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一个大学生村官的官场轨迹——《官轨》(第二部《天堂》从746页起阅读)(已出版)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大地一狼 时间:2011-07-10 20:05
    官场,一个让道德、良知都饱受煎熬的大熔炉,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天都在嬗变.......
    ——题记
    内容提要:陆川是一个地道的农民儿子,毕业后做了一名大学生村官,一次和书记下村工作,被老百姓意外打伤住院,桃花运却从此伴随着他。一直暗恋不敢表白的女孩突然来到身边;邂逅身份神秘、高贵阔绰的美丽女老乡;县委书记的女儿频送爱意……他将发生怎样的曲折离奇、动人心魄的故事呢?《一路向上》(《官轨》)以陆川从村官一直爬到县委书记的升职历程为主要线索,以纪实的风格和细腻的笔触,真实、生动的还原了基层官场众多官员的生存状态。《一路向上》深刻诠释了谋权与为民,做官与做人的道理,它同时告诫世人,人生如棋,每一步都很重要,走错一步的代价要用一辈子的善行、良知去完成自我的救赎。



    实体书已出版,新华书店、民营书店、机场、车站已上架销售。或者选择网购。


    第一章 大学生村官

    001

    夜深了,上弦月挂在窗外的瓦檐上,暗淡、清冷,山里的风很大,天边的云在飞快的飘移着,月牙儿在云端里钻进钻出,显得那样忙碌和孤独。
    我躺在床上,一股潮湿、发霉了的稻草味不停的刺激着大脑皮层,虽然下午走了十几里山路,有些疲劳,却仍然无法合眼,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像天边的云,在不停的翻腾着…...
    这是我最难忘记的一天,作为先锋县第一批大学生村官,我在村里仅仅干满了三天,明天就要到镇党政办公室报道了,这是卢支书白天从镇上回来时第一时间告诉我的,薛书记亲自点将,抽调我回党政办工作。
    薛书记是秀水镇的党委书记,真正意义上的一把手,能被他看上,意义非同小可,难道我陆川的好日子这么快就来了?
    和我同期考上秀水镇村官的共有十五人,十四人全部下到了村里工作,只有一名女生李冰冰被留在了镇文化站,李冰冰是江苏来的,秀水镇有史以来最美的美女。
    我被安排到大坑村工作,大坑村是秀水镇最穷的几个北部山区村之一,猫不拉屎的地方,地如其名,山特别高特别陡,气势磅礴,峰峰对峙,中间就好像一个个大坑,村民住在山上。这山和那山的人相互可以对话,但若要见上面则要走半天的路程。
    村里的工作繁琐而且无聊,刮宫引产,灭鼠打犬,拔房催款…...没哪一件工作可以和大学所学的知识挂上钩。村支书卢万金言语粗鲁,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出口就是“狗日的……”,这些村民也贱,好好说话没人听,胡乱骂一通反而笑嘻嘻的,事情办得比兔子还快,让我这个农村出来的大学生充分领教了什么叫“基层”。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纯肉体的劳累其实也没什么,最难挨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孤独,无穷无尽的孤独!和村上的干部、村民没有共同语言,别人看我是外星人,我看他们是山里的一群化外之民。
    这样的日子体验三天就足够了,若真要按合同干上一年半载,不崩溃也得被逼成疯子……
    第二天一早,我就迫不及待的逃离了大坑村。

    作者:大地一狼 时间:2011-07-10 20:09
    002

    秀水镇得名于镇东南方向的一条叫秀溪的小河,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出了一位共和国的大人物,被美国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将军称为“军神”,一门忠烈,三代为将,在军政两界都影响至深。
    初次坐在秀水镇最高领导机关的办公室里,我心里着实兴奋了一阵子。
    党政办共有五人,主任张铜川、司机黄大鹏、打字员李红、后勤吴晓梦,然后就是我,他们都是国家正式工作人员,只有我是“合同”加临时工。
    “小陆,镇党委要召开通村公路建设动员大会,你给薛书记写一篇讲话稿。” 主任张铜川第一次给我布置任务就是高难度动作。
    我以前在学校爱鼓捣诗歌和散文,在国家一级刊物《萌芽》上发表了一首小诗,在校园里也算小有名气,但给人写讲话稿是第一次,硬着头皮点点头,“张主任,什么时候要?”
    “给你三天时间,准备充分一点。”
    “好的。”
    原以为写这种官样文章肯定比写诗歌散文要简单得多,不就是讲话吗,诗歌是创作,全靠灵感。
    李主任走后,我坐下来仔细一思索,竟是动不了一个字,连讲话稿的格式也不懂。苦思冥想一个小时,仍然毫无头绪,心里慌了。
    “咋办?”我低声喃喃着,脑子里迅速蹦出两个字:请教!
    请教的老师当然是张铜川主任,他是镇上的第一支笔,以前的材料都是他捉刀的。
    张主任已年过五十,秀水镇的“老革命”,经历丰富,智慧如海,这从他光亮的头顶可以看出。他已经完全秃顶,据说年前仅有的几根秀发也很不情愿的退休了。知情人讲,这几根黄金般珍贵的头发是因为他和老婆打架一不小心被抓落的。他当时大叫了一声,犹如临死前绝望的惨叫。邻居以为张主任被黑帮砍了,连忙过去帮架,却见他老婆吓得不知所措,手里拽着几根稀疏花白的毛发,在左邻右舍的一再调停之后,一响强悍的她主动认错,张主任模范夫妻的称号才得以继续保留。
    他为此伤感了许久,一时成为全镇的笑话。

    作者:大地一狼 时间:2011-07-10 20:11
    “张主任,你好。”
    张主任正在一张张小心翼翼粘报账的发票,似乎这是他一天里最主要的工作之一,这工作他做得细致而认真,一丝不苟,闻言抬头,“小陆,有事吗?”
    “张主任,我请教一个问题。”
    “问吧。”他手上未停,很耐心在粘一张小票。
    我生怕一说话把那张小票吹走了,于是等了一会,小票被严严实实贴实了,才万分谦虚的问:“你是前辈,我想问问如何写好领导的讲话材料,都一套套的,深入浅出,要政策有政策,要高度有高度,要水平有水平,这其中有什么诀窍啊?”
    “嘿嘿,小陆,你是聪明人,慢慢琢磨吧。”说罢一脸的奸笑。
    我日,这也要拿人,难道老子不晓得去问别人么?我心里虽然愤怒,脸上却尽可能装出一副谦恭的微笑来。赔笑真他妈累人,尤其是那种想揍人却又不得不陪的笑脸。
    我原以为这事很简单,结果问了两人,回答都和张主任一样,这让我十分郁闷,这都他妈什么世道?助人为乐的美德也不要了?
    我无可奈何,坐在位置上气愤了半天。
    大学生村官是中国最小的“官”,严格意义上不算是官,第一,我们不属于公务员序列,和政府签的是一年合同,属于临时工,工资是中央财政和省财政直接上卡,无级无别;第二,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官前呼后拥,前面是回避,后面是喽啰,鸣锣开道,威风八面。我们呢,连那些穿皂靴的喽啰都不如,办公室人人拿我当菜鸟使唤,被抽调回来不过是临时帮忙而已,没人会当一回事。
    气愤归气愤,材料还得想办法完成,我找到农贸办要了一份全镇基础设施建设的基本情况和工作安排的材料,加上自己的天资聪明,用两天两夜完成了讲话稿,拿去交给张铜川主任审查。

    作者:大地一狼 时间:2011-07-10 20:12
    张主任接过材料瞟了一眼,也没说什么。开大会时,我特地坐在第一排靠边的位置,准备欣赏自己的成果。
    “……第三,树立全镇‘一盘棋’的思想,上下联动,各行各业都要大力支持通村公路建设。要正确处理好整体利益与局部利益的,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的关系。部门与部门之间、部门与村组之间、村与村之间要加强协作、密切配合,坚决克服推诿、扯皮现象。立足于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发扬战天斗地、敢啃‘硬骨头’的精神,积极创造条件,努力完成任务!力争用五年时间,把秀水镇建成全县第一个村村通水泥公路、户户完成改水改厕的试点镇,而且村村要有支柱产业,户户要有致富项目……”
    薛书记动员话音未落,会场里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人人表情丰富,只有我,脸上发烧,头昏脑胀,被人全盘否定,在我的人生中绝对是第一次。
    出会场时,许多人拍着我肩膀赞道:“小陆,不错啊,有前途。”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突然醒悟过来,原来人人都以为那讲话稿是我写的,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薛书记讲话连结构都没按我写的讲。
    虽然薛书记和张主任都没说什么,我自己却像刚刚做了贼,心里忐忑不安,看见两人脸皮子就发烫。
    慢慢的我琢磨出,这次动员会的材料是张铜川主任有意想出我的丑,明知道不能用也不点明,等薛书记去否定,然后自己又准备一份,这老甲鱼也太阴险了。
    张铜川这样无缘无故整我,半个月后才知道原因,这是我听打字员李姐说的,张铜川的小舅子在红光村小学教书,本来想借调到办公室给薛书记当文秘,这件事已经运作几个月了,没想到薛书记偶尔听到县人事局的同志说“陆川有写作的才能”,让我半路杀出来破坏了他的好事。
    好在薛书记对我这次的材料“出丑”没有计较,淡淡说了一句,“基本功还不错嘛,年轻人需要锻炼”。我感激涕零,发誓要写好讲话稿,不能是烂泥扶不上墙。
    有了这一次的经验,我发现这些国家干部特别“阴险”,人人尽可能的防备,挖坑、下绊马索、背后放暗箭……就像野狗争食,打不死对方,踩一脚把对方压一头也是好的。
    世界上没有救世主,一切得靠自己。

    作者:大地一狼 时间:2011-07-10 20:15
    办公室的文件堆积如山,我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把各级领导的讲话材料慢慢整理出来,一份一份的观摩学习,终于让我发现了其中的秘密:抄!就一个“抄”字,从中央到地方,大大小小的各式各样的领导讲话几乎一脉相承、大同小异。
    他奶奶的,原来如此,难怪这些领导讲话水平这样高,因为有中央级秘书帮他们写材料。中央和地方唯一有一点不同的是,讲话中要加一点本地实际,最起码要把“全国上下”改成“全镇上下”,“各级党委、政府”改成“各村组”…….一明白了这个道理,我简直是欣喜若狂。抄别人的还不容易吗?老子读小学时就曾经抄过一篇全国中小学获奖优秀作文,得到了老师的隆重表扬,从此对语文兴趣大增,成绩“哗哗哗”上窜,毕业时是班上当之无愧的文理科状元,追根溯源,得益于一个“抄”字。
    积十几年的“抄”功,我深知,抄也有学问,起码也有死心塌地一根筋的抄、他为我用灵活有原则的抄,前者抄死,后者抄活,咱是大学生,好歹有文化,抄也要体现水平,不能抄得那样低层次。于是我又把历届秀水镇的领导讲话、工作总结、年度报告、各类规划统统找出来,细细的读了三天,有些重点、用得着的套话、秀水的基本情况都作了笔录。
    这份工作十分辛苦,幸亏我从小就是搞劳动出身的,吃苦是第一宗长项。
    接下来我仔细揣摩了薛书记每一次讲话的逻辑和用语习惯,把他在各种场合临时冒出来的新思想和新词汇都在一个准备好的小本子上记下来,作为下一次讲话稿的重点内容,然后再参考上级的相关文件、领导讲话。
    从此以后,薛书记的讲话越来越精彩,越来越深入浅出,越来越有水平,连张主任这样的老笔杆子也对我肃然起敬,直道:后生可畏!

    作者:大地一狼 时间:2011-07-10 20:17
    声明:切勿对号入座,否则,后果自负。
    作者:大地一狼 时间:2011-07-10 20:35
    我虽然今年二十二,还没恋爱过,现在还是正宗的处男,一直羞于出口。以前偷偷摸摸看过几部黄片,和寝室的同学在一起神侃吹嘘的时候,就将片中的男主角想象成自己,胡乱炫耀,讲得绘声绘色,每次唬得那些刚刚偷尝禁果的愣头青们一楞一楞的,还以为咱真的是很有级别的“叫兽”(教授)。
    看黄片和听现场直播完全是两种感觉,一个是隔着纸,一个是面对面,而听声音的刺激远远超过看画面,不临其景不知其味,那才叫一个刺激!心痒难搔,偏又抓挠不着,里面痒得难受,偏偏无法可施,痒不欲生。
    那是一种血管快要爆裂的感觉!急于想去犯罪的冲动!
    这样的犯罪心里体验我几乎每个礼拜六都会来几次,除非那男人出远门回不来。
    这对邻居比我早来一个月,是陕西来的一对小夫妻,男人叫徐有庆,健壮结实,五大三粗,是个货车司机,技术还不错。我有次下村,坐过他拉煤的大东风,不过那车是别人请他开的,一个月保底工资2000元,其余按收益分成,月底结账,一般能挣个四五千。
    女人叫吴小凤,比我大月份,只得叫她一声“吴姐”,其实每次心里更愿意叫她一声婊子,那叫声太他妈夸张、腻歪了。奶奶的,我有几次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就是婊子出身,被徐有庆拐来做老婆的,因为那声音也太专业了,简直和真的一样,死去活来的。后来,经过我认真研究分析,发现那叫声是真的爽叫,是发自心底里搞舒畅了才有的叫声。
    吴小凤虽然是农村女子,可长得还有几分人才,肤色也白,胸前一对奶子很有力度的向外撑着,配着那丰满的灵动的臀部,还真有几分迷人的骚劲。
    我一般是不敢多看的,因为她的眼睛比我更厉害,火辣辣的,烧得人心里直冒热气。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大地一狼3
    • 来自:天涯-天涯杂谈 前往来源
    • 【活跃309天 / 跨度2072天】
    • 开贴:2011-07-10 20:05
    • 更新:2017-03-13 14:37
    • 阅读:13132844 回复:77006 楼主:5738
    • 字数:约2353千字
    • 图片:18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