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灵异第五科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海东鑫 时间:2009-01-03 14:27
    第一篇,轮回

    有很多的人都曾体验过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不管是一个曾经感觉十分熟悉的梦,还是巧合的不能巧合的相遇,还是看见奇怪超出想象的某物而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那么很有可能,我们看到的是一些极不寻常的事情,————比如天空中一道怪异的光芒,或者是一尊会流泪的雕像。所以不管你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社会地位,高官也好,科学家也罢,类似奇怪的事情总是在你我的身边发生。


    我所处的这个城市是这个国家的首都,这里居住着两千万人口,这样大的一个城市里,每天都有数不清的案件,数不清的报警电话,据统计每天的报警电话在一万个上下左右,而在这些报警电话里,有百分之七十五是属于民事案件,还有百分之二十是刑事案件,剩下的百分之五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说中邪了,有脏东西了,等等匪夷所思的事情,当然这些事里面不排除有一些无聊的人,有一些疑神疑鬼的,还有个人原因,可刨除这些人为的原因,剩下的总有一些是真实的。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陈平,今年二十六岁,我是一名警察。
    作者:海东鑫 时间:2009-01-03 14:29
    第一章 意外

    1997年。那时我刚从警校毕业,作为新丁的我被分到东城区分局做实习警察。和我同时分到一起的还有我一个警校的同学。他叫方涛是内蒙人,人长的五大三粗的,很象机器猫里那个老欺负小朋友的大熊,所以大熊这个外号一支伴随着他直到警校毕业。

    我俩那时还是刚毕业的菜鸟,所以一般的案件根本就不让我们参与,每天也就是值值班,巡巡逻,跟着110出勤,处理一些杂事,甚至连枪都不佩给我们,只是发了我们一根警棍就打发了。这跟我们当初在警校时的雄心壮志仿佛一点边都不搭,后来听老警察说新来的都这样,要锻炼个两三年才能出任务,我俩虽然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日子就在出勤巡逻处理杂事中一天天的过去,转眼间就到了年底,说实话年前的事情还是很多每个人也都很忙,可到了年底,事情也慢慢少了起来,分局里大家都是喜气洋洋,忙活了一年终于可以回家好好陪家里人过个年了。可警察不象别的职业,虽然是过年可还是要有人值班,局里照顾年纪比较大的,我和方涛年纪轻轻的,连个对象都没有,自然就在值班的行列里了。

    我俩是新人倒也没什么怨气,开着一辆110警车蹲点也就是了,转眼就到了年三十的夜里,原本下午还热闹的大街小巷顿时冷清了下来,来来往往的两三个人也都是低着头急急的赶路,我跟方涛两个聊着天,按照方涛的看法,就算是小偷强盗,提心吊胆的过了一年,现在也都在家好好过年,那还有人出来找事。其实我觉得他这话说的也挺有道理的,可我们是警察,年三十值班那是我们的责任。

    我俩抽着烟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就在收音机里刚唱完那英和王菲合唱的那首相约九八没多大会时候, 突然总台呼叫我俩“1145,报告你们确切位置。”我激灵一下坐直了,拿起寻呼机:“我是1145,我们在朝阳公园附近。”

    “呼家楼南里十五号楼1501室发生一起意外事故,有人受伤,请快速赶到现场。”

    我一边记下了案发现场,一边回话:“1145明白。”

    方涛这小子早就闷气的不行了,我话还没说完,车子已经拉响了警报开了出去。我们所处的位置和案发现场的地方并没有多远,这时候路上车也少,五分钟后我们就到了呼家楼南里十五号楼。

    这里的楼房刚盖没几年,还是那种比较时髦的高层,楼里面佩着电梯,看电梯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姐,正打理着一团毛线,在织一件毛衣。他见我俩穿着警服楞了一下问“这大过年的也不休息啊?那家出事了?”

    这大姐一看就是个好事的,是那种没事就爱传个东家长西家短的那种人。

    我沉声道:“十五层1501。”

    那大姐见我一脸的严肃,没敢再问,摁了一下十五层。很快到了十五楼,方涛急不可耐的窜了出去,我跟在他后面找到了1501室。方涛“铛铛铛”敲了三下门。屋子里一个惶恐微带着一丝颤抖是声音传来“是谁?”

    “我们是110,接到了报警电话,快点开门。”

    门“滋”一声打开,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男人露出脸来。

    我亮了一下自己的证件:“警察。是你报的警吗?受伤的人在那?”

    那人的眼中流露出来的一种深深的痛苦还有不安和惶恐,他急忙道:“是我报的警,快进来”屋子是那种一室一厅的格局,面积不大也就不到五十平米,所有的灯都打开着。我们跟着他进了厨房。到了厨房往里一看,我和方涛都是大吃一惊,只见厨房的瓷砖地上仰面躺着一个女人,女人的胸口上插着一把长长尖利的切菜刀。这切菜刀看上去普通的很,是家里常用的那中组合式刀具里面那种切西瓜削皮的刀。

    我急忙上前蹲下去探女子的鼻息,可是早就一丝气息也无,看样子死了有一会了,胸口的那把刀正插在心脏的位置上,我急忙喊道:“方涛,快将他拷起来”

    方涛拿出手铐,一个箭步冲上来将那男子双手扭到后面拷了起来。那男子却大喊:“她是我老婆,你们快救救她啊。你们抓我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我和方涛都没理他,我急忙呼叫总台,报告这里发生了命案,赶快派一辆120过来。没多大一会一辆120急急赶来,我们局里的两个年纪大些刑侦科的同事也赶了过来。一个穿白大褂法医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现场,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那个女子,对我们说:“死的透了,救不活了”这句话一说完,那男子突然失声痛哭起来。

    刑侦科那位姓张的老刑警还是比我们这俩菜鸟老道,轻声对那男子说:“别哭,别哭,把事情的经过跟我们说一遍,你放心,我们绝不冤枉一个好人”

    那男子听到自己老婆死后情绪极不稳定,双眼大大的睁着却没有了一丝的神采,老张见他这个样子知道他是紧张过度,轻言小声地安慰了他几句,慢慢将他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我解开男子的手铐,又去卧室搬了张椅子出来,男子坐在椅子上,先是楞了楞神,开口道:“我叫王强,我老婆叫李楠,我们俩都是外地的,在北京工作,今年过年没买上回家的车票,就决定在北京过年,今天晚上我们买好了菜,准备做点好吃的,我老婆爱看春节玩会,也喜欢那些港台明星,我就让他进屋去看电视,我帮着把菜给切好,土豆什么的都削了皮,就在我削到第二个土豆的时候,我老婆高兴的跑到厨房,大声的告诉我王菲和那英唱得特别好听,我本来是蹲在地上削土豆的,我听了只是笑了笑,谁知道我老婆高兴的扑过来想要抱我,可刚跑了两步,脚下一滑向我倒过来,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刀子就插进了我老婆的胸膛。”

    说道这王强抱头痛哭,看得出来他们夫妻两个平日里的关系一定很好。老张赶紧又安慰了王强几句,走过来跟我们勘察现场,现场的情况跟王强说的很是一致,地上有许多的土豆皮,那被削了一半的土豆就被扔在不远的地方,水池子里许多洗好的菜都干干净净的装在一个塑料的篮子里。

    在李楠倒下的地方很明显的有一道长长的拖痕,拖痕如此明显是因为在她滑到的地方有一小片不大不小的油迹,在尸体旁边靠墙角放着一壶鲁花牌的花生油,我仔细的拿起油桶一看,油桶上面有一条小小的裂缝,油就是从这裂缝里面流出来的。

    此时不管办案经验多还是少,都能轻易的看出来,这的确是一场意外。

    可不管是不是意外,事情都要进一步的调查,现场勘察的结果我记录在一个本子上,等回去后交给局里,120的几个人把尸体运了下去,拉回医院还要做进一步的鉴定。我和方涛老张还有那个同事,将王强带回分局。我把王强带道了审讯室给他做了一份笔录,王强十分的配合,看起来也是个老实的人。做完笔录后按照程序把王强先拘押了起来,我把笔录和事情结果上交到了分局。

    这事的确是一个意外,我除了感叹王强的倒霉之外,什么都没想,也许等事情调查清楚,过不了几天王强就会被放出来,其实这本是一件算不上案件的案件,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作者:海东鑫 时间:2009-01-03 14:30
    第二章 消失

    处理完王强的事,又值班到深夜两点这才回到宿舍,我不太善于熬夜,熬到两点已经是我极限,回去后也没洗脸刷牙,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迷迷糊糊的梦境里,日夜在不停的颠倒变幻,我手腕上原本淡淡的一块胎记也变得醒目起来。我本来是个睡眠质量非常好的人从来不做什么梦,常常是一觉睡到天亮,可今晚却无论如何也睡不踏实,人总是在似睡未睡的状态。

    一觉醒来感觉精神有些萎靡不振,我洗了把脸,这才感觉精神了点。在中国来说过了大年三十才算是新一年真的到来,我胡乱冲了袋方便面,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又给各家亲戚去个电话拜年,一上午的时间就在打电话中过去,中午的时候我又补了一觉,因为晚上还要值班,这一觉倒是睡踏实了。

    睡到二点多钟起来看了会电视,感觉实在是无聊,穿上警服直接去了分局,分局里人不多除了几个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在值班,其他的都在家过年,接电话的小刘见我来了,笑呵呵的问:“你是下午四点的班,这么早来干什么?”

    这小刘今年二十三,比我大一岁,比我早一届也算是我的师姐。我们年纪相当平时聚在一起也总是嘻嘻哈哈的,我见她问打趣道:“这不是怕我们刘大姐寂寞吗?我暗恋你很久了,这不就巴巴的赶过来陪你吗。”

    小刘呸的一声笑道:“追我?花呢?”

    我笑嘻嘻说:“等确定了关系,我的工资都给你买花………….”胡说八道了会我猛地想起昨天的那件案子,问:“小刘,王强那件案子的法医鉴定回来了没有?”

    小刘道:“我没听说有这件案子啊?”

    “那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你值的是白班,你给我查查。”

    小刘应了声好,转身从柜子里抽出记录案件的档案袋来,仔细的看了一遍对我说:“什么王强的案子?根本就没有。”

    我楞了一下:“怎么会没有?我昨天亲自去的案发现场,亲手把王强带回来的,现在还在关押室呢。”

    小刘看看我:“那我在给你查查。”说着又查了下关押记录,看了会抬起头:“关押记录里根本就没有王强这个人。你是昨天晚上喝多了吧?”

    我见小刘一脸疑惑的表情,我赶紧道:“我压根就没喝酒,值班到两点了,都困的不行了还喝什么酒啊,不信你问大熊,他可是和我一块去的。”

    说来也巧,正念叨着大熊,就见这家伙晃晃荡荡的走了进来,我急忙对他说:“大熊你来说,昨天咱俩是不是去处理了一件王强的案子?”

    大熊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什么案子?王强是谁?”

    “装,装,你在给我装,昨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有人报警,总台让咱俩去处理的,呼家楼南里十五号楼,1501室,记得不?”

    大熊一头的雾水,看样子却不象是装的:“什么?什么?什么啊?什么呼家楼南里?什么十五号楼?咱俩不是一直在警车里傻坐着直到两点的吗?”

    我气极而笑:“好你个大熊,你就跟我装,小刘你给总台打个电话,看看总台昨天是不是接到这样的一个报警电话,你查查,一查不就都查出来了吗?”

    小刘本来不想理我,可一看我有点急了,忙说:“行,行,我现在就给你查”

    小刘拿起电话拨到总台:“你好,我是东城分局的值班员,请问昨天夜里十点左右总台是否接到过一个呼家楼南里的报案电话?”

    看着小刘在说:“好的,好的,麻烦你了。”我知道那是总台在查记录,过了会小刘又说:“您是说没有这样的报警电话是吗?是的,是的,您确认吗?好的,麻烦您了。”小刘挂了电话看着我说:“总台说了,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个报案电话”

    我脑袋嗡的一声,顿时混乱了起来,没有?怎么会没有?昨天明明是我和大熊去的王强家,过了一晚上,怎么突然就没有了。难道是总局的系统出错?可是分局的档案也不能全没有了啊?难道这是一个恶作剧,可现在是春节不是愚人节啊,在说总台也不可能搞这么无聊的事情,我不死心,王强应该还在看押室里关着,只要人还在那,就说明的确发生过这样的事。

    我一把拽起大熊:“走,跟我去关押室看看”

    大熊挣扎了一下:“大过年的,你抽的什么疯?不会是失恋引起精神失常了吧?”

    我一把打掉他要摸我脑门的大手,拉着他就走。关押室就在分局的后院,我拉着大熊走到值班的地方问里面值班的警察:“老李,昨天就是你值班,你说我是不是关进来一个叫王强的人?”

    老李明显的楞了一下,挠挠头道:“没这个人啊,我昨天晚上也没见过你来啊。”

    我急道:“老李,你是没睡醒吧,你再好好想想,那个叫王强的被送进了十四号关押室。”

    老李嘴里嘟囔着:“没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啊。”说着还是翻了翻被送进犯人来的资料,看了会,斩钉截铁的对我说:“没这个人,绝对没有这个人”

    听老李这么一说,我心里又是着急又是疑惑,怎么过了一个晚上,所有的人都不对劲了呢?难道,难道,真的是我的幻觉?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我对老李说:“你打开门,我进去看看。”

    老李立刻严肃道:“这怎么行,你是个新人没有提审犯人的权利”

    我急道:“好老李,我不是提审犯人,我就进去看一眼,看一眼就出来。”

    老李还要再说,大熊插话道:“老李,你就让他看一眼吧,要不他折腾起来没完,在说我们也不和犯人说话,也不算违反规定,看一眼就出来。”

    老李想了想:“好吧,看一眼就出来啊,别给我找麻烦。”

    我和大熊忙答应下来,老李从身上摘下钥匙,打开关押室的大门,这时是春节里面关的人并不多,只有两三个低头丧气的在各个室里面坐着。我快步急走直奔十四号关押室,可到了那一看,整个人立刻呆在了那里,只见关押室的大门紧紧的锁着,从铁栅栏向里面看,却是什么都没有,别说的一个大活人,就连一只耗子我都没看见。

    老李见我发呆上前轻轻拽了我一下:“看过了吧,看过了赶紧出去。”

    我失魂落魄的走出关押室,外面的太阳直射过来,照得我眼前一花。大熊见我不对劲,瞪着我问:“陈平,陈平,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这大过年的碰邪了?”

    大熊这两声喊,我立刻惊醒了一下,我仔细的想了一下前前后后的细节,王强的事情绝对是真是发生过的,而我也绝对不是做梦,那么为什么一夜之间,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样了呢?

    我想起昨天晚上递上去的笔录,我快步走回分局对小刘说:“我昨天递上过一份笔录,你在帮我查查,看还在不在?”

    小刘翻找了半天,对我说:“没有啊,根本就没有你的笔录,而且我刚才也查了,分局里也没有你昨天110出警的记录啊。”

    为什么所有的记录都突然消失不见了,就连王强这个大活人都突然不见,我的脑中一片混乱,这一切来得太过匪夷所思,我突然想起昨天120也曾到过现场,我忙让小刘帮我查一下,看看120有没有昨天的记录,小刘一个电话打过去,120的说根本就没有接到过这样的电话,也没有去呼家楼南里的记录。

    我不死心又想起那个老刑侦,老张。我跟小刘要了他的电话,电话响起:“喂,那位?”

    没错就是这个声音,我赶忙道“张队你好,我是局里新来的实习警察,我叫陈平。”

    老张那边听起来很吵,电视的声音和孩子的笑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海东鑫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4天 / 跨度151天】
    • 开贴:2009-01-03 14:27
    • 更新:2009-06-03 17:01
    • 阅读:287211 回复:1069 楼主:163
    • 字数:约295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灵异第五科3图 海东鑫 2009-06-03 17:01 906/163 64/151
    鬼话灵异U盘—谁杀了我119图 异界雨夜行者3 2017-08-23 10:34 12953/1056 136/622
    鬼话并非灵异故事:生死门63图 妙空如如 2017-04-28 09:58 6986/2480 483/1030
    鬼话惊悚灵异《青囊尸衣》(斑竹推荐)314图 鲁班尺5 2016-10-25 05:28 223006/2557 493/3384
    鬼话惊悚灵异——《鬼壶》(青囊尸衣续集)101图 鲁班尺5 2016-08-17 05:34 109006/894 283/2584
    鬼话散客月下超短灵异小说合集249图 散客月下8 2018-06-08 10:39 13306/2631 469/3934
    鬼话一个编剧的灵异见闻《编剧异闻录》34图 红莲f 2014-07-05 19:18 21477/1262 130/248
    鬼话《南粤邪灵异事录》--记录行走在广东各地的诡异事件131图 yangdong0072 2018-01-14 17:16 17995/1147 241/2226
    鬼话俺和俺娘的搞笑灵异生活[已扎口]2图 香巴拉坛城 2016-02-28 02:57 10362/963 164/901
    鬼话在部队的发生的灵异故事,无人可解。3图 1363082347 2012-05-31 15:00 12893/1024 234/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