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血色神州——五代十国纪事(连载)

  • 首页
  • 上一页
  • 441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20-03-25 09:18
    运去英雄不自由 十六
    2020-036


    三月二十八日,李存勖回师到达洛阳城东郊的石桥,命摆下酒宴,招待从征众将。李存勖历来都很喜欢摆酒宴,将找一大群人陪自己吃吃喝喝,当作重要的人生乐趣。不过,平时的酒宴都是欢声笑语,这一次却大不相同。

    李存勖看着众将,痛哭流涕,过了半天,才稍稍控制住情绪,用几乎是哀求的语气,对众将哭诉说:“你们自从追随我以来,咱们一直是有福同享,有难共当!我今天落难至此,你们之中难道就没有人愿意设法来救救我吗?”

    在会的一百多位将领一时语塞,只见为首的李绍荣站出泣奏:“臣本来只是一个小人物,蒙陛下的厚恩,才位极将相。在这危难之时,我不能立功报主,虽一死也无法抵消我的罪责!陛下您就看着吧,我一定杀身成仁,报效国恩!”言罢,李绍荣仿效曹操的割发代首,拿刀斩断自己的头发,誓言死忠!

    见李绍荣带关,其余一百多位将领也纷纷效法,全都割下自己的头发,哭着表示一定会誓死孝忠。整个宴席之上,哭声响成了一片,仿佛他们在参加的,是大型追悼会。

    见大家表现出来忠贞,李存勖稍稍安心,起程回到洛阳。正好在同一天,征蜀大军的第一支返程部队,西京留守张筠所部也回到洛阳,洛阳城内的形势看起来稍稍有所好转。

    三月三十日,枢密使李绍宏,宰相豆卢革、韦说等向李存勖奏报说:“据报,叛军前锋石敬瑭部已经逼近汜水关(也就是著名的虎牢关,在洛阳城东面汜水向北注入黄河处),不过好魏王的征蜀大军也快要回来了。陛下最好出师控制住汜水险要,让叛军不得深入,只要等征蜀之师回来,那一切还有转机。”李存勖想了想,也觉得这样做最好,于是,下令集结各军,于明日早晨出师汜水关。

    四月一日,清晨,李存勖还在皇宫中吃早餐,受命跟随他前往汜水关御敌的皇家禁军们,正在向两个指定地点集合,准备出发。禁卫骑兵的集合地点在宣仁门(洛阳皇城东面城门,与上东门相对)外,负责人是朱守殷;禁军步兵的集合地点在五凤门(洛阳皇宫的正南大门,亦称应天门)外,负责人不详。

    这时,李存勖手下最精锐的一支近卫骑兵部队,也就是早有反心的从马直士卒们,从武库领到武器之后,并没有按照命令前往宣仁门外集合,而昰在他们的长官郭从谦筞划串联下,准备抓住这个机会造反。计划目标非常大胆:直取皇帝李存勖的项上人头!拥戴郭从谦的义父睦王李存乂为新皇帝!

    这里有朋友可能会奇怪:李存乂不是早就死了吗?不错,李存乂己死,但与杀郭崇韬和朱友谦的高调大株连不同,李存勖将这个弟弟秘密处决于宫中,宫外的人暂时还不知道这件事,以为他只是被软禁了。

    郭从谦和他的从马直将士们,就带着这个绝对不可能成功的目标,在赶往宣仁门外集合点的途中,突然发动了兵变,冲向宫城的南门兴教门(洛阳宫城南面城墙设了三道城门,正中一道为“应天门”,又叫“五凤门”,偏东一道为“兴教门”,又叫“明德门”,偏西一道为“光政门”,又叫“长乐门”,百度百科说兴教门在应天门之西,有误),准备从这里杀进宫去!

    | 21220楼 | | | |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20-03-27 07:51
    运去英雄不自由 十七
    2020-037


    可兴教门西边不远处就是宫城正门五凤门,准备出征的步军部队正在那里集结,郭从谦就在大军的眼皮子底下造反,不昰作死吗?

    以往可能是,现在真不是!虽然近在咫尺,五凤门外集结的禁军硬是没有一支赶来勤王,相反,倒是有两支身穿黄甲,番号不明的禁军鼓噪起来,呐喊着加入从马直叛军行列,一起冲击兴教门!其余禁军步兵虽然没有参加叛乱,但也自行散走,乘乱冲入洛阳的市集街巷,开始大抢特抢!

    听到南面传来的喊杀声,李存勖情知不妙,急忙扔下筷子,急召身边诸将,各位亲王,以及宫中的护卫骑兵奔往出事地点。叛军刚刚撞开兴教门,冲入宫城,就与李存勖的队伍迎头相撞!

    看着冲来叛军,李存勖又怒又惊。他们每一个都是自己以为最忠诚,最可信赖的亲军!他们中间有多少人,甚至是自己亲自挑选,一个一个从各军中提拔出来的勇士!多少次一起征战?多少次一起狩猎?对他们的要求,我多少次有求必应?外边的军队有怨言倒也罢了,他们凭什么也背叛我?难道我待他们还不够厚吗?为什么!难道全天下人都要背叛我吗!

    悲愤至极的李存勖发出了一声长啸,在夹寨、在柏乡、在胡柳陂时,那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英勇无畏的战神之魂仿佛又重新回到李存勖体内!只不过,当年许许多护卫在他身旁的身影,现在出现在他的对面!尽管如此,经过一番激烈的恶斗,神勇的李存勖还是率左右卫士将叛军杀退,赶出了兴教门外。

    但战斗并没有结束,李存勖登上城楼,指挥卫士与叛军对射。叛军见强攻攻不进去,转而纵火烧门,同时用大量绳钩钩住城头,攀城而上。激战中,李存勖得知宣仁门外朱守殷统领的骑兵部队还保持平静,没有出乱子,不由得略感欣慰:到底还是与自己一起玩大的家奴小会儿,忠诚度总是比外人要高一些!李存勖赶紧派了一名宦官急奔宣仁门外,向朱守殷传旨,要他率军火速赶到兴教门参战,平灭叛军!

    一见到圣旨,朱守殷果然“火速”行动了起来,只不过他带着兵马不是向南奔兴教门,而是向北出洛阳城,来到北郊的邙山脚下,找了一片茂密的树林,让全军停下休息,大家一起客串一把吃瓜群众。

    我想,朱友殷可能最初没弄清楚发生了发生了什么事,一时不知所措,等他见到传旨的宦官,知道了居然是从马直等亲军造反,便做出了最后判断:自己从小侍候大的亚子少爷,已经丧尽军心,这次估计是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他,即使自己带着这些兵赶去兴教门,他们会不会临阵倒戈,加入叛军行列?那真是谁也说不准。不过,要救自己的话,还有机会。

    于是,朱守殷完全不担心李存勖万一成功翻盘怎么办?从容自若地选择了对自己最安全的生存方案。

    朱守殷自己暂时安全了,但他的做法无异于补刀,给了李存勖最后的致命一击。听说连朱守殷都背叛了,还在李存勖身边的将军们也基本上认定:李存勖就要完蛋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忘记了他们三天前在石桥的断发盟誓,纷纷乘人不备,弃甲逃生。反正叛军要杀的人是李存勖,不是他们,也许只要远离李存勖,他们就安全了吧?

    只有十几个军官没有逃,他们保持着忠诚,护卫在李存勖身边,拼死战斗。其中有三个人在史书中留下了名字:

    二十八岁的散员都指挥使李彦卿。李彦卿是一代名将李存审的第四子,不久后他会恢复祖姓,改名符彦卿,并在以后的历史中大放光彩。

    十六岁的禁军小校王全斌。王全斌也出身于军人世家,父为岢岚军使,十二岁时以人质身份来到李存勖身边,颇得李存勖看重,将他编入亲军。关于他未来的故事,也还很长。

    还有三十七岁的宿卫军校何福进。何福进是生于太原的河东旧人,自少入行伍,追随李存勖屡经战阵,不过在这一天之前,从未进入过史书的视线。他的大部分事迹,也在此之后。 | 21232楼 | | | |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20-03-27 07:52
    兴教门兵变的相关地点



    | 21233楼 | | | | |
    作者:总老师麦加 时间:2020-03-29 08:04
    又抽风了,重发

    运去英雄不自由 十八
    2020-038


    是的,你们没看错,在石桥盟誓的众将中,地位最高,官职最大,最得李存勖宠信,这些日子在表忠心的秀场上总是名列第一的李绍荣,不在其中!尽管他对今天这一幕灾难的到来,负有相当大的责任,但这个最应该留在这里的人,还是抛下自己的主君跑路了!

    以李存勖身边还剩下的那点儿微薄力量,不可能再阻挡住叛军的进攻。尽管李存勖像只绝望的雄狮,带着李彦卿、王全斌等人拼死苦斗,使叛军死伤数百人,但还是被叛军攻上并占领了兴教门。李存勖沿着宫城城墙且战且走,突然,一箭射来,李存勖应弦而倒,战神的传说就此终结!

    混乱中,一个负责饲养皇家猎鹰的侍从,名叫善友(这个名字很怪,不知道是真名?是艺名?还是因为他在李存勖最后一刻的表现而得到的绰号?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宦官还是伶人),在李彦卿、王全斌、何福进等忠勇之士的断后掩护下,搀扶着李存勖,退出战场。退到宫中一处叫绛霄殿的殿廊之下时,李存勖伤重,再也走不动了,他一狠心,拔出箭头,顿时血流如注!

    失血带来了脱水,躺在廊下的李存勖,比伤口的疼痛更强烈的感觉,是胸口发闷,口干难耐。曾经无敌于天下的霸者,此刻只能无力地发出一些不连贯的短句:皇后呢?我渴……

    善友急奔到后宫,还好,他找到了刘皇后,哭诉了皇帝受伤的情况,和最后的请求。刘玉娘正在抓紧她的皇帝老公用生命换来的最后一点儿时间,收拾细软,准备逃命。如果不是舍不得这些身外物,想尽量多带一些再走,刘玉娘不一定还留在宫内。你说,这么紧张的时候,谁有闲功夫去看那死鬼?难道他还能像以前一样,继续给我荣华富贵吗?

    于是,忙碌的刘玉娘没有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只是有点儿不耐烦地让人送一罐酪浆过去。酪浆是一种用牛羊乳做成的饮料,接近于今天的酸奶。按中医的说法,人在受到严重外伤时,可以喝水,但千万不能喝酪浆,否则会加重伤势,甚至加速死亡!

    这则知识,早已身经百战,亲眼见过无数伤亡的李存勖,不大可能会不知道,生活于后宫中的刘玉娘倒是不一定。如果刘玉娘不知道这一点,那只是一个无情之人的无心之失;如果她知道这一点,那意思只用无情来形容,都太温柔敦厚了:你都要死了!别来连累别人!

    如果酪浆送到的时候,李存勖还有意识的话,他心里流出的血,恐怕会比伤口处更多!

    也可能李存勖更幸运一些,那时已身处弥留之际,再也听不清身边善友的哭喊,再也看不清这个悲惨喧闹的世界,只有心头一丝微弱的意念在默默自问:这是怎么了?这是真的吗?我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恍恍惚惚间,李存勖好像觉得,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不知何时已置身于高处,看着下面的纷纷扰扰,和那具仿佛已经与自己无关的躯壳。我要回去了吗?

    忽然,听到了一声爽朗的大笑:“我老了,再过二十年,这个孩子可以替我在这里打仗了!”循声望去,是父亲李克用慈爱的目光。再仔细看看,这个场景是如此熟悉,如此亲切,好多故人都在。叔父李克宁在,正直的张承业在,忠勇的周德威在,坚韧的李嗣昭在,善战的李存审在,竟然连郭崇韬都在。他们每个人都笼罩在安详与幸福的光芒之下,脸上都洋溢着灿烂明媚的笑容,像是在迎接自己归来。

    太好了!我就知道,那一切都不是真的!我刚才只是睡了一觉,现在才是真正醒来了!一切都还充满希望,一切都将从头开始!我不会再犯错了……

    人生四十载,宛然如梦。

    如梦,如梦,

    残月落花烟重……

    片刻之后,李存勖逝世,享年四十一岁。
    | 21246楼 |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41
  • 下一页(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总老师麦加4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1543天 / 跨度3098天】
    • 开贴:2011-10-08 12:24
    • 更新:2020-04-02 09:31
    • 阅读:4327877 回复:31578 楼主:5042
    • 字数:约2096千字
    • 图片:34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