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东风托付旧情怀(史上最虐超颜值男神,天界神妃之三生三世)

  • 首页
  • 上一页
  • 2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1-09 21:16
    还在紧张的工作中,估计十二点更?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1-09 23:17
    天帝垂眸看着哭得肝肠寸断却倔强到不肯让他看见的李天妃,看着她怀中的小小昙华,心中无力无奈之感百倍于前。

    他第一次质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为天地,为万民,为国为家牺牲了自己和华瑶的爱情,用政治婚姻换取西天和李天尊的政治结盟。总算,天地清泰,万民和乐。

    但他自己呢?他可曾真的幸福过?深爱的青梅竹马远僻昆仑,夫妻间如冰水冷。舜华重华对自己敬畏远多于亲近。他清楚的知道,在两个儿子的心中,他是他们的君远多于是他们的父。炎华流落人间,下落不知。再看自己老来子,心尖尖上的昙华,却这样脆弱的了无生息的,躺在自己的怀中。

    从前重华又何尝不是这样?在风刀霜剑一点点成长过来。两个斗的你死我活的女人,又何尝有一天真正的开心。她们俱是真正的爱着他,尤其李天妃,千年痴心错付,他非但回馈不了她的爱情,还护不了她和她孩儿的周全。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倾城国色蜕变成不死不休的斗士……

    他为了这个天地殚精竭虑,牺牲一切。到头来,他和他身边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快乐。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他能放得下自己肩头的责任?能够不理会种种人的感受,只追寻自己心中的渴望么?

    他颓然退了几步,面上显出平时没有的苍老。

    半晌,他才挥一挥手道:“传朕旨意,缉拿摩珂及普提雅,交付有司论罪。”

    青龙孟章恭恭敬敬行礼道:“诺”

    孟章一按腰间长剑,带了一队天兵便要拔空而起。

    天帝却又低声唤道:“回来。”

    青龙孟章重又规规矩矩回了天帝跟前,天帝想了想,颓然道:“普提雅谋害皇裔,极刑。摩珂御下不严,拘禁竹林精舍。”

    李天妃连头也没抬,她的心中一片凄凉。

    早知便是如此,纵然是她的一条命,昙华的一条命,恐怕天帝心中更紧要的也是西天的势力。

    她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她只是温柔的将昙华抱得更紧,脸贴在他滚烫的小脸上。嘴里低低的唱着襁褓中她时时给昙华唱的摇篮曲,仿佛天帝,重华,星河和一众的天兵仙娥都不存在一般。

    她的心中眼中,都只有她小小的孩儿。

    天帝微微的叹口气,无力道:“重儿,你好好看顾你弟弟,我只信你。”

    他又一次没有用朕,这个威名赫赫,天上地下无不咸服的昊天上帝,仿佛一下子便老了几百岁。

    他长叹了口气,看着牢牢抱着昙华的李天妃,终于转身离开。

    天兵女仙们也随之而去。

    直到人声渐歇,重华才轻声道:“娘娘保重身体。”

    李天妃恍若未闻一般,重华也不再多说,牵了星河退入内室,将重华宫大殿留给李天妃母子。

    他的身影快要消失之际,李天妃那张清丽如同梨花朝露的美丽容颜微微抬起,极轻极轻的道:“从前,对不住……”

    重华的脚步微微一滞,星河不解,迷茫看向李天妃。

    重华却微笑着手牵着星河的手,缓缓进了内室。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1-10 23:19
    刚做完工作,我得休息会,一点前吧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1-11 01:52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厅里夜明珠的辉光仿佛也随众人的离去暗淡下来。

    李天妃抱着她的孩子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黑暗中。

    这里是重华宫中,她却不肯走,只因重华在这里,他有天上地下最高明的医术,有任何事,她的孩子需要他。

    她更不愿昙华受苦之时,回倾城宫自己高床暖枕。

    她要陪着他。

    在此时此刻,她不是一个天妃,只是一个母亲。为了孩子在所不惜的母亲。

    这些年人间的孩儿魔袭原出自她的谋划,储藏凝固血块的饰物是她亲手造出。每到月圆之夜,是她用尽心机替昙华度过难关。

    这一次,她也要如同之前的所有次一样,她陪着他,他一定能够走下去。

    他就是她毕生的希望,和全部活着的理由。

    她为了她的孩儿,不惜一切!

    她美丽的双眼燃烧起熊熊的斗志,忽然怀中一动,她缓缓低头,一双风华绝代的眼对上另一双如同盈盈秋水会说话的眼。

    昙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已醒来.

    李天妃心中既惊且喜,几乎喊出声来。

    昙华却在她的怀中蜷得紧紧的,极为艰难,却也极为冷静的轻声道:“娘亲,你莫伤心,那个女人虽然倒不了,但深颦之仇,孩儿总算为你……为你报了。”

    他勉力说完,又几乎昏过去。

    李天妃怔了怔,不敢置信的看着怀中的昙华。

    她一向知道昙华心机百出,她也总认为她和昊天的孩子,原该聪明过人。却不想……
    她不由放低声音厉声道:“不是摩珂害你?”

    昙华赤红的小脸微微一笑道:“她又如何会这么傻,如此明目张胆的害昙华!”

    他艰难的喘口气,断断续续道:“她确是逼着昙华吃了许多娘亲最恨的食物……昙华也知道如此对付不了她,但她身边的普提雅,父皇纵是从二哥那猜出下毒害我的人就是我自己,但我用一条命去换一个女史,父皇他又怎能忍心不换?”

    李天妃怔了一怔,忽然重重一耳光打在昙华脸上,她含恨道:“报应!报应!我李芊碧一世谋算人心,不想自己的儿子竟是如此孽障!”

    她话未说完,却又重抱着昙华哭的无声颤抖,她的心中五味杂陈,显是伤心到了极点。

    昙华茫然看着她,微弱的回抱住娘亲,低低哭道:“孩儿只是想娘亲开心,娘亲,娘亲,你为什么哭?”

    李天妃痛哭失声,那样风姿绰约的佳人,第一次全无形象哭得狼狈之极。如同梨花在暴雨中凋残。

    昙华紧紧抱着自己的娘。十分艰难才喘出一口气。

    这个小小的孩子,竟对自己也是狠绝非常。他为了尚未出生时,他的娘亲的女史被活生生掐死之仇,为了折断摩珂的臂膀,竟然不惜真的吃下了西天来的奇毒。

    他只觉身上腹中如同刀割一般。小小身子时而受着灼伤之苦,时而受着凌迟之苦。他连颤抖都没力气,却还不管不顾向李天妃哭道:“娘亲,娘亲,孩儿错了,孩儿错了。……你莫伤心,娘亲!”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1-11 01:53
    累死了,这两天,明天看看状况要不要休息.到晚上再说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1-11 22:45
    12点更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7-01-12 00:08
    他迷迷蒙蒙睁着一双如同秋水般的眼,并不知道到底怎么惹得娘亲如此的伤心。但无论如何,娘亲这样伤心,便是自己做错了。

    李天妃隔了半晌,才一字一字轻声道:“昙华,你给我好好记住!这天上地下,任何人都不值得你用命来换!你才是这天上地下最宝贵的。此后你若还是如此不顾惜自己,你再也不必认我这个娘亲。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孩子……与其为你伤心一世,不如早早断了干净……”

    昙华怔了半晌,这才吃力的一字字道:“是孩儿错了。”

    远远的,传来一缕洞箫声。箫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竹林精舍

    绮丽冶艳的妆台此时已被砸了个粉碎,摩珂天妃如同疯子一般大哭,她还在砸能看见的所有东西。

    不是她,她没做过,他们冤枉她!

    她只着了艳红色的纱笼,鼻上的宝石闪闪发光,一张脸如同开的最盛的玫瑰,美得夺目惊心。如此美丽的美人儿却被孤孤单单一个人关在这竹林深处。

    她哭了不知多久,心中又忽然后怕起来。

    她的普提雅被他们在她面前活活的毒杀了!

    她哀哀的哭,这是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子呀,也是她在这冰冷的东方天宫唯一的故人。

    其他人都防着她,恨着她,没有人关心她的伤心,没有人关心她的爱情。

    连那个她也爱了千年的天帝,又何尝真的在意过她的爱情,她的喜怒哀乐。

    她从西天万里迢迢远嫁而来,带来无数珍宝,和许多美丽侍女,如今连最后一个,也终于被害死。

    她因为心中的不甘,因为不肯死心,因为对一个男人倾尽所有,得不到回报的爱,才一直去争去抢,不惜与所有人为敌,不惜变得狠毒,狡诈,放荡,使尽她所见过,她所想到的女人的一切的手腕。

    然而她到底得到了什么?

    她何尝不明白,自己和自己的婚姻都只是。政治风云里的一局大棋。

    但她却绝不肯承认。

    在西天,她不肯承认不被在乎无足重轻。到了东天,她也绝不甘心承认,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没有丈夫的爱,没有子女,没有亲人……

    她现在连唯一的普提雅都失去了,昊天却连一个当面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自己!
    眼泪如同落雨一般。

    青竹的气息弥漫,水气氤氲,空气清冽,万物如同完全感受不到一般,她的伤心,她的心事,她的梦想,她的委屈,终究只化为一场淋漓的大哭。

    风呜呜的吹,竹屋外轻纱飘荡,说部出的艳丽靡靡。

    竹屋内,一地粉碎。艳丽的绝世佳人,赤着脚伏在地上痛哭失声。

    一只玉色蝴蝶蹁跹飞入,颤巍巍飞上她鬓发间的玫瑰花上。

    艳丽的花光印着颤动的双翅,显得又脆弱,又美丽。

    它轻轻的吻上摩珂的面颊,那样温柔,那样眷恋不已。

    摩珂怔怔然抬头,看见蝴蝶,只觉更加伤心——菩提雅的本体就是一只玉色蝴蝶。

    蝴蝶翩翩飞落,跌到她艳丽的纱笼上,忽然幻出两个字:深颦。

    莹莹发光的两个字,最后终于在空气中无影无踪。蝴蝶只剩下飞飞扬扬的一些玉色粉末。

    过了半晌,摩珂擦干净眼泪,给自己画了一个娇艳妩媚的妆容,点上花钿。

    泪痕初过,整个人更如同朝露玫瑰一般。

    哭,有什么用?在这吃人不眨眼的宫廷,她早已学会,要想活下去,便只有比别人更狠。

    她杀深颦,人家念兹在兹,两百年后,也不忘报仇。

    这些年,她们折损的又何止一个深颦,一个菩提雅。
  • 首页
  • 上一页
  • 22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云中羽衣子6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657天 / 跨度681天】
    • 开贴:2015-03-11 11:27
    • 更新:2017-01-20 23:13
    • 阅读:19629128 回复:39106 楼主:1771
    • 字数:约1104千字
    • 图片:7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东风托付旧情怀(史上最虐超颜值男神,天界神妃之三生三世)5图 云中羽衣子6 2017-01-20 23:13 37335/1771 657/681
    舞文最后一张底牌——史上最虐心的一场爱恋与公关商战2图 破千机5 2015-02-18 00:20 1063/599 57/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