怎么样”。原因很简单:大势在淘汰了大量的恶手与禁入点之后,留下的可供选择的合理应手,通常仍然有很多种。

    有朋友可能继续打马虎眼:合理的应手就算不止一手,可大同小异都差不多,所以历史还是“必然”的。其实,且不说合理的应手都差不多这一条本身就不成立,就算初看起来,真的差不多的应手,比如拆二与拆三,小飞或大飞,在庞大的棋盘上仅仅相隔了一格,但它们在棋局的后续演变中,完全可能化作天地之差!不信的朋友,可以随便去看一局棋赛讲解。

    而且,人类社会是一个比围棋不知复杂了多少倍的多边博弈系统。在一个复杂博弈系统中,加入更多的变量,你认为它不可预测的变化,是会增加还是会减少?学过数学的朋友,来解答一下。

    在这里借用羊兄的一个例子,来解释一下在下眼中的大势与必然。从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西方发达国家逐步丧失了它们的绝大多数殖民地,没错,这就是当时的世界大势,它决定的是“什么不可能”。但这些殖民地的独立过程难道是同一个模式吗?它们独立后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难道雷同的吗?这就是历史的“不必然”,它们在被历史大势排除了不合理的不可能选项后,又被各自不同的合理选项,引导上了各不相同的发展道路。

    在这个巨变过程中,重要历史人物,对历史道路中合理选项的选择,具有不容忽视的影响力,绝不会像某些网友说的那样:随便哪个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上去都是一样。

    这些网友最喜欢的论点是这样的:强大的集团意志,能够轻易粉碎触犯大家利益的长官意志,从而将长官意志修正为集团意志,所以只要集团意志不变,谁上去当长官无关紧要!

    然后他们可以举出很多极端条件下的实例,证明最高领导,不管他叫皇帝,国王,还是总统,都不可能背离集团利益来为所欲为。说得没错,但为什么总用极端条件下的例子呢?因为在大多数非极端条件下,根本就不会形成广泛的集团意志来制约长官意志。

    如果一个最高领导的决策,激起广泛的反对以至于无法推进,那他的决策无疑已经不在合理的范畴之内了。而我说的重要历史人物对历史的影响力大,是基于他们在历史巨变的关键时期,对不同合理选项拥有的优先选择权。而不是说他们可以去逆天而行,将不可能的事变为可能。这里特意说明,是因为太多的网友总喜欢用后者来批驳所谓“英雄史观”。不过这里应该说明一下,不合理的选项意味着一定不能成功,而合理的选项也不代表一定能够成功,只是提供了成功的可能性,能不能把可能性变成现实,还需要事在人为。所谓杰出历史人物,就是能通过努力,调动最多人员力量,将那些成功难度比较大的合理选项变成现实的人。

    另外,我强调一点,虽然我认为重要历史人物对历史的影响力绝对不小,但这不是什么英雄史观。因为重要的历史人物不见得都是英雄,他们中也可能有人非常平庸,他们只是在关键时刻坐在了关键的位子上而已。在历史重新洗牌的关键点上,英明的决策,平庸的决策,甚至愚蠢的决策,都会将历史引入新的轨道。难道说只有进入好的轨道才叫历史,差的就不是了?


    其实,即使不拿可重复验证的博弈系统对历史进行替代对比,人类社会本身也在很多地方暗示历史究竟有多大的必然性。举个例子来说吧,如果历史真的像网上某些朋友说得这么有规律,这么无法为人力所改变,而且每一步他们都可以分析成别无选择的唯一解,那么预测历史,不就像中学生的化学实验课一样简单了?在开始前,我们就已经知道实验结果,因为中学的化学知识,早被化学家了解清清楚楚了。

    可事实显而易见,要将一段已经发生历史解释的头头是道,一点儿也不难。可要准确预测一段还未发生的历史,那可真是难于上青天!

    最后,总结一下本文:历史有大势,但没有必然,大势决定了不可能,无法锁定可能,未发生的历史,因为存在多种可能,所以极难预测。集团意志不是万能的,在长官意志没有广泛侵犯集团成员利益的条件下,通常无法形成广泛的集团意志来制约长官意志,所以长官意志在多数时候也很重要,并非可有可无。
  • 首页
  • 上一页
  • 302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总老师麦加4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250天 / 跨度2422天】
    • 开贴:2011-10-08 12:24
    • 更新:2018-05-27 08:35
    • 阅读:2913643 回复:20494 楼主:2302
    • 字数:约1672千字
    • 图片:31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煮酒自得其乐读《论语》(简体字修改版,连载,每日更新)56图 何况我辈孤且直2 2014-06-03 19:30 4644/2213 504/1854
    鬼话灵棺夜行5图 洛啸金1458 2017-01-28 00:03 138/306 21/53
    八卦寝室的老鼠已经猖狂到令人发指了。。。。各位大神说说该怎么办6图 三块二毛八 2014-08-12 00:16 302/226 31/498
    煮酒人口政策决定民族命运(系列)352图 中山水寒62 2014-09-03 04:34 3331/1775 548/2219
    煮酒写给80后们的《金刚经》3图 sos11567 2013-04-09 19:17 751/214 146/1037
    煮酒[中短篇原创征文]【随缘侃史】其实历史是可以这样读的 微尘般的一切随缘5 2013-10-27 10:19 64/263 126/566
    煮酒霸道——春秋三巨头传奇 江湖闲乐生5 2008-12-30 09:14 1943/804 200/526
    煮酒鬼话红楼(长篇连载《今夜红楼梦栩栩》第一部)4图 南华剑 2009-05-22 20:17 270/248 85/156
    煮酒最三国——一个乱世的欲望与宿命 麻辣摇滚8 2010-10-18 22:12 1601/473 246/779
    煮酒《国家秘史》:探究史记背后真相,戳穿中国历史之终极阴谋与谎言!1图 扫地保安 2015-05-14 21:25 1624/566 4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