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我在公交车上帮了一个美女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我的网名被占用了 时间:2006-11-16 21:49
    又名:再说一次,我爱你

    1.
    我是谁,谁又是我?我在谁的戏里,忘记了自己的那出?谁在我的戏里,谱写我生命的传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或悲或喜,或大或小。不管你是高高在上,抑或你是平平常常,总都有自己耐人寻味的故事。只是,我们平时都在别人的故事里扮演着未名的角色,却忘了自己才是真正的主角。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扎人堆里,找三年也找不着的那种。但小人物也有小人物自己的故事,小人物也有小人物自己的情感。我不羡慕别人精彩的人生,因为只有在自己的故事里,我才是主角。人这一辈子能当几回主角呢,而这一次,我就是主角。
    关于我的故事还得从我刚来深圳那会儿说起。我不知道那天是不是我一生中最倒霉的一天,但是有一件事我很清楚,就是那天我确实很倒霉。
    那是我来深圳的第三天,坐公交车去一家公司面试。来深圳的第三天就可以得到面试的机会,自己心里多少有些小小的得意。要知道有多少人来深圳两个月都没有找到工作呢。(自己先BS一下自己,哪有这么不要脸的。嘿嘿)
    记得来深圳的第一天,看着这个高楼林立的大都市,我心里到处都是?和!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个德性。听说这是一个充满欲望和罪恶的都市,偏偏那会儿,我就看不出来。对于刚刚从学校出来我,这个晚上闪耀着妖艳霓虹的大都市的确有着太多的新奇和陌生,可我怎么也看不到欲望和罪恶。或许时间长了会发现吧。只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我的生活将会在这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新鲜归新鲜,生活始终是现实和残酷的。找到一个安定的工作才更实在一些。
    说起坐公交车,有一点就不得不提。深圳这个地方,路上塞车,塞起来没完没了。这也就罢了,上了车上,那就是塞人。尤其是上下班的时候,我的个娘呀,公交站台人山人海。远开过来一辆公交车,人群就开始流动,车子里早是人满为患,门口还是挤得不可开交。直到车门都关不上了,挤上车的人看没挤上车的人,眼里流露着打胜仗的表情。我眼里也是那个表情。
    上车时,发现是自动投币的,要两块五。可是摸了半天的口袋,怎么都找不到那个五毛的。摸了半天,只摸到三个一毛的。看了看司机的脸,充满了鄙夷。一下子来火了,TMD什么东西。居然这么看我。扔了三块钱进去,不就几毛钱嘛,TNND,就当老子做善事了。扔进去之后,我就后悔了。心里一阵一阵的疼,虽说只是小小的五毛钱,可是,老子现在工作还没着落呢,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恶狠狠的看了司机一眼。却发现司机眼神里藏着一丝奸笑。丫的,中计啦。这心里憋屈。
    肉疼呀,不过这肉疼归肉疼,如果挤不上车,我的头就得疼了。思来想去,还是面试重要,怎么说有了工作,这小小的五毛钱也死得其所了。
    人挤人的滋味并不好受。我的个子不是很高,长得也不是很强壮,所以被人挤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墙头草。突然脑子里有一个很恶毒的想法,这样子的挤法,指不定可以把车子给挤爆掉,要是我坐这车突然被挤爆的话,那该是多大一新闻呀。想想真让人期待。
    就在我想着这个大新闻的时候,鼻子里倏的传来一阵一阵的清香。从来也没有闻过,这么好闻的味道。淡淡的,却有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感觉。我努力的闻着,终于,找到了这香味的来源。当眼睛跟着鼻子找到目标的时候,我只感觉脑子嗡的一声,接着眼睛就倏的闪了一下,当时大家都没看到,那就是传说中的绿光。跟着,鼻子就有一股热烘烘的东西将要流出来,口水也赶份似的吧嗒吧嗒的往下滴着。脑子嗡声过后就是一片空白,心跳突然加速,又忽的减速(画外音:你少在那里JJYY,赶快说重点)。距离我右手边25°方向35公分处,有一个美女,高佻的个子,一袭黑色长裙,更衬托出其身段的婀娜多姿。长发批肩,肩上挎着一黑色小皮包,更增一丝韵味。精致小巧的五官,没有一点点的瑕疵。尤其是包裹在身前的那一对突出的美乳。哦,我的命没了。她刚对我笑哎。
    就在我晕头转向的时候,突然一阵巨痛自腰部传来,然后我可怜的脑袋就重重的撞到了一件极硬的物体上面,半到找不着北。只听一声怒吼:“你TM没长眼睛啊?”我定一定神,揉着脑袋。终于看清了,这怒吼声的最终目标点是在我身上。大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好容易看清楚那巨吼的来源之后,汗水一下子就穿过脑门部位的毛孔,很丢脸的吧嗒吧嗒的往地上掉。只见一张又大又黑的脸,上面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了。更要命的是,那大黑脸的下面是巨大的胸肌,胸肌两侧是粗壮的两只胳膊,可直接比的上我的大腿,再下面还有一双更为雄壮的大腿。
    我想也没想,“啊……啊,对,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对,对不起。”
    看到那大黑脸神色一缓,我那即将跳出胸口的心又落了回去。边揉着被撞的生疼的腰眼子和脑袋边骂司机。MD,你丫好好的,刹什么车呢。害得老子被撞了,还TM要说对不起。KAO,老子可是受害者。还有那个死黑脸,你皮粗肉厚的,老子哪有你壮实呀。老子疼的冷汗只冒,你却跟个没事人事的。物理学上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MD,为什么老子要道歉。终于把司机和那个大黑脸的家里人差不多问候完了。脑袋也不觉那么疼了。
    又想起了那个幽香四溢的美女。刚才只看了个大概,这回可要仔细的看一看了。就是这一看,看出了许多的问题,它改变了我后来的生活。
    真是非常不凑巧,被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有一只手,停在那美女小挎包的拉链上,轻轻的拉着拉链。只是那手怎么也不像是那美女的,美女的手没有这么大,也没那么黑。我脑子一震,小偷!如果我来了深圳很久的话,我对这一幕肯定会视而不见,因为,我也是个胆小鬼。可是,那时我刚出学校,血气方刚的,被party和人民教育了这么多年,遇到这种事,怎么可以不闻不问呢。只觉得脑子里一股血冲上来,大喊一声:“有小偷。”到现在,我还在后悔,当时为什么那血就冲上来了呢。TNND。喊完后,我就发现原本吵吵闹闹的车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然后我就感觉到了全车的目光全部定格在我的身上。我呆了半秒钟,指了指那个黑手的方向,那只大黑手也在我那声大吼中定格一样停在那里。现在想想,那吼声可真牛B。可是很快我就发现那只黑手如鬼魅般就那么凭空消失不见了。不禁吓了一身冷汗。难不成撞鬼了。
    那美女看了看自己的包,皱了皱眉头,拉回拉链。
    当美女感激的目光落到我的脸上,并对我笑了笑后。我紧张的心情不见了,心里充满着做了好事的快感和被美女感激的幸福。我也对着美女傻傻的笑了笑。车子又恢复了吵闹,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过了一站,那美女下车了,下车前又看了我一眼,并微微点头一笑。我的天哪。我又掉进了云的那端。
    就在我陶醉的云里雾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几道冰冷的目光,有若实质似的印在我的背上。我偷偷的看了看光源。不禁又是一阵冷汗。那光源分为三股,里面居然有那个大黑脸。看来这是一个团伙,这下可惨了,坏了人家的好事,不死也得掉层皮。本来就挤的车子,让我更加的不舒服。
    好不容易挨到站了。挤到门口,赶紧下了车。然后快步向前走去。却发现,那几个眼神不善的人也跟着下了车。我一阵头皮发麻。然后又心里一直嘀咕着,这光天化日的,街上人那么多,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小偷他就是小偷,只敢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而已。但是事实告诉我们,有许多的事情是不能用常理来猜测的。因为在深圳这个地方,就根本没有什么常理。事后我才知道,深圳的小偷真的是很牛B。
    于是,那天街边的路人就观赏了一宗现场扁人事件,只见三个比较强壮的男的狠狠的海扁一个有些书生气的年轻男子,体型偏瘦。直到路边上的人看不过了,他们才扬长而去。很不幸,那天那个被海扁的人就是我。
    当时,那三个冲上来的时候我就蒙了,我刚要跑,就被一脚踹趴下了。背后那一脚倒是还可以承受,可是手掌扑到地面的时候,我就觉得钻心的疼。接着我就感觉我的身上落下来无数的拳头和大脚。我只好弓着背,抱着头,可是就那样,我还是感觉到了脸上热辣辣的疼。直到后来我已经不觉得疼了,迷糊中看到一扇黑色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里面传来黑漆漆的光,还有一个声音在向我召唤。我心里不住的告诉自己,那里危险,千万不能去,去了,我就回不来了。
    慢慢的,我听到了有人抗议的声音,然后加在我身上的那些拳脚就没有了。
    当那三个小偷走了许久,我才慢慢的爬起来。只觉身上火辣辣的疼,好半天才能走动。仔细检查了一下,衣服蹭得乱七八糟,还有几处已经破掉。胳膊上,腿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脸上也疼的要命,那三个WBD,居然打我的脸。我一想,这下完了,就现在这付样子,去面试?开国际玩笑。唉,又要找工作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天我不激动的喊出那么一句,那我以后的生活可能就是另一种样子。可是如果上天真的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会不会再次的喊出来呢。想了好久,我也没有找到答案。人总是在有选择的时候,让自己很累的去选择。其实当没有选择的时候,人才是幸福的。现在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感觉不到幸福了呢,就是因为可以选择的太多了。选择本身就是一个令人非常痛苦的过程。
    有时候想想自己当时也真的是傻,就为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白白挨了一顿揍,还失去了一个工作的机会。如果那时候不是一个美女,我可能不会喊出声来。可世事就是这样,总是在你最最想不到的时候,狠狠的砸在你的脑门上,让你更清楚的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眼里,一片模糊。

    以下摘自《天堂向左,深圳往右》
    如果你爱他,送他去深圳,他可能会发财;
    如果你不爱他,送他去深圳,他肯定会背叛。
    这里的每个人都不可靠,每一个男人都可能是嫖客,每一个女人都可能是妓 女,你如果想找爱情,离开吧。
    作者:我的网名被占用了 时间:2006-11-16 21:50
    2.
    站在路上,心下不禁有些茫然。
    自己到底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呢。我喊有小偷,满车的人却装作没有看见。我帮了别人,可是自己却被那几个小偷正大光明的打了。这社会,怎么了?我给不出自己答案。
    胡乱想着,不觉已经走到了车站。不住的有人盯着我看。被看得很不自在。
    不就是被打了吗?没见过呀。
    车子好不容易来了,奋力挤上车去,逃开众人奇怪的眼光,我的思绪飘飞在车窗外划过的树影里,一片悲凉。
    回到租来的房子里,丢下包,一头扎床上,沉沉睡去。
    朦胧中,有人叫我的名字,揉了揉眼睛,却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再走近了,却看到一张精致的脸,带着迷人的笑容,那张脸,我原来以为已经可以忘记了,现在才发现原来竟记得这么深刻。我想往前走去,却发现怎么也动弹不得。晃眼间,变成了另一张面目,咦,这不是汽车上的那个美女吗?接着又换,一张张熟悉的,陌生的面孔,幻灯片似的闪过。头疼欲裂。突然,脚下一轻,就摔进了万丈深渊。我大喊着,心头侵上莫名的恐惧,身上一阵,却发现身在床上,满头大汗。
    听到开门的声音,知道是和我同租的汪峰回来了。
    汪峰和我是校友。他比我早三个月来深圳。整天一付深圳通的姿态。不过,我在深圳这几天遇到的破事,他全部都可以帮我搞定。汪峰是山西人,与我老家很近。人很实在,也很出色和能干。
    我和汪峰认识也比较有意思。大二那年过年没有回家,闲来无聊,就做了一个个人的网站。后来也没有太在意,几乎给忘了。直到有天,寝室里来了一个同系的低一级的师弟。进门就问,哪位叫尤天。说外语系有个女生托他代问我们的电话号码。这一下不要紧,整个寝室炸开了,说什么我哪里勾引良家妇女云云,要我大肆请客一番,不然就游街示众等等。
    我在学校里属于默默无闻型的,平时最多也就跟几个兄弟蹲路边对着路过的美女流口水,大喊几句而已。最牛B的一次也不过就是和拍着桌子和辅导员吵架。实在想不通,外语系哪个女生会要找我。
    后来电话来了,才知道,原来是那女生看到了我的个人网站,自己觉得挺漂亮,因为过几天有个关于做主页的考试,所以想请我帮个忙。我因为个人的小小虚荣心,顺便帮了她一个小忙,结果就认识了她的男朋友-汪峰。后来居然成了很不错的朋友。
    上天安排好每一件事,也许是无心的,也许是有心的,但每种无心和有心的背后,都有着那么多的巧合。因为我的网站,我认识了汪峰,而后又因为汪峰,我才最终留在了深圳这片令多少人向往的热土。人生有太多这样的巧合,也有太多的失望和无奈。回头想想,自己走过的路,才发现,我们的人生倒像是一场棋局,动一子而关全局。也正是因为公交车的那事,才会有另一种不同的际遇。只是,谁也不会明白,哪一种际遇才会更好。而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在这个际遇里更加真切的去把握自己的生活。路未定,人走过才会变。
    我爬起来,觉得疼痛感稍有减轻。汪峰看到了我,很明显的一顿。
    嘿,小子出息了。这才刚来几天,就跟人打架。汪峰道。
    TMD,别说了。正郁闷呢。我气不打一处来。
    从头到尾把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我正等着汪峰来安慰我一下呢。只听他说,打的好,这样你才能更深刻体会到什么是深圳。这对你有好处。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一句,你丫今天的表现,就是一大傻B。你以为你谁呀。成龙,李连杰?还是阿诺,也不看看你那熊样。当英雄,也要看看自己的能耐。汪峰越说越来劲,我听了满头都是冷汗。不敢吱一声。
    汪峰是这么个人,当兄弟他才会这么说你,我心里也明白,自然没往心里去。
    汪峰也觉得自己话有些重了。咳了一声。说道,算了,今天的事呢,也算让你长个见识了。千万要记住,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的话呢,咳,有些重了。你可别往心里去呀。
    这哪儿能呢,认识你这么久,还不知你那脾气。
    走,一会儿下去喝酒。你来了几天了,我也没好好招待你。今就给你接风吧,也压压惊。汪峰道。
    别介,咱兄弟谁跟谁呢。不过能宰你一顿也不错。嘿嘿。我奸笑着。
    臭小子,想这一天很久了吧?汪峰笑道。大力在我的肩膀一拍。刚好拍到伤口上,我疼的眦牙咧嘴。
    TMD你能不能轻点。我现在是伤员,受重点保护。我抗议。
    要不要我再找两个护士小姐二十四小时看护呀。汪峰道。
    如果有的话,更好。我接口道。刚好看到汪峰不爽的脸色。吐了吐舌头。啊,,啊,不用了。我觉得我还是自己躺床上休息来的快些。
    算你小子识相。我看你也没咋地嘛。装的跟个娘们似的。要是真有什么,你还能这么贫?走。喝酒去。
    找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饭店,坐下来,点了几个小菜,两支老金威。
    汪峰说,刚才只顾骂你了。这两天呀,你就先走走看看,熟悉一下深圳的地形。工作先不忙,有我吃的,就不会少了你的。你看你现在的熊样,跟TM国宝快整成一路了,哪家公司敢要你呀。先养好伤,工作不急。
    我咪了一口酒,感激涕零的看着汪峰,那眼神就像看一位英雄。然后很肉麻的来了一句,老大,你真好。
    汪峰一口酒呛嘴里,咳了半天才止住。我心里偷偷笑。丫拍那一巴掌还真疼。
    少来。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你第一个月发工资的时候我得吃一顿大的。
    没问题。只要搞定了,想吃什么随便点。我很爽快的答道。
    行,别到时候给老子装孙子。来来,满上。喝。
    唉,对了,乐乐什么时候过来呀。乐乐是汪峰的女朋友。
    别提了,我们已经分手了。汪峰的眼神忽的就暗了下去。
    啊??不会吧。
    唉,你也知道,她们家是新疆的。太远了。距离有时候,真是的距离。好了,不说了。喝酒。我能感觉到汪峰心里的痛,因为我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
    唉,今朝有洒今朝醉。哪管他日苦与愁。喝。
    服务员,再拿几支老金威。
    一杯一杯的灌下肚子。等我和汪峰结账走的时候,桌子上的瓶子我已经数不过来了。
    付完账,两个人摇摇晃晃的回去了。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我的网名被占用了
    • 来自:天涯-舞文弄墨 前往来源
    • 【活跃85天 / 跨度270天】
    • 开贴:2006-11-16 21:49
    • 更新:2007-08-14 21:27
    • 阅读:49492 回复:1416 楼主:446
    • 字数:约170千字
    • 图片: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