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夜读社】搞鬼一家人第一部——《与魅共舞》恢复更新,大坑慎入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6-08-13 19:21
    重要声明:

    鉴于各种意料之外的原因,为保持本系列的完整性及今后的便利性,现本人将《抓鬼一家人》更名为《搞鬼一家人》,并且将第三部《与魅共舞》调整为本系列的第一部,算是一个新的开始吧。

    各位已经转载D筒子,也请及时修改哈!!!

    裟椤双树.特此声明!

    眼花?!NO,绝对没有!挖坑了,我又挖坑了,我又挖大坑了~~~

    虽然有点馊主意,但是怪盗出版前的空档期,就暂时用我这个交叉填坑法下的产物——第三部来填补吧。我头戴钢盔身披避弹衣手持AK47,在坑底恭候各位义无反顾D筒子,尤其是说要抱着原子弹跳下来D~:P

    “抓鬼”虽然是个系列,但每个故事都可以独立成篇,先看哪一部都不会影响阅读。基本上,“与魅共舞”应该放在第一部才是,哈哈,一不小心搞成了倒叙。

    好了,言归正传,照例一份开帖告示,众筒子,尤其是预备跳坑还没跳的新筒子,务必认真阅读!!!

    1.首先还是要摸着良心跟各位说,这是一个大……坑,我不是职业作者,工作跟写作各占一半,有时难免会因为公事或者其他不可抗力因素而影响到填坑的进度,SO,耐心指数不高D筒子,请直接点击本页面右上角小红叉。下定决心要跳D筒子,嘿嘿,先跟我把生死状签喽,千万不要摔疼了又来找我算帐哈,嗯,签了D筒子记得吱一声!!!我还是那句话,虽然坑大,但是我不会弃坑,不管中间有什么别的原因,我都会填完它。(无比坚定D眼神在闪烁着。)^_^

    2.相当重要D一点:请大家勿留大图大记号,请使用CTRL+F之页面搜索方式来寻找自己留下的关键字,使用方法不用我再说了
    吧?!请为网速不理想D筒子着想,与人方便,自己方便。^_^

    3.已经跳了坑D筒子,哈哈,不必担心生计问题啦,我已经决定在坑里开荒种地,发展养殖业,以供给各位充沛的饮食。大家带个帐篷沙发马甲外加一支手电筒就够了,吼吼~^_^

    4.最近事情多,所以时间安排有点乱,更新时间未必会照之前的每个星期周一来实行,所以大家以我D预告为准哈。:)

    5.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名,并麻烦将转载处地址发至我的邮箱:slsstree@sina.com,谢谢。^_^

    6.嗯,暂时没什么其他说D了,阿弥陀佛,祝大家跳坑愉快!!!(“跳坑还愉快?!”怒声中,数十砖头飞来,树抱头逃窜……边跑边吼:多扔点多扔点,正缺砖头盖房子捏~~哇哈哈哈~)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6-08-13 19:25


    抓鬼一家人第三部——《与魅共舞》


    裟椤双树·著

    ————————————————————————————


    引子·



    “先生,您是说真的么?!他二人的姻缘果真如此?!”

    年近五旬的中年男子,高兴得连胡子都在打颤,上好的绸缎褂子随着他身体的移动,在烛光前头闪烁着润丽的光泽。

    “钟鼓齐鸣,天作之合。”

    枯草搭成的简陋棚架,下头是一方遍布古老裂纹的青石案。案后,端坐一人,一袭暗黑斗篷不只包裹住他的身体,更将他的脸孔遮得纤丝不露。若没有案台上那支点着的白蜡烛,此人定会与身后的黑暗溶为一体。

    他的声音,同这片星月不当空的夜一样深沉,辨不出年纪,听不出感情。

    “都说先生是出了名的神算,这一趟果然没有白来啊!”中年男子边说边掏出一方黄澄澄的小方块,摆到对方面前,“小小谢礼,不成敬意!”

    男子保持着笔直的坐姿,却不对那金条动手。

    “目的既已达到,请速速离开。”

    “啊?!”中年男子一愣,赶忙起身,恭敬地作揖,“行行,我这便告辞了,多谢先生贵言!”

    “身在人间道,心执冥河灯。脚踏青石路,一去莫回头。”

    他刚一转身,背后就传来意同警告的句子。

    “是是,我明白。”

    中年男子忙不迭地点头,不敢耽搁,一手牵着自己的长衫一手提起旁边的马灯朝前方赶去,穿着方口布鞋的脚迅速地在氤着湿气的石板路上翻飞,每一步都透着满意与兴奋。

    高低不平的石板小路蜿蜒向前,很快,中年男子消失在路的尽头。

    斗篷下,伸出一只手指修长的男人手掌,轻轻拈起那价值不菲的金条,举到面前,略一抬首,快要燃到尽头的蜡烛前,映出了小半张脸孔,弧线优美的唇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

    “呵呵,钟鼓钟鼓……可惜……晨钟暮鼓……”

    烛光骤灭,枯草棚,青石台,连带着那位由始至终都未见真容的男子,在轻拂而过的凉风中消失无踪。

    夜空下,只留一条弯弯青石路,从蒿草遍布的旷野里,往前延伸,延伸……

    裟椤双树的花园.一沙一世界,一木一菩提。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6-08-13 19:27


    一·逃婚



    古家姑娘要嫁人啦!

    消息像长上翅膀一样传遍了去。

    这些天来,前往拜贺的男男女女几乎踏平了古家的门槛。

    古老朴实的川西小城里,这桩将成的婚事成了当地百姓们津津乐道的大喜事。

    祥安堂,阅彩记,一为药坊,二为布庄,均属古家产业,也是本城同类店子中规模最大的两处。当家的古仁天,虽是商人出身,却人如其名,仁心仁德,经常做些接济他人的善举,除了被称为古老板外,大家私底下还一口一个古大善人地叫着。现今古老板的独生女出阁在即,如此大喜,无怪城里的百姓们都像是自家出了好事般喜气洋洋。

    此刻的小城,遍洒着十月的阳光,耀眼而温暖,而城中绝大多数人的心情也跟这阳光一样,灿烂无比。

    没错,绝大多数人都是兴高采烈的——除了古家这对父女。

    “不嫁不嫁不嫁!说什么我也不嫁!”

    房间内,古灵夕一屁股坐到了自己床上,力道大得差点压垮下头这张坚固的硬木卧榻。这样的动作似乎还不足以发泄心中的愤怒,落座的同时,她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床沿上,招来几声危险的咯吱声。

    “为什么不嫁?你到是给我这当父亲的一个理由啊!”被女儿的固执逼迫得头痛欲裂的古仁天,强按下心头的焦躁,走到床前,语重心长地劝说,“钟家是省城里的大户,难得他家少爷肯对这桩婚事点头,你可知道,有多少名门闺秀想嫁进钟家,那媒婆不知道去了多少,全被钟少爷给挡回去了。灵夕呀,你年纪也不小了,这可是老天赐给你的福分呢!你……”

    “爸,我年尾才到十八岁啊,那个姓钟的,您别以为我不知道,他都三十有四了!”古灵夕打断了父亲,气呼呼地抱着手臂,又加了句足以把古仁天气到血脉倒流的话,“您老到底是给我找个夫君还是给我另找个爸呢?!谁爱嫁他谁去,横竖我才不爱占这便宜!”

    “你……你这死丫头……”果不其然,古仁天气得胡须都快倒立起来,无计可施的他只得举起抖个不停的手指,撩下狠话,“婚姻大事,父母之命,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从今天起,你不准出家门一步,给我乖乖等着钟家的花轿!否则,我……我与你断绝父女关系!”

    重重哼了一声后,古仁天拂袖而去。

    “爸,您怎么这么不讲道理!现在什么年代了,中国连皇帝都下台了,您干嘛还抓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老一套不放呢?!”古灵夕从床上跳起来,边喊边朝外撵去。

    “哦哟!”

    刚一出门,古灵夕就跟个老妇撞了个满怀。


    裟椤双树的花园.一沙一世界,一木一菩提。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6-08-13 19:29

    “李妈?!你怎么在这儿?没事吧!”她一把扶住对方。

    “老骨头差点被你撞散了哈。”李妈捂着心口,白了面前这个由她看着长大的古家小姐一眼,嗔怪道,“你这么急干啥去?!”

    古灵夕扶着她,眼睛却看着古仁天的去向,说:“我正要跟爸理论去呢!”

    “唉,你们两父女还为婚事闹别扭呢?!”李妈摇摇头,拉住古灵夕的手把她拽进了屋里,“有话好好说嘛,我还没走近呢,就听到你们爷俩的声音一个比一个高,要是被外人听到了多不好!”

    “谁让我爸擅做主张!没征得我的同意就把这倒霉亲事给定下来了!”古灵夕又气又委屈,“我又不是嫁不出去,干嘛主动去找钟家求亲啊,丢人不说,居然给我招来了这么一个半大老头子!气死我了!”

    “我说小姐啊,莫怪我老婆子多嘴哈。”李妈颇心疼地看着古灵夕憋在眼眶里的眼泪,拉着她坐了下来,说,“太太走得早,老爷父兼母职这么些年,如何掏心掏肺地待你,你我心知肚明。这桩婚事虽说定得有些仓促,但是,男方的底细,我也私下打听了一番。”

    “李妈……你不会是也赞同我爸的决定吧?!”古灵夕突然听出了李妈有投敌叛变的意思。

    “嗯……钟家在省城有五间绸缎庄,一家印刷厂,两家木材厂,还有些别的乱七八糟的生意,房产也多,算得上是大户人家。”李妈扳着指头,如数家珍,“至于那位钟家少爷,听说也是家里的独生子,心气儿高得了不得,估计这就是他一把年纪了还未娶妻的原因吧。何况,三十出头,也还算年轻嘛,你瞧瞧城东的何家小姐,人家只比你大一岁,嫁的夫婿都四十有多了,现在不也过得恩恩爱爱么。要说男人,年岁大些才更知道疼人哈!”

    看来,李妈已经完全倒戈相向,古灵夕的心立刻凉了一大半。

    “想来老爷定是探清了对方身家底细,才如此坚决地要你嫁过去的。”李妈继续劝说道,“这当父亲的怎会拿女儿的一生幸福当儿戏呢,再说你历来是老爷的心尖肉掌上珠,老爷说什么也不会……”

    “行了行了,我明白了。”古灵夕以堵耳朵的方式抗议着李妈的喋喋不休。

    “唉,你这孩子,哪个当爹的会不疼自己女儿的?!钟家少爷定是个万中挑一的好姑爷,还有……”李妈仍不肯停嘴。

    “我的天,您老还是忙您自己的事儿去吧。”

    古灵夕一拍脑门,求神拜佛地把李妈推出了房间,砰一声关上了房门。

    “小姐啊,别耍小孩子脾气了,都是为你好啊!”

    李妈锲而不舍的声音穿过了厚厚的门板。

    古灵夕两步窜到床上,拉过被子把自己整个人捂了起来。

    该怎么办?!

    闷在被子里,古灵夕不停跟自己商量着对策。

    裟椤双树的花园.一沙一世界,一木一菩提。    
    作者:裟椤双树 时间:2006-08-13 19:31

    看情形,老爷子是铁了心要促成这门婚事,连一贯宠自己如珍宝的李妈,这回也跟着他一个鼻孔出气,若想用正常渠道去说服他们,怕是不太可能了。事态严重,估计只有……

    唰!

    古灵夕猛地掀开了被子,憋得像番茄一样红的脸上,那双比新鲜葡萄还水灵的眸子狡猾地转了几转。

    “让我嫁给那个老家伙……没门儿!”

    把被子朝身后一摔,她秀眉一挑,嘴角扬起七分得意三分奸诈的笑容。




    是夜,明月当空,轻风过墙,整座古家宅子都笼罩在沉沉的睡意中,连在大门口值夜的仆役,也靠着门板香香地打着瞌睡。

    一条黑影,蹑手蹑脚,顺着墙根小心翼翼地移动着。

    几声轻微的响动,数匹青砖从围墙角上被抽开了去,露出个两尺见方的洞。

    黑影取下背上的包袱,从洞里塞过去,随后身子一趴,三两下就从洞里钻了出去。

    把洞重新封好,又检查了一番,确定看不出破绽之后,古灵夕拍了拍手,拾起一旁的包袱站起身来,一边抖着包袱上的土屑,她一边盯着自家的宅子,撇撇嘴,嘀咕:“爸,您老人家别怪我,谁让你硬栽给我这桩破婚事!”

    叹口气,她把包袱朝背上一甩,再看了一眼自己的家,定定神,转身朝左边的巷子快跑而去。

    穿过这条巷子,就是条大路,沿着它朝南去,就能到达城里唯一的一座车站。

    这个时候的小城,街边的宅子商铺几乎都关门歇业了,只有那所通宵营业的歌舞厅尚在霓虹闪烁中,虽已无热闹可言,仍可见三三两两的男女进出其中,几个还指望着生意的黄包车夫殷勤地拉着车朝这些衣着光鲜的舞客们迎去。

    一身男儿装扮的古灵夕把头上的鸭舌帽压低了些,快步跑了过去,生怕被人给认出来。小城里的居民,不认识她父亲和她的,少数,暴露行踪就麻烦了。

    那群夜不归宿的人很快被甩到了后头,稍微放缓脚步,古灵夕微微喘着气,一阵轻轻的水流声传到耳内,抬头一看,前面便是城里最大最豪华的万兴戏院,那水声正是来自戏院门口那座华丽的人工喷泉,据说是戏院老板专门找洋人设计师给弄的,椭圆的池子里,立着个白色的雕像,仙女儿一样的女子,背上还长着一对翅膀。白天,会有大股大股的水柱从她的手心里层层叠叠地冒出来,那情景好看得很,尤其是有太阳的好天气,阳光会把水柱照得五彩缤纷,常引来大拨大拨看稀奇的路人围观。古灵夕以前也常到这地方玩耍,她知道,绕过万兴戏院再直走下去,就是车站所在。

    也许是沾了喷泉池里的湿气,从对面拂来的一股夜风凉得透心,古灵夕禁不住哆嗦了一下,把衣襟用力拉拢了些,加快步伐朝戏院一侧的小路而去。

    正当古灵夕举步绕过水池时,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了一幕足以令她停下匆忙脚步的古怪情景——

    仙女像的背后,水池的中间,立着一个绑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五六岁的年纪,穿了身薄薄的碎花小短褂,已经冻得乌青乌青的小脸上,一双大眼虽说圆睁着,目光却呆滞得很。身下,那一池凉水刚刚淹过她的腰际。

    裟椤双树的花园.一沙一世界,一木一菩提。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裟椤双树9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228天 / 跨度1955天】
    • 开贴:2006-08-13 19:21
    • 更新:2011-12-21 15:21
    • 阅读:15562044 回复:54575 楼主:863
    • 字数:约1039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