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封魂罐----我在古玩界的那些事。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0-12-02 21:01
    《封魂罐》已经由凤凰传媒集团出版发行上市。
    作者:铁鱼
    出版: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1年6月
    定价:29.80元
    书号:978-7-214-07020-3
    分类:畅销小说/悬疑 探险




    当年我专科毕了业,因为没找到称心的工作。打小我又是喜欢一些老玩意儿,索性就下海跟了人满世界的敲小鼓,跟了无数个师傅,也跑了无数个地方,几年下来虽然没挣到什么钱,倒是学了一肚子杂七杂八的知识。
    敲小鼓,就是在民间收古董的小贩。不知道从哪朝哪代传下来的这个行业,康熙时柴桑《燕京杂记》记云:有荷筐击小鼓以收物者,谓之“打鼓”,交错于道,鼓音不绝。贵家奴婢,每盗出器物以鬻之,打鼓旋得旋卖;路旁识者,辄以贱价值得宋元字画,秦汉器皿。
    大体意思就是,一些富贵人家的奴才丫鬟从主家偷出来的一些字画古董之类的宝贝,因为不识货,就会用很便宜的价格卖给那些敲着鼓收旧货的人,然后这些敲鼓收旧货的再转手卖给识货的喜欢这类玩意儿的藏家。也就是说,敲小鼓的就是最底层的古董贩子。
    古董这行也分几个层次,除了故宫博物院,还有各地的一些生理往大了说像荣宝斋这类的大坐商,嘉德这类的拍卖行算是我们这行的顶端了,这类的大古董商是基本不需要四处淘换东西的,因为他们都有自己各自隐秘的渠道。有些好东西不用他们自己找,自然就会有人送上门。至于买家也大都是喜欢收藏的富豪之辈。
    再低一级就是各地文化市场旧货市场的古玩店那个层次。这类的玩家也各自都有一些渠道,眼力阅历知识也都有了一定的层次,虽然财力没有荣宝斋那般雄厚,但也不乏身价千万的人物,大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在古玩市场有时候遇到一些其貌不扬邋里邋遢的人四处的乱寻摸,千万别小看,保不齐就是个有真本事的,当然更有可能是捡破烂的。
    再就是摆地摊敲小鼓的了,这两个说起来差不多,但也不是太一样,干这个的基本都是这行最底层的人物。摆地摊儿的大多数是卖些旧书,旧家具,再就是些从全国各地批发来的一些假文物,有时候偶尔有真东西,却因为不识货就便宜被人买走了,就谓之捡漏了。摆地摊儿的基本都没有什么真本事,全凭一张嘴蒙人吃饭。而敲小鼓的却不一样,先前的我不知道,反正现在敲小鼓的人可一个个都是饱学之士,是有真本事的人。对各个时期的文物,历史都有所涉猎。眼力也要好,并且要聪明,有城府。见到好东西能够波澜不惊,必要时为了便宜收到好东西还要耍一些手段。我以前认识的敲小鼓的现在基本都发家了,当然也不乏有倒霉蛋因为收了假货而赔了身家性命。
    现在我们的民间不断的被我们这些人一代一代的搜刮着,时至今日,也剩不下什么好玩意儿了。所以,这行已经不好干了,即便是捡个漏也多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因为电视与网络的普及,这行再也没有像之前的前辈们那么好混了。那些花几块钱便收了什么价值连城的青铜器青花汝窑什么的事儿,现在这会儿是再也不可能发生了。
    甚至现在的人也学得越发聪明,河南或者别的一些地方,已经有专门搞假古董来蒙人的行业了,前店后厂。无数假货,从他们手中流到市场上。有些高仿的东西,即便是行家也难免打了眼。
    即便是真有好东西,人家也不会像90年代前那样轻易地出手。,盛世古董,乱世金条。现在都知道古董值钱。
    前些年我曾经在河南某地遇到过一个农民,他拿了一个清末的民窑碗给我看,一张嘴就是一百万,我扭头就走。这类东西在市场上顶多值个百八十的,我一下子就被他吓到了,倒不是因为他的无知,而是这让我开始害怕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让每个人都做着这样那样的暴富梦。
    后来我是觉得民间实在是无漏可捡了,也是累了,我便在我家乡的小城的文化市场,开了一间买卖,得过且过的混日子。
    敲了几年小鼓的收获就是让我走遍了这个国度的大好河山。经历了无数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事,听了无数各种各样的传奇的故事,也交了无数热爱古玩的朋友。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0-12-02 21:09
    天至深秋,秋高气爽,艳阳高照。我泡了一杯茶,躺在店门口的太师椅里晒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门前卖烟的大娘扯闲篇,听着她不断地抱怨着孩子怎么不争气,这世道又怎么怎么乱,大蒜又涨价了,奥巴马要从伊拉克撤军。我说大姨,奥巴马要从伊拉克撤军这事儿你打哪儿听说的?她说我跟家上网打网上看的啊,对了小鱼你扣扣号是多少啊?我回头加你。我说我不会上网,没有扣扣号。
    正在被她鄙视的时候,我电话忽然响了,我看了一下是北京的号码。接起来,我便听到久违了的山羊一般的声音。电话里的人,我们都喊他伊山羊。
    伊山羊跟我是同行,年纪野与我差不多,或许比我大了个三五岁的样子,前些年我敲小鼓认识的,混的极铁,后来在京城的潘家园开了一处买卖。
    他真名叫伊风清。因为学前清遗老在颔下留了一缕山羊胡子,说话也绵软,最主要的是他的眼瞳的颜色,不是亚洲人的黑,而是像山羊的眼睛一样略显金黄,眼睛很毒,但凡是赝品都逃不过他的那双羊眼。我们都说他是山羊精转世,所以行里的人给他起了这个绰号,倒也是贴切的很。
    “老鱼,知道闵王台的事儿么?”他的声音依然是软绵绵像是羊叫,“说是院里也有人去了,弄的动静不小啊。跟小太爷走趟呗?”
    “知道也不去,闵王台哪有什么东西。”我说。“再者说了,这消息都传到京里去了,即便是有好东西,也轮不到咱,院里的人就都那么好相与?”
    “嘿,等你见到小太爷或许你就不这么想了,小太爷给你带个物件儿让你看看……”他在电话那端奸笑了几声,“我现在就买机票,你晚上给小太爷摆好接风酒,等小太爷来吃。”
    “什么物件儿?”我还没来得及问完,电话那端便传来了嘟嘟嘟的挂线声。
    闵王台,呵呵。我无奈的摇摇头。这几天倒是听说了点,有人吵着那边出了好像是什么好东西。我不感兴趣,也懒得打听。因为我知道,那里压根儿就不会出什么好东西,我以前去过,又不是什么名胜古迹,也没有什么风水宝地,根本就不是出好物件的地方。估计又是被一些造假的人编的故事吧。
    从京城飞来我所在的小城,也用不了两个小时。
    所以,在太阳还没有全落下去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一留着撮山羊胡子,梳了个油光铮亮大背头的猥琐男人站在我店门口,朝我挤眉弄眼的奸笑。手里提了一个很大的破旧黄帆布包裹。
    我拉着脸走到他跟前,斜着眼看着他一身皱皱巴巴的阿玛尼。这个人有个很大的特点,穿衣服只穿名牌,可是却从来不把名牌当名牌穿。他这一身的牌子货,从头到脚也有个几万块,可穿在他身上永远是皱皱巴巴,到处是脏兮兮的,还有些不知名的污渍。不简单,这个世界上能把地摊货当做阿玛尼穿的人多,可是能把阿玛尼穿出地摊货效果来的,估计也就是只有我面前这位猥琐小太爷了。

    “嘿,鱼爷,别傻站着啊,快小太爷弄口水喝喝啊。”声音一如既往的难听,却又夹杂着某种莫名的亲切感,我把手里的已经掉了把的一个破保温杯递给他,“呶,前些日子收的普洱。”
    他接过去也不嫌烫,咕嘟咕嘟的灌了几口,然后吐掉口中的茶叶末子,撇着嘴说道:“不愧是姓铁的,你这普洱喝了得五百泡了吧,这就是白开水嘛这个……”
    我说,“也不一定全是白水哈,这一阵我上火,嗓子里痰也多……”他噗的把喝进嘴里的水喷了我一头一脸,骂道:“你大爷的,老鱼!”说着就将手里的保温杯朝我扔过来,我赶忙侧身躲过去,找了块毛巾擦擦脸,看着他装模作样的干呕。
    “别跟我这儿装讲卫生,看看你丫这一身明。”我揪着他阿玛尼的前襟,指着上面的一块不明污渍,“你出门儿小路也不知道拾掇拾掇你,这操行放出来丢人。”
    “我来你这儿她还不知道”他直起腰,抹了抹嘴,顺手捋了一把下巴上的山羊胡,“这次这个物件儿。你得帮我掌掌眼,小太爷这回可是真的抓瞎了。”
    听到他这么说,我笑道:“什么东西能让你这山羊公抓了瞎?你都抓瞎了找我有啥用?你在京里的名气可不弱于院里那些老家伙。”
    “不是这个事儿。”他神秘兮兮的摆了摆手,顺手把手里的帆布包放在我的柜台上,然后扭头去关上了门。天这个时候刚刚擦黑,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踪。他吱呀一声关上门,也关掉了原本从门外透过来的微弱暮光。
    我开了灯,看着他一脸神秘的打开黄帆布包,露出了里面一个乌黑的盒子。他按住盒子,面容诡异的朝我笑了笑,说:“小太爷可得事先说好了,这里面的东西,可是有点儿邪行!”
    盒子是一个很普通的硬木盒子,上面满是乌黑油腻的污渍形成的包浆,早已看不出是什么质地。我抬头看了伊山羊一眼,他那双淡金色的眼睛陪衬着诡秘的笑容在灯光下显得让人心底发寒。
    我抽了他后脑勺一下,骂道:“你他妈能不能别这么笑啊?”
    他捂着后脑勺白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老鱼,我刚可说了,这个盒子打开了,你可能会有点小麻烦,十几年的哥们儿了,小太爷也不想坑你。”
    看到他说的这么瓷实,我就感到有点不对了,这位名满京城的山羊小太爷口里说的小麻烦,就很可能就是大篓子。
    “那我不看了。”我作势要把那盒子装回帆布包。
    “别别别……鱼爷鱼爷。”他一把按住我的手谄媚道。“您掌眼您掌眼。”
    紧接着,他便打开了那个让他伊山羊都觉得有点小麻烦的盒子。
    随着盒子的开启,突然我仿佛在冥冥之中听到一声尖利的啼声。如夜枭一般的鸣叫,却又像某个婴孩临死时绝望的哭啼。店里的温度骤然间冷了下来,在这个深秋的傍晚。
    我毛骨悚然的看了看他,想问点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问。伊山羊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他看着我朝他打开的盒子努努嘴,我使劲儿稳了稳心神,顺着他的眼神朝盒子看过去。
    盒子里有一个东西,是一个陶罐,周身长出来放射性如羊角一般的粗刺。我数了一下有十六个角状物。土浸布满了整个陶罐。罐子口有点破裂,当间儿却用黄胶泥封着,黄胶泥上面刻了几个鸟兽象形文,因为光线不是很好,所以看不大清楚。
    在昏黄的灯光下,这个陶罐冒着丝丝的凉气,诡异的让我不寒而栗。
    “这是个……谷仓罐?”我看了伊山羊一眼,迟疑道。
    “魂授予天,安道昌X”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梦呓一般的说出了几个字。然后才把眼睛从哪个魂瓶上转到我身上,继续说道:“上面的这几个字,我查过了。除了最后一个字有些残缺,认不出来了。”
    “怎么得来的?”我想伸手去摸一下这个东西,可是手伸到近前却又有些心里发毛,他说的倒是没错,这类的东西一般都很邪行。虽然我见过很多各式各样的这类物件儿。但是从来没有一件能给我这样的感觉。我早些年下乡打小鼓的时候,经常有人拿出这样的东西来卖,我却从来没有碰过。
    虽然大多数的古董算是冥器,像是大多数青铜器,陶器,瓷器,基本上出土的东西都算是。可是那些东西没有任何一种比这类谷仓更为邪门,这种东西有些地方也叫魂瓶,东汉以前的叫五联罐,东汉以后的叫谷仓或者魂瓶,在人死后,随着棺材一起埋到坟里,里面装上五谷杂粮,五联罐中间一大罐的肩部等距离堆附四只小罐,到了三国时期就上面就增加了堆塑的一些亭台楼阁牲畜粮食之类的东西。我若是遇到了,一般都会劝本家把东西再埋回去。因为这类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做工粗糙,也不漂亮。只是在地里年头久了,会被人以为是很珍贵的宝贝。
    眼前这个东西从外形上看跟其他的谷仓罐差异很大,或许是因为地域的风俗而出现此类造型的东西。但即使仅仅单凭直觉,我也能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0-12-02 21:13
    我也能断定这是一个谷仓罐,因为别的东西不会给人这样强烈的邪异感。 古玩界除了历史民俗博物馆之类,没有人作兴收藏这类的玩意儿。因为它是纯粹的不能在纯粹的死人的东西。总不能把这个东西当花瓶儿摆桌子上吧?
    “这件东西,我原本是不愿意收。”伊山羊从皱巴巴的口袋里拿出一副淡黄色的手套,戴在手上,伸手把陶罐拿出来放到柜上。从他拿起来的力道看,明显分量不轻,可能不是中空的,里面好像装了东西。
    “可是你知道这东西是打哪儿来的么?”他摆弄着手里的罐子,眼神有些异样,“闵王台。”
    “不可能!”我很坚定的否定了他的说法。因为闵王台可不是什么陵墓,而是当年齐国最后一位国君齐闵王修建的一个点将台,在黄海边上一个叫做日照的小城,战国时候叫莒国。齐闵王就是小学课本儿里吓跑了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那位。要说闵王台里出这类的冥器,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那个地方倒是还在,不过早就改叫做明望台,虽然是这么叫,但是两千多年下来,那里可是什么台子也没有了,只有两个叫明望台的村子,南明望台,北明望台。而真正的闵王墓却是在我呆的这个城市的东边,在临淄有个叫四王冢的地方。田齐威、宣、湣、襄并排成四座小山一样的陵墓。四王冢早在七八十年代就已经被发掘了,当地也早就建立了齐国历史博物馆,用来收藏那些从四王冢里面出来的东西。
    再者说,即便闵王台真是陵墓,那也是战国墓,而战国墓里是肯定不会有这类物件的。魂瓶这类的东西是从东晋,三国时期才开始使用。并且王陵里面基本上是不会用眼前这个烧制的这么粗劣的罐子的。
    “别人不知道,你难道还不知道闵王台是怎么回事儿么?闵王台里根本不可能有这类东西,要是说从闵王台附近出土的,那还有点靠谱。那边以前我倒是去看过,倒是有几个南北朝的冢子。”我肯定的说道。
    “开始我也不信,可是你看到没?”他用戴了手套的手指了一下那封泥上的鸟兽文,“当然,也不能排除这些字是后人写的,可是这鸟兽文也不是一般小门小户的人家能用的,魂授予天,安道昌X,你可知道什么人才能用这类的铭文?”
    我拿放大镜低头仔细看了一下上面的土沁的颜色,忽然发现,这罐子的土沁里面还掺杂了一些暗红色的斑块。我伸手去摸,被伊羊一把拉住了,摘下一只手套让我带上,说:“说了有些邪门儿,你还直接摸。”
    我带上手套摸了摸那些黑红色的斑块,闻了一下,倒是没有什么异味儿。现在有些作假的大多用酸类物质来腐蚀出沁色,所以要是假的,应该会有些酸类独有的异味儿。
    “你别看了。我用院里的设备检测过了,的确是战国的东西无疑。”伊山羊撇了我一眼,又有些迟疑的说道:“所以,这个东西根本就不是一个谷仓!起码不是用来盛粮食的。”
    “那这玩意儿是干什么用的?”我疑惑道。“居然上面还有血沁,难道是用来做血豆腐的?”
    他撇着嘴摇摇头,没说话,又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放回到盒子里。
    当罐体刚接触到盒子,整个罐子就开始抖动,同时里面传出了就像用铲子刮锅底一般的声音,是像是里面有东西用指甲不断地刮着罐壁,想要钻出来一般。
    “我操,这到底是他妈什么东西?真他妈见鬼了。”我吓了一大跳,赶忙往后退了几步。
    伊羊赶忙把盒盖扣上,在盒盖扣上的瞬间,同时那声凄厉的啼叫又开始响了一下,仿佛这个罐子有了生命,不想被关在这个盒子里面而发出的抗议。
    “牛逼不?”他撇着嘴走到我身边,从我口袋里熟练的掏出烟火。自顾自的点了两根,把其中的一根塞到我的嘴巴里。
    本地产的白将,又冲又辣的味道迅速让我冷静下来,我盯着那个盒子有些发愣。
    “我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找了你。”他吐了一个烟圈儿,有些寂寥的说道,“我也曾经拿给院里的人看过,可在院里就没发生这个情况,我跟他们说这事儿,他们都说小太爷是神经病,去他大爷的,小太爷神经好好地,他们神经才有病。”他拍拍我的肩膀,继续说道,“我找你,是因为小太爷觉得,这个世界上总得有一个同类。”
    “我觉得我他妈早晚得被你害死。”我终于在烟草的帮助下回过神来,走到柜台后面,打开店里的保险柜,“快他妈收起来,这玩意儿让别人看到就又是一个祸害!”
    伊羊小心翼翼的把盒子重新用黄帆布包装了,塞到保险柜里,我关上保险柜门,狠狠的拧了几把密码锁。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7天 / 跨度890天】
    • 开贴:2010-12-02 21:01
    • 更新:2013-05-10 23:56
    • 阅读:14565011 回复:25414 楼主:673
    • 字数:约327千字
    • 图片:1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