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09-07-14 14:12



    西蛮之地,有黑水;黑水之阴,有崤山,高万仞,群峰罗列,云羁于峰腰,诸峰如云海孤岛,气象万千。崤山多霞气,时人或谓山中藏洞府,居神仙,炼不死之药,为西王母子弟。有刀客剑侠,仗人所不能,深入峰峦,以诣灵药;然寻者如鲫,皆不能得。
    至某时,天下乱,群雄起,豪客溅血横行,一时或妖或魔,纷然出世。有修真之士,得道之人,自名山来,或昆仑,或峨眉,不可胜记,执神器,掌仙术,除妖驱魔,匡正道,扶义气。
    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妖王魔头,法力无边,自号冥尊,化指掌为邪器,吸人魂魄以为食,祸害无穷。群仙束手,莫奈之何,天下为之哀。当其时,佳人自崤山出,其冠高耸,其服华美,谈笑间,以梅花化剑,灭冥尊于须臾。求其名,佳人折梅,笑而不答,御风去,莫知所终。
    此后五百年,有绝世真人,法冠天下,术能通天,为世事感怀,隐其名,入山开宗,广招门人,传修真之法,授镇魔之力,称元虚道。元虚道求混沌,法自然,艰深晦涩,受者众,而得者少,名不外扬。传十世,有蒙昧者数人,得悟道法,然修行未慎,妄引幽冥之火,作法自焚,元虚道自此绝。
    至此,崤山无事。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09-07-14 14:20
    一 参客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茶座中,一个半老娘子斜抱琵琶,将这阙并不哀婉的唱词唱得凄而且柔。茶座临窗处坐有两个豪客,都是虎背熊腰的壮年汉子,正大碗饮酒,给这软歌慢曲唱得不耐烦,一个大汉将酒碗重重一放,大声喝斥:“直娘贼,一个死老婆娘,就会呱噪。滚,滚,滚。坏了大爷喝酒的兴头。”
    歌娘给这大汉吓一大跳,横抱了琵琶,慌忙望楼下躲了去。这大汉放声大笑,从腰间解下匕首,就着刀鞘敲在石窗棱上,放声唱道:“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这歌声激壮,那汉子敲击窗棱,窗棱被他一下一下敲下许多石屑来;对面那大汉闻得这壮声,一声长叹,道:“萧师弟,你还记得这词。还有这壮怀激烈。难怪师父说你难成正果。”这萧姓汉子微微一笑,说道:“成不成正果,有什么打紧。师父熬了这么多年,清修静养,还是要轮回。你真修多年,不一样成不了正果?贺师兄,咱们这酒也喝了,情也叙过了,动手吧。”
    贺姓汉子缓缓起身,将一杯清酒洒在地上,道:“这杯酒,算是祭奠先师。”萧姓汉子冷哼一声,道:“师父不过是肉身轮回,元神未灭,谈不上祭奠。你这心就省了吧。”贺姓汉子一挥袖,道:“那我就去灭了他元神。”
    说话时,地上那洒下的一滩酒渍腾地化成一团白气,形如飞鹤,驮起他夺窗飞出,直上宵汉。萧姓汉子一声冷哼,说道:“想斗法。你还早。”双手一拍,“啪”一声响,地上那散落的石屑应声而起,每一粒石屑都化成了一枚石针,“嗤嗤”作响,破空飞出,望飞鹤追去;再一跃而起,一脚踢在窗棱上,借势望空飞去,才一腾空,他手中的匕首就脱鞘飞出,稳稳的托住他的身形,追上了碧空。
    酒店中一干人等瞧得目定口呆,好半晌,才有人叫出来:“剑仙。他们是剑仙。”那歌娘瞧了瞧远去的仙踪,喟然叹道:“连神仙都厌弃我这声音。真是岁月不饶人啊。”说着收拾起琵琶,寄在茶博士处,道:“阿倌,我相公采参快回来了。这几日我就不来了。”茶博士笑道:“不妨事。这几日茶座也闲。秋娘,快去寻你家的小倌儿。怕不又在打架呢。”
    这歌娘微微叹一口气,道:“这小倌儿。越来越皮了。”说着寻上街头。那街头倒有几个孩童,围着一团,当中两个身量高的正扭作一团,没一刻,一个小孩就已得胜,将另一个压屁股底下,“呸”一声,嬉皮笑脸的说道:“细伢子。你老爹给你请的都是什么护院啊?就这几手功夫,你也敢拿出来见人?亏得你大爷手不黑。”
    秋娘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拎住这得胜孩子的耳朵,拉他起来,劈手给他一巴掌:“你又欺负君哥儿了。”那输的孩子倒是一屁股爬了起来,说:“秋大娘。不怪大牛哥。咱们这是在比武呢。都说好的,点到为止呢。”大牛一吐舌头,说:“这么早就完了。咱找二牛去。这假丫头跑哪儿去了?”旁边一小孩用手指一方向,说:“刚瞅着他在梨花居的狗洞子口听戏呢。”大牛蹦起来就跑:“我去找。您老先回去把饭给做上。这一晌就回来。”
    秋娘看他跑了没了影,微微一笑,转身回家。走天桥下,拐角遇到一摇蟠子的道人,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不由多看了两眼。到家做好饭菜,端桌上搁着,等上半天,也不见俩孩子回来,她年轻时辰唱遍大江南北的名馆,见得世面,比不得寻常人家妇人,不敢抛头露面,故此抽了条凳望门口小坐,等俩小孩。
    坐等片刻,却见先头见的那道人神色委顿,拖了道蟠摇摇而来,到她门口,突然眼前一亮,将这屋子细细打量一番,尔后忍不住打个稽首,与秋娘说道:“这位娘子。贫道路乏,求口水喝。”秋娘看他神情,倒是有几日没米下肚,一时动了恻隐,招他进门,盛了一斗碗热饭,将些热菜热汤与他吃。
    这道人解了饿死之虞,有了气力,道谢之后,望了望秋娘的院落,又看了看秋娘的面容,道:“贫道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秋娘微微一笑,道:“不必说了。出门道人,总有些困乏时候。我这里也无多的银钱。先生先喝些凉茶。走的时候妇人给先生带些小米,沿路还可换些热菜热汤。”
    道人慌得又道谢,再道:“善人误会了。贫道讲的却不是这个。”说着却见大牛拉着个皮肤如雪的小孩子回来,秋娘笑道:“自个吃去。先生有话尽管讲。”俩孩子跟道人作了稽,只管吃饭去了。这道人道:“善人这房基,是个极阴之地。易招鬼魅。恐怕尊夫不能久居。居久则必生祟。”
    秋娘叹口气,道:“他是个参客。长年在山中。也没有几时在家。”道人又问:“不知道善人府上还有什么尊客?”秋娘指着俩孩子道:“就这两个笨货。一个是我兄弟的子嗣。前些年瘟疫。兄弟家里都死了。就留下这么个苗子。叫大牛。这个是我的独子。随他哥,叫二牛。家里再没有别人了。”道人神色凝重,道:“再无别人?”秋粮迟疑了一下,说道:“倒还有个老人家,前几年我家相公从山里回来,路上遇见了他。这老人家无儿无女,老无所养,衣不蔽体;拙夫见他可怜,想到当年父母早逝,未曾尽孝,故而请了他回来供养。”
    道人微微一笑,道:“这个老人家,生就什么模样?有多大年纪?”秋娘皱皱眉头,道:“你这一问。倒让我奇怪。这老人家的样子,倒真是说不上来,见了面自然认得,回身来却又说不出什么样貌。不过,想来他也甚平常,貌不惊人。不过,这老人家跟道长是一家,也是个修道之人,长年修习辟谷之法,不吃烟火饮食。只喝些无根的清水。”
    道人嘿嘿一笑,自语道:“辟谷?无根的清水?他吃的恐怕是……”又转头望向秋娘,道:“尊夫既是参客,家境当有小康,何以清贫如此?”秋娘叹道:“前些年也还过得。只这几年,虽寻得上好的参来,不知何故,在家放上一宿,这参就次了。总不得善价。”
    这道人微微一笑,自怀中摸出一道符来,递与秋娘,道:“此符乃是天君灵符,专镇精元。尊夫若是还家,只管将此符放在参中,可保参气不失。”说罢道谢辞别,扬长去了。
    看人去了,秋娘叫道:“二牛,把碗涮了。大牛,给你任爷爷送些水去。”大牛答应一声,取了一个土胚的海碗,从香桌下的瓷缸中舀了一碗水,望后院去。后院植有几株梨树,梨花如雪,梨树下坐一干枯老叟,闭目养神。大牛把水轻轻放树下石桌上,转身欲走。不料这任老爷子突然睁开眼来,望了大牛一眼,道:“大牛。家里来客人了吗?”
    任老爷子来家多年,向来无话,轻易不开口。大牛给吓一跳,笑道:“没有。就一个过路的道爷,吃了餐饭就走了。”任老爷子点点头,又上了眼睛。大牛吐了吐舌头,刚回偏廊,听见二牛在前院尖叫:“哥,阿爹回来了。”大牛慌忙跑出去,只见阿爹跟几个参客一起,正向院子里放参。秋娘把道人给的灵符放参桶里,道:“放进去。这是个道爷给的,能镇参气。”阿爹笑道:“这次可发财了。挖到了好参。恐怕有千年的灵气。”
    说着看大牛二牛在一边,嘿嘿一笑,摸出两块玉玦,丢给两人,说道:“戴上。给爹瞅瞅。”这玉玦一红一白,红的圆如日,白的弯似月。大牛瞅了瞅,把白的给二牛,道:“你人白。这块白的给你。”二牛“哼”一声,道:“难道你人红?黑得跟个老鹞子似的。”说着却把白的接过来,系脖子上。阿爹看他俩系上,笑咪咪的端详一阵,说:“有了这玉。俩孩子都齐整。”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09-07-14 15:20
    二、五通



    参桶下完,参客都作辞散了,阿爹跟大家说笑一阵,吃了饭,就急急的找掌柜的去看新参。一小屁孩子窜门口影壁,冲屋里喊:“大牛。君哥儿等你呢。”喊完就没了影儿。秋娘瞪了大牛一眼,道:“又约着打架?看阿爹不把你皮揭了。不许去。乖乖的在家给写字。”
    看秋娘回堂屋作针线等阿爹,大牛立刻可怜巴巴的望着二牛,二牛“哼”一声,道:“又想钻狗洞?牛脾气狗德行。行了。怎么回事?”大牛陪笑道:“君哥儿约了黑子在夫子庙打呢。天一黑就动手。咱们兄弟得给君哥儿站个把式。黑子人可不少。”二牛歪着脖子想了想,说:“好罢。君哥儿上回还给了我一串糖葫芦。没要我给钱。咱们这次就帮帮他撑场面。”
    瞅着天黑了,两小孩偷偷的摸后院,从梨花树根子底下的狗洞钻出来,钻几个弄堂,望城隍庙跑。跑没多久,瞅见君哥儿“啪哒啪哒”的从一小巷钻出来,大牛呵呵一笑,说:“你还没去哪?”君哥儿一笑,说:“我娘逼着我写经书呢。好容易才溜出来……”说着,突然听见“砰”一声巨响,是从秋娘宅子那边传来,三人回头望去,只见一道红光从宅子里猛窜出来,望西边飞了过去。紧接着“轰”一声巨响再起,一团青光裹了一层黑雾,追着那红光去了。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09-07-15 18:20
    大牛愣了愣,道:“什么东西?”君哥儿摔手就跑:“快。都飞到城隍庙那边去了。”三人没命的跑过去,到了城隍庙外的道场上,躲一百年老槐树后,只见道场上灯火通明,无数白烛悬在空中,缓缓飘浮,使得地上人影不停旋转。几十个穿月白道袍的道人手执长剑,将一人团团围住。三人一看中间那人,都忍不住骇然:竟然是任老爷子。
    内中一道人脸色血红,不住咳嗽,咳时还带出大片乌血来,大牛跟二牛仔细看他,竟然就是白日过家里吃饭赠符的道人。任老爷子平素面无表情,虽不可亲,也不可怖,此刻脸色铁青,神色狰狞,极为可怕,他盯着这道人,道:“林玄真,我和你峨眉山无怨无仇,为什么要苦苦相逼?我躲了你两百年还不够吗?”林玄真索性坐地上,喘息两声,道:“妖孽。你专吸鬼魂阴气,让冤魂不能超生,三界轮回受扰,我峨眉岂能坐视不理?你倒机灵,居然知道躲在参客家中,吸参气正阳,以躲我的平波镜。”
    任老爷子“哈哈”仰天大笑,怒道:“呸。满口的仁义道德。林玄真,你的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我从昆仑山上初发灵根,就被天下人所觊觎,人人都想吃我的血肉,夺我的灵根道骨。我万年修真,冷眼看来,什么狗屁天理,你们人吃我们人参的骨肉精魂就可以,我们人参吃你们的魂魄就不可以吗?哼,不要以为我躲你就是怕了你。动手罢。今天,不是你吃了我,就是我吃了你。”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09-07-15 20:38
    说着他身子轻轻一晃,身子突地腾空,全身冒出一层黑气,听得他厉叫一声,喝道:“受死!”话音一落,他身上那黑气之中,猛地窜出成千上万只触手一般的东西来,向道人们扑来。一干道人齐声吟唱法咒,道场中的那些白烛猛地火苗猛涨,化出一道火墙,挡在道人身前,那触手一碰到火墙,立刻“滋滋”作响,被烧出黑斑来。
    任老爷子一声冷哼,“噗”一声响,突然凭空消失,只留下一团黑气在原地氤氲,一干道人面面相觑,林玄真突然一个翻身,喝道:“出鞘!”他背上猛地飞出一道红光,插向地面,地底顿时传出一声怪叫,那红光插在了地上,砍断了一截从地底窜出来的触手,那触手在地上扭转一番,变成了有指头粗细的一截参须。那道红光在插在地上,兀自颤栗抖动,仔细一看,却是一柄火红色的长剑。
    林玄真喝道:“回来。”那长剑又化成一道红光,飞回他背上的剑鞘中。一干道人立刻省悟过来,骂道:“这妖孽会土遁!”话音落时众道人已然御剑飞天,仗剑念道:“三昧真火!”
    “嗤”一声响,地面顿时变成一片火海,林玄真一声冷哼,喝道:“平波!”“呼”的一声,他的背心飞出一面铜镜,那铜镜立刻发出一片蓝光,直直的照了下来,蓝光过处,一切都变得透明,众人都瞧见任老爷子蜷在地底,那火焰离他不过数寸,他身上衣衫已被烧成破烂,全身蒙上一层黑斑。
    任老爷子眼见平波镜一出,吓一大跳,化成一道青光,直望地底钻去,众道人一起跳入火海,齐声喝道:“出鞘!”一蓬长剑化成无数道光剑刺穿地面,朝任老爷子追去。任老爷子突然一个转身,窜出地面,喝道:“魂来!”立刻周遭冒出一蓬一蓬的青烟,烟雾中杂着无数的嚎哭之声,这声音有如鬼鸣,尖厉刺耳。众人留神细看,只见青烟之中,竟有无数幽灵冤魂的残肢断腕,瞬间便集结成墙,众光剑一出地面,便被鬼爪子齐齐拦住,任老爷子化成一道黑气,拔地而起,望西边飞去。
    他才飞出不远,林玄真的平波镜突然射出一道紫光,辟头朝任老爷子照来,任老爷子一声怪叫,身上被照到的地方立刻直冒青烟,惨叫一声,叫道:“林玄真,你坏我道行,小心你的人头!”说着身形一晃,钻入地下,跑得无影无踪。
    这边平波镜发出紫光后,立刻光彩尽失,“铛”一声摔道场上的青石上。众道人立刻围了过来,将林玄真护在中心,林玄真面色潮红,捡起平波镜,叹气道:“想不到这妖孽的道行这般了得,连平波镜的泰阿剑气都灭不了它。可惜我道法太浅,不能发挥出平波镜的威力。走吧。看来它的气候未尽。”说着一干道人“嗖”的一声,将悬空的白蜡收回,御剑行空,化成无数流光,隐入天幕。
    大牛等三孩子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大牛吞了吞口水,道:“神仙。”君哥儿一拍头,道:“糟糕!黑子还在夫子庙等着呢。”大牛赶紧拉着他就跑,说:“快。去晚了还说咱们怕他们呢。”
    夫子庙不保年岁平安,不保人丁兴旺,无人上供;有几个秀才又都是穷酸,无力捐丰,这庙年久失修,早无香火,衰落破败。庙前杂草丛生,枯木林立,连门口的水井都已干涸。大牛仨赶到的时候,悄无人声,君哥儿喊了几声,都没听见黑子的回答,嘀咕两声,跟大牛说:“坏了。这小子回去了。明天准得笑我是个窝囊废。”

  • 1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静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22天 / 跨度3291天】
    • 开贴:2009-07-14 14:12
    • 更新:2018-07-18 23:28
    • 阅读:2315212 回复:20823 楼主:2343
    • 字数:约3088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3图 陈静男 2018-07-18 23:28 18480/2343 1222/3291
    八卦每个绝世美少年,都有一部同性恋电影永流传。看看那些颜值突破天际的腐片183图 三生一锦13 2016-05-05 13:09 571/108 1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