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燃烧的青春——西部归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zhou粥 时间:2005-10-31 09:54
    西部刚回来,在重新寻找自己。现在正在过渡期,经历了三个阶段自信-迷茫-面对显示(仍然会迷失)。回头来看那边的1年经历,有太多的笑容,快乐溢满胸膛,睡梦里都能笑出声;有太多的遗憾,朋友的聚散,生活的断裂,专业的丢失,不知不觉的,只一年,经历了一些人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的。成长了,可是上唇才刚刚冒出一抹黑呢;沧桑了,可是面队还在学校里的学弟学妹,已经是有故事的人了。
    写下这段经历,只是记录,同时也希望多少能够给还在学校的朋友提供一点可以作为参考的信息。其中难免会带到真人真事,也只是就事论事。可能会涉及到的褒贬之词,都是我个人的主观印象,如果给一些朋友带来不便,请联系我本人。

    作者:zhou粥 时间:2005-10-31 10:23
    一、 离别在即
    2004年7月的某一天,从这片仅四川几分之一的土地上的,108(我很喜欢这个数字)位热血青年聚集再杭州师范学院,都提着大包小包的,每个人都笑逐颜开,一点没有即将离开这个熟悉的城市、这个富庶的家乡的丝毫感伤。
    好像是学校正开学的时候,每个人都那么热心。男生帮助女生,力大的帮助力小的,先到的领着后来的。现在想想,有一下几个原因吧:
    1.都是刚走出校门的热血青年;
    2.都怀着满腔的热忱;
    3.没有就业的压力,生活变化并不大;
    4.眼前的是一个未知的世界。
    不管怎么说,都是充满希望的。
    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一起培训,除了同一个学校出来的,还看见了许多有点眼熟的面孔,都是在毕业后出发去西部之前有一点联系的朋友。
    那时候,任何两个人一碰面,问的最多的是:你是去哪里(服务)的?经常会有意外的惊喜:啊,我们去同一个地方呢!
    流火七月,激情澎湃的108将,准备奔赴四川。

    感受:那时候热闹,媒体来了,学校团委的人也跟着,团省委的人也坐镇。到我们服务期满,零零散散冷冷清清回来的时候,有多少人会想起当初的场景,有多少人满怀怨愤,还有多少人平静?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样虎头蛇尾似乎很难理解,特别是心态不怎么好的服务期满的志愿者,整日地埋怨(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其实是在情理之中的,我一直跟自己,也跟我遇到地志愿者说:既然是自己选择去的,就不要后悔!真正有自己的想法,志愿选择西部计划的,据我估计,只有三成。也就是说,能够真正做到青春无悔的,至多只有三成。

    作者:zhou粥 时间:2005-10-31 11:10

    二、 激情的导火索
    傍晚,我们从车站出发,很壮观的一个场面,也很热闹,也多少有点伤感,现在想来,怎么好像有点像影视作品里送新兵上战场。有哭着和家人道别的;有牵着情人的手不愿意放开的;有匆匆搬着行礼的;有骄傲地对着摄像机壮志豪言的……怎么说呢,忙、乱!不过最终,在火车肯吃肯吃开跑之前,所有的人和东西都安全地上车了,有惊无险。
    上车整顿好之后,就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从心底升起了。打战似的出发一点没让我感觉到累。
    兴奋,坐不住,于是在硬卧车厢里跑开了。
    “谁是去九寨沟的?谁去九寨沟?”
    “我。”
    “我!”
    “我……”
    应答声不绝于耳。
    我找的是去九寨沟县服务的,可是我发现很大一批人是冲着九寨沟的名号,打算去那里旅游的。也懒得计较,见有人回应就问:“你是去九寨沟的吗?”
    “是啊。”
    “哪个单位呢?”
    ……
    又或者是这样的一答一问
    “你是去九寨沟的吗?”
    “不是,我是想去九寨沟。你在那里服务?”
    “是的。”
    “那我们到时候去你那里玩。”
    “好啊,我负责接待”
    ……

    为了统计和我同一个服务地的志愿者,我在两个车厢之间跑了若干趟。
    为了得到所有浙江志愿者的联系方法,我跑了若干趟。
    为了给大家拍照,和大家合影,我又跑了若干趟。
    到后来大家开始逮人要出节目的时候,我还在跑。
    40多小时的旅途,我除了睡觉吃饭,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到最后,我见人就骄傲的说:04届的浙江籍的志愿者,有我不认识的,但是没有不认识我的!

    后来的情况就不是能够控制的了,在数个活跃的志愿者起了个头之后,几乎全民开始参与到“整人”的行列。好像是文革的时候,谁都是“红卫兵”,谁都有可能是“被逮”目标,被逮着了你就得表演节目。目标的转移是这样的:志愿者——团省委的老师——跟踪报道的记者——列车员。
    西部唤起了志愿者的激情,志愿者首先沸腾了两节车厢。

    感受:我原本并不算是开朗的人,但是在火车上,确确实实是我的第一次激情燃烧。我相信是西部计划和一道的志愿者点燃了我的激情的,我也一直将这个激情保持到了2005年8月。我知道,有部分志愿者也跟我一样,将饱满的热情一直延续到最后,但是,同样有些志愿者不能适应角色的转变,不能适应当地的工作环境,激情日渐消磨殆尽。
    可惜,我没能在现在这个过渡期一直保持着当初的激情。生活是磨人的,是磨砺,同样也是消磨。

    作者:zhou粥 时间:2005-10-31 11:51
    ==暂时的驴(骑驴找马)打电话过来说 :来电了,下午过来上班吧

    呵呵,去吧。
    作者:zhou粥 时间:2005-10-31 17:46
    三、青春选择
    大四第二学期,正当大家热火朝天地忙于找工作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个通知,书面的通知,关于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的通知。薄薄的一张纸片,我相信80%的人根本就没看到过这张通知。跟其他的像是献血通知或者什么名目繁多的倡议书一样的命运,辗转几双眼睛之后,就会消失在垃圾桶里。当然,我留了一张。
    2004年是实施西部积计划的第二年,在读到那个通知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有“西部计划”这么个东西。西部计划报名时,在各大高校的宣传是轰轰烈烈的,有讲座有条幅,但是我不知道事实上是有多少人真正认识了西部计划(我现在出去找工作时,一般都会问hr,您知道西部计划吗?对方一般都会很礼貌地说:大概有点了解)。即使是我自己,“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这个全名也是我到了服务地之后,为了工作需要才记住的(然后我很欣慰也很痛心的是,在那一年的服务当中)。
    对于我来说,那时候,“西部计划”是我阴霾的天空中一闪而过的一缕阳光。有道是,好男儿志在四方。有道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所以毅然决然,顶住家里的、兄弟朋友的甚至导师的反对,报名了。
    但是从报名到被确认录取,这个过程也是一波三折的。一般校园的招聘在大四的头一个学期就开始了的,大概是10月左右。而象我这样到第二年的3、4月条件还不错但仍然没签约的已经不多了(我的专业是电子信息工程,所在学校在本系统里也算是有点名头的)。我被通知被录取了的时候,我已经在上班了。5月还是6月的某一天,是我们辅导员打的电话:“粥,你不用找工作了……”我一怔,心里头打了个大大的问号。她接着说“你被西部计划录取了。”我忘记我确认了多少遍,反正我就是不相信。
    这个不相信不是因为兴奋,而是疑惑。因为由于妈妈不同意,我打电话去学校团委把报名取消了。在得知我报名了西部计划之后,妈妈坚决反对。她说,有谁谁的儿子因为去那边(估计是西藏)当兵,二十出头的人,回来之后,好象三四十似的。说,你在那边不回来了怎么办。还心情沉重地对她的姐妹说,我儿子不要我了。
    立刻向公司告了个假,跑到团委。说,好象是接到过这么一个电话。我没话了。她说,你要现在不去也没关系。我说,不用了,我回去说服我妈去。
    我费了很大的口舌,最后发现只有一句是起作用的:(这二十多年来,都是家里帮我选的路)这次让我自己做决定。(叹,中国家庭、中国教育的悲哀)。

    说说我搜集到的一些意见。应该说,如果没有我那唯一支持我的老师,我说不定就不会去西部也就不会有这些文字了。她本人是一直跟着命运走的,也一直没有违背家中意愿的孝顺女儿,而他的先生是已经做到高管事业有成的了。她说,年轻人,多经历一点是好事情;她说,即使现在你发现走的路错了(跌倒了),重新开始,完全可能的;她说,若是以她这样的经历去读他先生所读的MBA是肯定不行的。后来,我得到了姐姐的支持,我永远不会忘记她鼓励我的话:有想法,就去做吧。很一般,但是很有力。
    反对意见五花八门的,有将它比作知识分子下乡的(现在想想,西部计划除了宣传力度和对个人的影响没后者强以外,两者的确有点像);有从专业技能的厉害关系给我分析的,因为IT是个竞争激烈的行业,落下一年可能就是落下一辈子;有从金钱得失方面给我分析的。

    三思而后行,从后来在服务期间,我的心态来看,我的选择是对的。而且到现在若还有人问我后不后悔。
    答案永远是:自己的选择,是不会后悔的。

    感受:无论处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情,心态对了,就成功一半了,用朋友的话是这样说的:不管是大的想法还是小的想法,最怕的是没有想法。我是考虑好过去的,做的是最坏的打算,但是事实上那边的情况不我们预想的要好的多(纸(媒体)上得来终觉浅)。
    中青网西部计划论坛上有两句话我记住了:1.用一两年不长的时间,做一辈子难忘的事情。2.如果读完了这里所以的文章,你还是决定要来,那就来吧。第一句我不做评价。对于第二句,我特别赞同。因为在那个论坛里,基本上都是第一届志愿者写的一些负面的信息。

    作者:zhou粥 时间:2005-10-31 17:58
    四、服从与不服从
    西部计划报名的时候有一个好象当初我们高考的时候填的志愿。
    可以选择服务方向(支农、支教、宣传、远程教育、青年中心),填第一和第二志愿。我原本想,第一个,我填专业相关的服务内容,第二个,我会填教育。可是负责人说只能做选择题,那我没辙了,只好将专业相关填到了备注里,第一个志愿空着,第二个填的是教育。
    同时,还要选择服从不服从自动调配,我填的是不服从。但是,到了四川之后,我服从了。
    先接着说故事。
    话说我们在火车上无恶不作的的40个小时之后,我们迎来了我们的最后一顿早餐,说实话,后来我吃到了正宗的泡菜后发现,火车上那泡萝卜真tm难吃。
    那大铁头肯吃肯吃停稳之后,一开门,发现下面好热闹,又是条幅又是鲜花的,还有随时准备冲上来的长枪短炮。某个老师一吆喝,排队去,于是一帮子人刷啦啦就过去了,冲最前边的举个西部计划旗子,旁边没旗子的都捧束花,列4、5个不长不短的纵队。站好了,领导讲话。完了鼓掌。完了就轮到媒体朋友开始逮人。
    他们在那忙活,却将行李啥的全给撇下了,咋办?这个任务只好落到几位自觉不自觉没去排队的兄弟伙身上了。等我们这里搬完,领导那边也忙完了。我们就这样匆匆地,踏上了四川这片陌生的土地。
    往后是为期一周的培训,关于西部计划的各项政策,服务地的民俗风情等等,都是年轻小伙子小姑娘的,虽然说培训期间不许外出,1千多人聚在一起倒也不觉得枯燥,当然也有耐不住性子,“偷偷”溜去见识下这个全国最悠闲的城市的。
    而对我来说,满腔的激情燃烧得正旺呢。在自荐班长(以各自服务地而成立的临时班级)失败之后,全体举荐我做宣传委员。火车上的1天多时间就让大家把我看透了,做班长不够沉稳,做宣传倒够激情。有了自己的位置了,那自然有事情做了。一个是每天收齐宣传稿件,并上交(还是自己写来得快);一是准备欢送晚会的节目。
    但是,大家最关心的恐怕不是培训内容也不是溜出去玩。因为有小道消息说基本上大家的岗位都会有变动。心里放下的石头又一下子被提起来了,歌舞升平的景象里就夹杂进了一丝的不安。
    一年以后,我以一个前辈的身份来接2005年志愿者的时候,对于他们面对岗位调动这个问题的时候的惊慌的表情,我当真满怀歉意,可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只能在最大程度的行使我的建议权。只是我的力量实在是微薄了点,在我以为一切都已经确定了,安心地离开后。再联系那边的项目办询问新人的岗位安排问题,得到的答案是“大部分岗位都变动了”。这是后话了。
    对于我自己的岗位,原本是去中学教计算机的,虽然和我的专业关系不是特别大,但是毕竟属于教育,还算满意的。可是,一天中午,县项目办的领导在路上把截住。说了几句天气怎么这么热之类的话之后,就切入正题。大概意思是说,你的岗位有所调整了,这里刚好有个位置比较适合你,就去青年中心吧。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青年中心是什么一个概念,在他向我解释好一会儿我只知道要写公文之后。我说:
    “我是希望我能够教书的,对于写公文这样的工作我是不喜欢的。不过要是组织安排我过去的话,那我服从安排。”
    于是,我就服从了安排,在大家都还在忐忑不安等待自己的去向时,我被确定了去青年中心。后来我知道,青年中心就相当于服务县的西部计划项目办。也正是这个岗位的原因,我在接触了当地的所有的志愿者(本地志愿者和西部计划志愿者),接触到了西部计划的一些细节。

    感想:在政府(决策部门)面前,我们个人的力量太小了。志愿者也是弱势群体。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zhou粥
    • 来自:天涯-职场天地 前往来源
    • 【活跃38天 / 跨度218天】
    • 开贴:2005-10-31 09:54
    • 更新:2006-06-07 09:09
    • 阅读:19933 回复:426 楼主:171
    • 字数:约78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