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封魂罐----我在古玩界的那些事。

  • 首页
  • 上一页
  • 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0-12-02 21:44
    在离破庙几十米的路上,缓缓行来了一队人。头前的一个矮小的人,提了一个白皮灯笼,另一只手里晃着一个摇铃,不断的发出冰冷邪异的叮当声。在他身后整整齐齐的排列着七个人形,最后面一个隐隐约约像是拿了一面锣,借着月光,我骇然发现,除了头先的摇铃那人与最后敲锣的人,当间儿那六个居然是他妈跳着走的。
    “我操,这是赶尸的啊?”我悄悄碰了伊山羊一下,惊讶道。伊羊没说话,拿手往后朝我们扎营的破庙指了指。
    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他妈的我们的营地其实不仅仅是一间破庙,更是一个供赶尸匠歇脚的僵尸旅店啊。
    我们这行的人,整天摸的玩的大部分都是死人的东西,古尸之类更是不知见过多少。这些年我跟伊羊也下过几个古墓,至于在乱葬岗子睡觉的更是常事。说起来对死尸我们顶多算是有些敬畏,害怕倒是谈不上。
    不过眼见着尸体排着队在离自己几十米的地方跳,这还是第一次。以前不是没听说过赶尸这事儿,没想到鸿运当头,今天倒是在这里遇见了。
    湘西赶尸,应当算是世界上最诡秘的事情之一。除了口口相传的赶尸匠们,世人永远无法洞晓怎么才能让死人站起来走路,并且经过千山万水让客死异乡的旅者魂归故里。说起来这应算是功德无量的事儿,可是让死尸走路,再怎么样也是一件让世人觉得邪异恐怖的事情。
    赶尸匠们显然知道自己的这个行业不受人待见,所以开锣鸣道,摄魂铃一响,这些特殊的声音就会告诉沿途的居民,赶尸的来了,各家各户不要出来,别冲撞了死人,再就是让各家把自己猫狗等小兽都关好。免得损害了尸体。
    眼看着赶尸的队伍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不禁没了主意,悄声问他:怎么办?
    “凉拌!”他眼神一直盯着越来越近的尸体队伍,脸上却若有所思,少顷他居然有些兴奋的拍了我一下。
    “走,回去。”他从土堆后猫着腰站起来,而我的腿却有些发软,站了一下没站起来。他把手伸给我,取笑道:“钢胆铜心的铁家小太爷今儿这是被几个死人吓尿了啊?”
    我没好气的打掉他伸过来的手,压着嗓子骂道:“你大爷的,老子这是趴时间长了 ,腿有点麻。”强撑着发软的双腿慢慢站起来,跟他一起回到庙中。
    这个荒山小庙倒是宽敞的很,我们的宿营地是在大殿旁边的一个厢房。有一道门跟大殿相通。因为大殿空旷,门窗也早已破损,这夜里的山风伤人。所以我们就在厢房扎了营。
    回到庙里,我关掉手灯,坐在睡袋上面。听着外面锣声铃声愈来愈近,甚至连僵尸噗噗的在路面上的跳动声也开始能听到了。
    我依然紧张的浑身冒冷汗,可伊山羊回来就钻进睡袋继续呼呼大睡,仿佛刚才什么事儿都没发生。我恨恨的踢了他一脚,压着嗓子骂道:“你他妈能睡的着?”
    他翻了个身,将屁股对准我,噗的放了一个响屁。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0-12-02 21:51
    算了……没人看。
    睡觉去,晚安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0-12-02 22:25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0-12-03 07:14
    他从地上爬起来,揉揉自己被我踹了一脚的腰,呲牙裂嘴的喊疼。
    “你他妈到底是谁?”我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那种嘶哑的声音像是来自另一个陌生的人嘴里,里面掺杂的冰冷与怀疑更是让我感到一阵陌生。
    “报告鱼爷!本人伊风清,性别男。民族汉,祖籍北京城,年龄29岁,至今未婚,职业是四九城顽主,人送绰号山羊小太爷!”他怪模怪样的给我敬了一个军礼大声说道,又把一张贱兮兮的脸朝我跟前凑了一下,补了一句,“还是铁鱼那孙子的生死至交拜把子兄弟!”
    “我是你拜把子大爷!”看着他一脸熟悉的贱样,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将枪管顶住他的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昨晚那赶尸的呢?”
    “什么怎么回事儿?什么赶尸的?”他忽闪忽闪自己淡金色的山羊眼,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来。“青天白日你说什么鬼话?是不是发烧了?”
    要不是我的后脑勺还隐隐作痛,我几乎都要相信他是无辜的了,昨晚的一切只是我做的一个梦。 我用枪管指着他咬牙骂道:“别他妈当老子是傻逼,你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他嘿嘿朝我笑了一下,颌下的山羊胡子随着他的笑声抖了几下。“嘿,我还怕昨晚劲儿大了再把你打傻了,看来现在没事儿。”然后他弯下腰捡起他打回来的那几只野鸡,满不在乎的给了我个后脑勺,“行了行了,别装了,那枪里又没子弹!”
    他这个明显不把我当回事儿的举动彻底把我惹火了,我把枪扔到一边,走过去一把将他从地上揪起来,将猎刀重新驾到他的脖子上。BUCK狗腿猎刀吹毛断发,上面的碳元素发出冰冷的暗光,映的他的脸色有点发青。
    “说!”我不禁手上加了劲儿,锋利的刀锋激起了他脖子上一层的鸡皮疙瘩。
    “哎哎哎,鱼爷鱼爷,我说我说,别老他妈舞刀弄枪的,有话好好说成吗?”伊山羊撇着嘴骂道。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0-12-03 07:27
    “说!”我哑着嗓子吼道,嗓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觉得很干涩。
    “那你先把这玩意儿拿开。”他指指我架在他脖子上的猎刀,“这样你让我怎么说啊?”
    我把猎刀从他脖子上收回来,他摸了摸被刀锋划破的地方,撇着嘴骂:“你他妈真能对革命战友下得去手!”
    “少废话!”我扬了扬手中的刀。
    “昨晚你中了瘴气,跟那儿乱蹦乱跳的,吵得小太爷睡不着,小太爷就把你打晕了塞睡袋里,喂了点儿药!”然后他就摊摊手,“就这样。”
    “就这样?”我彻底火了,“别他妈放屁!说实话!”
    “是实话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山里的瘴气毒人。”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几个小东西,递给我,“你看看,这是啥?”
    我接过来一看,是几粒槟榔。我扬手把槟榔丢他脸上,骂道:“让你他妈说实话,你拿这个给我看个鸟?”
    “槟榔可胜瘴毒,要是没有它,鱼爷您可没现在这力气跟小太爷这儿犯神经。”
    槟榔子可胜瘴毒?这倒是没错。我狐疑的看着他想,难道昨晚我看到的赶尸队真是我中了瘴气产生的幻象?幻象怎么可能会那么真实?那铃声跟铜锣我可是听得真真切切,甚至那尸体的跳动声我都听得一清二楚。不对!要是中瘴毒,我们俩应该一块中了,怎么就我一人中了?
    他看到我有些狐疑的表情,赶忙说道:“你是想问,为啥我没中毒是吧?”然后他张开嘴巴,噗的吐到手里一块东西,继续说道:“得亏了昨天上山前小太爷买的槟榔子儿,要是没这个,咱俩昨晚一准儿一块跳山崖了。”
    他说到这里我才半信半疑的放松下来,因为昨天我们的确在山下的农户家里买了半斤槟榔子,这东西我吃不惯,吃到嘴里嗓子喇的难受,味道也很怪。伊山羊却很喜欢吃这个,说是天然口香糖,吃了之后说不定能泡到几个苗族妹子,要是亲嘴儿正好用得上,嚼半天之后还哈气给我闻闻,问我香不香。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 时间:2010-12-03 08:15
    南方的丛林里面,最可怕的不是毒蛇猛兽,山野鬼怪,而是各种各样的瘴气。 南方多瘴,瘴气是山林恶浊之气,原始森林里动植物腐烂后生成的毒气加上各类毒蛇毒虫痰涎,粪便。经过雨淋日晒形成的。在《诸病源候论》里面记载了不下二十种瘴气,各有不同的症状,使人致幻的倒是也有几种。桃花瘴,蚺蛇瘴等几种都是可以使人致幻的。此刻时值春中,山上倒是有几棵刚坐了果子的桃树。
    我看着他若有深意的又从口袋里掏出个槟榔子丢到嘴巴里,嚼的嘴角冒沫,忽然想起昨天他撅着嘴巴朝我哈气问我香不香的场景来了,感觉一阵干呕。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给我吃的这“药”?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看到我干呕,讨好似的跑过来给我捶了捶后背,“刚你还说是看到赶尸的了?”他报复似的在我后背胃的位置捶的山响,震得我五脏六腑都快碎了。“我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儿,你还记得咱们初来的时候你怎么跟我说的么?”我难受的把他推开,再让他这么捶下去,我还没呕死就被他捶死了。
    “初来湘西的时候,你还跟小太爷说起这湘西苗乡的几大异事儿,赶尸,巫医,还有蛊。特别是赶尸,你引经据典的跟小太爷吹了老半天,怕什么来什么,这回你遇到这事儿是一点儿都不冤枉!”
    他说着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水给我,我喝了口水感觉好点了。
    “你这是瘴毒又发作了?嚼点这个,保准百毒不侵。”他又抓了一把槟榔递给我,我看到那黑乎乎的槟榔,胃里又是一阵泛酸。
    “我昨晚看到你爬起来又蹦又跳的,开始吓了我一跳,以为你鬼附身了,要不就是发癔症了,后来我琢磨了一下才知道是中了瘴气了,这时节,山里的瘴气厉害得很。我拉也拉不住你,只好就……”他以手做刀,做了个劈的姿势,然后他就一脸蛋疼的凑过来,摸摸我的后脑勺,“打疼了吧?”
    “去你大爷的!”我虽不很相信,但也被他的贱样气乐了,“不疼让我抽你试试。”
    “没事儿了吧?”他笑嘻嘻的看着我,朝我伸出手来,“把刀给小太爷使使呗?”
    我又警觉的看着他,问:“干啥使?”
    “杀鸡。”他劈手从我手中夺过猎刀,跑到一边去摆弄那几只野鸡。
    我看着他在一旁忙活着侍弄野味儿,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说的这个狗屁理由我若信了那才叫有鬼了,想用几粒槟榔来糊弄过去,他未免太天真了些,但是看他说得笃定,觉得他应该是想隐瞒些什么,倒不是真的要对我不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既然不想跟我分享,我也不便强求。只是他这种行为使我恼火。
    想到此处,看着他在那生火烤野鸡的忙活倒是显得有些愧疚认错的意思。在随后的行程中,倒也再也没发生什么意外。虽然有些疙瘩,但当时就想暂且放下吧,以后多注意一些就是。
    没料想一放下就是三四年。当时的一些质疑后来也都慢慢的忘了,毕竟伊山羊后来对我也的确是很够意思。时过境迁,这事儿就一直再也没提。
    但是今天这日记上写的,明显跟当年这件事有一定的关联。
    我忽然有种被当猴耍了的感觉。我把日记合上,冷冷的看着还在抽烟的伊山羊,他看到我这样盯他,他有些尴尬的朝我赧然一笑,赶忙端起酒杯站起来跟我正色道:“当年的事,的确是瞒了你,不过当时事关隐秘,小太爷也是不得已,现在给你赔个不是,此间事了,要杀要剐随你处置。”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 首页
  • 上一页
  • 3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铁铁铁铁铁鱼3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47天 / 跨度890天】
    • 开贴:2010-12-02 21:01
    • 更新:2013-05-10 23:56
    • 阅读:14565011 回复:25414 楼主:673
    • 字数:约327千字
    • 图片:1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