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东风托付旧情怀(史上最虐超颜值男神,天界神妃之三生三世)

  • 首页
  • 上一页
  • 2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4 23:58
    明早起来更,今天不能晚睡,明天不想熊猫。又收拾了一天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4 23:58
    明天两更,总算快收拾出来了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5 08:26
    第二十四章

    连翘和林鼎又絮絮说了许多的话,远处云雾中轻飘飘落下一个身影,连翘忽然顿住,转头凝神问道:“谁!”

    一声鹤鸣冲天而起,林鼎看向连翘,连翘的脸色有些难看,却勉强笑笑,向林鼎摇摇头。待天光渐渐亮了,连翘留下许多吃食,快步从白云溪绕出,飞驰向山脚。

    风驰电擎中,她突然身形一顿。露出极为戒备的神色,死死盯着不远处山涧水边。

    青山绿水间,那里正悠然站着一个雪色轻袍的老者,他看上去那样的寂寞,又那样的维摩不染,如同遗世独立一般。他负手背对着连翘,似是根本没有看见她一般,连翘却颤个不住——她单看背影已经认得出,这人就是她一生的噩梦,是将她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山中老人魔尊玉溪。

    她带着小林鼎东躲西藏,许多年没听见这个人的消息,总算松了口气,以为逃出魔掌,刚刚那声清亮的鹤鸣声,已让她疑惧不已,想不到,真的就是他!

    她的脸色越发的白,自己之前和鼎儿的对话多半都被他听了去,他,他……他又想对鼎儿做什么?

    一声如同空际传音,十分清寂的声音淡淡道:“多日暌违,连翘儿不来见过师尊么?”
    连翘儿紧紧咬住下唇,一声不出。

    玉溪缓缓转身,露出一张让人悠然忘俗的脸,他轻轻道:“这三十年却不知你和小太子过得好不好。”

    他的声音充满无限的悲悯,似是国破家亡,亲人死散,如同惊弓之鸟东躲西藏的日子他一一都能想见,有着无限的同情。

    连翘却反而退了一步,她的身影颤抖不住,象是随时可能倒下,又象是随时都要狂奔而去。

    她全神防御之际,鼻中忽然嗅到一阵极清灵的梅花香气,心中暗道:“不好。”

    人却已软软倒下。玉溪袍袖一拂,地上的连翘忽然不见了。

    他这才露出深思的神色,忽然轻轻叹道:“重华啊重华,恐怕老夫平生唯一的劲敌就是你了。”

    灵湖畔发生诸事,他已自连翘和林鼎口中听得清清楚楚。重华修为的大进早在他预料之中,却也没想到,三十年不见,他已可呼风唤雨,远在九重天之上禁足重华宫中,依然能精准送一对小石像入星河身畔的溪水中,那小小石头重华奏出的箫声竟然也能控制心神,解救星河。

    这能力固然让他大吃一惊,但更让他加意提防的,却是重华同样对人心的精准把握,与人性的洞察。

    他都不须想见,便能推算出当日的情形——天师道重围,中了箫声控制,星河若受影响,她自然说话行事都是重华想要他说的话,行的事。星河若是不受影响,当日身死若他猜的不错,真和这神君脱不了关系,那必然因为两人间的爱恨交缠,受刺激狂奔而去。

    星河这姑娘勇气和担当十足,害她的无论是谁,有冤屈他相信她一定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说出来。他才敢为她说话,让杜光庭给她一个把真相说出来的机会,将祸水东引向天宫那高高在上的帝王天家。

    但重华出手的相救之恩,往昔的深深情意,恐怕这姑娘心中此刻已如开了一个佐料坊,甜的,酸的,苦的,辣的,诸般滋味全都搅和在一起。这情之一字,原就是可以叫人生,可以叫人死。

    最起码,星河免不了会踌躇,会忍不住去想重华对她是不是余情未了,说不定还会自己骗自己,当日因由不管如何,都会为重华开脱了去。她又怎会将当日一切向天下说明,让那人身败名裂.

    这位满腹机心的前魔尊不知为何,心中似是已笃定了,星河之死和重华脱不了关系。只是他自己是全无半点感情之人,将重华想的也未免和他自己一样了。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6 00:20
    还是明天早上起来写算了,保住我的颜??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6 06:56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6 22:32
    12点半左右更,以后超过一点就第二天早上更吧,这样能保住我的颜值哈哈哈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7 00:18
    额还是明天早上吧,不好意思,今天情绪不对(挺高兴的),努力很久写不出惨痛情绪。明天争取两更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7 07:24
    星河在暴雨中狂奔,前面是茫茫的水,后面也是茫茫的水,永远没有尽头一般。她一直的跑,一直的跑,跑过了湖泊,跑过了溪流,跑过了高山,跑过了市集,跑啊,跑啊,她不知道她要去哪里,能去哪里,但只有不知疲累的,永不停息的跑下去,她才能够少想一些,少痛一些。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她的双腿一软,终于再也撑不住,扑倒在地上,泥泞的水立即将她整个人浸透。原本就一身已经湿透的衫裙,此刻更是“精彩万分”,她的身上,手上,脸上到处都是泥。一口腥甜涌上喉头,猩红色慢慢流下嘴角。

    她终于在伤心,疲累,愧悔,痛苦,和对阿娘无穷无尽的思念中晕了过去。雨水将她渐渐淹没。

    她孤零零躺在一望无际的长草中,十分的荒凉。



    她睡过去很久很久,睡了醒,醒了睡,一直没有睁开过双眼。她多么希望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多么希望,能够从这恶梦中醒来,她睁开眼,就能看见慈爱的阿娘,就能看见……

    可惜,真实就是永远无法醒来。

    她只能希望,自己可以一直一直睡下去,可以不用再醒过来,这样惨痛的世界,她早已经心力交瘁。

    只可惜,她还是不能,因为她的阿娘要她好好的活下去。

    她紧闭着眼,无数的泪水涌出。

    却不知为何,她一片冰凉的身体,却渐渐回暖过来。

    清越的曲声遥遥传来,带着十分古朴的古意,却又凉彻,那曲声极低,却也极雍容。星河在迷梦中迷迷蒙蒙听见,只觉夜风如水,明月在天,她的梦魂不知不觉回到了美丽典雅的玉珠殿。罗幕深深,玉钩蝴蝶。袅袅青烟,淡淡曲声。

    她却并不知道,她已不在大雨的泥泞中。她此刻身上已被换了一身十分典雅简净的天青色的裙衫,如同窗外悠悠的碧天。明月从碧窗上透过,几竿修竹摇摇摆摆。

    那曲声虽极冷,却无端让人有十分熟悉的感觉。

    月光淡淡照在一张大床上,星河几乎是蜷缩成一团。她的一张小脸也被人清洗的干干净净,露出洁白无暇的脸庞,她的愁眉深锁,长睫如同蝴蝶的翅翼颤个不住,她的脸却因为消瘦又憔悴又清丽,多出一种从前没有的夺目的美。

    月光越过她,照在大床上,和她并排躺在一块的人的脸上。

    那张脸宛如玉石刻出一般,只见他高鼻凤目,光彩照人,他的五官极深,脸上更带着熠熠光华,他的眼也一样阖着,他的长睫掩住眼帘,他还没睁眼,已经动摇人心,只觉让人移不开眼。

    他的脸上却带着微微的笑意,双手微张,似是在呵护着什么毕生的珍宝。他整个人也在梦中。却和愁苦凄凉的星河截然相反。遥遥曲声,似是唤起了他极久远的美梦。

    睡梦中,他好听的声音偶尔响起,仔细听去,才发现,他反反复复在梦呓的是一支歌。
    “明月照桂林,初花锦绣色。谁能不相思,独在机中织。”

    月光倾城,他的笑容那样摇荡人心,他梦中的歌声那样的欢愉,似是带着毕生的化不开的浓情。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7 07:26
    梳洗去了,晚上补一更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7 23:36
    一点更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6-08 00:44
    第二十五章

    明月如霜,宫宇连绵,此间竟然是一个仙境般的地方,在巍巍高山之上,却绝非昆仑山,虽然一样云雾缭绕。昆仑山却是整个在悬空的玉山之上,王母的居处更是在瑶池之中的白色岛屿中,三十六宫迢递连绵。远离尘俗。而此间却遥遥能望见人间的烟火。

    百尺朱楼,女仙往来,绰约多姿,明眸善睐。轻云薄雾间,遥遥有一人斜座在花树之间,眼观鼻,鼻观心,十分专注的正在吹笙。

    月色温柔正照在满树的红花上,那些花一朵一朵,落了吹笙人一头一身,落了满地。满地的花却娇艳依旧,和旁的花不一样,不会落到地上便凋落残败了。

    那花象一只一只的小酒樽,殷红美丽,赫然正是炎华在昆仑山小时候亲手种植培养的品种——滋露海棠。

    明月隔着花树,离吹笙人很远,但她看起来却仿佛月中人一般。眉目清冷,衣袂飘飘,她一身青衣,黑发却不再是丫髻,高高的挽着高髻,只颤巍巍的插了一支五灵珠花。她十分清冷出尘的气质凭添出几分尊贵。

    笙曲飞动,冷冷高华,比这月光凉夜还要清冷。吹笙人神情高远沉静,肌肤如同冰雪,绰约如同处子。整个人也如同冰雪一般,清冷高洁。

    一个人影走了过来,站在花树前,痴痴看着她,那人生的极美,明艳照人,如同神仙妃子一般。她穿的却极简素,但那种夺目的颜色反而因为她的简净衬托的更出色。只是她美丽的容颜也掩不住眉宇间的憔悴和忧心。

    笙曲忽然悠悠的停了。吹笙人淡淡道:“你可是有话说?”

    刚来的女子忽然叹了口气道:“飞琼十分感激你肯出手相助,也知你为的不是飞琼,是同飞琼一样,一片心从来都只在爷身上。你为爷出手救了星河姑娘,飞琼换做是你,也是一般。只是飞琼无论如何也不明白,你如何会将星河姑娘和爷放在……放在……”

    连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启齿。半晌才呐呐道:“我知你从来不在意这些世俗成见,许也是为了心疼爷的一片痴心。但星河姑娘到底是爷的准嫂子,虽天宫事变,她和重华神君终归无缘,但这样行事,是要爷和星河姑娘一起背负天下的污名吗?”

    吹笙人静静看着她,目光中露出讥诮之色。却只悠悠拈下她的笙上落下的一只滋露海棠,悠悠看着那娇美的鲜花,竟似看的入了神。

    刚来的女子赫然正是昆仑山王母最信任的女史之一许飞琼。吹笙的却是两百多年前就离开王母,要回家一趟的另一位最受王母爱重的女史董双成。
  • 首页
  • 上一页
  • 2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云中羽衣子6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089天 / 跨度1142天】
    • 开贴:2015-03-11 11:27
    • 更新:2018-04-27 00:21
    • 阅读:31212508 回复:66999 楼主:3136
    • 字数:约1818千字
    • 图片:1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3图 陈静男 2018-04-25 22:06 18173/2305 1186/3207
    舞文隐形王妃——带着异能逃出王府的穿越女子凌微楚2图 木影扶疏 2014-10-08 14:06 313/733 5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