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全球视线]驯鬼记:在海外一私校全职教汉语的真实经历(连载)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一条偷笑的鱼 时间:2011-04-26 10:20
    作者遗言:威廉王子他妈结婚的那年我出生了,今天威廉长成了怪蜀黍,但结个婚照样轰动全球。想当初他十八岁的灿烂笑容把我迷得神魂颠倒,怀着对精英贵族的憧憬,不惜背井离乡,远赴重洋,在某天价私校从教。五年瞬息而过,我日日与这些看似风度翩翩,婀娜多姿,其实个个心怀鬼胎的学校领导同事学生们斗智斗力,着实经历了不少令人忍俊不禁,哭笑不得,甚至涕泗横流的场面,也领教了不少魍魉伎俩。在我眼里,他们都是西方恶鬼,在他们眼里,我是东方利鬼。群鬼对阵,火花四溅。如今威廉即将大婚,我的贵族梦终于破碎,因而欲挖一大坑,要把这六年来遭遇的形形色色的“贵”族鬼子全体活埋进去,以解心头只恨!当然我也怕人肉要命,怕被群鬼索命,特此化名琦琦,其他国名地名校名人名都是我随手翻那本《英文取名词典》得来的,恣意而为,概不负责。话不多说,就此开挖。








    作者:一条偷笑的鱼 时间:2011-04-26 10:32
    今天是星期五,最后一节课,在我面前就是这副地狱之景:

    窗外的天蓝得耀眼,垂挂着百叶窗帘挡不住烫手的日光,凡被日光照到鬼子们纷纷避让。老旧的教室里横七竖八地散落着二十来张桌子,桌子上没有教科书,没有笔记本,除了一支手写电子笔,一台白色Macbook,基本上连点铅笔屑也找不到,更别提其他文具了。蹑手蹑脚绕到教室后方,途中几个十五六岁的白种鬼子懒洋洋扔来几个青白眼,手指一动便把屏幕清空,另几个鬼子连白眼也懒得翻,屏幕上灰常招摇地摆着几个窗口,五颜六色的Stickies 用来做笔记(恩,很给我面子),浏览器装模作样地挂着Wikipedia,估计下面还隐藏着几个页面, 然后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的Google Docs, 自从去年年初学校封杀Twitter和Facebook,强制规定使用Google Docs以后,学生便大肆在其中私聊群聊,连教师的教学文件也饱受他们的荼毒。角落里缩着两对情侣,其中一对还算中规中矩,两人之间吊着一副耳机,身体微微摆动,只要我一靠近,首先便被两行杀人目光封住脚步,女鬼朱唇微启,不用出声我就知道她要说FXXX Off。 另一对便很有看头,一女鬼拉着男鬼的手往过短的校服裙里塞,脸上春心荡漾。周围的一些鬼频繁地朝着他们侧目,但脸上都带着垂涎欲滴的神色。一群色鬼加上火热的阳光,我仿佛置身蒸笼地狱。忍不住打开窗,吹吹海风。

    从窗外望出去,我能看到碧蓝的大海和市中心的那几幢灰白的房子。与大都市相比,我们这个州的首府确实寒酸了点。市中心只有横七竖八十五条马路组成,几个小时就能全部逛完。我们这个城市靠海,加上地势高低起伏,从各种角度都能创造出让人屏息吸气的壮丽海景。我这个学校,简称BS,早在一百多年前就霸占了最佳地形,因此许多教室都有一面海景墙,让老师学生们名正言顺地发呆走神。

    吹过海风,觉得脑袋振作了一些,我深吸一口气,教室的空气里都是鬼子们萎靡不振的味道,我知道他们只等下课铃声一响,便能瞬间复活,涌出教室继续危害人间。我在心里念完第一百遍国骂后,终于下定决心翻转颓势。我大声地清了清嗓子,气提丹田,用中文稳稳把我的声音送到地狱的各个角落:“大家,看前面,注意听!”

    恩,效果很好,我接受到几个鬼子不屑的眼神。继续说中文:“下面我们讲汉字!把书点开!第23页!第一个字!今天我们学习中国的衣服!”解释一下,我们学校是采用无纸化教学,所以“把书打开”这一短语除了图书馆以外基本没有多少用武之地。

    作者:一条偷笑的鱼 时间:2011-04-26 10:41
    “哇,琦琦,你又要讲限制级笑话了啊!”某男鬼眨着眼睛问。
    “靠(这在英文学校不算脏话),我再强调一次,我讲这些故事和笑话是为了让你们记住这些汉字!懂不懂?”在英文地盘就是爽,国骂乱飞也没人告你侮辱他人。但讲故事还得用英文:“你们看这个‘裙子’的‘裙’字,一个衣字旁,一只手拿着裙摆(尹),一张口在下面,就是‘裙字’。记住了吗?”我随手在黑板上画下了这些图符。

    (本来要上传照片,结果天涯抽了,上传不了,555555)
    作者:一条偷笑的鱼 时间:2011-04-26 10:45
    “哇,琦琦,你的意思是说,穿裙子就是方便blow job吗?”不出我所料,角落里的那个风骚女鬼第一个觉悟了。随后群鬼哄堂大笑,空气里的颓废顿时烟消云散。
    “!◎#¥%# ……我可没有这么说!!谁传出去了我可不认账!!”我吼回去,“这个字,记住了没?”
    “琦琦,现在很难忘记这个字了。”一群色鬼笑眯眯地回答。
    “琦琦,还有什么中国衣服的汉字可以用来XX?”那女色鬼不依不饶。
    “婊子……”我极其小声地骂着,对这种鬼你想不骂人都难,幸好我赶肯定在这个屋檐底下没人能懂我这些东方鬼话,所以我肆无忌惮,“都给我注意听好了,下一个字……长袍的‘袍’字,衣字旁边一个包字。袍子是比较贴身的衣服,就像“包”饺子那样紧紧把你包住,因此中国‘旗袍’就是最能体现女人身材的衣服,英文中把它称为“长衫”cheongsam,其实“长衫”比较薄,所以这个“衫”的右边就如同轻薄的布料能迎风舒展一般。”我从Smartboard的边缘,拖出旗袍和长衫的照片,展示在众鬼面前。
    一男鬼看了半天,忽然笑道:“呵呵(听上去很像淫笑,不怀好意),如果把旗袍给一个胖得像‘饺子’那样的女人穿的话,会是什么效果呢?”说完,便把头朝某个方向歪了歪,脸上挂上自得的贼笑。
    旁边另一男鬼接口:“旗袍上那么多针线,看起来一定非常牢固,否则某些人一穿就立马崩开。要不,埃莉诺,你套上一件试一试?”
    那名唤“埃莉诺”的女鬼直接用冷哼表示懒得争辩。
    我如果继续放任群鬼调笑,一定会演变成Vocal bully,后患无穷,于是出声阻止:“恩…咳咳,同学们,好了,看前面,以前中国古时候,男人穿长袍……”
    我话音未落,一男鬼早就跳起来:“什么!男人穿紧身的袍子?秀身材吗?小弟弟看得出来吗?”
    我立马赶在众鬼哄笑之前抢着说:“伊莱!不要说话!喏,大家看这张照片啊,中国古时的‘长袍’和‘长衫’都比较宽松,不是紧身衣。”



    作者:一条偷笑的鱼 时间:2011-04-26 10:46
    伊莱张望了一下:“看上去里面塞了很多东西!中国人都很胖啊!为什么脸那么瘦呢?”
    我连忙补充:“这是冬天的长袍。也叫‘棉袍’。”
    埃莉诺仿佛捕捉到什么灵感:“没听见琦琦说的么,袍子就是包饺子的衣服,中国男人很瘦,所以里面塞满了肉糜充作肌肉!琦琦,是不是他们肚子饿了就能直接拿出来吃?很方便啊!”
    我闻言,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厥过去。我扶着讲台稳了稳身子,回想一下刚才我的英文解释,自觉没有什么差错。但就在我发呆得那几秒钟,教室里已经炸开锅。群鬼都在嬉笑,各自演化出不同版本。一个小鬼,跳起来做肌肉男状,随后不忘从胳肢窝里模拟掏出一推肉往嘴里塞。
    我气极,惊堂木一拍(其实是Smartboard上的板擦):“马特,坐下!埃莉诺,请尊重我的解释,不要歪曲!”
    埃莉诺耸耸肩,吐出一句:“对不起,琦琦。”
    我看自己已镇住群鬼,才继续发威:“谁再故意曲解汉字,就罚到教务处用tracking pad抄写这几个汉字10遍!”群鬼顿时颓然,要知道用tracking pad罚抄写是最严厉的处罚,主要是新版Macbook的tracking pad实在令人抓狂。写十个字至少十分钟,别提五个字各写十遍呢。
    我再接再厉:“所有同学每个人去找一张‘长衫’,‘长袍’,‘棉袍’,‘马褂’,‘旗袍’……的照片!然后比较这些中国服装的用处区别。登陆Google Doc,点击‘讨论区’中的‘中国服装’,把你的比较心得留言给我。我们在网上讨论。每个同学必须留言或回复其他人的留言。”
    群鬼又回复懒洋洋状,我则继续安心上课。剩下的十几分钟相安无事。
    这种场景对话几乎天天在我面前上演,原文即使是英语,翻译成白话文也能雷得我几乎快成绝缘体了。我本一80后弱女子,中文系出身,漂洋过海来到BS任教,三百余教师中唯一的中国人。每日摸滚打爬,努力与一大群自诩爹娘有钱有势,自谓有才有貌,外加有人权有尊严的鬼子学生们周旋,有时我简直要跪求鬼子专心听讲做功课了 ,可众鬼们仍然我行我素。我自认自己名校出身,教法灵活,为人也风趣幽默,怎么就是每每被这群活鬼折腾得奄奄一息呢?看官莫急,让我从头慢慢道来。(待续)

    作者:一条偷笑的鱼 时间:2011-04-26 12:35
    (缘起)
    五年前我还在某国某海边大都市,刚拿了某名校硕士和教师资格,踌躇满志,卷起袖子准备大显身手。一边给好几家学校做代课教师,一边到处投递简历。碰壁了几次,但也不能说毫无收获。我一心一念想进私校,那一年也确实“师”运亨通,几次实习以及大部分的代课经历都在文法学校或教会学校,没有真正领教过公校的那些让人闻风丧胆的“文化”,因此铁了心投奔私校,退而其次才是教会学校。可惜,大城市里竞争惨烈,许多教职被当地人或老移民牢牢霸占住,新出炉的教师只能捡拾前辈们的残羹冷炙,而且大都市华裔巨多,大多数学校教法传统无聊,都21世纪了,还在抄写生字组词造句。这套糊弄华人家长还行,看着一张张纠成一团的小黄瓜脸,我总是怀疑这是否就是语言教学的末日?
    终于,在7月的某一日,我接到某中等州的顶尖私校BS的邀请参加面试,简直乐坏了。这所私校以天价学费著称,而且由于宗教色彩不如其他天主教教会学校和文法学校那样浓厚,因此吸引不少政客将子女送来读书,前阵子还接受的某政治领袖的子女而风光一时,光看报纸网站介绍我眼里闪亮的都是金子的光辉。

    作者:一条偷笑的鱼 时间:2011-04-26 12:40
    果不其然,面试通知邮件后还附上了往返飞机票。面试安排在下午两点,由于出租车直接把我送进了校园直抵主楼的罗马立柱旁,因此我对学校的第一印象就是进门后那一大张老旧脱毛但图案诡异复杂的地毯。一个穿着整齐典雅,但声音比我高了八度的老太太尖声问:“我能为你效劳吗?”我匆匆说明来意,她便说:“啊,校长正恭候大驾,另外这里有一个信封,里面是你今晚的旅馆预订单和明天的出租车支票。”我才知道原来自己来回所有费用全给包了。当时,我心里快速盘算了一下,一个面试者的花费大约在500元(当地货币)左右,假设一个short list在十五人左右,那一个普通教师职位,光应聘的费用就笑傲江湖了。当年我对这种时时不忘抖落一下自身雄厚财力的学校的态度十分狗腿,只要人家看得上自己,无论多远的路途我都愿意飞去面试,哪怕州与州之间有不同的教育体系,也全然不管不顾。

    五年后,我才发觉自己已经付出巨大的代价,越贵族的学校,其学生根本就是把老师当成付费的服务生看待,学校就越有义务因材施教,把一个个小祖宗伺候地舒舒服服,最后还得如愿考上名牌大学,继续光宗耀祖。而且他们也深知每一个教师的考验就是选课率,因此学生掌握更多的主动权,因而他们上课能随心所欲地挑战教师的权威。因此五年后我对教学的唯一宗旨就是不被学校剥削死,不被小鬼们缠死,我就能功成身退,笑看浮云了。因此,在这里挖一大坑也算找个发泄之口,勉强寻求些心理安慰。

    如果看官里有对西方精英学校心怀无限向往之情的童鞋,我在这里给你们泼一大盆冷水,我认为,如今的一些精英学校实行改革后校风渐趋开放自由,这就是纵容小鬼横行的原罪。我出国前原特崇拜西方电影电视里那种贵族学校,校风严谨,制服亮丽,人人刻板守旧,所有老师都如修女或法官那样挂着一张水泥脸。我自问没有《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那种深厚功底,就成天幻想自己化身《修女也疯狂2》里的乌比,有朝一日也能成为那种翻转学校还能拿下好成绩的王牌老师。想不到出国以后,即便已经经历了两家文法学校和一家教会学校的洗礼,我在BS的所见所闻都能让我瞠目结舌,常常处于天打雷劈的惨境。



    作者:一条偷笑的鱼 时间:2011-04-26 12:50
    死亡诗社,大爱啊——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一条偷笑的鱼
    • 来自:天涯-海外华人 前往来源
    • 【活跃205天 / 跨度654天】
    • 开贴:2011-04-26 10:20
    • 更新:2013-02-08 12:36
    • 阅读:186648 回复:3183 楼主:713
    • 字数:约375千字
    • 图片:21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海外[域外风情]一问一答:美国14图 hp38g 2011-04-14 03:24 1353/616 207/862
    海外中国的朋友都关心什么?微信圈子ABC372图 德国风信子2 2014-09-02 02:36 352/390 3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