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铁血魏晋南北朝》之拓跋鲜卑篇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猎户座B星 时间:2015-05-06 08:58
    引子
    “鲜卑族”对于现代中国人来说有点陌生,可是在1500年前的魏晋南北朝时期,鲜卑族这个明显异于汉族,有着独立语言风俗习惯的草原民族可是把中华大地搅了个地覆天翻。赫赫有名的唐太宗李世民的老婆长孙皇后,娘亲窦皇后,奶奶独孤皇后,外婆宇文氏(北周公主)可都是正牌的鲜卑血统。现如今我们身份证上既可以写老爸的民族,也可以写老妈的民族,如果从这个男女平等的伦理观角度讲,说大唐是鲜卑人建立的王朝其实一点都不为过。
    可惜鲜卑族在浩浩汤汤的历史长河中已经和汉族彻底融合,我们只有在天气预报中才能和“鲜卑”有个亲密接触。比如在冬季天气预报经常说又来了一股西伯利亚寒流云云,这个西伯利亚其实是“Siboria”的音译,而前缀“Sibo-”就是“鲜卑”的音译,“Siboria”翻译过来就是“鲜卑人的地界”的意思。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汉人是不会剪发的,秉持“人之毛发,受之父母”的理念,可那时的鲜卑人却有“辫发髡头” 的习俗,就是把大部分头发剪掉,剩余的自然垂下或扎成小辫,我们如今在大街上经常看到有些前卫青年就有这种发型,估计是血液里的鲜卑基因在突突跳动吧。
    鲜卑人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建立了多个国家,其中最辉煌的莫过于“拓跋鲜卑”建立的北魏帝国。最初“拓跋”是鲜卑族一个部落的姓氏的音译,但当拓跋鲜卑入主中原后,北魏官僚机构中的汉族学者(按当时“汉族人”看这些人都是汉奸,我们现在看他们却是促进民族融合的汉族学者)按照阴阳五行的说法认为北魏继承的是“土德”,而北方习俗称“土”为“拓”,“君主”为“跋”,而选取“拓跋”二字作为音译就是对这种说法的附会,这不过是“文妖”的把戏罢了。
    我们的故事就从“拓跋鲜卑”开始吧。
    作者:猎户座B星 时间:2015-05-20 09:06
    (加我微信公众号“猎户星座”可以免费收到手机推送的历史故事哦。)
    第一章 先祖时代
    一棵树要长得更高,接受更多的光明,那么它的根就必须更深入黑暗。——尼采
    公元443年,北魏帝国太武帝拓跋焘太平真君四年,几个来自极北苦寒之地的乌洛侯国的使者们跟随契丹部落的商队来到了北魏帝国的首都平城(山西大同)。此时的北魏帝国早已吞并了北中国最后一个小国北凉,给中国著名的“五胡十六国时代”画上了句号,帝国疆域西至帕米尔高原,东到大海,北含蒙古草原,南达长江淮河流域,只有偏安在长江流域的刘宋帝国还在和北魏对峙,历史上称这一时期为“南北朝”。但如果我们从政治、军事、人口、地域等各个大数据看,北魏帝国此时确实是中华大地上名副其实的主人,周边的小国不时向北魏帝国聘问进贡,以保持和这个“庞然大物”的良好睦邻友好关系。
    这几个乌洛侯国的使者经过几个月的长途跋涉,早已是衣衫褴褛,在看到北魏帝国首都平城的巍峨的城门时,连忙换上行囊里准备好的干净的民族服装,在北魏官员的带领下觐见帝国皇帝拓跋焘。
    乌洛侯国的使者这次除了给皇帝带来不少土特产以外,还给拓跋焘带来一个消息,在乌洛侯国西北有一个山洞,里面有北魏帝国先祖的遗迹。拓跋焘闻讯大喜,命中书侍郎李敞跟随乌洛侯使者前去勘察,并代替皇帝进行一系列祭祖活动。现在社会上依然有一些成功人士,在大富大贵之后有追记祖先,续写家谱的爱好,北魏皇帝拓跋焘自然也免不了这个俗,李敞忠实完满的完成了皇帝交给的任务,找到了乌洛侯国西北的这个山洞,并“刊祝文于室之壁而还”。
    在皇帝拓跋焘的倡导下,北魏帝国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展开了“拓跋氏族断代史”研究工作,并大有进展。拓跋氏的先祖可以上溯至黄帝的二儿子昌意,
    世代在大兴安岭繁衍生息,传到第67代孙拓跋毛,说他“聪明武略”,统治36个国家,有99个大姓,威震北方。
    不过通过现在的考古发现,拓跋毛可没那么威风,如今发掘的早期鲜卑人的墓葬基本都位于大兴安岭,时间在公元1世纪左右,正是拓跋毛统领拓跋部落的时期,从考古显示这时的拓跋氏族还完全没有青铜器,陪葬品大多为陶器,弓箭的箭镞多是石制或骨制的,也就是说我们的拓跋毛先生很可能是身披兽皮,手拿石刀的疯狂原始人。而那个时候的中原王朝正是强悍的汉朝时期,早已从春秋战国的青铜器时代进化到铁器时代。如果拓跋毛可以称其“威震北方”,那是他还没遇见真正强大的文明,就连业已被汉朝驯服的南匈奴也比“拓跋鲜卑”强大的多。
    不过拓跋氏族显然遇见了一个好时候,匈奴汗国早已在东汉帝国的不断打击和恶劣的气候的影响下土崩瓦解,北匈奴人远遁欧洲,南匈奴人内附汉朝,被曹操曹丞相分为五部,安置在山西境内。于是广大的蒙古草原上就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政治真空地带,鲜卑人开始不断向蒙古草原移民,拓跋鲜卑部落就跟随这个鲜卑人的移民大潮,来到了水草丰美的蒙古草原,在和匈奴人、汉人接触的过程中,不断学习先进文化,迅速跨越了青铜时代,直接进入铁器文明。
    而此时的拓跋部落首领叫拓跋诘汾,一天拓跋诘汾带领部众打猎,遇到一个仙女,仙女看着“暖男”拓跋诘汾那么的养眼,当晚就共度良宵,然后消失不见,1年以后,仙女又一次现身,送给诘汾一个男孩,说这是诘汾的孩子,要他好好养育,以后世代做帝王。这个男孩就是拓跋力微,一个拓跋鲜卑大书特书的皇帝--神元皇帝。

    作者:猎户座B星 时间:2015-05-20 09:07
    其实,仙女应该是没有的,但这个被写进正史的美丽传说很有可能暗示拓跋力微并不是拓跋诘汾的亲儿子:事情的真相可能是拓跋诘汾有一次抢来另一个部族的女人,并占为己有,后来这个女人不足月便产下拓跋力微,而拓跋诘汾并未杀死拓跋力微并把他抚养成人。等到拓跋力微最终统领整个部族,不免讳言自己的身世,就编造了这个美丽的谎言,一来说明自己继承王位的合理合法性,二来给自己的统治披上一层神秘的外衣。
    不管怎么说,神元皇帝拓跋力微先生正式登基,那一年是公元219年,拓跋力微46岁。这一年正好是东汉献帝建安24年,刘备的大将黄忠在定军山击斩曹操的西北军区总司令夏侯渊,把曹操的势力逼回关中,而汉中地区彻底被纳入蜀汉版图。可惜刘备后院起火,孙权的大都督吕蒙白衣渡江,偷袭刘备的荆州得手,大将关羽命丧黄泉。公元219年,魏蜀吴三国基本划定了自己的领土范围,直到几十年后才被大晋朝重新统一。
    可惜此时的鲜卑拓跋部还远在蒙古草原上放马牧羊,当然感受不到中华大地上发生的这些大事。神元皇帝拓跋力微刚一上台就自顾不暇,面临巨大的危机,和拓跋部为敌的几个部族联合向拓跋部发起进攻,拓跋力微寡不敌众战败逃跑,民众离散,凄惨无比。最后拓跋力微走投无路,只好投奔依附于一个叫做没鹿回的部落。
    没鹿回部是一个匈奴人的部落,部落酋长叫窦宾,窦宾一看拓跋力微一表人才,虽然已过不惑之年,依然是个老帅哥,于是不仅收留了拓跋力微,还把他招为女婿。拓跋力微却也不含糊,一面在没鹿回部收拢自己的部众,一面尽心尽力帮自己的老丈人打仗,抢牧场,抢牛羊,抢女人,抢所有。不过四处抢劫并不是一帆风顺,有一次和其他部族战斗中作战不利,在逃跑时,窦宾不幸丢失了战马,在茫茫大草原上,没有了马就是没有了腿,眼看窦宾性命不保,紧要关头,拓跋力微把自己战马让给窦宾,救了窦宾一命。
    窦宾回来后要分国土一半(就是牧场了)给拓跋力微以报恩,拓跋力微推辞不受,但窦宾执意要给,一来二去,拓跋力微勉强接受(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在长川这个地方建立根据地,重起炉灶独立发展,部族再次慢慢壮大起来。
    但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没鹿回部和拓跋部的蜜月期随着窦宾的死去也走到了尽头。没鹿回酋长窦宾临死前嘱咐他的两个儿子要好好对待拓跋力微,但窦宾的儿子如何肯向拓跋力微低头,设计要谋害拓跋力微。
    拓跋力微得知这一阴谋,于是先下手为强,一天拓跋力微走进妻子窦氏的帐篷,窦氏给拓跋力微端上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大王每日在外操劳,应多注意身体才是。”
    拓跋力微轻叹一声,“有人要谋害于我,注意身体又有什么用?”
    窦氏大惊,“谁要谋害大王?是否有方法化解?”
    拓跋力微徐徐道,“方法倒是有,不过要向夫人借一样东西。”
    窦氏道,“什么东西,但凭大王拿去无妨。”
    拓跋力微一字一顿道,“你的人头!”
    只听得哐啷一声,奶茶杯跌落地上,摔了个粉碎,和杯子一同碎掉的还有窦氏的心。拓跋力微杀死窦氏后,派人去没鹿回部报丧,窦宾两个儿子闻讯赶到长川,被拓跋力微早就埋伏好的刀斧手斩杀于帐下。紧接着拓跋力微发兵没鹿回部,轻而易举的并吞了没鹿回部所有部众。史书记载的这个故事把拓跋力微完全摆在正义一面,完全是为了自保而奋起反击。
    不过史书记载很丰满,事实往往很骨感。拓跋力微说窦宾的两个儿子要谋害于他在史书中只是一笔带过,并没有言辞确凿的证据,而且如果窦宾的儿子已经准备谋害拓跋力微,怎么会轻而易举的来到长川奔丧呢?从拓跋力微方面说,如果对窦氏还有一丝眷恋的话,就不会用她的血为吞并没鹿回部铺路。拓跋力微杀妻后诱杀大舅哥的行为本身就说明拓跋力微并不是良善之辈,在窦宾死后突然发难,吞并没鹿回部,再把事件发生的原因归罪于窦家兄弟,以使自己占领道德高地,这才有可能是事件的全部真相。
    在茫茫的蒙古大草原上,像拓跋部这样的氏族何止上百个,大家从同一个起跑线上开始竞争,丛林法则似乎是这些氏族竞争的唯一法则,谁的拳头更硬,谁的心更黑,谁就能在竞争中占得先机,从而强者恒强,最终发展壮大。就像企业的发展,在初始阶段,如果不搞一些灰色甚至是黑色地带的操作,怎能快速在残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当企业做大之时,自然有各种专业机构(券商、会计师、律师)帮企业洗白包装。就像历朝历代的文妖们,自然会为他们的主子粉饰过去,展望未来。
    在挖掘到政治上第一桶金之后,拓跋力微的势力像滚雪球似的膨胀起来,草原上许多部落大都归服,据史书记载,当时拓跋力微控制的部众中,能拉弓骑马的战士就有20万之多,一个新兴的草原势力在默默的崛起。
    拓跋力微85岁时迁都盛乐(内蒙古和林格尔县),从此,拓跋力微领导的拓跋家族正式和中原政权亲密接触了。这一年是公元258年,曹魏高贵乡公甘露3年,高贵乡公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说出“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曹髦,两年后曹髦殒命,司马昭扶持傀儡皇帝曹奂小娃上台,又过了五年,诸葛亮的克星司马懿的亲孙子司马炎受禅,晋朝正式代魏。
    亲眼目睹曹魏帝国(以及代之而起的晋朝)的众多人口和雄厚的国力,拓跋力微一出场的外交策略就是修好中原政权,他还告诫族人“我遍观前代匈奴蹋顿之流,贪图钱财,抄掠边境民众,从而招致报复,虽有所得,但死伤不足以相补,生灵涂炭,不是长久之计”。
    3年后,公元261年,拓跋力微正式送儿子拓跋沙漠汗入质曹魏帝国。此后拓跋部和曹魏帝国以及后来的晋朝关系一直维持不错,双方你来我往,高兴的不亦乐乎,沙漠汗在晋朝首都洛阳一呆就是16年(中间由于想念老爹力微,被晋朝皇帝司马炎假释过一次)。公元277年,听闻老汗王拓跋力微身染重病,晋朝正式送回拓跋沙漠汗接替王位。
    拓跋沙漠汗在大晋朝护卫的保护下回归祖国,一路上旌旗招展,好不威风,可政治气候就像草原上的天气一样变幻无常,远方狂风乱舞,乌云密布,要变天了。
    P.S. 那个乌洛侯国发现的山洞如今的名字叫“嘎仙洞”,里面有北魏公元443年在上面镌刻的祝文,现在史学界公认的“拓跋鲜卑”的发源地,位与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北约10公里、大兴安岭北段的一个悬崖峭壁上,从百度地图上看距离山西大同市2100公里。史书记载乌洛侯国距离平城4000里,看来那时古人的测量术还是相当发达啊。
    P.S. 熟悉三国志的朋友可能会说,蹋顿不就是那个收留袁尚,最终被曹操击杀的乌桓王吗?怎么拓跋力微说蹋顿是匈奴人?首先从人种上讲,鲜卑人和乌桓人风俗习惯很接近,都属于史记当中记载的“东胡”,只是同种不同源。匈奴汗国在东汉年间崩溃瓦解之后,草原上还留存10万落左右的匈奴部落,当鲜卑人大批移民到这一区域后,这些匈奴部落也就自号鲜卑。再经过不断的通婚,从中原王朝看,鲜卑、乌桓、匈奴都差不了太多,但从最纯正的鲜卑人看,还是有一定差别。就像外国人看中国人都一样,但中国自己看却能很容易分辨出南北方人的不同。所以,蹋顿很有可能是鲜卑化的匈奴人,史书记载的矛盾只是观察者的角度立场不同罢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猎户座B星
    • 来自:天涯-煮酒论史 前往来源
    • 【活跃256天 / 跨度1224天】
    • 开贴:2015-05-06 08:58
    • 更新:2018-09-11 20:14
    • 阅读:42867 回复:738 楼主:694
    • 字数:约662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