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长篇奇幻历史小说《乱世英豪》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心飞翔兮518 时间:2015-11-18 09:12
    本帖写历史热血、异术比拼、至尊赌术、妖嬖杀手、通天神通、真实隐身、侠义江湖、僵尸乱斗、恐龙战争、家国春秋、爱欲情仇(西晋末年)
    第一章
    帝都洛阳城外,悠悠洛河似一条玉带,穿过繁华的京城蜿蜒东流,此时正值阳春三月,河边一个女子匆匆奔跑着,神情慌张,不时往后张望。
    这名女子也就二十出头,皮肤白皙,清秀的娥眉,深邃如幽潭的双眼,薄唇轻抿,,和中原女子穿戴不同,一袭红装,头戴嵌玉白帽,肚脐外露,上面镶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绿宝石,耳戴金坠,一看就是域外贵族的大家小姐。
    女子迎面走来一人,是个青年人,生得身材魁梧,面色枣红,四方脸,剑眉虎眼,穿一身紧袖蓝袍,头戴束发银冠,英健刚武,气宇轩昂,不怒自威。
    他名叫祖逖,是司隶府的一名捕头,这天正要到西郊办案,他心里只顾想着事,无心看路,那名女子也是时时回头,一不小心竟撞在祖逖怀里,祖逖感觉一阵温热,主动向左让开,谁知那姑娘慌张之下也避向左边,两人又撞在一起。
    祖逖不好意思,让向右边,关切地说道:“姑娘没事吧,有没有撞疼你?”
    女子喘着粗气道:“没事……没事……请……””然后接着向前跑去。
    祖逖暗叹好一个域外美女,又想道:“这姑娘为什么慌里慌张地?”
    正想着,前面跑来四个男子,看打扮也是域外之人,祖逖定下脚步,那四名男子直朝身后的女子追去。
    祖逖平时嫉恶如仇,侠肝义胆,虽然身在公门,但早有侠名,和他的好兄弟刘琨并称“双侠”。
    他心道:“这四个男子肯定是追那名女子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追她,但是四个男子追一个弱女子,我祖逖又怎么能不管呢。”打定主意,转身跟上前去。
    那名女子已被四名男子逼到了河边,她气喘吁吁,已经没了退路,干脆不跑了,指着那四个男子气愤地说道:“大胆奴才,我父王侍你们不薄,又信任你们,做了四大贴身侍卫,想不到你们也被那个妖女和国师收买了,要来追杀我,好,你们动手吧!”
    其中一个领头的哈哈一笑:“三公主,不是我们不忠,我们跟了国王这么些年,毫无升迁,而王妃说了只要能帮二王子登上王位,就封我们为四大护国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当然乐意为王妃卖命了。”
    那女子道:“你们为了加官进爵卖主求荣,早晚不会有好下场,楼兰国的子民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哈哈哈哈,三公主,只要我们把传国金玺弄到手,就公诸楼兰子民,说国王年事已高不能理事,特传位于二王子。而且国师还说,你知道楼兰地下城堡宝藏的秘密,就写在一张国王给你的秘旨上,你一并交出来吧。”
    “休想!金玺和秘旨就算沉到海底也不会交给你们!如果二王子做了国王,那楼兰子民再也没有好时日子过了。”
    “既然你不识相,那只好跟我们回去,交给王妃处理,我相信她有办法让你开口,你也知道她折磨人的招数是无人能比的哦。”
    头领说完就过来抓那女子,女子显然不会武功,焦急之下转身跳进了河里要自尽,一人随即跳到河里把她捞了上来,另一个男子取出一方丝帕堵上她的嘴,又拿出一条布袋,套在了女子的身上,一个人扛在肩上就走。
    一个人拦住了四人的去路,正是祖逖,他义正辞严地说道:“光天化日之下,敢掠卖人口,跟我去司隶府走一趟。”
    那头领又是一阵狂笑,说道:“你是谁啊,我们可不知什么司隶府,你少管闲事,再说我们是楼兰国的人,不受大晋约束,这是我们楼兰国的家事,与你什么司隶府无干,让开!”
    祖逖不屑地说道:“不爱约束?楼兰国(楼兰虽然此时早已改名为鄯善国,为了称呼的习惯,在此就称为楼兰………注)自古是中原属国,我们大晋的西域长史府就设在你们楼兰城,不受大晋约束,真是笑话,今日不管你们之间有何恩怨,先要到我们衙门一趟,把事情弄清楚再走。”
    扛布袋的说道:“咱别给他废话,宰了他再说,免得耽误我们事!”
    三个人点头会意,哇哇大叫着上去,扛布袋的借机溜走,边走边喊,到西郊外边会合。
    祖逖知道那人想先溜,一个纵身,跃到扛袋子那人前面,说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祖逖直接朝那人攻去,由于怕伤了袋子里的女子,所以也不敢拨剑,施展腿法直攻他下盘,那人匆忙应付之下放下了肩上的袋子,女子趁机钻出袋子躲在了一边。
    其他三人过来围攻祖逖,祖逖左冲右突,双掌忽忽生风,挟锋裹锐,一个“佛光乍现”双掌齐出,但是他面对的却是武功高手,掌力对他们丝毫没有杀伤力!
    一时之间,祖逖转为劣势!
    眼看要帮自己的人处在了危险之中,女子十分焦急!
    祖逖眼看就要落败,突然地上一块石子飞起砸向一个人的头部,那人猝不及防,眼睛中了石子,接着石子又轮番袭击另外三人,然后四人就都捂着眼睛哇哇直叫,并大呼见鬼了!祖逖抓住机会反攻,轻松打败了四人。
    四人看一时抓不到人就打个呼哨一齐遁去,临走丢下句话:“小子,给我小心了!”
    祖逖无心追赶,来到女子跟前,女子连连向祖逖道谢:“多谢这位侠士仗义相救,他日定当厚报,还没请教大名。”
    祖逖拱手说道:“在下司隶府捕头祖逖,刚才只是举手之劳罢了,更何况我身在公门也是职责所在,见了这种事又哪有袖手旁观之理,姑娘又何必言谢。姑娘,刚才抓你的人说起楼兰国,还称你为公主,我想你一定就是楼兰公主了。”
    女子道:“是的,我是楼兰公主,名叫绮莲娜,后来学习了点汉家文化,取了个汉人名字叫韵茹,你就叫我汉名韵茹吧,你也听到了,他们抓我是为了要我们楼兰国的传国金玺和地下宝藏……”她欲言又止。
    祖逖看她不想说知道是不信任自己,但是她不说清楚自己又怎能帮她,正要再问,看到她全身湿透,曲线凸显,并且还打起了冷颤,他指着旁边的小树林说道:“韵茹,看你全身湿透了,我生个火先给你烤烤衣服,你到林子里把衣服脱了吧。”
    “啊!”韵茹心想“这小子让我脱衣服,会不会……会不会是找借口占我便宜?!”
    作者:我心飞翔兮518 时间:2015-11-18 13:46
    .
    作者:我心飞翔兮518 时间:2015-11-19 14:11
    第二章 钻心异术
    韵茹又自思道:“这人侠肝义胆不象是猥琐的人,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要先看看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她敛神凝气,专注地看着祖逖,祖逖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一会工夫韵茹微微一笑道:“多谢祖大哥好意。”
    “韵茹,你不要多想,我们去那边小树林,你躲进林中把衣服扔出来,我就在外边生火为你烤衣服,怎么样?”
    “好,一切听大哥吩咐。”
    她顺从地跟着祖逖来到小树林,一个人进到里边,然后把湿衣服扔了出来,祖逖生了火堆为她慢慢烤着衣服。
    林子中的韵韵茹心里欢喜,刚才自己用意念钻入他脑中,原来他真是个正人君子,不仅心里没有一点恶念,而且对自己更无一点邪念,只是他好象对我的身材大加赞赏,但这也是人之常情,好在上天保佑让我遇到了好人。
    韵茹为什么能知道祖逖的心思呢?原来韵茹天生异能,这种异能是天下无二,万年一遇的奇术,叫做“钻心术!”
    “钻心术”能用意念进入别人的脑中,知道别人在想什么,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能够控制别人的想法,一旦被她控制,那就跟她自己的脑袋一样,说话做事都随她自己的意,只是控制的时间很短暂。
    但是韵茹从来没有向人透露过这种异能,也从不轻易用这种异能,并且她的异能也非“钻心术”这一种,她还可以控制一般物体的移动,比如一个小小的骰子在别人手上她也能随心所欲要到自己的点数,这个她在楼兰的时候早就用过,有时在宫里闷了就溜出宫到赌坊小试身手,当然自己并非为钱,纯粹为了好玩,所以只是不显山露水地玩两把。
    刚才她看到祖逖打不过四人,就用自己的意念控制石子袭击他们,从中帮了大忙,祖逖所以反败为胜。
    祖逖在外边烤着衣服,快要干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韵茹大叫一声“啊!”
    祖逖条件反射般抱着衣服箭一般就冲了进去,他看到韵茹赤身裸体抱着双臂大声叫着,竟忘了避嫌,……
    祖逖不知所措,赶紧转了身,说道:“韵茹姑娘怎么了?”
    韵茹怒道:“谁让你进来的!?我让你进来了吗!?你存心占我便宜!”
    祖逖心里喊冤,说道:“我没有存心占你便宜,谁让你叫得那么大声,我以为有什么情况。”
    我只是看见了一只蛤蟆而已!你进来干什么!?你存心轻薄我!”
    韵茹大声道:“把衣服丢下快点出去!”
    祖逖被白一顿,心想她可够蛮的,自己不和一个女孩子计较,出来林子,随手拔了根草放在嘴里大嚼起来。
    不多时,里面的韵茹又“啊”的一声,祖逖正欲进去,心里想准又是癞蛤蟆,不能再鲁莽了,不然她又以为是自己故意沾她便宜。
    正想着,韵茹从林中跑出一下子蹿到他的身上,双脚离地,用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乱喊乱叫!
    祖逖笑了,说道:“一个癞蛤蟆把你吓成这样,真是不出深宫的大公主。韵茹,我说这可不是我轻薄你,是你自己跑到我身上来的。”
    韵茹大声道:“谁说是癞蛤蟆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听到我喊也不进去帮忙,里面是蛇!是蛇!”
    祖逖往那一看见一条蛇钻了出来,朝洛河里呲溜呲溜爬去。
    祖逖心里道女孩子家就是麻烦,什么都怕,唉。
    祖逖看蛇跑了,对她道:“我说公主,你们楼兰的蛇多了,你竟然会怕蛇?而且我还知道楼兰的毒蛇最多,象什么猪鼻蛇就是你们孔雀河里的毒蛇,那可是天下闻名的。”
    韵茹落下脚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自小长在宫中,哪有机会跟蛇打交道,我再问你刚才为什么进林子?!我问你有没有看到什么!?我问你,你是不是没安好心!?”
    祖逖心里道她把我的好心当做别有用心了,看她一付蛮不讲理的样子,我该怎么解释呢?
    祖逖试着说道:“韵茹姑娘,刚才确实是你声音很大,我以为有……”
    韵茹不依不饶,用手捶打他一下然后盯着他说道:“好了,不用说了,我问你一句话,刚才进去你看到什么了?”
    祖逖脸一红不自然地说道:“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地上一只癞蛤蟆。”祖逖说出这句话自己也不相信。
    此时的韵茹看着他的眼睛,意念早去了他的脑中,看他心里在说什么。
    可是韵茹探到他心里在重复两句话:“罪过罪过,我不是故意看她的,罪过罪过,我都是无意的……。”
    韵茹探出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但确实是无心之举,而且也在自责,心想这样的好男人天下真是不多,就算他看到什么也不能怪他,看他一脸忠义,面貌帅逸,武功又高,是驸马的最好人选,啊呀,我的天,我想哪去了,神游天外了,还好这小子不会钻心术,不然……
    “韵茹姑娘……”
    韵茹回过神来,说道:“祖大哥。”
    “韵茹姑娘,难道就你一个人来到中原吗?”
    韵茹相信眼前祖逖是个好人,于是想要告诉他一切,她缓缓说道:“我是楼兰国的三公主,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我的大哥还有我两个姐姐是我母后亲生,还有一个二哥是出身匈奴的妃子所生,我二哥的名字叫义成,在外人看来我二哥是父王的亲生儿子,其实他是妃子和国师扶锥私通所生,我的父王蒙在鼓里。”
    “我的哥哥姐姐们都已成婚,只有我尚末出嫁,父王和大哥很是疼爱我,母后在几年前去世了,父王更加怜惜我,生怕我受一点委屈,还说要给我找一个天下最好的驸马,并且送给我一件最好的礼物。”
    “有一天,我无意中听到了妃子的真话,那时我才知道我的二哥不是父王亲生,而且妃子还要扶他登上王位,成为楼兰国王。”
    “义成刚刚成婚,是个天生暴戾的人,残暴无度,常常体罚身边的奴婢,稍不如意就要杀掉,而且好色成性,放出话来一旦当上国王,就征尽楼兰美女为他所有,真是毫无廉耻。”
    “父王也有所察觉妃子会有所不轨,所以将金玺交我保管,还告诉我如果他有不测,金玺绝不能传给义成,并且给我一道秘旨,说就是给我将来成婚的礼物。后来我才知道,秘旨上面就画着我们楼兰地下古城堡的藏宝图!”
    作者:我心飞翔兮518 时间:2015-11-20 13:54
    新三章 赵王回府
    “那你的父王喜欢义成吗?”祖逖问道。
    “当然不喜欢了,父王宅心仁厚,看不惯他的行径,常常责备他,但是有他母妃袒护,所以有恃无恐,毫无忌惮”
    “那你大哥呢?”
    “我大哥叫义全,他是个好人,天生善良,对我很是爱护,有父王之风,楼兰子民都认为大哥以后继承王位是顺理成章的事,也是所有楼兰子民所期待。”
    “可是王妃和国师阴谋让他们的亲生子继承大统,我的父王日渐衰老,我的大哥为人憨厚不知道危险步步临近。”
    “有一天国师要我交出金玺,因为楼兰国继承王位需要金玺,否则,义成就没法继承王位。”
    “ 我当然不会交出来,就是让我死也不会给他们,只要他们得不到金玺,义成就做不成国王,就暂时不会对我大哥和父王不利。”
    “我在宫里很害怕,怕他们一旦得到金玺就杀掉父王他们,所以我就将金玺和秘旨藏起来,带了四个贴身女仆和两个侍卫偷偷跑了出来,但是在路上他们为了保护我都被背叛父王的四大侍卫杀死了,我一个人骑一快马不敢停歇,一路来到洛阳,心想他们不会追到这里来的,可没想到我刚到他们就追来了,幸亏遇到大哥,不然我就被他们抓回去交给那个毒妃了。”
    “那么王妃和国师是不是已经控制了整个楼兰。”
    “楼兰的五千军队全归国师统领了,他也自封四门大将军,只要金玺一到手,就可以扶他儿子上位了。”
    “那你的处境很危险,朝廷的西域长史府就设在你们楼兰城,你为什么不找他们帮忙?”祖逖焦急地问道。
    “西域长史府早已没了当年雄风,只以屯田为业,根本不过问政事,在他们眼里谁做国王跟他们是没有一点关系的,反正都要受大晋节制,唯一的办法就是能借到朝廷的兵到楼兰废了王妃和国师。”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如何自保呢?”
    “我不会武功,连只蚂蚁也没踩死过,怎么有能力保护自己,现在到了洛阳,更不知道怎么办了。”韵茹说着竟委屈地哭了起来,而且是越哭越伤心。
    祖逖天生侠义心肠,看不得别人受难,心中又升起一种保护欲,想了想说道:“我看韵茹姑娘先跟着我吧,等事情有所转机我派人送你回去,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到你。”
    “真的?祖大哥,我在这里举目无亲,包裹也弄丢了,现在身无分文,还被人追杀,能遇上大哥真是楼兰之幸,韵茹之幸,请受韵茹一拜。”言罢就要跪下。
    祖逖赶忙拦住道,不要这样,再这样我可不管你了。
    韵茹只好作罢,她又露出一脸的无邪说道:“大哥,刚才我大声喊你,你有没有生气啊?”
    祖逖故意变了声道:“没有,我怎么会生气呢。”
    韵茹白她一眼,道:“看你说得这么勉强,一定是生我气了。”
    祖逖想到她落难来到这里,一切还是将就着她,说道:“没有,真的没有,我们走吧。”
    祖逖两人进了城来到家里,刚打开门进了院里,随着一人也进得门来,此人是一个和祖逖年龄相仿的青年。
    他戴束发金冠,面如白玉,生了一又女人的丹凤眼,眉如弯月,口若含朱,个子高挑,一袭白衫,是个翩翩美男。
    他名叫刘琨,是祖逖亲如兄弟的好朋友,两人都来自北地冀州,三年前同到太学读书,认识以后两人发现和对方意气相投,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于是二人在城南租了房子同住,一起习文练武,形影不离,共同行侠仗义,被百姓称为“双侠”。
    三年的时光倏忽而过,二人同时离开太学在赵王司马伦的举荐下进司隶府当差做了捕头。
    二人心忧天下,志向远大,立志要报国安民,能够做个将军,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
    刘琨问道:“大哥,这位姑娘是……”
    “我给你介绍,这位是韵茹姑娘,楼兰国的三公主……这位是我的兄弟刘琨。”
    韵茹施礼口称刘大哥。
    “啊,公主?怎么会……”
    祖逖把刚才的事情讲给了刘琨,刘琨安慰韵茹道:“韵茹姑娘,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有我们兄弟在,谁也别想动你一根指头。”
    韵茹看刘琨跟祖逖一样仗义,心里再次感动,不禁默默念道:“一定是母后在天有灵,让我在落难之时遇到两个可以依靠的好人,母后,你一定要保佑我平安回到楼兰,除掉毒妃和国师。”
    刘琨提议道:“祖大哥,韵茹姑娘初来洛阳,不如今天中午到江月楼吃一顿,为她压惊洗尘,以尽我们地主之谊。”
    “好,我请客。”祖逖爽快地说道。
    “不好吧,以后还少不了麻烦两位大哥……”
    “韵茹,你就去吧,不但是吃饭,而且还要量身买件衣服,以后要在这里长住,入乡随俗,就穿中土的衣服吧。”
    韵茹看看自己的一身打扮确实跟中土格格不入,更何况自己这样岂不是告诉别人,三公主就住在祖逖的家里吗,于是她答应下来。
    江月楼是洛阳最大的酒楼,三层小楼,红墙琉璃瓦,豪华气派,门前一对石狮子呈内八字守望着门口。
    大门上方江月楼三字据说出自琅琊王家的王旷手笔,字体刚劲有力,入木三分。
    两旁粗大的圆柱上镌刻了一付对联,上联是“风轻吹满一楼月”,下联是“酒香醉倒半江春”。
    正要进门,有十几骑从开阳门飞驰入城,马上的人都是官军打扮,最前面一人手持大旗,上书一“赵”字,盔甲明亮,手持马鞭,策马大喊:“赵王回府闲人回避!”
    一边大喊一边沿中间御道奔向汶阳里的赵王府邸,这十几骑人马是为赵王司马伦开道的骑兵,后面有一百名步军跑步紧随,每行十步就有两名军士停下,持戟仗立在街边。
    无论是贩夫走卒,工商贵贱各色人等都慌乱的早早避在一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天子脚下的子民对这也早已习惯了。
    司马伦的车驾在衣甲鲜明的护卫军簇拥下缓缓入城,华丽的车仗戒卫森严的士兵无不彰显皇家的尊荣神圣和不可侵犯!
    旁边有百姓纷纷小声道:“赵王把关中弄得乌烟瘴气,这一打仗,跑得比兔子还快!”
    “是啊是啊,唉,谁让人家是王爷呢?就是再有错,回来照样加官进爵。”
    祖逖刘琨相视摇了摇头,刘琨道:“大哥,我们进去吧。”说着,就要迈进江月楼。
    可祖逖没有进去的意思,刘琨笑道:“大哥,你是不是怕请客,好,这顿我请了,走吧。”
    祖逖用手一指前面说道:“刘琨,你看那边……!”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心飞翔兮518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247天 / 跨度1070天】
    • 开贴:2015-11-18 09:12
    • 更新:2018-10-24 08:44
    • 阅读:12508 回复:904 楼主:1162
    • 字数:约1431千字
    • 图片:1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