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南方游记----一个真正修行人云游名山大川大寺院的真实经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真隆道 时间:2013-02-11 19:02
    南方游记



    小说家总是想远离政治,小说却自己逼近政治。

    小说家总是想关心“人的命运”,却忘了关心自

    己的命运。这就是他们的悲剧所在。

    ——斯大林

    一个作家如果只为了明哲保身就一味地逃避现实,

    不敢写出抨击时弊揭露鞭挞假恶丑、歌颂真善美的

    东西,那他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好作家。

    一个佛弟子如果只为自己享安乐不为众生求离苦,

    那他就也不是一个真正的好佛子!

    我佩服那些真正的全心全意为众生服务,英勇无畏

    “视死如归”的圣人大菩萨们!

    ——赵枫

    引子

    不想写游记。不愿写游记。很不想不愿写游记。因为既然是游记,就必须要真实。因为要真实写出我出游南方的纪实记事,那就是谤佛谤法又谤僧,就决定我必然会下“地狱”。我不想下地狱,我不愿下地狱。我极不想极不愿下地狱。可是如果我因惧怕下地狱,不把我所经历所看到所悟出的写出来,那我就对不住几十年来佛菩萨对我的屡屡点化,亦对不住神菩萨一直对我的护佑,更对不住那些因愚痴无知而犯错执错又至堕落败坏的出家僧们众生们!因为我自私,因为我很自私太自私,就只为怕下地狱受苦刑苦罪,就置佛菩萨之点教期望于不顾,就置众生之苦罪安危于不顾。那我又何言悟道成道大慈大悲,何言众生普度舍已为众,又何言行证果满见佛无愧呢?如是思如是想,在犹豫沉寂了两年后,几经辗转,终于下决心开始写这部《南方游记》。
    要写游记,又该从哪里写起呢?总得有个由头吧?如此,那就说说那个由头,就从那个由头——2007年写完《废墟》说起吧!
    2007年四月间,《废墟》初稿手稿完毕。因了与同修朋友于书荣交流,善意地把整个作品的内容讲给她,并把其中的片段读给她听。结果被她大骂一嗵:你那心里可阴暗了,阴暗得一点阳光也没有了。你知不知道你是在谤佛谤法谤僧?你会下地狱!你迟早会下地狱!我给她解释不通,也根本无法向她解释。所以也就不能解释也不必再解释。如此,我们多年的朋友也就不欢而散。而第二天,我又接到了她发来的最后的规劝:《戒经》云:宁破塔坏像,不向未受具足戒人说比丘过恶。若说过罪,则破法身。
    《一切功德庄严王经》云:有四种魔。云何为四?……四者,于法师说陈其罪过。
    《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云:他罪实不实,终不而言说。设睹诸过犯,如同不见闻。
    〈〈赞僧功德经〉〉云:或有外现犯戒相,内秘无量诸诸功德……常能防护口业过,不谈如来僧宝众。
    …………
    另外还有几条。发完了这些就再也不理我了。由此,我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忧虑当中:难道我真的“执着”错了?我真的是在谤佛谤法谤僧?难道我真是犯下了不可忏悔的大罪,将来要堕地狱?……难道佛菩萨点化我错了?不,佛菩萨绝对没有点化错。那么是我悟错做错了?不可能呀!师父处处都管得我很严,不让我自私不让我贪嗔痴,甚至不让我挣一分文,就让我以拣菜叶维生,让我为众生写书教化甘愿奉献出一切包括生命……这些都是正的呀,怎么可能错呢?这……根本不可能错!可是……要么再各几个道友交流交流?……而后来的几个道友几乎都是异口同声的谴责,包括几个僧人:你说僧人错,你有什么资格?僧人的事你到底了解多少?就算是他们再怎么不好好修再怎么修不好,不也天天披星戴月早课晚诵佛经佛咒吗?你要慎重!书出来若断了人们的慧命,你是要背因果的。倘若下了地狱,你可是要等到何时这世上一本书都没有了,才能从地狱里出来的。知道写《西厢记》的关汉卿吗?因为宣传跳墙偷情破坏世风民风,到现在还在地狱里受苦呢!他要想出来,除非这世上没有人再唱西厢记了!……如此,你是何苦哉呢?你真是吃饱撑得何苦哉呢?……
    是啊,我这真是何苦哉呢?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罪,为了众生。而为了众生,却又没有一个众生能理解。甚至连道友朋友也都如此反对!如此“反目成仇”冷然相对形同陌路。他们对我除了谴责还是谴责,没有一个人能更理解哪怕一点点儿。真是,我这真是何苦哉呢!可是师父——师父点化我的那个闪光的十字架;点化我的那个有病的没病没病的有病;点化的……师父点化的那么多,只可惜不能面对面请教师父告诉我,我悟得到底是对还是错?写了这些书是对众生有益处,还是当真会断许多众生的慧命?若当真会断许多众生的慧命,那我就是罪魁祸首。要是罪魁祸首,那这些书稿,我是应该烧毁掉,还是应该打印出来送出版社呢?师父——师父——师父——对啊,梦中点化我的那些佛菩萨师父们我不能面见请教。但我可以去找这世上存在着的“活佛菩萨”师父——净空法师啊!之所以说净空法师是我师父,是缘于几年前的几个梦:一是在一个很古朴典雅的寺院里,说是我在寺里主管挂单。就在一颗巨大如伞如盖的古树下,来了一群文人和僧人要求挂单。我说:你们等会儿。我去问问我师父。然后就跑到后边一间很狭小的療房里,见净空法师在独自打坐。于是我就问:师父,外边来了一群文人和僧人挂单,咱给挂不挂呀?净空法师说:挂呀!你快去安排!……二是梦到净空法师微笑着站在远处望着我。我就赶紧跑过去给净空法师顶礼说:师父,我已经写了二百多万字了!净空法师很欣慰地点点头……三梦是在年前十二月间,写〈废墟〉到一半儿感觉很轻松。就想再写完了这部书,就把要写的该写的都写完了,就再也没有什么可写的了。那么往后我就能剃度出家做“自在菩萨”,再不用如此吃苦如此艰辛了!结果就在那晚,就在有了出家想法的2006年12月29阴历11月初九日的晚上,就忽然梦到:在一个由琉璃地砖装饰地面的一个地球城里,有一高大雄伟的佛塔。在佛塔的周围,有着一条宽大的壕堑皆装饰着彩色琉璃。而净空法师就在这塔东边仅剩的壕堑里铺砖栽树做装饰……时我就跑过去说:师父,佛祖点化我说您老人家就是我在这世间的师父。我来帮你呀!净空法师就很高兴欣慰地看着我笑着……然后我就在看一本经书,封面上着重号写着“阿弥陀经”。好像我当时还吃着什么掉到了书上,觉得自己可不好意思。时就突然成了一个大光头,我就想是我该出家了么?而净空法师竟突然又出现说:我要回去了……我就醒了。回去了?回哪去?反复思悟,我就想是师父点化我要真成了一个大秃和尚,净空法师就要回极乐世界去吗?难道我真是净空法师的徒弟,真要接替师父弘法吗?不然为什么要我成了“大秃”,净空法师就要回去呢?难道我真是净空法师的传法弟子?……可是这怎么可能?我顶多也就算一居士,还是人们眼中一个很不守戒的居士,也没剃度当和尚,也没什么修行也没证佛果,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资格能接替净空法师弘法能做他的传法弟子呢?……唉,算了快算了!咱有自知自明,那一个梦——只是一个梦一个幻想的好梦而已。随它去吧!我还是先写书吧!
    于是,就又先写书,就不再想那个梦。但是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得应该慎重,还真是觉得很应该去找净空法师解开这许多许多的谜。请净空法师告诉我这样做是对还是错?放下我是不是他的的徒弟不说,放下我有没有资格接替他弘法度生也不说,就单说我是众生之一,我是个普通却极正义的文学青年,是个一心向道的佛弟子修行人——就是一个小小居士,难道就不能,就没有资格去见老法师请教请教我遇到的这些修行上的问题吗?岂有此理!那是绝不可能的!若然如此,他怎配来点化我能做我的师父?他又怎能修行证果成为世人敬仰的活佛老和尚呢?走,就找他去!就找那个和我有着数世深源因缘的“师父”去!时东巷子里的李香菊阿姨说,在河北高碑店有一个念佛堂。那念佛堂听说已交给了常慧法师管理。而常慧法师所住持的百国兴隆寺和齐素平居士所管理的东天目山道场,一直是净空法师在讲经时常向国内居士们所推荐的少有的正法道场。由此可知,常慧法师和齐居士,一定和净空法师有联系的。如此,那我就先去高碑店找常慧法师罢了!对,就先去高碑店!
    作者:真隆道 时间:2013-02-12 16:06
    春节节春一循环,循环往复年相连。年年相连一眨眼,一眨眼兮一瞬间。一瞬间兮何其短,何其短兮两鬓斑。
    两鬓斑兮空悲叹,空悲叹兮好遗憾。好遗憾兮撒手寰,撒手寰兮万般无。万般无兮业随缠。业随缠兮轮回转。
    轮回转兮六道苦,六道苦兮可醒悟。可醒悟兮念弥陀,念弥陀兮消业多。消业多兮修功德,修功德兮出三界。
    出三界兮自在佛,自在佛兮如来去。如来去兮度娑婆。度娑婆兮好逍遥,好逍遥兮好快乐。好快乐兮演摩诃。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阿弥陀佛!祝福菩萨们新年快乐吉祥如意!扎西德勒!

    又是一年轮回新,去岁增添多少坟?多少魂归幽冥狱,多少众生难投人?堕入三途受苦罪,哀嚎凄惨不堪闻!一年一年如流水,光阴飞逝白两鬓。问君可曾觉世短?可悔虚度痴一轮?不悟大道是空活,转瞬骨枯便成尘。劝君惜取少壮时,修行要早莫逡巡。直到修到莲花开,见佛成就无生忍。耀照大千常寂光,普度众生出轮回!
    作者:真隆道 时间:2013-02-13 05:12
    世人心贪婪,无吃想三餐。餐饱想金钱,富足想高官。宰相嫌太小,不如王侯权。权高倾天下,后宫美女伴。但只瞬间一眨眼,万般荣华成云烟。呜呼哀哉俱往矣,谁令夕阳不下山?君不见多少王陵被盗掘,多少尸骨曝荒野。纵设疑冢千百座,万般金珍属阿谁?饶尔费尽何种虑,终是废墟一丘坟。尘土一把随风逝,空惹后人笑愚昧!秦王为求长生药,差遣徐福去寻找。三千男女童相配,繁衍日本小国岛。古往今来多少朝,多少帝王夭亡早,多少侯爵无善终,多少英雄卧泥巢?想来贪婪尽坏处,不如慈悲纯茹素。莫恋名利钱权官,清净无染赛神仙。诸恶莫做众善行,积累功德精进修。念佛解经明见性,回归极乐寿永恒!
    作者:真隆道 时间:2013-02-13 11:37
    @吴某某人2011 4楼 2013-02-13 08:41:38
    如目前大陆的情况,丑闻辈出而无监督,不能自己人监督而扼杀于其端,后由外界揪出,致使佛门蒙羞。
    -----------------------------
    谢谢!按佛制说,众生是不能陈说僧人过的。为此我犹豫的好久,才写了《废墟》涉及到了僧人过。写完了又不敢发。在这里主要强调的是,我一直是佛菩萨点化修行写书的。所以得到佛菩萨的点化就不能不写。所以就想,就算是为了众生下地狱也认了。没办法,看着那么多的众僧众生堕落苦海中,心里真是好痛!
    作者:真隆道 时间:2013-02-14 05:22
    初游高碑店






    2007年6月8号——阴历四月二十三日
    那天早上坐车到西客站,乘坐九点零六分的士2163次火车先到高碑店,再由高碑店乘2路小公交车就到了弥陀村。时已近中午12点。
    一进大院门,刚走到位于左边的传达室门口。就见一中年尼师领着几个老年女居士从左边的内院门口走出,正往大门口这儿的传达室走来。听人称呼她叫:妙喜师父!……我忙叫声:师父!遂伏身问礼。妙喜师很谦虚不敢受忙就疾转身对着迎对门的佛菩萨像说:咱们一起给佛顶礼!然后回身拉住我的手问我从哪里来?我自我简介后告诉她说:我是从北京来的居士。来这儿有事……时她马上打断我说:你赶紧先去吃饭过斋。我还想说。她又马上疾催说:快去吃饭!不然一会儿过时间就没饭了。我很感激,心想这个尼师父很慈悲!就赶紧到了斋堂。见几个居士已收拾干净斋堂正在洗涮拖地。见我进去,其中年龄最大的一个瘦高个中年女居士,急忙从里边拿出来剩下的馒头炒菜让我先吃。然后又拿出两个香蕉来,让我饭后两个水果。这又让我很感动,对这种非亲胜亲的关怀照顾很感动!于是就连连说着感谢,就问起了关于修建高碑店这个念佛堂的那位“老菩萨“的事:大姐,我听说你们这个念佛堂是一个老菩萨盖的?这老菩萨的儿子开个大锅炉厂?一家都信佛向善做大功德?女居士说:是。那是我父亲。那个开办锅炉厂的厂长就是我大哥,现在也出家了。呀 !真是缘份!正问到点儿上。我讶然笑道:怪道姐姐修得这么好呢!原来有其父必有其女!这样,姐姐,我这次来是为找净空法师——因为我写了一部《废墟》,牵涉到僧人们的事了。想向净空法师请教……这样,下午姐姐有时间么?我一会儿先到传达室和他们谈。完后想请你带我去拜望拜望您父亲那老人家吧。我早就想着来拜访老菩萨呢,就是一直没时间也没机会。今儿正好,天赐机缘!缘分缘分哪!她说:好啊!我等你。谈完后你就来这儿找我吧!
    过罢斋回到传达室。被坐在办公桌南边的妙喜师让坐到桌西边的凳子上,便开始和她聊天儿。回答她的问询,就讲了一些我以往的经历和现在的修行以及这次来此的目的。妙喜师悟性很高,一听就连连赞叹我是个人才。并告诉我说:常慧法师过几天就来这里主持什么法会,你可以在这里等。且净空法师最近可能从国外回来,要到他的家乡庐江去。那里在给他盖讲经堂。净空法师有个妹妹也在那里。这寺院里有个女尼妙仙师前几天刚从安徽坐飞机回来。妙仙师在那里就住在净空法师的妹妹那里。我很支持你到安徽去找净空法师!净空法师爱才。你见到老法师肯定有你用武之地!这样——说着,她就从衣袋里拿出100元钱:我家人前几天给我邮来四百元。已花了二百元印经刻盘,再留一百我用,剩下100给你买车票。你就去南方吧!我一听赶忙摇头又摇手说:可不敢可不敢!师父,我可不敢要你们出家人的钱!真要去的话,我会自己想办法。你的心意我领了。很感谢!是特别感谢妙喜师父的慈悲慈悲关怀和支持理解!
    正这儿说着,就见推门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女尼,不胖不瘦中等身材,有着一张挺清秀细俏的脸。浑身上下透着一种精干又和善的气质。妙喜师父介绍说:这是妙愿师,现在管挂单。我忙起身合什给妙愿师问礼。妙愿师微笑着答罢礼就坐在了桌北边的凳子上。我也坐下来。妙愿师就问我从哪里来?挂几天单?我说:不准备挂几天。这次来这里主要是想拜访常慧师父,看能不能介绍我见净空老法师一面?接着就自我简介,把我的身份证、作家会员证以及曾出版的书给她看。然后又向她叙述了我以往的修行经历、现状,和如今刚刚完成的这部长篇小说《废墟》,并把其中关于写僧人贪婪造业的片段读给她听。告诉她说:道友们都反对,没有谁理解……闹得我也有些矛盾犹豫了。她说:你真大胆儿!佛教的事儿从来没有人敢写。你却敢写。我说:佛祖点化我那个巨大闪光的十字架是该由我来背呀!为了拯救那些迷了的僧众们,为了济度众生,就是为此真下了地狱,我认了。妙愿师就赞许地点头,对妙喜师说:其实这就是佛的示现呀!听得我脸发烧,感觉自己很惭愧!但接下来她的话却又让我很失望;你找常慧法师没用。常慧法师不认字,只能教你念佛,在文字上指点不了你。我讶然说:原来老师父不认字!不过我原本来的目的,也是请她给引见拜访净空法师的。她说:那还得等!然后就开始查阅房单录,要给我挂单安排住处。时我失望之余并没忘了问她一声:师父能不能给我安排一个人住的房间?她说都五六个或四五个人一个房间。又一稍顿说:我再查查,看有没有人少的两三个人住的房间 ……查完了。就让妙喜师父给我拿了瓶矿泉水,又送我一套净空法师的讲经光盘。就说带我去认单,然后再到念佛堂。
    走出门来左走进内院。我说要去洗手间。她就要给我背包。我笑笑摇摇头,就把背包和水放在厕所前边的台子上。然后走进去。时就听有人在喊让我换鞋。我没回头也不答理。就听后面妙愿师急忙说:她不知道。一会儿我告诉她。等我一走出来,就赶忙跟她道歉。她说:没事!把包、水给我背上,带我东拐前走。就问我说:你为啥不愿和人住一起?我说:唉!都说信佛。又有几个真正懂得修行的。和人住一块,我要看见不如法的……也不是起烦恼,是……就是看不过去!她没说话。
    我们相跟来到了16号房间。她拿钥匙打开门说:就这间一个人。你住这儿还清静些。我忙连声说:谢谢谢谢!然后她就给我穿从客堂捎来的海青给我系带子。羞得我颇不好意思地说:我不会。没穿过。她笑了,就手把手地教我系带子,又教我打弥陀手印。我说:这我知道。她说:我以为你光知道在家写书念佛呢!我笑了,脸越发烧热。
    往出走,东拐前行再右拐,就到了念佛堂外。她让我换门口鞋架子上摆放的那一排排的拖鞋要从中拣一双。就问我:穿多大号的?我说:39号。她就挑一双递给我。我一穿太瘦进不去。她就放上去又换页40的。还不行,又换页41的。一连几次,她就那么不厌其烦的给我一双双地取换,还把我那旅游鞋拿起放到最下层去。吓得我赶紧说:我自己来!可不敢劳驾您!她说:没啥。让我感到很亲切又自然。然后她又领我去了斋堂。让我和早在那儿的居士们一起听经。她就走了。
    我在客堂听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和那女居士约好去看她父亲的事。忙就脱下海青走出斋堂。刚到传达室门口,正好碰到老菩萨女儿正在那儿等着我。见我过去,就推着摩托出了寺院大门。然后带着我直奔镇子上她老父亲的住处。



    老菩萨住的是一个带花园小院儿的三层镶白瓷砖小洋楼。进小铁门前走东拐穿过长长的小巷式甬路,再拐进朝南的大铁门,穿过种着各种花树的小院儿,进到厅东一间不太大的房间里。就见到了一个七十多岁高高瘦削却是满脸慈祥又精神烁然的老人——那位早已名声远播的老菩萨!我赶忙屈膝顶礼!这样的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众生的老菩萨,实在值得我最崇高的礼敬哩!
    坐下来说话。我先做了自我介绍,然后拿出我的证明和小说手稿给他看,并给他念了一段内里有关寺院僧人的几个章节。告诉老人我来这儿的想法和目的,求他老给帮忙看能否见净空法师一面?我说:老人家,您一定要记住:我只是请您老给转告净空法师,就说有这么样一个女孩子,她是这么一个修行经历。是佛祖点化的和他老人家有这么一种因缘,就是想拜见他一面想弄清这些奇玄的事情,想请他老人家给咱这作品指点指点。他若见就见,若不见也无所谓。因为咱只为一种因缘,并不是图他什么法师活佛什么的有名攀他什么缘。说实在的,我自己这样修的挺好!要不是这书不是佛祖点化这因缘……如果他不想见我,我就还真不想见他呢。而且就是再想见我,我也不待要见他呢。因为他要那样,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师父!老菩萨望着我重重地点点头又沉吟良久,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告诉我说:你不是常人。不止是前世修得好,你肯定是有来历的!这样,我认识九宫山的妙量师父。他下过地狱也去过极乐世界。他能看出你的前世和将来。等他来时,我让他给你看看究竟什么来历?快了。前几天他还打电话来,说下月要来呢。我心想下过地狱见过极乐世界就能看出我什么来历吗?我还下过地狱游观还见到过佛的法身光体和我自己的法身光体呢。但是——我不能说什么。见见就见见能看出就看出看不出也无所谓。既然您有心让见,那就一切随缘吧!
    告辞和老菩萨女儿一起出来。她就说让我到他父亲这里来修行。我说那得给我自己一间小屋,还得一台电脑。她说行!然后叮嘱我回到寺院不要和任何人讲。我眨眨眼怔了怔,随后就点点头。心想:这么复杂呢!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真隆道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342天 / 跨度1646天】
    • 开贴:2013-02-11 19:02
    • 更新:2017-08-16 05:59
    • 阅读:143858 回复:5021 楼主:2798
    • 字数:约1522千字
    • 图片:2654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