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东风托付旧情怀(史上最虐超颜值男神,天界神妃之三生三世)

  • 首页
  • 上一页
  • 28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8-01-24 23:14
    看到有亲说想看重华,我翻回去看了看重华和星河在一起的岁月,十分怅惘……哈哈放心重华无论如何也会有非常重要的各种戏份的。第三世他的戏份可能比星河还多。所以很快就会醒了,不过现在还不忙,现在醒了,各方势力没法养大自己的实力了。重华开的金手指太强悍了,又是上古神花,又是舜帝转世。当然这些都是上古舜帝自己安排好的,倒不是我给他的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8-01-25 00:11
    星河听得一怔,对杜光庭,她到此刻也不知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他明明传说中嫉恶如仇,除魔卫道,却偏偏和魔尊玉溪结盟除魔大会;他明明是地上的真仙,却为了女儿,不惜得罪天宫的神君;南诏缉魔令遍传十六国,他明明恨透了星河,却不过打她一鞭子,便信了她的话,不惜用天师道千年清誉与诸国抗衡,为星河力证蔷薇才是魔袭元凶……

    星河想到那个一头青丝,刚猛要强,却只不过是一个重情重义的老父亲时,心中微微一叹,原是这样至情至性的人,才养的出风清这样的徒弟。他们虽一个威严,一个宽厚,一个刚猛,一个狡猾,但对于这人世都是一样的。

    星河不由笑道:“是啊,杜掌教要在,这担子也就轮不到我们了。”

    风清长笑一声,站起道:“酒足饭饱,这便走罢!我师尊虽不在,风清却自问还不算太老,还愿意管一管这世间的闲事,是痴心挚情的成全成全,是妖魔鬼怪的打击打击。”

    炎华大笑道:“风先生行事,实在对我胃口。相请原是托词,却不想风老先生如此古道热肠。我三人联手,前头任是虫山蛊海又有何惧?”

    星河喜道:“走走走,咱们快走,在这多耽搁一日,清扬公主便多痛苦一日,那什么蛊王就多长大一日”

    三人一击掌,就待要走。

    闲云却一脸愁眉苦脸,欲言又止。

    看风清看见他神色也像没看见,忙唤道:“师父……”

    风清一瞪眼道:“怎么?你可是害怕?”

    闲云苦笑道:“一想到那么多虫子爬来飞去,徒儿实在害怕的紧。”

    风清满不在乎道:“你害怕你便在此喝酒吃鸡,等我和两位朋友回来。”

    闲云笑容更苦,道:“我虽然怕得很,但师父你要去虫山蛊海,冒不测之险,做徒弟的再怕也不能让师父你自个儿去啊。”

    他说着,竟然抢先开门,出了院,才恭恭敬敬候着风清等人出院门。

    炎华不由笑道:“小道兄也是妙人,有你们一起喝酒吃肉,打架杀虫,痛快!痛快!”

    星河微微一笑,一提裙迈出院门。

    一眼看见亭子那还黑压压站着一堆人,南诏王正坐在中间。

    这王者至尊,竟然真的一直相候。

    他们进山门时是清晨,如今却已经日薄西山。

    夕阳照在群山万壑之间,金辉披洒,如在太阳之中。整个白色的宫殿辉煌灿烂,难怪叫做金胜宫。

    南诏王看见他们出来,忙迎了过来。看见风清闲云,行礼道:“多谢天师道援手,多谢几位仙长。”

    风清笑道:“大王客气,能为大王解忧是天师道的荣幸。”

    星河忙接口道:“清扬公主现在何处,咱们快去!”

    星河炎华可都不惯寒暄应酬,她怕这一国一派礼尚往来,谢来谢去不知耽误到什么时候,这是直入主题了。

    南诏王怔了一怔,哈哈一笑,道:“姑娘爽快。”

    忽又敛了笑容,眉间浮现重忧,缓缓道:“清扬住在水阁之中。几位仙长这便劳烦随我去看看吧。”

    水阁,顾名思义是建在水上。

    一行人走了小半个时辰,便看见一个大湖,粼粼波光,风清水冷。其时夕阳已经沉没,天色却还没完全黑下来。

    万顷碧水,四周都没有路,湖中心却有一座十分别致的水殿。
    ?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8-01-26 02:25
    明天白天更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8-01-26 11:49
    傍晚的风吹在几个人的身上,衣袂飘飘,此时星河已不再掩饰身份,早换了一身白色长裙,星河看见这样的环境却有些感概。昆仑山的仙宫也是在浩浩荡荡的瑶池之中,四围无路可通的白色岛屿上。仙宫仙鸟往来,星河第一次去昆仑山仙宫便是和重华合坐在白鸟之上。

    可这人间的人又怎么过去这样的天险?

    南诏王看见星河探询的目光,一挥手,一只轻舟立即被放入水中。

    星河不由失笑,是啊,自己忘记了,人类虽然仙法很弱,却是最会使用工具的——车马舟舆

    那湖的另一面忽然出现一排弓箭手,劲装强弓,弓上还点了火,竟然是火箭。

    虽然隔得极远,但火光明亮,风清几人功力又远胜凡人,早已看得清清楚楚。

    风清皱眉道:“不知大王这是何意。”

    南诏王笑笑,一骑从他身后串出,从怀中掏出两面旗,双臂挥舞,遥遥打着旗语。那旗却非常怪异的,带着晶亮的亮光。在天色渐晚的湖畔十分显眼。

    光旗飞舞,光迹流动,如同流萤飞舞。

    对岸忽然一起放下弓箭,黑压压跪了一片,山呼大王万岁。

    星河看得有趣,取了旗子,双手飞舞,如同惊鸿翩跹,光影在她手中流动,她一袭长裙跟随翻飞,映着湖水十分美丽。

    对面一片嘈杂,弓箭手忽然全都重新握起了箭。火光燃起。

    南诏国使臣忙奔出抢过星河手中的旗帜,道:“姑娘可使不得,这是联络暗号,每天都有两轮变换,只有大王知道变换的内容,临时告知我等。你这旗舞虽美得很,却会让对岸的将士误会,这船一下去,立即射成着火的刺猬。”

    星河笑道:“对不住了,是我一时贪玩。”

    风清缓缓道:“大王布防如此严密,却不知是防外敌入顷,还是在防蛊虫破体后控制不住,威胁到整个南诏国?”

    南诏王苦笑道:“仙长……我意只在保护清扬。”

    星河却也看出其中蹊跷,问道:“清扬公主岂非也进出不得,形同软禁?”

    南诏王苦笑道:“几位仙长随我到了水殿之中,亲见了清扬,便知……便知……”

    他似是不知如何说下去。

    一行人入了舟楫,侍卫却大半没有跟去,留在岸边守候。

    暮色渐渐重围,轻舟快捷,不到顿饭功夫已到了水殿之畔。

    七八个侍女听见两岸的喧哗,早已恭迎在了殿外。

    南诏王一下舟,水殿旁已恭恭敬敬跪了一片,山呼:“大王神威,我主吉祥。”

    南诏王皱眉道:“王后身旁没有留人侍候么?”

    为首的女官忙回禀:“娘娘不知大王今夜会到,已经睡下。苏玛候在外殿等娘娘传唤。”

    南诏王点点头道:“她是个妥当的。”

    这才领着星河一行径直进了大殿。

    一轮似圆未圆的明月幽幽挂在水殿之上。

    倒影在水中,如同怪兽的双目,天上一只,水中一只。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8-01-26 11:50
    今天晚上可能还有一更,但有朋友来我们城市,不知道约吃饭今晚还是明天,我问问先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8-01-26 20:56
    12点多补更一次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8-01-26 22:47
    第九十七章

    水殿

    才一进水殿,那唤作苏玛的已迎上来,梅花香碳烧的暖炉,一丝浮灰都没有,经火一烧倒有细细的清香。屋内水仙花开得正好,香甜清雅,几个人刚入座,她便送上了香茶,茶温刚刚合适,不烫也不冷,难怪连南诏王也会留心,一句妥当。

    南诏王问了苏玛几句话,苏玛答的平静又平常,不多时,南诏王便告了失陪,进了水殿里间,清扬公主的居处。

    既说清扬已经睡下,风清炎华都是男客,自然不好贸贸然便进王后的寝宫。三人留在客厅,风清垂目袅袅茶烟,手中一盏茶把玩。

    星河却在看一幅条幅。却是一幅行楷,清雅华瞻,秀丽多姿。显然出自女子之手。写的却是一首临江仙。

    星月梦魂初见,依稀山海曾经。一生愁向纸边停:当时花正好,记得眼青青。

    信是人间文字,芳菲可解多情。少年心事不须听:时光如夜雨,故梦落无声。(我自己的)

    星河怔怔看着那深深浅浅的墨迹,只觉什么碰到了心上,却也辨不分明。似欢乐似苦涩,似深深浅浅的时光终于渐行渐远,又似无限的怅惘。

    人世间的旧梦不管是多么璀璨夺目,还是恐怖惊心,终须醒来。

    条幅上并没有落款,她却一看便知,出自清扬,只因那种缠绵入骨的情思,劝自己放手的无奈,梦醒时分的怅惘,这世间又有谁比星河更加了解是什么滋味呢?

    正因为她都经历过,此时的她对着这副字,浑如和过去的时光照镜子一般。

    炎华在侧,忽然叹道:“鸿雁不来,之子远行;所思不远,若为平生。”

    他从前何曾识得人间愁苦,但经过两百年的相思,爱上不该爱上的人,他再也不是在小酒馆追问璇玑何谓爱情的洒脱少年。

    也渐渐懂得了,人生的惆怅与无奈。

    只是他却是百折不回的心性,又没有星河从最美丽的梦境中猛然摔落,以生命为代价的经历。他虽懂得清扬的心事,却到底有些不以为然。

    风清却在旁提醒道:“金胜宫之事处处透着诡异,莫要被迷,乱了心性……”

    他话声还未落,内殿却猛然传来极为痛苦极为凄惨的凄厉呼声。那是一个极为惨烈的女声,似是正在受着人间的极刑,痛让她的声音都有些变形,但星河却一下便分辨出,那是清扬!

    风清还没来得及阻拦,星河一下便冲了进去。

    炎华可不是重华那种处处拘礼的君子做派,他向来潇洒随性,任侠自然。不放心星河,立即便跟了去。

    风清苦笑着摇摇头,也站起身。

    才到内殿的门边,就看见星河竟泥塑木雕一般,一动不动。炎华也是一脸震惊。

    风清转头看去,饶是见多识广,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清扬公主正滚落在内殿的地毯上,地毯铺得又厚又软,南诏王心疼的将她半搂在怀中。

    他们两人之中,露出高高隆起的肚子,如同一个巨大的气球,挂在她的腰上。

    她此刻正捂着肚子,翻滚呻吟,满脸泪痕交错,痛得死去活来。

    只不过才过三四天,她的肚子竟又比回门之礼时大了一倍。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8-01-26 22:48
    文章里大概只有三首是我自己的,一个李天妃唱那个歌,还有一个三字令,还有这个。其他诗词歌赋都是古人的,以后有功夫慢慢注一下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8-01-27 21:13
    12点前更新
    作者:云中羽衣子 时间:2018-01-28 01:38
    “清扬,清扬……”南诏王十分粗豪的汉子,竟也有泪落下,他的长眉拧在一起,脸上又是悔意,又是惧意。

    钻心的痛排山倒海,清扬死死咬着厚厚的衣领,豆大的汗从脸上滚落。

    南诏王忽然看见星河他们几个,立即连连求救道:“求求你们,快救救清扬,我,原是我错了……”

    星河迟疑一瞬,踏步就要上前。

    炎华知她心意,不由道:“你,你又想舍身救人?”

    他虽古道热肠,眼前的清扬公主又痛得如此惨烈,遭受如同炼狱之苦,他心中也早就不忍。但,星河本体是她的身体发肤,且怀璧其罪的道理,他一直就懂得。

    他说不出阻拦的话,却又不愿意星河受一丝的伤害。

    他茫然踏步上前,只想替了星河。但,他不是他二哥,从没学过医术,对蛊也只是听说过,这一次,他同星河一样,是头一次面对如此诡谲凶险,又如此铺天盖地的虫。

    风清听的他的话,不由皱眉。

    忽然一展袖,袖中飞出两挑雪白的丝线,丝线正搭在清扬的皓腕上。

    她疼痛难忍,在南诏王怀中翻滚,丝线却牢牢搭在她脉上,随她翻滚摇摆。正是悬丝诊脉之术,此术正是道家秘法,因前帝国开国时期的药王孙思邈而名满天下。

    《医经》,《经方》,《神仙》,《房中》四类书正是出于道家,天师道是正统道家传承,他们几个倒谁也没想起。

    南诏王眼中露出希冀之色,惊喜道:“老仙长会医术?”

    风清道:“只是略懂皮毛。”

    随即他闭目,全神贯注,风清却越听神色越是郑重,半晌才缓缓道:“据脉象看来,南诏王后血气衰弱,肺腑虚赢,五脏受损十分严重,因此腹胀难消,疼痛难忍,是有虫在食其心肺!”

    南诏王大叫一声,劈面给了自己一掌,痛悔道:“是酋龙错了,南诏复国,与你一界弱女又有何干……清扬,清扬,你打我罢。”

    清扬公主双目泪下如雨,痛的说不出话。却不知何时,伸出了一只手,轻轻握住南诏王的手。

    星河忙道:“清扬公主如此可怜,老先生可有救她的法子。”

    风清郑重道:“医术里原是有取虫治病的方剂,但,清扬公主所中是我闻所未闻的五行王蛊,比诸丹方中,对付的那些寻常毒虫,显然不是一个级数。我也全无概念,不知用药从人体强制打下,对宿主是否有性命之危。”

    星河咬了咬唇,想说试试自己的本体。

    炎华却道:“那日月圆之时,飞虫夜袭,我与星河联手,合力用体内的神力,可控住那些飞蛊。五行王蛊或许更加厉害许多,但天幸机缘巧合,星河刚刚提升了一个境界,而我也得益不少,也许可以试试我和星河再度联手体外用神力束缚住虫使它无法到处乱爬乱咬,再辅佐老先生的方剂,也许能救王后。”

    南诏王迟疑,清扬却在翻滚中,将手上的丝线尽数剥落
  • 首页
  • 上一页
  • 280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云中羽衣子6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084天 / 跨度1137天】
    • 开贴:2015-03-11 11:27
    • 更新:2018-04-22 00:45
    • 阅读:31175197 回复:66691 楼主:3123
    • 字数:约1809千字
    • 图片:10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3图 陈静男 2018-04-19 23:08 18159/2302 1183/3201
    舞文隐形王妃——带着异能逃出王府的穿越女子凌微楚2图 木影扶疏 2014-10-08 14:06 313/733 5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