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吾爱菩提》(生生世世,相爱相杀,我在轮回里等你)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6-03-01 20:08
    第1章 我是谁


    “如果你不醒来,你将会被尘土掩埋。”
    “如果你不奔跑,你将会被时间抛弃。”
    ……
    我梦见一个和尚,庄严温柔。
    梦见我自己,鲜血淋漓。
    我处在一片血色的雾气中,鬼魂出没,怨灵飘荡,我提着一把剑,在血海中厮杀。
    力气将竭,怨灵恶鬼围着我,要将我撕裂。
    我拄着剑,就要倒下去。
    不远处,出现了一点淡淡的金光。
    金光里,有一颗光头,光头上九个疤痕。
    即使隔了那么远,我也能看见是黛青色的,带一点妖艳。
    “阿弥陀佛。如果你不醒来,你将会被尘土掩埋。”
    金光渐渐盛大,我不由自主闭上了眼睛,在闭上眼睛的一刹那,我看见了一双深黑的眼。
    那双眼睛,庄严温柔,安静深沉。
    而那九个戒疤,泠泠妖冶。
    我渐渐沉溺。
    忽然传来一声狮子吼——
    “还不醒来!”
    我大惊坐起,梦境消失,正对上四只骨碌碌的眼睛。
    “啊——”我大叫一声,同时,听见另外两声大叫。
    然后,那四只眼睛飞快地避开,逃离,逃到一半以后,停住,又回来看着我。
    我发现自己赤身裸体,
    那四只眼睛分属于一只狐狸和一头狼,四只眼睛圆溜溜地瞪着我。我从他们的瞳孔里看见了我的样子。
    火红头发,雪白肌肤,背上两张黑色翅膀。
    不伦不类,不人不兽。
    我疑惑地望着他们,试图寻求答案。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他们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一齐回答:“你是鸡。”
    我继续看着他们。
    狐狸说:“你是我老婆,今晚你和我睡。”
    狼说:“你是我老公,今晚你和我睡。”
    我眯了眯眼睛,再次重复:“我是谁?”
    狐狸说:“你是鸡,真的……”
    “啪”的一声,我一巴掌把狐狸拍进雪地里。
    那小母狼已经跪下,虔诚地拜服:“以后,您是我们的山大王。”
    于是,我总算知道了这座山叫做哀牢山,小母狼叫夭夭,小狐狸叫飞飞。
    夭夭给我找了一张熊皮,裹上身之后,感觉暖和多了。然后,小狐狸飞飞又打了几只松鸡,找了点干柴,我准备烤了来吃。
    谁知,那松鸡用一种挑衅的眼神望着我,怎么的,没火看你怎么点燃篝火?
    我想了半天,打算找那两只动物借火,谁知他们眼神复杂地看着我说:“你自己有火。”
    我一头雾水:“我哪里有火了?”
    那小狐狸说道:“你真的不记得了?”
    我有点生气:“给不给?”
    巴掌已经举起,小狐狸往后缩了缩,小母狼走过来说:“您咳嗽一声,火就出来了。轻轻地咳……”
    她话还未说完,我一声咳嗽,轰然一声,一阵大火忽然冲我口中喷出,几乎将半匹山都点燃了。
    我手中的山鸡被烧成了焦炭。
    我愣了半晌,思考了半天我是谁的问题,记忆深处仍然一片空白,只是这一道火确实有点熟悉的感觉?
    莫非我原本是个吐火的神仙不成?
    那两只小动物早就逃得不见影子了,手中的松鸡被烧成了焦炭,我只好重新开始找食物。
    老远看见一只山鸡,我急忙追赶而去。
    跑得飞快。
    “阿妩,快找到谜底……你有危险……”
    虚无缥缈的时空里,有声音在低低提醒我。
    “你的命运缘起于一滴眼泪,也将结束于一滴眼泪。”
    作者: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6-03-01 20:10
    第2章 问情崖



    我追到了最南边。
    那是一道悬崖,悬崖上立着一块石碑,石碑约有三个人高,碑上写着三个大字——问情崖。
    石碑上有一面镜子。
    圆的。
    直径三尺。
    镜面上放着一本佛经。
    佛经有些泛黄,上面写着《心经》两个大字。
    可是翻开一看,里面都是空白。
    我眯着眼睛望天。
    蓝天高远,白云淡淡。没有一只鸟飞过。
    谜底?
    连谜题都没找到。
    然后,我浑身颤抖了一下,开始感觉到冷,脚下裂开了一道裂缝。
    我骨碌碌一下子滚开,没命地山后跑。
    “砰”的一声,我和那两只撞到了一起。
    小狐狸诧异地看着我:“你也会怕冷?”
    我一边跑,一边回答:“我怎么不能怕冷?”
    小母狼补充道:“是这样的,你以前刚来的时候,浑身都冒火,就像,就像……”
    小狐狸咳嗽一声:“那个,我们先找地方烤烤火再说,这几年,这里是越来越冷了。”
    我一巴掌把小狐狸又拍进雪地里,小母狼夭夭赶紧说道:“大约一千年前,我们发现你忽然从天而降,落在这里,当时大火冲天而起,将整座哀牢山都焚尽了。我们以为是凤凰涅槃,可是你却并未在涅槃中重生,反而昏迷了一千年……”
    原来,我是凤凰。
    我扇动着背上的两只黑色翅膀,微微的笑了。
    天地之间,有谁能囚禁凤凰?
    我转头,鼓动翅膀,往天空飞去。然而不过一射之地的距离,我就被砰的一声撞了下来。
    哀牢山上面浮起了一层淡淡的蓝色光幕。
    那光幕看似柔软,却牢不可破。
    结界。
    我落下来的时候,夭夭和飞飞试图接住我,然后,我们一起正好落在那一面镜子上。
    镜子上的佛经被风掀开,佛经上闪过淡淡金光,一行字迹,转瞬即逝——
    “穿过时间之门,你会找到谜题。”
    我还在疑惑“时间之门”的含义,我身下的镜子忽然动了动,刹那间转动起来,金光充斥天地,我感觉自己被吸入深深的黑洞。
    眩晕的转动里 ,有个声音低低对我说——
    “七重门,七个谜题,你有七天。”
    那声音像末世预言,令我灵魂战栗。不知怎么,我想起了我之前的梦,梦里那个和尚。
    温柔庄严,头上九个戒疤,黛青色的妖艳。
    忽然转动停了下来。
    蓝天白云,一道悬崖,一个石碑,身后两只动物正在打架,背景好像没有不同。
    然而,我很快就感觉有什么不同了。
    这里在下雨。而且,这里没那么冷。悬崖上开着几朵紫红色的花儿,在风中摇摇地招展。
    这是春天。
    而且,我身后多出了两只一模一样的小动物。
    我这才发现,那两只大家的小狐狸和狼,都要年轻许多,小狐狸的毛色还是月牙白,小母狼的四肢还有点短粗。
    好像时光回到了从前。
    中间隔了一层看不见的障碍。
    过去与现在。
    轮回与宿命。
    我身后的夭夭疑惑地对小狐狸说道:“怎么感觉回到了九百年前。我记得这个夜晚,也是一个月圆之夜,我在这里见到了一个人。”
    小狐狸咳嗽一声:“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我一巴掌把小狐狸拍在石碑上,夭夭赶紧说道:“我是记得有一个人曾经来过,不过……”
    它的声音低了下去:“来的都是鬼魂。”
    我望着它,它的眼睛里浮起了一丝悲凉:“这哀牢山是一座镇压亡灵的山,没有活人能进来或者出去。能来的都是死后的魂灵。”
    仿若为了响应他的话,忽然从地底深处,响起了低低的凄厉的嚎叫,刹那之间,我眼前闪过一个景象——月光惨白,白骨遍地,哀牢山变成人间地狱。
    “你见的第一个人是什么人?”
    作者:孙大娘威武 时间:2016-03-01 20:11
    第3章 第一重门


    小狐狸顿了顿,回答道:“是一位公主。”
    我有些诧异:“公主来这里做什么?”
    夭夭走过来,温柔地补充道:“是这样的,一千年前,我们实在太寂寞,就想了个法子,到凡间发布了一个消息,说极北之地,有仙山,仙山上有神女,名曰北天玄女。只要有人能走到此地,将灵魂献祭给北天玄女,北天玄女就会满足他的一个愿望。”
    我顿了顿,望着夭夭:“你们说的‘北天玄女’指的是我?”
    那两只笑得有些谄媚:“除了您还有谁配呢?”
    我望了望,悬崖边有一条青青的藤萝,藤萝上面开满了紫色的小花朵,在风中轻轻摇摆。
    夭夭赶紧解释道:“那是‘青桥’。”
    我望着她,她往后面缩了一步,望着小狐狸,小狐狸咳嗽一声:“每一百年才会通过一个灵魂。其余的在过桥的时候,都被结界封死了。”
    我想起那位公主,问道:“那那位公主是怎么通过的?”
    那两只相互对望了一眼,犹犹豫豫地说道:“莫非是因为她长得特别美的缘故?”
    我问:“有多美?”
    飞飞忽然不说话了,眼睛望着对面,夭夭也不说话了,张大了嘴巴,也望着对面。
    不远处,那两只小动物也忽然望着对面。
    他们望着的姿态那么自然,好像他们才是今晚故事的主人公,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他们才有资格拥有这个世界的月色。
    皓月当空悬挂在哀牢山颠上,雨好像从月亮下落下来,天地间一片晶莹雨幕。问情崖下,烟雾氤氲迷茫缭绕,对面千年冰封的孤落峰上游荡着无数飘渺的灵魂,眼神飘忽幽暗若鬼魅。
    “飞飞,你看,那里有两颗琉璃。”
    对面闪闪发光的光亮处,自昏暗的雪夜之中,显得十分突兀。对面那个幼小版的夭夭指着那处对那小狐狸说道。
    “那可不是琉璃,那是长宁公主的眼睛。”那个幼小版的飞飞笑得得意,“《晋书外传》上说,长宁公主‘貌如牡丹,目若琉璃,光艳动天下’,果然名不虚传。”
    说话间,乌云散开,清冷月华拨开层层云雾,那琉璃的光芒便稍稍黯淡了,露出一个高髻广袖的人影来,大红宫装,宝珠满身,似高坐在王座上的神女石似的,等人跪拜,只有那双眼睛是活的,热的。
    腮骨略方,下巴微微翘起。眼睛十分狭长,眼尾直达鬓边,眼角上扬,眉心贴了枚金黄的镂空云朵甸,似一座黄金镇子压制着,不令她那炽热的光芒过于盛大地释放出来,以免灼伤他人。
    我眯起眼睛,看张那张脸,那种冷而硬的表情,感觉十分熟悉。
    熟悉到心痛。
    夭夭忽然低低“哦”一声:“我怎么觉得很面熟呢?”
    飞飞又咳嗽了一声,我一巴掌还未拍出去,飞飞谄媚地说道:“请您照照镜子。”
    我一低头,镜子里出现了一张脸。
    腮骨略方,下巴微微翘起。眼睛十分狭长,眼尾直达鬓边,眼角上扬。
    那是我的脸。
    那个长宁公主。
    她和我长着同样一副面孔。
    我的心猛然刺痛。
    谜题。
    难道这是我的前世?
    我猛然冲过去,却被撞了回来,我与这个世界,仍然隔着一层无法冲破的障碍。
    这一次的障碍是——时光。
    在另外一个时间的世界里,前世的故事开始上演。
    “北天玄女大弟子飞飞携师妹夭夭叩见长宁公主。”幼小版的夭夭下跪。
    “两位仙家不必客气,我不做公主已然很多年了。”
    她起身,略略微笑点头还礼,气度高华,却带着一种天生强烈的压迫感。
    幼小版的飞飞一边啃松鸡,一边问:“你是天下第一美人,又是公主,你有什么无法实现的心愿?”
    那公主沉默片刻,像是在默然自嘲:“我一直在找一个人。”
    语调沉稳凝重,带着一种只属于公主的威严,却带着一丝凄迷,“我一直在找寻一种爱情。”
    “你有怎样的人和怎样的爱是你找不到的呢?”九尾狐问道。
    “我想要一段情。不后悔。不怀疑。不怨恨。”她缓缓地说道,狭长幽深的丹凤眼里光华流动,“我想要一个人。不说谎。不背叛。不伤害。”
    我想要一段情。不后悔。不怀疑。不怨恨。
    我想要一个人。不说谎。不背叛。不伤害。
    我捂住胸口,心口好像被插了一刀,在很多年前,我是不是也曾说过这样的话?
    我是不是想要一个这样的人,一段这样的情?
    隔着那看不见的时间的光幕,幼小版的飞飞哈哈一笑:“公主,世上会有这样的人和这样的爱吗?”
    我忽然想回答,有的,有的。
    我心灵深处的某些记忆被慢慢激活了。
    “有的。只是,这个人和这样的爱却不属于我。”那公主也这样回答了,她微微笑了,丹凤眼眯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忧伤。
    “这世上还有人会拒绝一位如此高贵美丽的公主?”飞飞的嘴巴松开,夭夭趁机一把抢走松鸡。
    细雨缠绵,月华在雨雾中朦胧起来,时光缓缓停住了脚步,听一个女子讲一段故事。
    “世上确有一位男子,他忠诚于一个平凡女子,宁死也拒绝娶公主。世人都以为他是傻瓜。可我知,那就是我爱的人,绝不背叛,绝不动摇。我这一生的爱,只不过用来检验了他对另一个女人的忠诚。”公主微微苦笑,声音惆怅。
    “很多年以前,我爱上了一个人,可是他却爱上了别人。我一直想告诉他一个秘密。我将那个秘密藏在一方梅花砚台里,藏得很浅。那样浅,他应该很容易就会发现,可是,他却从未发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孙大娘威武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9天 / 跨度813天】
    • 开贴:2016-03-01 20:08
    • 更新:2018-05-24 15:59
    • 阅读:6158851 回复:13160 楼主:1153
    • 字数:约772千字
    • 图片:12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