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都市悬疑情感小说《浴火重生》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原娟 时间:2010-08-20 13:52


    前言:

    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很失败的人。

    曾经自以为,是个对心理方面很有天赋的人,仗着有过几次成功的心理疏导案例,因此在一年前,狂妄的开设了一部心理咨询热线,并立刻在地区的免费资讯期刊上打了广告,期待在实践中成长成熟,期待能成为真正的心理咨询师。不料,热线寂寞多时,才等来了一个来访者。
    就是这位来访者,击碎了我心理咨询师的梦。

    对方是位女性,声音年轻舒缓有序,慢条斯理,很特别很有吸引力。我一句“你好”刚刚出口,还没有说下一句“这里是‘快乐启航’心理热线,请问我能为你做什么吗”?她就掐断我的话说:“呵呵!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也不需要你的帮助,我只想找一个很有耐心的倾听者。”
    我很奇怪:“只要倾听吗?”
    来访者说:“是!”
    “为什么?”我不解。
    “因为我也是心理咨询师,只想给不认识的人讲。我找过不少的心理咨询师,他们听了一点就武断的说我心理问题很严重,说我是个貌似道德高尚实际上很有出轨倾向很自恋的病人,要我面谈。我知道,面谈是次要的,关键是他们不愿意把精力浪费在毫无收益的时间上,这是多数心理师的通病,挣钱才是更重要的目的。”
    “你很在乎钱?或者因对他们的了解才很小气的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对方轻快的笑了:“钱!在我眼里,不过是生活中的一种工具,问题是我心理没有病,不需要疏导,我只想说说话,但是需要有人听。你应该了解,心理师很累的,来访者带着心灵垃圾来找我们,而我们心理师就是心灵的垃圾桶,也需要定期清理,尤其是从自己的经历上成长起来的咨询师,不仅要装别人的垃圾,还有自己的垃圾。”
    我倒吸一口凉气:“你也是位经历坎坷自斟自饮成长起来的心理师?”
    “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这样的,但是我是真正从事心理师这个职业后,才发现己年少时曾经受过伤害。或许就是曾经的的经历在潜意识里作祟,导致我不由自主的选择了心理咨询师这个专业,间接的说,你的说法是对的。”
    我的自卑感陡然腾升。大家要知道,这样的心理师才是人们需要的真正的心理师,能设身处地的时刻己放在来访者的位置上,期待钻进来访者的大脑里去寻找帮他(她)走出心灵密境的坦途,付出的心血比以利益为目的的心理师要多得多。这种心理师最有责任感,也最累。在以前的几个个案中,我就常常的为了来访者的一个小问题而失眠。
    【在此申明我是个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心理师(自以为是,其实不是)”,不收取任何费用,以前的个案是通过自设的心理咨询QQ来完成的,主要是家庭婚姻关系之类的咨询。因为小有成效,所以狂妄设了一部心理热线,然!面对一个专业的心理师,我这个二把刀,不得不把语调和位置降低三分,尽管她是来访者。】
    “哦!谢谢你的肯定!”我讪讪致谢,显得有些慌乱和不知所措。
    她没有理会我的回答,直接问:“你愿意倾听我说话吗?”
    “愿意,谢谢你的信任!”
    自卑感导致我选择被动,我老老实实的点着头(明知对方看不见,还是不由自主的做出了点头哈腰的动作。我想,如果她就坐在我的对面,看到我的表情和动作,一定会轻蔑的看我一眼,然后拂袖而去。还好,距离和陌生为我增添了自信)。
    “可能会耽误你很多时间的。”她的语调里透露着歉意。
    “啊!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一次可能讲不完。”
    “呵呵,那就两次、三次、四次。”
    对方笑了:“我很喜欢你的直率!”
    我说:“你比我还直率,也不管我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我靠直觉,两个月前开始,我通过QQ和电话,和几十个心理师联系过,但真正讲了一些的只有六个人,后来,他们也开始拒绝了。”
    我突然有了一种被信任的庄严神圣感觉,但也不能掉以轻心,谁知道她要讲的是什么呢?想到这里,我诚恳的说:“我试着听吧,希望能坚持下去。”

    而后,断断续续的一个多月,我完整的听完了她的倾诉。
    说的是倾诉,却分明是一个故事,完整的故事,一个掺插着着金钱、人性、道德、良知、复杂纷乱的都市悬疑情感故事。
    听完她的故事之后,我对做心理师失去了兴趣,首先觉得自己水平差、不够格,其次是对这个行业产生了恐惧(因我喜欢心理咨询也是源于坎坷的经历),重要的是:她的故事催发了我对文字的兴趣,很想写一部长篇小说。
    当然,地域名换了,虚构了苇城市,城中的那个曾遭受重创的塌陷区也换了,变成了芦苇荡……地名人名面目全非,但故事情结却是根据来访者的叙述整理的,虽非生搬硬套,倒也尊重了事实。
    起初,我把此文命为《女心理咨询师》,正华老师问我对心理咨询了解多少?我胆怯了,开始犹豫。后因电脑瘫痪(丢失了部分文字)、孩子放暑假,就不再在上网、写字。
    无独有偶,7月底带孩子逛书市,意外的,看到了毕淑敏大姐的《女心理师》,很诧异。忍不住翻开咀嚼,尽管《女心理师》和我的《女心理咨询师》内容主线发展不同,但还是放弃了。
    后来,细细的琢磨了一下,我的小说仅是以心理咨询为辅而是以都市情感商场为主的,想更名《暗算》。更意外的,后又看到了麦家老师的《暗算》,心里小有不畅,尽管风格迥异,但心理上似乎已有剽窃之嫌,于是,又弃之。
    唉!起个书名真比给孩子起名还难,思来想去,决定暂用《迷羔》。

    请各位朋友在鉴读的同时,根据小说的内容助不才原娟一臂之力,看看什么题名更为贴切!原娟不胜感激涕零!

    作者:原娟 时间:2010-08-20 13:57



    《迷羔》故事梗概:

    水柏晗是苇城市人民医院的心理医生,曾多次在市广播电台心理咨询热线担任过主询师,曾红极一时。就是从那时候起,她觉得大部分患者完全可以不依赖药物,通过心理疏导便可走出困境。但是作为医生,不给病人开药方似乎不合情理。于是,她在家里开通了一部免费心理咨询热线,只在每晚九点到十点半之间为咨询者服务。
    半年前的一个晚上,一名叫黄亚梅的妇女打电话来说忍受不了家庭暴力,总想自杀,而且自杀的念头越来越强烈,甚至连做梦都去撞车。水柏晗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约黄亚梅见了面,这位因被打右腿致残的妇女,让水柏晗感到震惊。经过多次疏导,终于打消了黄亚梅自杀的念头,但是家庭暴力依旧。后经过法定部门的鉴定,黄亚梅为多次重伤,高冰玉的行为已构成重复犯罪多次,在水柏晗的鼓励下,黄亚梅勇敢的拿起法律武器,把高冰玉送进了监狱。宣判的那一天,水柏晗去了,悄悄的坐在观众席的最后面。
    高冰玉当场疯狂的朝观众席叫嚣起来:黄亚梅,你给我把我的老子儿子养好了,等我回来他们要是缺一根汗毛老子再敲断你的另一条腿。心理师灵音在线你给我听好了,老子绝不放过你,变成鬼也不放过你……
    看着高冰玉扭曲的脸,水柏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三个月后,高冰玉越狱逃跑,不料意外触电身亡。
    从那开始,一个沉睡了十九年的噩梦开始苏醒……她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先是一男子黄溥韬闯入私生活,助她掀开了揭秘噩梦的序幕……在追查过程中,其生母自杀未遂,父亲水得洋事业的唯一继承人——同父异母的弟弟水柏南死于非命。她和黄溥韬的种种行为,使爱人欧阳凯和继母徐玉卿对她产生了怀疑,失去了爱子的徐玉卿和女婿欧阳凯水火不容的关系开始复合,两人和水柏晗及其父水得洋的关系开始恶化、对立……
    水柏晗怀上了渴望已久的孩子,期待以此来挽救和欧阳凯的婚姻,不料欧阳凯却死活不承认,并且拿出出人意料的证据……历经几番周折,一场蓄谋已久的、掺杂着个人利益、不惜牺牲姻、出卖情感、自毁前途的房地产商之间的报复和争斗浮出水面……
    一群迷途的“羔羊”,在人性、道德、良知、利益和金钱面前,借助房地产这个巨大的平台,开始较量……



    作者:原娟 时间:2010-08-20 13:58
    怪!怎么发布上来了?( ⊙ o ⊙ ),出师不利啊!
    作者:原娟 时间:2010-08-20 15:59

    作者:明绿珠 回复日期:2010-08-20 15:00:59

    鼓掌,撒花,热烈祝贺嫂子开新帖!!!!!!!!!!!
    =========================================================================
    这么快?你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__^*) 嘻嘻……
    作者:原娟 时间:2010-08-20 16:03

    第一章 噩梦和意外

    1

    一个水样清纯的女孩,站在一望无际的芦苇丛里,面对一汪水塘,惬意的欣赏着午阳肆意渲染着一池的金色。
    身后有“索索索”的声音,女孩转身,一位带着斗笠扛着鱼竿的男人朝她走过来。
    “伯伯好!”女孩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嗯!好!”那人径自朝塘边走去。路过女孩时,不自觉的朝她清秀的脸和微微隆起的胸瞥了一眼。
    女孩儿天真的冲他笑了一下。

    天那边飘来大块乌云,遮住了午阳的灿烂,芦苇荡里一片昏暗。

    那人走了几步突然回头,问:“你在这干啥?”
    女孩扬扬手里的纸条:“伯伯,我在等人!”
    “是个男孩子吗?”
    “我也不知道,就说了叫我在这里等他的。”女孩低头一笑,脸上荡起两朵红云。
    “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这么高的小子,朝那边走了,那边也有一个塘,你是不是弄错地方了?”
    “呀!是吗?我说怎么还不来呢?哪边啊伯伯?”
    “那边,我带你从这抄近道去吧!”
    “嗯!谢谢伯伯!”女孩说着话,跟在那人的身后,踩着厚厚的苇叶,朝芦苇荡深处走去……

    乌云越集越多,风吹着芦苇成片的东倒西歪,芦苇花慌张的四处逃散。
    “伯伯!哪里还有塘呀?”
    那人转身,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鼻翼颤动,喘息粗重,他甩掉斗笠,疯了一样的转着圈把身旁的芦苇踩踏出一块空地,狞笑着朝女孩扑过来“这就是塘呀小乖乖,我就是你等的情哥哥呀小心肝!”
    天空里的云,突然垂泪……

    恐惧、刺痛、无助、绝望一起袭来,而后是突然的黑暗、沉寂,无边无际的黑暗、渺无声息死一般的沉寂……
    “啊”的一声,水柏晗从噩梦中醒来,额头满是汗水。还好,爱人欧阳凯未被惊醒,依旧香甜的打着呼噜。

    作者:原娟 时间:2010-08-20 16:24
    “柏晗……柏晗……醒醒……醒醒……”
    熟睡的欧阳凯被惊醒了,他迅速坐起来,抓住了水柏晗张牙舞爪乱扑腾的手!
    柏晗的眼睛惊恐的四处张望,手指着墙壁和窗子乱比划:“他又来了、他又来了……”
    欧阳凯轻轻的拍打柏晗的脸,心疼的在她的耳边呼唤:“不怕不怕啊柏晗,是梦,你在做梦,都是假的!”
    柏晗“咯欧”一声醒来。从癔症里苏醒过来的眼睛,看看卧室的门,关的紧紧的;窗外,清盈盈的月光正透过粉红色窗帘,洒了一屋子的光明。欧阳凯正瞪着眼睛,惊讶的看着自己。
    天哪!水柏晗的脑袋往枕上一倒:“唉!又做恶梦了。”
    自从那个卖鱼的越狱触电身亡之后,水柏晗就一直噩梦不断。
    侧着身子的欧阳,深情的看着柏晗,说:“柏晗,不要再搞什么心理咨询了,搞得自己也跟着神经兮兮的,唉!你老这样子,我怎么能放心啊?”欧阳凯把水柏晗拥在怀里,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嗯!”柏晗在他的怀里点了一下头,呢喃着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控制不住要做这些乱七八糟的梦呢。明知道是假的,还是忍不住害怕!”
    “乖啊,不怕,我陪着你啊!”
    “没事的欧阳,我还没有那么脆弱。只是,对高冰玉的死,心里有愧!”
    “他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跟你没关系的。”
    “明知道是这样,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我……想,啥时候去给他扫扫墓去!”
    “也行!慰藉一下他的亡魂,当面做个了断。”
    “嗯……”

    作者:原娟 时间:2010-08-20 16:51
    再不显示我砸电脑……
    作者:原娟 时间:2010-08-20 17:13

    作者:浅水快鱼 回复日期:2010-08-20 16:26:52

    才发一章啊,期待下文。
    作者:夏栀栀 回复日期:2010-08-20 16:30:12

    拜读,看了内容简介,很吸引,期待故事的展开。作者:原娟 回复日期:2010-08-20 16:51:39

    再不显示我砸电脑……
    作者:明绿珠 回复日期:2010-08-20 17:07:31

    ------------------------------------------------------------------谢谢各位赏光!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原娟3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71天 / 跨度244天】
    • 开贴:2010-08-20 13:52
    • 更新:2011-04-21 15:17
    • 阅读:22627 回复:1442 楼主:216
    • 字数:约81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