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人不知】误入捉妖行当,我来说说捉妖的诡秘事儿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4:44
    妖这种东西,想必各位都不陌生。从古至今,无论是小说,电影,还是故事传说。妖的出场率都非常高。在我们的观念里,妖只是一个统称,囊括的种类零零散散,五花八门,很难一言道清。总的说来,所谓万物皆有灵,无论是活物还是物件。只要这东西产生了一种我们无法解释的变化,都可以称之为妖。有妖,自然就有捉妖的。有捉妖的,自然就有捉妖过程中发生的怪事。而我,这几年做的就是捉妖这个行当。从今天开始,我就来讲讲我这几年的经历。

    我入这行也是偶然。大学毕业后,我本来是要接手家里经营的老字号饺子馆。无奈我爸受了狐朋狗友哄骗,投资失败,欠了一屁股债之后跑路了。剩下我整日应付债主,琢磨赚钱的法子。不然饺子馆就要抵债给别人了。


    说来也巧,那时我刚好认识了一个职业的捉妖人。本来我是不相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人的,认为他们都是招摇撞骗的。可深接触了几次之后,听他的说的挺像那么回事的。话里行间也不像是在胡诌。我也是有些动摇。这人说起来勉强算是我们家世交,只不过我之前从没见过。岁数跟我差不多大,长得也不像是神棍,一身的书生气。他名叫初一,据说是大年三十生的,所以才落了这么一个名儿。初一这人比较另类,跟我说他捉妖除邪从不图财,只是一个兴趣爱好。但现在这世道,无论做什么,只要不收钱,别人反而很难信任你。所以不得已,他都是每次干完了活,把报酬悄悄的退回给事主,或是捐掉。从来没自己留过。


    他的话点醒了我。这捉妖除邪的报酬都很高,既然他没兴趣收。那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我收了算了。以后他去捉妖,我就去做个助理或是司机什么的打打杂。报酬权当是我借的,等到还完了债,我再想办法还上也不迟。于是我就试探性的跟初一提了一嘴。他也是看到我有难处,加上念及与我们家的旧情。点点头也就同意了。于是我就这么的,真正算是入了行。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4:51
    我接触的第一个妖并不邪乎。
    也没有事主找上门来寻求帮助。
    严格说起来,这妖平日里我们都会经常碰到,也没太大的危害性。
    要是平时,初一是不屑于处理的。
    但这次不同,之所以要让我见识见识,主要是让我先对妖建立的一个概念,算是基础教学。
    这种妖也不用特意寻找,初一让我随便找了个宾馆开了间房。进了房间他直接把我带到了洗手间。把地漏上面的盖子挑开,倒了很多事先准备好的白酒下去。

    等了一会儿,等到地漏里的臭味儿彻底被白酒盖住了。
    他就又掏出几瓶醋来,也全倒了进去。
    这时候整个卫生间里的味道已经让人快待不下去了。但既然是给我教学,我肯定是不能打退堂鼓的,只能咬着牙忍着。
    眼见着初一又把上述的过程重复了三遍。就在我担心气味冲到隔壁,被人举报的时候。
    他才停手告诉我,很多人应该都有过经历,在你洗澡,尤其是闭着眼睛洗头发的时候,总会感觉周围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自己。
    很多人都以为这是心理作用,因为卫生间狭小封闭,会让人没有安全感。但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些都是这地漏里的妖在作祟。

    我蹲下来去看,整个地漏里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清。
    初一说现在那妖已经被控制住了,我是普通人,所以看不到。想要把妖弄出来还需要一双木筷子。今天暂时手头没有,也就甭看了。不信的话回家可以自行实验一下,不过在这些过程操作完之后,用筷子夹那妖的时候,切记别手滑。否则会被缠上。

    初一说这种妖,在行内叫朊。本身没什么危害。长相类似一个会爬动的大舌头。
    这种妖以吃人们的晦气为生。早年间的时候,是专门潜伏在大牢的门上。进出牢房的犯人必定带有大量的晦气,它们就相当于找了个自助餐馆。
    但随着时代进步,现在的牢房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建造和布置了。它们很难藏身。没办法,为了生存,只能潜伏于各个人家的下水道里。在这家人洗澡的时候,悄悄的出来偷吃。
    之所以在洗头发的时候才会明确的感觉到它的存在。原因有二,一是因为人洗头的时候肯定是闭着眼睛,这有利于这妖的潜伏。二来就是,自古有语,抬头撞晦气。意思就是说这晦气多半是附着于人的头发上的,所以在洗头时,大量的晦气被洗下来,那东西才会饱餐一顿。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4:53
    初一讲的头头是道,倘若是假的。他这个谎话编的我能给十分。
    在宾馆简单的又呆了一会儿,他又给我讲了一下乱七八糟的所谓的知识。我是实在受不了那里面的味道了。两人这才打道回府。

    我一个人回了家,心里面一直嘀咕初一告诉我的那些东西。
    他说的那种洗澡时感觉有人在窥视,我的确是经历过。但压根也不会想到这东西跟妖怪有关。
    既然他说那东西没什么危害。我决定干脆自己试验一下。
    我想的是,要是真的能夹出来什么东西,日后我就铁了心跟着初一混了。要是没夹出来,我也好有个提防,说不定他一直是在忽悠,日后不定哪天摆我一道。

    家里醋酒筷子都有,我没多耽搁。立刻开始试验。
    酒醋都倒下去之后,我躲出卫生间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又拿着筷子进去。
    手慢慢的从地漏里探下去,努力夹。虽然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在夹什么东西。

    我试了几下,手感上没有任何变化。
    掏出来,除了几团头发之外,什么也没有。
    我有点后悔,心里还想,这初一不是骗子的话,那多半是个精神病患者?
    突然,我余光似乎在地漏那里扫到了什么。
    定睛一看,吓的我差点尿出来。只见地漏口真的有一个软软绵绵的东西探了出来。

    我忍住没跑,镇静了一下。
    决定还是拿着筷子把那东西夹出来。既然初一说的都是真的,那日后要见到的东西肯定比这邪乎多了。这次跑了,那债何年何月也还不上了。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4:54
    我用筷子夹住了那东西,那东西立刻不动了。
    卫生间的光不是很亮,粗看之下那东西到真像个舌头。我用力的想把它夹出来。
    没曾想,那东西竟然缩了回去。
    跟着让我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只听见铃的一声,一个金灿灿的戒指从地漏里蹦了出来。

    这下比我看见妖还意外。
    这东西有灵性了?知道我要抓他,这是来行贿求饶的?
    还是说初一没告诉我,每个人家地漏都是一个聚宝盆,只要按照他的方式做,都会有好东西拿?
    一时间我脑子里想的东西还很多,甚至我还怀疑,我丢个戒指下去,一会儿那妖怪会出来问我,我丢的是金戒指,还是银戒指之类的。

    我把戒指捡起来。款式很老,但肯定是纯金的。
    收好了戒指,我再次把筷子探了进去。人就是如此贪婪的动物,我承认。冥冥之中我总觉得这么做还会有更多的金子蹦出来。

    可是这次不同之前,筷子刚下去,我就感觉戳到了什么东西。
    那东西像是被整个下水道都堵死了一般。无论伸向那个角度,都会碰到它。
    我以为这是那妖的防御手段,因为这么做,就很难被夹出来了。
    然而我想错了。
    因为就在我打算找个什么东西去撬它的时候。地漏里忽然猛地涌出了很多黑漆漆的臭水来!这味道瞬间把白酒和醋的味道全盖了过去。
    都没等我反应,臭水涌的非常的快,已经在卫生间里铺了一层。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4:57
    我不得已退了出去,那臭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我这才猛地反应过来,之前初一说我夹的时候千万别松手,现在可能是因此出了事故,闯了祸出来。
    于是我立刻给初一打电话,幸好他离得不远,表示立刻赶过来。
    我在客厅里坐立难安了五分钟,初一果然风尘仆仆的进了屋。
    打开卫生间的门,里面的臭水立刻涌出来了一些。水已经足有七八厘米深了。

    初一也很奇怪,问我除了夹筷子松手之外,有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
    见我摇头,他就告诉我,这种情况很罕见,地漏里漾出的都是血水。这楼里可能有人在用血养妖。今天是赶巧了,被我破了阵势。这肯定是来报复的。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4:58
    我一听吓得是屁滚尿流,初一倒不惊慌,从我厨房里翻了把菜刀出来,问我确认这刀肯定是杀过生之后。用刀将地漏盖住。他要我退出去,门就关上了。

    我在外面等了足有十五分钟,也不清楚初一在里面究竟在干什么。只是偶尔听见叮叮当当,刀磕在瓷砖上的声音。
    等到他开门出来,里面的水已经退去了。只有恶臭还残留在卫生间里。

    初一表示暂时不想说话,思考了一下什么。
    才告诉我,这妖是被他干掉了,但现在更大的问题是这楼里有人养妖。
    所谓替天行道什么的他不管,但养妖就是在跟他作对,他肯定是要会一会的。
    于是初一要我调查一下,这楼里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我还真想了一下,现在这年头,能认识邻居就不错了,让我说谁可疑,还真没有头绪。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4:59
    两个人在客厅休息了一下,等到臭味儿散去一些,才各自冲了个澡。我给初一找了身我的衣服换上,我俩体型差不多,他穿着很合身。等到吹干了头发,初一表示要先回去,养妖的人与妖不同,对付的方法也肯定不同,他得提前琢磨一下。我也是精疲力尽,也就没挽留。等到第二天,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打听。我住的这栋楼并不太新,基本都是租住的。在人口流动这么频繁的地方打听讯息,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我问了楼下的小超市的老板。对方到真告诉我一个有用的信息,那就是这栋楼里,之前有过凶杀案。死者据说是在洗手间被人处理分尸了,很多尸块和血就顺着下水道排了出去。案子现在都还没破,这事还是很多年前发生的,所以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那户凶宅被两个年轻人买走了,一直也没人住,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什么制毒还是制造假币的窝点。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5:01
    我立刻把这个消息反馈给了初一,他听后长出了一口气。告诉我这事多半只是巧合,碰巧了那朊觅食的时候,那血水都流了下来。那死人的不甘和怨念也就依附在了朊的身上。这是那杀人犯没有回来,倘若那人也住在这栋楼里,恐怕洗澡的时候,早就出事了。既然这事已经水落石出了,初一说我也见识到妖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了。让我考虑好,日后要不要真的做这一行。这个经历我想来的确是有些后怕,但细想之下又真的没什么危险。
    想着只要跟紧了初一,别落单,基本小命还是能稳当保住的。于是在电话里我就给了肯定的答复。
    初一说好,要我休息两天,已经有事主找上门了。到时他来跟我汇合。
    这次的妖,要我做好心理准备。
    因为已经开始死人了。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5:02
    上次事件后,也没工夫休息。在饺子馆里照看了两天生意,第三天初一就约我见面。两个人也没多耽搁,直接乘车去了河北。好在路途不远,只有三个多小时车程。车上初一大致给我讲了一下情况,说是河北的一家古董店老板,算是古董圈里的一个高玩。本来生意主要是在京津两地发展,上半年的时候,他在河北包养了一个小蜜,这才把分店开到了河北来。然而好日子不长,新店刚装修完不久,没等开张。里面就死了两人。
    这下把老板弄的焦头烂额,找了大师看了都不不顶事。东打听西打听,才问到的初一这里。说是把事平了最好,平不了事能给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不让他心一直悬着。这报酬价格我们随便开。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5:03
    我听了自然是开心,但还是不由忐忑。刚入行就扯上命案,任谁都心悬。初一说店里死的两个人,都是老板的伙计。这古董都是值钱货,安保措施必须得做好;两个伙计白天在店里干活,晚上就睡在店里,算是看守。谁料一夜的功夫,两个大小伙子就归了西。据说死状还很诡异,像是被活活闷死的。就连警察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只能定性为意外。怀疑店里装修用了有毒材料。初一说完还提醒我,不要过于担心。说是这妖,很多都是能察言观色的,你心不稳,就很容易吃亏。这是道上的死理。
    我点点头。只能自我安慰了。
    到了河北境内,我们直接就去了古董店里。古董店的位置还算好找,中间也没耽误工夫。老板已经在店里恭候多时了。见面就作揖哈腰,跟身份有点不相符。
    作者:贰十三13 时间:2016-02-25 15:04
    初一没有客套,径直就去屋里查看。这古董店不大,我对古董也没有研究,看不出好坏来。观察了一圈,别的不说,我是可以肯定,那两个伙计的死,跟什么有毒材料无关。这店里的装修非常讲究,用的全是实木的装潢。就连地上的砖,为了显的古色古香,都是选用了老路上挖来的的青石板。初一要老板指出了两个伙计死的位置。就要我们二人先出去。说是要探清明。这也是行话,意思就是分一下原因。是阴是阳,是妖是鬼。

    这术业有专攻,要是跟污秽什么的有关系,他也就不参与了。在外面等了五六分钟,初一才出来。告诉我们,店里的确是有妖气的。但无奈古董太多了,每一件似乎都不太干净,让他很难分辨。希望老板不要隐瞒,要是有什么特别的古董,直接指出来让他验一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贰十三1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57天 / 跨度75天】
    • 开贴:2016-02-25 14:44
    • 更新:2016-05-10 21:03
    • 阅读:785599 回复:1490 楼主:1193
    • 字数:约310千字
    • 图片:19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