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心灵麻辣烫 ——夏冬雪心理咨询日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5-11-25 11:36
    写在前面的话
    各位看客:这不是真实的心理咨询日记,而是一部小说。本主是有职业操守的,违反职业道德的事是找不到我的。所以以下内容只是我凭空杜撰的,切勿对号入座。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晴
    我是心理咨询师夏冬雪,一所高校的老师。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多大了你们自己猜吧。目前是老公一位,孩子一个。
    由于积累了几年心理咨询经验,感觉有些经验应当与大家分享。但我是个坚持性差的人,更是个懒惰的人,能坚持多久我也不知道,看心情吧。
    昨天遇到了一位“怪”大叔,弄得我一天的心情都怪怪的。昨天实在没心情写日记了,今天便如实地记录下来。
    我的助手阳阳有课不能值班,我便坐在心理咨询室当起了接待。
    因为没有预约,我便观察起窗外的红男绿女来。
    我的心理咨询室坐落在一条步行街的顶端,所有进入到步行街的人都要经过我的咨询室,但熙熙攘攘的人群顶多扫描一眼我的牌匾,便把目光投向了灯红酒绿的场所。
    步行街布满了各式小吃,每天我都在各种气味中喘息着。真不明白这些现代人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填胃”而不愿意“充脑”。难道每个人的大脑都不需要充电了吗?真是奇了怪了,这些人是靠什么充电的呀?不会是腾讯新闻吧?哈哈,本主也挺喜欢通过腾讯新闻满足一下好奇心的,但这个电也太弱了吧。可放眼望去,能为头脑充电的地方真是凤毛麟角呀,“新华书店”的大牌子好像被集体下架了……
    咦?有位老者正在窗外审视着我的牌匾,看样子要进来。说心里话,我对超过40岁的来访者兴趣不大,因为这类群体缺少对心理咨询的合理认同,多的是好奇罢了。目测这位老者至少60岁了,更不是我的“菜”了。
    见老者推开了门,我赶快掐断遐想,站了起来。
    “您好!我是心理咨询师夏冬雪,您请坐。”
    我快速地扫描了老者的装扮及神态,马上形成了第一印象:这是位有修养、有品味的人。
    老者身着一身西装,白色衬衫的领口都系的整整齐齐,黑色的皮鞋也是一尘不染。头发虽然很稀疏,但却一丝不拘地呆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一丝的错位。一副无框眼镜让整个人的面部都清朗起来,再配上宽阔的额头、挺直的鼻子,不会是哪个大学的教授吧?
    “先生,请喝水。”
    我端了杯水递给老者。
    “谢谢。请不要叫我先生,我姓张,你就叫我老张吧。”
    我心里“噗”地笑了起来:老者不可能是教授,应当是位刚刚退下来的领导干部。只有当官的人才对称谓特别敏感,普通老百姓的敏感度就差多了。也不对,一些半老徐娘也会对别人叫她姐姐还是阿姨特敏感,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小夏,你这心理咨询是怎么收费呀?你有收费许可吗?”
    老张的轻声细语把我的思绪剪切了。
    我从文件夹中拿出一些资料,一一摆放到老者面前:
    “这是我的资质及相关批文,您看看吧。”
    老张快速地浏览了一遍,说:
    “我可以和你聊聊吗?”
    “可以呀,我上午没有预约。”
    我的声调虽然很愉悦,但心里却真正地愉悦不起来。我擅长的是和30岁左右的群体打交道,娴熟的是情感分析与验证。对于老年人我心里多少有点底气不足。
    “这份工作你做了多长时间了?”
    从对方的表情中我看不出是闲聊还是想了解我的专业背景,便主动说:
    “我学的专业是心理类的,后来又专修了心理咨询。从毕业就做这类工作,好几年了。”
    “哦,那你每天都在这里吗?”
    “不,没课的时候我就在这里。”
    “你是老师?”
    “是的,我在师大任教。”
    “师大?我知道,是所非常好的学校。”
    老者环视了一下四周,说:
    “我刚刚看了一下你的收费标准,你在这里开咨询室恐怕是入不敷出吧?虽然你的店面楼上、楼下也超不过25平吧,但具我所知,这里的租金挺贵的吧?”
    我心里一动,这老者不会是房产局的吧,怎么对房屋面积把握的这么准呀。我的咨询室建筑面积22.4平,楼下13平,用于接待,楼上不足10平,用于咨询。这个店面是我朋友的,原本是电梯间,硬是让开发商挤出了一间商铺。由于面积太小,不管是小吃店还是服装店都不太适合,我朋友便友情转借给我了。
    “还行吧。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吗?”我不想细说这些与咨询无关的问题,便转移了话题。
    老者笑了笑说:
    “你既然是大学老师,一定很关心时政吧。你对安倍邀请习主席到日本赏樱花这事怎么看?”
    安倍邀请习主席到日本看樱花?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呀?腾讯新闻说了吗?我只知道习主席要访问英国呀,不知道还有赏樱花这件事呀?这位大叔什么意思呀?难道是位“时政控”,接下来不会是场时政考试吧。
    我笑笑说:
    “这件事我还真没关注过。您对此事如何看呀?”
    把问题踢回去是所有老师的必修课,更是心理咨询师的基本功。
    老者笑笑说:
    “对安倍的事不关心,我能理解,高校的老师都是生活在象牙塔中的人,还是说点你们熟识的吧。习主席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一周年了,你感觉文化市场有什么变化吗?”
    我的天呀,这怎么都是高端问题呀,本主可是俗人一枚,真不擅长站在宇宙看地球。
    再把问题踢回去已经没有意义了。我面带浅浅的笑意说:
    “张老,我这里呢是心理咨询室,不是说吧或书吧。您是不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原本温文尔雅的老者突然怒发冲冠,咆哮起来:
    “你们这些不学无术之徒,什么都不懂就敢教训别人。现在国家处于多么严峻的时期呀,你们这些人还在这里诉说心理问题……是国家的事重要还是个人的事重要?你们……”
    老者的话还没说完,脸色已经像张白纸,身体也开始抖动起来。我一步蹿到张老身边,用尽全身力气把他拖到了沙发上。我无法判断老者是心脏的问题还是血压的问题,我只知道赶快救人。
    我冲到街上,对着人流大声喊着:
    “有医生吗?我这儿有病人,快救人呀……”
    在我的声嘶力竭喊叫中,有四、五个人冲进了室内,只听有人在说,快打120,快打120,人要不行了……
    我就感觉自己脑袋轰地一下,两眼一黑,瘫软在地上。我知道,我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时间不长,救护车就来了,我抓起手机和钱包便上了救护车。步行街的斜对面就是一家医院,没用二分钟,就到了医院。
    当我交完费用回到抢救室时,发现一位优雅的女士正站在老者身边,老者已经睁开了眼睛。
    我一步冲到老者身边:
    “您没事吧?没事吧?”
    在老者点头的同时,女士拉住我:
    “我是老张的爱人,是你把老张送到医院的?谢谢了。老张没事,就是血压高了些,放心吧。对了,刚刚花了多少钱,我……”
    我长出了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没花多少钱,您就不用在意了。我……”
    我刚想把经过说一下,张老的太太便说:
    “事情我都知道了,谢谢你了。老张没事了,你请回吧。”
    “我还是留下吧,万一有什么事……”
    一直到确认老者没事,我才离开医院,回到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虽然我没摊上大事,但这位老者却让我心存疑惑。根据我的经验,他既不是心理问题也不是精神问题,也不完全是生理问题……美好的周一就这样渡过了。

    2015年10月20日 星期二 晴

    睁开眼睛第一件事便是拿起手机看朋友圈,没什么新鲜事。赶快起来吧,今天上午有二节课,下午还有一个心理咨询,一天都会很忙的。
    上午一切正常,没什么可以记录的。下午的心理咨询有点独特性,便想记录下来。
    下午三点钟,心理咨询室的门被敲响,来者是个守时的人,我很欣慰。
    前些日子为了一个课题,我查阅了几年来心理咨询的记录,发现只有31%的学生能按约定时间来心理咨询室,有13%的学生没来咨询也没取消预约,剩下的56%就是迟到的了。现在的学生好像对迟到已习以为常了,很少有人表现出真挚的歉意及不安……所以,我喜欢守时的人。
    伴随着我的“请进”,一个瘦弱的身躯披着阳光飘进了心理咨询室。
    “你好!我是心理咨询老师夏冬雪,请坐。”
    我边打招呼边打量着眼前这个小姑娘。
    这是个柔弱的小女孩,体重不会超过90斤。她坐的位置飘洒着柔柔的阳光,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暖暖的、弱弱的、纯纯的小姑娘。女孩的肤色很白净,眼睛虽然不大却是双眼皮,鼻子很小但却很精致,最有特色的就是嘴,嘴巴很小但线条却异常清晰,女性之美以此为原点向四周折射着,让人感受到了什么是冰清玉洁,白璧无瑕。
    我由衷地叹道:
    “你要是早生三十年,一定是瑶女郎。”
    “夏老师真会说话,我可不想成为瑶女郎,琼瑶笔下的女孩都太痴情了,好像都不是地球人。”
    我知道自己的感觉和现实发生了碰撞,看来自己对人的判断能力还有待提高,同时,要避免首因效应对咨询的影响。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我按常规路数出牌。
    “我想让你帮我分析一下我这么做是不是值得。”
    我心中一动,还很少听到来访者用值与不值解析心理问题,看来这个“瑶女郎”有点意思。
    女孩自我介绍说名叫飘飘,读研三,半年前认识了一个男孩。男孩是一政府部门的公务员,家境也不错。前些天,男孩提出让飘飘搬到他那去住,飘飘为此犹豫起来。
    我的心又开始复苏:这是个骨子里印着“瑶女郎”印记的人,只不过自己不承认罢了,这不开始为自己是否放弃守身如玉而纠结呢。但为什么要用值不值来表述呢?
    “你犹豫是因为……”
    “我还没见过他的父母,他也没给我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就这样搬过去是不是太不值了?”
    我心中一闪,这是个貌神不符的人。
    “你不喜欢他?还是感觉感情没到位?”我还想证实的我猜测是主观臆断的。
    “也谈不上多喜欢,只是感觉条件还行,对我也不错,我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有个归宿了。可就这样搬过去总感觉不是那个事。”
    “你希望在什么情况下搬过去才是那个事呢?”
    “最起码得见见他父母给我些承诺吧。”
    “你感觉感情是否稳固是需要父母保障的吗?”
    看着眼前这个冰清玉洁之人,我真有点费解。
    “我需要的不是感情保障,而是经济保障。我总不能在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就搬到他那里吧,那我也太亏了。”
    我愕然了。虽然现在是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都是凡夫俗子,但我还真是头一次遇到一个二十多岁的知识女性在为物欲而直言不讳。这个世界真的是“繁花似锦”呀。
    飘飘见我没出声,便自己说了起来:
    “我们相处半年了,除了给我买了几件登不了大雅之堂的衣服、包包外,我什么都没见到。虽然他也口头承诺说房子不成问题,他们家早就在北京为他买了房,只不过目前还有租户,不方便我去看……还说他自己也有些积蓄,装修什么的都不成问题……说来说去一点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这不都是空头支票吗,再说这些东西和我有关系吗?房子是他父母为他买的,产权证上肯定只有他的名字,装修也是给他自己的房子贴金,我得到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得到,却把自己送给了他,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竟然对我没有任何实质上的付出就敢谈同居,他以为我是廉价品呀……”
    我好像看到飘飘的“三观”正行走在一片沼泽地上,沼泽地的泥泞让“三观”面目全非、浑身污垢。我特别想看清楚“三观”的本来面目,可任凭我如何努力,就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夏老师,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傻呀?前几天我还真想搬过去,可刚刚同你这么一聊,我突然想明白了,凭什么让我搬过去呀?我才不搬呢……”
    飘飘的话把我的思绪一下子拽回到了现实,我这是怎么了?太不敬业了。我忙把面部表情调整到“客服”状态,平静地说:
    “那你怎么同他说你不搬过去的理由呢?”
    我还是想从雾里看花中看到花的色彩。
    “理由还不好说,就说我还没准备好呢。我得让他自己明白,婚姻的安稳是由两大支柱支撑的,一个支柱是感情,另一个支柱是经济。这两个支柱中经济是基础,缺少了这个基础,婚姻是不牢固的……”
    “你男朋友的经济条件还是不错的,我个人感觉经济基础你们已经具备了……”我真的有点发懵,这飘飘想阐述什么呀?
    “你怎么能说我们具备了经济基础呢?确切地说是他具备了经济基础,不是我具备了。当我两手空空地搬到他那里,我们的地位会平等吗?我们的关系会稳固吗?我会有安全感吗?”
    飘飘的一系列反问句好像高中课堂上老师的系列提问,我只好像个高中生那样回答:
    “那你的意思是说只有你具备了与他同样的经济实力才能搬到一起?”
    “嘿嘿,夏老师,还是你的理解能力强,这个意思我向我男朋友渗透了无数次,可他就是个榆林疙瘩,一点都不开窍,他要是你就好了……”
    “飘飘,你想过没有,北京的房价可不是个小数目,你还没毕业,你要想在北京买一套房子怎么也得奋斗个十年、八年的吧,到那时……”
    “我的天呀,我刚才还以为你明白了呢,看来你也没明白。为什么要我奋斗呀?是他要求我搬到他那里,他就得为我提供安全保障,让我有足够的安全感。”
    我终于明白飘飘的想法了。可看着眼前这个冰清玉洁的女孩,我真怕自己误读了她。
    “飘飘,你的意思是希望产权证上有你的名字?”
    我找不到其他的替代词汇,只好赤裸裸地表述了。我观察着飘飘的表情,怕她难以接受。没想到,飘飘表情平静地说:
    “这不是最理想的,最理想的是他能为我单独买套房子,产权证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这样我们就能真正的平起平坐了……”
    我的爱情观让我不得不说话:
    “你不觉得这不是分享爱情,而是绑架爱情吗?”
    在我的咨询经历中,还是第一次使用面质技术,我总感觉这种技术运用不好会让来访者对心理咨询产生质疑。
    “这怎么是绑架爱情?这是对爱情的加固。算了,不和你聊了,看来咱们的认知没调到一个频道上。但我还是要谢谢你,让我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再见了,夏老师。”
    飘飘像云一样从门口飘过,溶化在时空中了。
    我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这女神和女的只有一字之差,却失之千里呀。

    2015年11月19日

    出差半个多月,实在是没什么可以记录的,又忙了些琐事,今天继续。
    今天遇到了一件怪事,必须记录下来。
    一位中年女性来到了心理咨询室,这是她第三次来这里,只不过前二次只是看了看、转了转便离开了。
    这是位体态微胖,相貌平常,着装讲究的人。
    “你好!请坐。”
    我递给她一杯水。
    她看了我一眼,没接水杯,猛然趴到桌上痛哭起来。
    我坐到她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痛哭,当她的哭声过于强烈的时候便轻抚一下她的后背,让她适当控制一下。
    听着她的哭声越来越弱,抽泣越来越频,我知道是时候了。我拍了拍她的后背,递给她几张面巾纸,轻声地说:
    “您擦擦吧,楼上有洗手间,您可以洗洗脸……”
    她接过面巾纸,擦了擦眼睛: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实在是控制不住了,也不知道能跟谁说这件事……我先洗把脸吧。”
    胖姐(抱歉,一直到咨询完了,她也没说她的名字,我只好根据她的体貌特征为她安排了一个名字)简单地洗了下脸,便对我说:
    “我来了几次,总想跟你说说我的事,可……”
    看着她犹豫的眼神,我马上说:
    “您放心,我们是有保密制度的。如果您还没想好,也……”
    “我想好了,想好了,这次我是非说不可了,要不得把我憋死。我可能遇到骗子了……”
    “您别急,慢慢说。”
    “半年前,我在银行遇到了一位大学老师,挺时尚的,说是研究金融的,没想到她是个骗子。谁能想到这女的也能是骗子呀……”
    胖姐告诉我,她原在一家国企工作,后来企业转制了,她也就赋闲在家了。闲着没事,便开始买理财产品,由于经常去银行,便认识了一位名叫张梦希的女人,这个人也时常去银行买理财产品。一来二去,俩人便成了朋友。一个多月前,张梦希突然不来银行了,胖姐便打电话问情况。张梦希告诉她,有一家特别靠谱的企业要融资上市,利率特别高,她把理财产品都取了出来,投到这家企业了,所以也就不用去银行了。胖姐一听,心中一动,既然张梦希都敢把钱投进去,说明这家企业一定是靠得住的。因为在近半年的接触中,胖姐感觉张梦希投资挺谨慎的,也特别有眼光。这二、三个月胖姐购买的理财产品都是张梦希推荐的,收益比以前是稳步增长。听说张梦希有了新的投资方向,胖姐便急了起来,缠着张梦希打听投资情况。张梦希告诉她一个月前融资就结束了,不可能再追加了。胖姐心存不甘,再三叮嘱张梦希,再有类似的投资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她。
    胖姐会时不时地给张梦希发个微信,问问投资情况。一个月前,张梦希告诉她有位融资人因家庭变故需要出兑手中的债券,但要留下3%的利率作为自己的补偿。胖姐想了一下,即使扣除3%,还能有9%的收益,已经相当可观了,目前的理财产品都在5~6%之间,无论如何都达不到9%的收益。但一想到张梦希购买的债券年收益是12%,可到了自己这了却只有9%,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便想争取一下。可张梦希一口回绝了。她说这个融资人因为他的孩子在他们学校读书,为了让她更好地照顾孩子才想均给她一些,当时她马上想到了胖姐,便谎称自己想留下,这位融资人才说均给别人的都是8%,但张梦希是孩子的老师,便让一个点,9%好了……
    胖姐听到这便马上说9%也行呀,给我留下吧,我有一笔钱马上就到了。胖姐心里核计着:9%就9%吧,这比理财还是高出不少呢。明天就有一300万的理财产品到期,9%,一年后就能收益27万,真不少呀,这可是胖姐有始以来收益最高的了。
    张梦希见胖姐想留下便说我马上联系那位融资人,看看他能均出多少。没几分钟,张梦希便回话说,只剩500万了,都给胖姐留下了。但对方要求明天必须签合同,款到位。
    500万?自己手里没那些钱呀,胖姐便说想留300万,可张梦希说对方不想再拆分了,如果胖姐的资金不够,那她只好找别人了。
    胖姐一听就急了,马上表态说500万她都要了,明天款就到位。
    差的200万她也想好了,找王姐。王姐是她邻居,她俩认识十多年了。王姐家境丰厚,平时也时常和胖姐一起买理财产品,正好明天王姐也有一笔理财产品到期,好像不止200万。就对王姐说年收益7%,这样自己还能从王姐那赚2%,再加上自己的9%,300万一年能赚33万,太好了。胖姐心里美美的,她好像看到一沓沓人民币在向她招手,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胖姐三下五除二就说服王姐拿出了200万,第二天便办好了所有移交手续。
    从打500万过户,胖姐便再没去银行,自然也没见过张梦希。一周前,胖姐闲的无聊,便想约张梦希一起吃饭,感谢一下张梦希的牵线搭桥。可张梦希是微信不回,电话停机。
    胖姐心里有点发毛,便按照张梦希留下的名片找到了张梦希的工作单位:首都财经大学。可教务处坚称经济学院没有这个老师。胖姐立马傻眼了,名片上明明印着首都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张梦希,怎么会没有这个人呢?胖姐哭诉着与张梦希的相识过程及融资的数额,教务处的老师可能感觉事关重大,便请来了学院的院长。院长详细地询问了张梦希的体态特征,明确地告诉她这个张梦希不是他们学院的,并建议胖姐报警。
    胖姐浑身冒冷汗,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家,找出那些红红绿绿的企业债券,按照合同地址,又跌跌撞撞地来到了这家知名企业。经过一番周折,终于见到了一名财务主管,人家明确告诉她,该企业从未向个人融资,那些债券都是假的。
    胖姐彻底瘫软了。胖姐夫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坚决不让胖姐报警,说他有办法找回那300万。
    可每天看着丈夫铁青的脸,胖姐知道凶多吉少,但又不敢多问,丈夫也没心情回答她任何关于债券的问题。
    胖姐真地崩溃了,每天在街上转悠,希望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张梦希,让自己的500万梦想成真。转来转去,便转到了我的心理咨询室。
    胖姐的事情已明显超出了我的专业范围。我尽力安抚后,便建议她还是报警吧。
    可胖姐摇了摇头,说她没法报警,现在只能听上帝安排了。可这种日子她真的没法过了,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为这点蝇头小利而丧失了警惕……一系列的为什么让胖姐寝食难安,精神恍惚。
    胖姐的经历燃起了我一探究竟的冲动,我真的好想刨根问底,溯本追源,然后排列组合,去伪存真,揭示真相。但我的职业操守告诉我,我只能做我应当做的。
    我想了想对胖姐说:
    “您看这样好不好,我一般下午都会在这里,只要没有来访者,你就到我这里坐坐。别的忙我可能帮不上,但缓解心理压力我还是能做到的,如果您现在有时间我帮您做个全身放松吧。”
    胖姐离开的时候我明显感到她的身心都没有放松。唉,生活就是这么阴晴不定,你感觉就要风和日丽了,却来了个暗天黑地,但这种转换也是有接口的,这个接口就是人的贪欲。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夏冬雪2011年2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73天 / 跨度122天】
    • 开贴:2015-11-25 11:36
    • 更新:2016-03-26 14:44
    • 阅读:8842 回复:1248 楼主:110
    • 字数:约227千字
    • 图片:6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