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大学男屌丝手记》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45
    这部小说,是根据大学期间的二十七本日记为基础材料,断断续续地写了七年而成。作品以幽默风趣,但又不乏深刻、充满哲思的语言风格真实地再现了大学生活的原貌,表达了对“青春,爱情,理想,现实,命运,局限,教育,体制,社会,历史,人性,道德,价值,信仰”等命题的反思,写出了一群大学生的困惑与迷茫,青春与希望。
    我曾用平凡男人323的账号在天涯上发表过,只是后来不喜欢那个名字,加上失恋,于是决定告别既往的一切,重新创立账号:沉默的纳洛酮。今天重新发文,再次澄清一下。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47
    第一章 大学,我来了

    如果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开始和结尾,我这个可能没有。
    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很想给它加一个结尾,让它不至于有种缺失,就像小时候没有撒过的那个谎言,多年后,一直想弥补,一直耿耿于怀。
    有一天,我发现自己身上有太多包袱,傍晚,牙齿就落了。 一瞬间,恍然大悟,在日记上写下:有些事,年轻时遇着,你也可以,闭着眼睛,把黑夜当成白天,长时间误读。
    嚷嚷人群中,一个枯瘦如柴,胡子拉渣的高个后生,背拽着一个退了颜色的暗黄的包,在人群中显眼地走着。省城人走路,举止优雅,潇潇洒洒,不缓不急,而他却依旧是赶山路的架势,脚抬得老高,踩下去又让柏油路震动有声。脚上的那双崭新的布鞋,与上身的那件黑西服格格不入,显得不伦不类。他的旁边一位驼背的老年人驮着更大的包,步子迈的很大,也是脚抬得老高,踩下去又掷地有声,可能是肩上的东西太重,走起路来很吃力,一冲一撞,有点气喘,上身的汗衫因汗水浸渍,已紧紧地黏在了背上。
    那两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我的父亲。
    这个场景,可能在中国的很多个大学校园里上演着,而且,一年又一年重复,总会发生。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47
    学校很大,校门口停着各种车,我这样的没见过世面的土鳖,一个也叫不出名字,只见横着一个一人高的长墙上写着某某大学。父亲这才停下脚步,放下行李,脸上带着笑,他的笑很含蓄,嘴角只是微微一动,望着面前的一栋大楼,把手搭在额前,挡着太阳,笑了。
    他的那个姿势我太熟悉了,每年的麦子熟了,他在麦地里顶着烈日用镰刀割麦子的时候,望着大片的麦田,辛勤的汗水换来的成果的时候,就会一手叉着腰,一手放在额前,挡着太阳,幸福地笑着。我那时还小,问他,“大,你看啥哩?”
    他兴奋地大声说,“麦子!”
    我说,“你为啥笑哩?”
    他就笑呵呵地,大声说,“瓜怂!丰收了么”。
    父亲望着高高的教学楼,只说了一句话,“大楼造的恁高,你以后上这楼时要小心点,摔下去就没命了”。
    见我没说话,转身看看我,说,“听到了么?”
    我正在抹着脸上,颈脖上的汗水,用手一搓,一层垢夹,又一搓,又是一层,漫不经心地说,“放你的闲心。”
    父亲就没说什么了,他觉得儿子长大了,有些话点到为止。却压低着声音训斥道,“别还是那邋遢样,少给我丢人现眼!”
    我就缩回了手,握了握衣角,尴尬地笑笑。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48
    学校的入口处,一胖一瘦两个门卫,瘦的站着,脸面被太阳晒的黑红黑红的,见人就笑,却不做声,胖的坐着,拿着一把扇子,边摇着扇子边笑着,满口黄牙,据两颗黑黄黑黄的门牙来判断,最起码有二十年的烟龄,恐怕还是劣质烟,秃着头,破锣嗓子地喊着,“康师傅,一块钱一瓶!”。
    学校里很是热闹,林立的大楼前挂着各种欢迎新生报到的横幅,生平第一次觉得那颜色红透了,颜色中带着笑声,很大声的那种笑声,风一吹,呼哧哧的。走了几步,就见一个大匾,上面写着“中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字体又大又红。最先映入眼帘的应是那座1号教学楼了,其实是两座楼连着,大楼的下面是一个高高的圆洞型的门,一眼望去,里面是喷洒的高高的喷泉,洒出的水珠在在阳光照耀下,五光十色。
    我和父亲走着,见到一条横幅上写着,“今天我以学校为荣,明天学校以我为荣”,父亲说,“记住这话,做个有出息的人,别瞎混,别给学校丢脸,我这老脸也不能丢,十里八远的乡亲都看着哩。”
    我咬咬牙,“嗯”。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48
    正说着,有一个矮矮的脖子上带着链子的学长来接我们,问寒问暖的,又帮我们拿行李。道路旁,每一个系都有专门接待的人,中医系的,临床系的,针灸系的,他们都笑得很灿烂。每个系都有专门买东西的地方,几个高个子的年轻人,上身穿着短袖,把袖子翻到肩旁上,下身穿着大裤衩,脚系着一双凉鞋,双手插腰,站在地摊旁,面前放着牙刷,脸盆,锁子,杯子,镜子之类的日常用品,见了每个路过的,就热情地招手说,“学弟,来看看”。
    只听一个嘴里夹着一根香烟的师兄都囔着,“哎,妹子的质量真是一届不如一届,看来又得等一年啦”。
    另一个笑着说,“憋炸了可不好,凑合着得了。”
    这时两个带着鸭舌帽的女生截住了我和学长,她们的鸭舌帽上分别写着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把一张张传单寄给我手里,拉着我开始向我推销电话卡,滔滔不绝地介绍他们各自电话卡的优惠政策。
    之后,问我喜欢办理哪个?
    我唯唯诺诺,不知如何。
    这时学长扬了扬手,“以后再说。”
    学长边走边都囊,“跟进了妓院似的,一个说她素质好,还赠送特殊服务,一个说她技术好,并且可以开发票。我都老油条了,见怪不怪”, 然后冲我们笑笑。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49
    卖手机的学姐把各种海报一张一张地递到你手中,让你不忍拒绝,她们笑得那么灿烂,就像阳光洒在身上那么温暖,很久违的感觉,又像很久以前,某个冬日的下午,摊开书时,那一缕缕温暖的阳光。
    其实一年后,我再在找不到这种感觉了。还是在那个地点,学姐可能毕业走了,也可能还是那几个老面孔,只是胸有点下垂,臀部越发圆润了。我却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就像一个阳痿患者,再也不能长久勃起,一下子就萎软了。
    这印证了我后来的舍友淫贼的一个论断:第一次,往往会有奇妙的假性高潮。虽然,他所指的仅关乎男女之乐。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49
    广播里宣传着学校的概况,一遍又一遍,人那么多,却感觉那是对我一个人说的,仿佛那声音已经等了我很多年,我未来到这里的时候,它是暗淡的,如今,它是响亮的,仿佛村里的父老乡亲都听到了,全世界都知道了,我心里说着,“大学,我来了”。
    那位师兄带我们去报名处领了钥匙,带我们到了六号楼,走过黑漆漆的走廊,一楼又一楼地攀爬,见他停下来的时候,头一抬,629寝室,心想这就是以后四年呆的地方了。
    推开门,白白的墙,明亮的窗户,整齐的床位,还有漂亮的书桌,一张贾静雯的海报放在桌上,上面留着大大的几个毛笔字,“学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落款处写着“阿弥陀佛”。
    那个师兄很热情,问东问西的,说自己是学生会的,以后有困难就给他讲,并留了一张名片。父亲把那张名片紧紧捏在在手里,在学长走后,告诉我好好保存,并告诫再三,“那人一看就是一个领导,出门在外,多交个朋友是好事,别弄丢了。”
    事实上,一个月后,那张名片就被我扔了。后来才知道那学长是学生会的体育部长,人虽长得其貌不扬,身边女人却不少,而且各个姿色不凡,五年后我毕业时,他还在那里混搭着,迎接着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可能心里还盘算着遇到个漂亮的学妹。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51
    放下行李,休息了一会儿,父亲陪我去报名。人很多,我紧紧跟着他。他时不时回头看我,以为我还是他那个长不大的儿子,怕我们走散了。我那时就看着他的背,湿透的汗衫,黏在背上,显出他很驼的背,已弯的脊柱骨。我那时就想,父亲这辈子没有给我显赫的身世,那爱也是沉默不语的,他的身影一直是那么高大,现在也是。
    两个人,就那样于人群中跑前跑后,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报名,领校服,领饭卡,体检,汗流浃背,直到人群渐少,日头西下。
    报了名,已经饥肠辘辘了,拖着沉重的步子,和父亲去了食堂,里面人多,挤得水泄不通,俩个人瞠目结舌,继而面面相觑。父亲蹦了一句,“咋恁们多人,好冷怂!”这句话,连同他那当时的惊讶的表情,这么多年后仍是那么清晰,仿佛父亲昨日才说过,每每想起,哑然失笑。有一家窗口可谓是“门前冷落鞍马稀”,我们饥肠辘辘,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挤过去,还未开口,有位卖饭的大叔刚才还皱着眉头的脸上骤然堆起了灿烂的笑,露出发黄的牙齿,上面还留有一片韭菜,我竟无缘由地想到了“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这么一句,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两位碟点撒?”既然人家有言在先,索性“既来之,则安之”,“炸酱面,两大碗!”不多时,两碗炸酱面就放在面前,几根树棍粗的面条,上面浇了一堆黑不溜秋的黏糊糊的不知所谓的东西,才吃了两口,便有翻肠倒胃之感,方悟此家窗口为何门可罗雀,大呼上当。再看那位大叔双臂交叉于胸前,于光天化日之下淫笑,大有一副你又能咬我卵乎之架势!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52
    两人因饿的发慌,有点饥不择食,就三下五除二,大口大口地吃着,不时看看周围还在排队焦急地等着买饭的人群,竟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吃完饭,跟着父亲屁颠屁颠地回到宿舍,里面空无一人,几张报纸凌乱地仍在地上,门后面还贴着一副对联,上联是“午夜头悬梁”,下联是“清早闻鸡起”,横批“ 必成大器”,恐是前辈学长留下,昔日自励以用,心里竟越发有一种想法,这四年,我一定要活出个样子。 想是忙活了一整天,父亲累了,只见他倒头就睡,一会儿就起了鼾声。我怕惊扰他,一个人悄悄出去。
    走到五楼楼梯口的时候,听见有人在搓麻将,转身一看,一间凌乱的宿舍,散发着异味,一个蓬松的脑袋和迷离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吐了一口烟,在空中画了个圈,很圆的一个圈,忽悠又消散了。又见他们继续搓着麻将,把麻将在桌子上砸的很响,只听其中一个说了一句,“又他妈的一年新生报到了”,有点愤怒的句子。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52
    走出六号宿舍楼,放眼望去,校园大的不可思议,就一个人溜达着,想到了一个人,刘姥姥,她进大观园的时候,就暗自笑了,尽管有点五十步笑百步的味道。
    六号宿舍楼位于校园的最后面,背后是烧水房,再后面就是一片荒田,成排成排的杜仲树,郁郁葱葱。西边是二号食堂,都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一群一群的人,男的,女的,还往里面走,一些是学生家长,忙乎了大半天,汗流浃背的。往东走,是操场,操场很大,有几对情侣手牵着手,在草坪上散步,嬉戏着,笑着,唱着歌,有的则在跑步,有的看着书,有的自顾自地走着。阳光洒在草坪上,风吹动着枝叶,也吹动着年轻美丽女子的长发,长裙。以为入了仙境,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一切都还在,展开双臂,面对着风口,静静地感受着眼前的一切。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53
    操场的东面,就是篮球场,成群的小伙子在打篮球,有的光着膀子,几个女生坐在台阶上,手里拿着康师傅牌的矿泉水,在一旁看着,看的入迷,投进球的时候,女生会把手里的矿泉水瓶摇晃的碰碰直响,笑着,露出白嫩的臂膀,腋下也很白,没有腋毛。
    体育馆紧连着操场,里面有几个女生在摇着呼啦圈,其中一个女生好似不大熟练,一摇,呼啦圈就落在地上,拾起又摇,又落地,她就噘着嘴唇,看看周围,见我傻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就腼腆地笑笑低着头走开了。
    我扑哧一声笑了,抬起头,阳光正暖暖的,洒在身上,地上就有了一个瘦长瘦长的影子,我用脚去踩,却怎么也跟不上影子,踩不着。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图书馆,五层楼,很高很大,抬头看时,要仰望,而且头也而要抬得老高,阳光直愣愣地射下来,扎得眼睛不敢直视,就想着,大学四年里,一定要看在这里吸取精华。想着在平静的日子里,端着一杯茶,在窗前,阳光暖暖,翻开书,做着笔记,要看足一千本书,这是大学里的第一个愿望了。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时间:2015-01-13 17:53
    图书馆的正前方是个人工湖,湖里面有喷泉,喷的老高老高,水洒在身上,清凉凉的,风一吹,浑身便酥软了。湖的上面有木桥,通往一个亭子,供人们歇息。喷泉的正前面是那个有个圆洞门的一号教学楼,二号教学楼和三号教学楼就像两个侍卫,规规矩矩站在一号教学楼屁股后面的东边和西边。四号教学楼就躲在二号教学楼的屁股后,它的屁股后有个药园,里面栽着各种花草奇树,常见草药,远远看去,一排杜仲树很高很高,几丛金银花开着,淡黄的花,走进,有淡淡的清香,脚下一片薄荷,绿绿的,散发着清新的味道,一低头,却看到了不远处的蒲公英,一丛一丛的。 沿着药园,一直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就到了一片小树林,郁郁葱葱,曲径通幽,暖暖的阳光被枝叶揉碎成一片一片,露在小道上,肩上,手一摸,却摸不著,几对情侣悠闲地坐在小道旁的长长的藤椅上,悄声地说着话语,风一吹,就听不到了。顺着小树林西走,就转到学校大门口了。
    我第一次这样自信地大甩着胳膊,走着,笑着。校园里人很多,老学生,新来的学生,学生的父母,四大姨,五大姑,或照相,或逛街,我就于人群中挤来挤去,跑来跑去,好似脚踩浮云,哼着愉快的歌,对别人全然不顾,觉得自己跟《儒林外史》中的马二先生游西湖相差无几,“横着身子乱跑,只管在人窝子里撞。女人也不看他,他也不看女人。前前后后跑了一交,又出来坐在那茶亭内,吃了一碗茶。。。。。。”,就是粗人对美景,没感觉。只是走着,一直走着,脚痛了也不管,昔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李太白是否如我之“春风得意马蹄疾”?“月照九霄碧,时来四海红”,昔日武则天登上九五之尊皇帝宝座时的心情亦不过尔尔!情不自禁,溢而发之,大喊:“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沉默的纳洛酮
    • 来自:天涯-我的大学 前往来源
    • 【活跃55天 / 跨度174天】
    • 开贴:2015-01-13 17:45
    • 更新:2015-07-06 19:37
    • 阅读:3606 回复:562 楼主:523
    • 字数:约209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