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原创连载《半罪青春》:那些年,我在江湖洗过脚……(完整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贫道真贫 时间:2015-10-21 21:17
    《半罪青春》,又名《血色蒙尘》:http://ebook.tianya.cn/book/74439.aspx

    江湖是什么?有个大导演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他说得没错,那地方我去过,里面全都是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好人和坏人,可江湖里没有好、坏之分

    江湖是个大染缸,无论你是黑的,还是白的,进去之后你就会被染色、搅拌……

    你能做的只是随波逐流……最后只剩一身灰色的血

    江湖是辆大篷车,无论你是善的,还是恶的,上车之后你就会被同化、同行……

    你能做的只是身不由己……最后变成一匹善良的狼

    做为一匹狼,我有自己的宣言:我有月光,所以我不恐惧黑暗;我有影子,所以我从未孤单;我有牙齿,所以……我藐视所有危险……


    这本书写出来有三年了,却一直不知道该如何给它定位:都市?罪案?言情?黑道?兼而有之,却也都算不上,写完后我自己看过半遍,感觉乱七八糟!就特么像个有病的人在看自己的病例,医生的字迹潦草而模糊,到最后,整篇病例我总算看清了一行字,病因:不详!症状:瞎了!

    要学识没学识,要文笔没文笔,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个东西,可是……我总觉得我应该写出来,最后,还真就写出来了!就算是为了祭奠那些逝去的青春、年少的轻狂、沸腾的热血、懵懂的爱情……

    又或者……只是为了缅怀那些已经不在了的人

    能静下心来的夜晚,打开一瓶十二年的芝华士,扒开心底那座记忆的坟,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就都在眼前了,然后就是莫名的笑,莫名的醉,莫名的狂,莫名的哭……

    开始之前,咱们聊点儿什么吧?有个问题我一直不明白:这天底下,有没有绝对的黑与白、善与恶、对与错……

    我觉得没有!就像那些年的那些人,他们行走在黑与白的之间;徘徊在善与恶的边缘;做着似对非错的事情……

    人之初,到底是本善的?还是本恶的?这个问题太深奥,咱就不聊了,可您得承认:是人,就总会有私心,就总会有或多或少的罪恶!

    所以我觉得,只要无愧于心,即使做了错事、恶事,也没必要去祈求谁的原谅!因为除了上帝,全特么是罪人,谁也没有权利去宽恕谁!

    每个人都特么一样:在矛盾的迷茫中成长;在选择的纠结里过活;在半罪的世界里挣扎……

    《半罪青春》:http://ebook.tianya.cn/book/74439.aspx

    半罪的青春,蒙尘的血色,让我们的故事开始吧:那些年,我在江湖洗过脚……

    作者:贫道真贫 时间:2015-10-21 21:24
    天,是湛蓝湛蓝的,没有云;
    地,是金黄金黄的,全是沙;
    身边不远处的那汪泉,静的象潭死水,却清的让人目眩;
    这里就是大漠的边缘:敦煌的鸣沙山下、月牙泉边……
    高高的沙丘上,有不多的几个人正在聆听着工作人员的讲解,他们准备尝试一下刺激的滑沙。教练刚给他们教授了几个基本的动作,队伍中懒散的走出了一个俊朗健壮的小伙子,趁着教练不注意,他迫不及待的坐在了沙撬上,未来得及教练和工作人员的阻拦,他已经驾驶着沙撬,生猛的冲下了沙丘……
    万幸,出发是平稳而迅猛的,看得出来,这小子的平衡能力还不错。随着他的出发,沙丘下游客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急速滑下的小伙子的身上。也许是他觉得那速度还不够快,竟改变了本来后仰的坐姿,身体开始逐渐的向前倾斜……
    沙丘上的教练见状一拍大腿,咧着嘴叫苦道:“完了完了完了……”果然,他的话音还未落,沙撬就在一个小小的颠簸之后彻底的失去了平衡……
    “啊……”沙丘下传来游客们的几声惊呼,大伙儿都在为那个小伙子捏着一把汗。
    沙撬上的那小子眼看着自己难以再控制平衡,竟“噌”的一下跳离了沙撬,巨大的惯性让他身不由己的向沙丘下继续冲去,可深陷在沙里的双脚却难以顺利拔出,他狂舞着胳膊,趔趄着冲出了几步……可最终,在地球吸引力和惯性前冲力的面前,他败了,败得体无完肤,相当难看!他一个倒栽葱扎进了沙里,在完成了一连串观赏性不是很强的翻滚之后,终于在沙丘下停了下来:他已经到站了!
    太安静了!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紧盯着沙丘下那具僵直的尸……恩,应该死不了吧?
    片刻之后,小伙子晃晃悠悠的站起了身,身形不稳的他,终未能抵挡住突然袭来的一阵晕眩,他一屁股又重重的跌坐回沙地上。轻拍着自己昏沉的后脑勺,他发出了一声感慨:“我次奥!”
    “哦……”紧张观望的人们发出了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并隐隐的响起了一阵笑声。
    “胡卫林!你又出什么洋相!”一声清脆的厉呼让小伙子匆忙的坐起,他手忙脚乱的擦拭着覆盖在眼皮上的沙粒,在逐渐围拢过来的人群里,迷茫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人群中冲出一个拿着小旗子的漂亮姑娘,此时,那支小旗子已经顶在了小伙子的鼻尖儿上:“胡卫林!你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啊?!”声音是愤怒的,可她另一只手上的纸巾,却轻柔的落在了小伙子被覆盖厚实的沙脸上。
    虽是轻柔,可那毕竟造成了沙与脸的亲密接触啊,小伙子咧着嘴讨饶道:“哎哎!小卢领导,我错了,我又错了。嘿!嗬!我说您轻点儿嘿……”
    漂亮姑娘满面怒容的呵斥道:“现在知道疼了?!早干嘛去了你?!”说着,她将小旗子朝远处湖边的方向一挥:“还不快到那边洗洗去!”貌似女交警般的跋扈(女协警,女协警)。
    作者:贫道真贫 时间:2015-10-21 21:33
    小伙子带着一脸沮丧的神情,摇摇晃晃的刚站起来,一抬头,却遭遇了一片闪光灯的侵扰。本就头晕目眩的小伙子,险些再度跌坐回去,他慌乱的抬起手臂,去遮挡着那些刺眼的光线。说实话,他真有些恼怒了:这都什么人哪!自己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遭受了一个姑娘的呵斥,他已经有些面子上过不去了,眼下这些人竟然还有心情拍照?!可是他刚要发作,却发现从一架架相机后露出的,是一张张善意的微笑的脸孔,一个拿着相机的老外,一边冲他竖起了大拇指,一边用三分熟加了孜然的普通话夸赞道:“英雄,太帅了!”
    胡卫林摇着头,无可奈何的笑了。这一笑一咧嘴,又有几颗脸上的沙粒落到了嘴里:“呸!呸呸……”人群里响起了一片哄笑。
    清凉的泉水让胡卫林清爽了许多,却不可能完全洗净脸上和头发里的沙粒,他正抠着耳朵眼儿里的沙子,有人说话了:“你说!你怎么那么烦人?!”等待在一边的小卢导游手拿着纸巾,嗔怪道。
    “啊?”胡卫林转过水渍渍的脑袋,茫然一片的望向了他的小卢领导。
    “啊什么啊?你怎么那么讨厌!”小卢导游忿忿的说道:“衣服!衣服上全是沙子!快脱下来!”
    “啊?”胡卫林继续着他的茫然,小卢导游那双漂亮的凤眼一瞪,胡卫林乖乖的应了一声:“哦!”说着,便动手扒下了自己的那件“沙衣”T恤。
    随着那件T恤离开了身体,站在胡卫林身后的小卢导游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怎样的一个后背啊!应该说……这是在她印象中最完美的男人的背:好宽的肩膀啊!壮硕的背阔肌象一对小帆,紧收在腰际,让整个背部看起来就像一个倒立的等腰三角形!可这又是她见过的最丑的背:他的背上竟然有一只张牙舞爪的麒麟兽,脚踩着祥云,面目狰狞的像是要吃人!而且……他的背上有那么多骇人的长条疤痕。
    作者:贫道真贫 时间:2015-10-21 21:44
    胡卫林一转头,看到了正盯着自己后背的小卢导游,他的脸一红,愁眉苦脸的嗫嚅道:“我……我衣服,我包里……我……”
    小卢导游深知自己有些失态,她收起满脸的惊愕,窘迫的将胡卫林的背包丢了过去:“我才懒得管你呢,你自己看着收拾吧!”说完,她又甩过去一包纸巾,扭头就甩着小旗儿气呼呼地走了。谁都没看到,她气呼呼的身影后,是一张娇羞而甜蜜的笑脸。
    “我又怎么了我?”胡卫林冲着那轻盈的背影小声嘟囔了一句:“至于吗?!”他低头颠了颠手里刚脱下来的那件T恤:全是沙,真特么的沉!看来想洗出来是够戗了,他朝四周瞅了瞅,随手将它甩进了眼前的湖里。
    “哎!哎!你!垃圾!垃圾!”不远处,一个戴着蓝袖章的男人正指着胡卫林叫嚷着。
    吆嗬!骂人?胡卫林不由得一阵火起,他梗着脖子,两手往腰上一掐,扯着嗓子就是一声嚎:“你特么才垃……”话一出口,他反应过来了:人家不是在骂自己,那是个环卫工,是在提醒自己别乱丢垃圾。胡卫林摇着头无可奈何的一笑,低着头走到浅水里,他弯腰捞起了那件倒霉的T恤,转身朝垃圾箱走去……
    作者:贫道真贫 时间:2015-10-21 21:47
    回到了旅游大巴,胡卫林半依在最后一排的座椅上,开始了闭目养神。
    小卢导游上车后清点了一下人数,对着大家鞠了一躬,打开麦克风说道:“红军战士们,今天的鸣沙山之旅到此就结束了,除了个别的同志,大家的表现都很棒!”说到这儿,一双凤眼朝胡卫林轻蔑的一瞥,她接着询问道:“大家累不累?”
    “不累!”“不累!”……车上的老人们参差不齐的回答着。
    “好,出发前我们领导有交代,为了照顾好大家的身体,本次‘长征’在到达日程不出现偏差的情况下,作息时间可以自行安排。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我们是驻扎在敦煌休整一晚,还是继续前行?”
    大家交头接耳的统一了一下意见后,秦阿姨站起来说道:“丫头,还是先征求一下司机师傅的意见吧,继续前进会不会太疲劳了。”
    “对对对!”有老人附和:“疲劳驾驶可要不得!”
    大伙儿的话音刚落,一直不太言语的司机黄师傅离开了驾驶座位,在一个标准的军礼后,他接过了小卢导游的麦克风:“各位老将军,我是一名退伍的士兵,能为这么多老红军、老前辈服务,是我的光荣!我的意见只有两句话:坚决服从命令!坚决完成任务!请首长指示!”
    顿时,大巴车里掌声雷动,坐在中排头发花白的杨司令员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小黄同志,听口令!”
    黄师傅胸脯一挺,来了个笔直的立正:“有!”
    “回到你的战斗岗位!前进!向着胜利!前进!”由于激动,杨司令员的嘴唇都有些颤抖了。
    杨司令员的口令声刚落,车厢里响起了一阵高亢的歌声:“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胡卫林坐在后排,听着慷慨激昂的战歌,看着这一车的老活宝,他龇着牙笑了:这群老人,还真特么挺有意思!
    暖暖的风穿过微启的车窗吹拂在脸上,倦意冲淡了思绪加重了疲惫,胡卫林慢慢合上眼,进入了梦乡……
    胡卫林做了一个不好的梦,很不好!在梦里,他又见到了大成,还有血……到处是血;到处都是大成的血;大成的身上到处是血;大成就那么浑身是血的望着他,摇摇欲坠……胡卫林急了,他想冲过去抱住大成,可是他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住,想动,难以脱身;想喊,却发不出声音;他是那么的无助!他能做到的,只是对视着大成那绝望的眼神,眼睁睁的看着他,缓缓的倒下……
    作者:贫道真贫 时间:2015-10-21 22:35
    两天前,在古城西安的凯越酒店,毛仔……噢不!此时我们还是叫他“胡卫林”吧!他原来叫毛仔,他身边的人都那么叫他。
    毛仔的本名叫:林丛!嘘……现在,这是一个秘密。因为一些无可奈何的原因,他无可奈何的成了“胡卫林”,至少,他现在用的身份证上写得是:胡卫林!至于原因,又是一个无可奈何:他正在被通缉……
    胡卫林在入住酒店的当天,就找到了大堂的值班经理,希望她能帮忙联系一个西行观光的旅行社。那个大堂经理不负众望,胡卫林很快就得到了她的答复:前不久,酒店里入住了一个旅行团,今天刚结束在古城西安的旅游行程,第二天,也就是明天早上七点,即将出发,一路向西!从时间上看很合适,只是沿途的景点不多:敦煌、鸣沙山、吐鲁番和交河故城。如果他满意,关于费用和其他的问题,酒店可以代为前去接洽。
    “费用不是问题,那就麻烦你们了。”胡卫林如是说。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胡卫林就办好了退房的手续,他朝大堂的沙发走去,准备在那里等待他“放逐之旅”的开始。
    旁边的沙发上已经坐了两位老人,两鬓斑白却精神矍铄,胡卫林在落座时身体微微欠了欠,微笑着冲两位老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两位老人也很善意的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大堂经理带着一个小鹿一样的女孩,从二楼的环形扶梯急匆匆的奔了过来,还没到胡卫林的面前,她就开始了忙不迭的道歉:“胡先生,真对不起,您在这儿呢,我还一直往您房间去电话,刚才他们才告诉我,您已经退房了,真对不起。”
    面对这莫名其妙的道歉,胡卫林满脸的莫名其妙,这不怪他,因为这确实很莫名其妙:那人没头没脑的说了那么多,胡卫林还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道歉!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贫道真贫3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69天 / 跨度461天】
    • 开贴:2015-10-21 21:17
    • 更新:2017-01-25 14:07
    • 阅读:35246 回复:1848 楼主:1281
    • 字数:约350千字
    • 图片: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