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

  • 首页
  • 上一页
  • 473
  • 页码: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04-16 22:44
    今天晚上要赶表,更不了了。o(╯□╰)o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04-18 00:08
    第八十八节 公主


    郭飞炎听得他说话,却是嘿然无语。好一时,才缓缓道:“怪道我问那里去寻中土道人走过场,你愤懑慷慨,顾左右而言他;怪道你们个个都认得我来,还只说旧相识!原来你们都是中土道宗人物!”
    时习听得这话,却是嘴角一抿,含笑道:“说来都叫我糊涂。似你们这起聪明伶俐的,怎么反倒容易困囿。像我这等愚笨憨傻的,却又时时侥幸。”郭飞炎将他从头望到尾,却是浑然瞧不出个破绽,又是钦佩,又是讶异,道:“却不知你们哪一宗门下,竟能混到此处?”时习微微一笑,慢吞吞道:“左不过是机缘凑巧。凭得是谁,所行所为,皆是为着天下苍生福祉。不必追问姓名宗派。”
    郭飞炎见他不肯松口,也没奈何,又问道:“你这脸面倒巧,真个是宝贝。凭他火眼金睛,能看穿术法,却看不穿你这换皮易容的本事。却不知唤个什么名目?”时习听他言下之意,却也猜着了他那心思,含笑道:“这东西虽然难得。却也不稀奇。罗浮山硃明辉真洞天,有一宝贝,唤作端水汵石。生在罗浮山中,一百年长一寸。养到如今,倒也有百来十斤重了。”
    郭飞炎啧啧两声,叹道:“几千年才长这么重,还说不稀奇。寻常人哪里就讨得了。”时习笑道:“这玩意儿唤作汵石。虽有个‘石’字,真真的不重。棉花也没比它轻巧多少。弄这么一张脸皮,不过五钱就够使了。”郭飞炎赞叹两声,心下却更疑惑——“他这般大大方方的提及罗浮山,断不是辉真洞天的人了。”然罗浮山地处偏僻,金庭山同他家少有往来。彼此并不熟稔。却也猜不着谁能从他家弄出这么个端水汵石来。
    忖度时,外间却又传来先前那道童的声音——“禅主,昶胧公主到了!”听得“公主”二字,郭飞炎登时心下一跳,颇有几分惊骇,心下也惊怪——“堂堂公主,这通传的童子未免也太轻忽失礼。”胡思乱想时,也不见时习起身迎迓,正个疑惑,那门帘子一卷,这公主却是自家摇着个尾巴进来了。
    郭飞炎虽觉有些唐突,然着实好奇,哪里管得住自家眼睛,觑眼偷看,却见这公主雪也似的一张面皮,披着一件纯白金边的软纱袍子,头上不过束着个金环,耳珰珠翠,一概俱无。然纤腰款款,总比旁人多出几分风流妩媚。这公主瞧着明妍照人,行动却自有一股恬淡清静的形容。撩开帘子,暼见郭飞炎,不过略皱了皱眉,并没多问;时习不过略起身,略略弯腰,并没行个什么大礼,她也不讲究,不等招呼,便就自家向那茶桌旁坐了。
    时习见她坐着,竟没个虚礼,一不谦,二不让,就着她旁边一并坐了,与她斟一杯茶,好似家中人等一般惯常言语——“怎么倒过来了。着人唤一声。难道还敢不来?”那昶胧公主微微一笑,接过杯子抿了一口,慢条斯理道:“我哪里乌压压一屋子人,说话没这里自在。但凡有人行功,窸窸窣窣的,听着也烦扰。不如你这里清静。”
    时习自家也倒上一杯,笑道:“若说图清静,丹房一坐,两门一关,谁敢烦你。”昶胧微微一笑,叹道:“又不是没见过,能清净几日!”言语下,暼了郭飞炎一眼,也没避讳,又道:“天尊今日又在催促,只是要我拿定主意。我再三推诿,竟不能够。你好歹替我想个法子。”
    时习笑道:“天尊是要你选个出身,不是归宿。月母也好,中容也罢,横竖挑一个。只消定下亲,自然合一族之力助你。将来天尊禅让,便无人可置喙。”昶胧听得这话,却是叹道:“月母也好,中容也罢。如今虽各成一国。到底是同宗同祖的血裔。若不论尊卑,只在寻常人家,见了面,那也是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的叫着。这会子倒好。竟议起亲来。传出去也不怕人笑话。”时习嘴角一撇,笑道:“谁敢说三道四。也不消你动手。那中容、月母怕不就将他撕了。这两宗眼巴巴的馋了多少年了,好容易得着这么个机会,岂能叫旁人风言风语就坏了事。”
    昶胧听得这话,却是啐得一口,悻悻然道:“真个混账!若一心为此,何必还要甚么中容、月母!既然堂兄弟嫁得,亲兄弟就嫁不得么?我这还有亲兄弟哩!”时习嘴角一抿,笑道:“月母中容,便是一家,也过了这么几千年了!换做平常百姓人家,哪里还有这个计较!羲和可不一样,到底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
    昶胧哼得一声,没好气道:“不过这么着打个比方!谁说要嫁给他了!”时习笑道:“听我一句劝。你是公主,不是寻常人家孩儿。婚姻嫁娶,由不得自己做主。天尊肯让你自己选,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你可伶俐些罢,外头多少提亲的。别的不说,公子术踢,公子双双,那还不是拔尖的?天尊难道不知道?怎么瞧来瞧去,偏是瞧上月母中容了喃?”
    昶胧嘀咕两声,道:“谁知道!总不能叫我一个女儿家去问罢!”时习微微一笑,道:“这还不明白么?天尊是看不上羲和。想立你为女君。但因为你自小抱养在外,如今回来,外人自然疑惑你。若立为女君,只怕各宗不服。索性定个亲,嫁给中容或月母宗的子弟,将来登临,谁还敢议论你?那月母、中容,俱是道庭三山出身,血裔正统,你嫁过去,凭他是谁,将来也不敢说三道四。”昶胧听得这话,却是“啊”得一声,叹道:“你这脑子,也太能混猜了!真个如此,天尊前两日还立兄长为储君?”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04-19 23:08
    时习听得这一番话,却是嗤然一声冷笑——“既然立得,自然就可废。那储君可是心下明白得紧。向往议事,他也主和不主战。怎么这几日就变了?处处争先,时时游说,恨不得即刻出兵,扫平八荒六合。还不是为着立功树威。”昶胧叹道:“他可也糊涂。我是什么人,他心里难道没个分寸?旁人一撺掇,就忘了兄妹情分。我怎会同他争高低!”
    时习听她这一顿剖白,却是嘿嘿一笑,慢条斯理道:“他可不糊涂。废立之事,他做不得主。你难道就能作主?不过天尊一句话罢了。你肯也好,不肯也罢,圣谕一下,难不成还要问你一句肯不肯么?你便不肯,恼不过把脖子一抹,可那位置,羲和却也无望了。道庭世宗之间,子弟众多,能耐者众。哪里还轮得到他一个废黜的储君!往日间他也不过白疑惑,并没个准。前些时日,天尊弃朝堂大事不顾,一心传你《太丹隐书》,已然令他疑虑,前两日偏是又传了你混元珠与蟠龙双夔镜!可叫他怎么不慌?”
    昶胧两眉一皱,缓缓道:“我少小失散,不在天尊身侧。道行不高,术艺有限,天尊传我家中秘法,可有甚么大惊小怪的?这混元珠与蟠龙双夔镜虽也是个稀罕宝贝。但他不也有九曲珠与藻井镜么?哪里就厚此薄彼了呢?可也值得众人议论!”
    时习将那茶抿一口,笑道:“你长居中土。原不知这中间的原委。那《太丹隐书》,是《三奔》中的第二卷。你是公主,论理,能习得首卷《结璘之章》,便算得造化了。如今灭过了羲和的秩序,抢在他前头学了这奔月之法,可叫他怎么安心?再一个,那九曲珠,是个什么宝贝?能同元始天尊传世的珍宝混元珠相提并论?藻井镜虽也算得圣物,难道能同太乙天尊遗世的蟠龙双夔镜一争高低?你也罢了,得了便宜还卖乖哩!我是羲和,那自然也要怨你。”
    昶胧听得这言语,默然一晌,缓缓道:“那却是没法子的事情。虽个我对这皇图霸业并没个希冀,然炼法修行,锻炼技艺,却是保身活命的首务。”说辞时,抬眼瞧向时习的眼睛,慢声细语道:“我是苦过来的,也是哭过来的。仇人便在眼前,眼睁睁的瞧着,却无能为力,你可知那是甚滋味?旁人毁我谤我,欺我辱我,我十分剖白,与这个哀告,同那个苦求,你可知那是甚滋味?所亲之人不能救,所敬之人救不得,你可知那又是甚么滋味?实话同你讲,还是自己一身本领才靠得住。手段厉害,谁敢在你跟前嚼舌根?术法了得,旁人诬蔑又如何?我都懒得分证!有闲情,我与你分辨两句,没闲情,一巴掌打发了去,谁还同小人啰嗦!”
    她这话讲得不甚快,一字一句的,虽个低沉,却字字震耳发聩。时习先还脸面带笑,听得后来,却有些笑不出,好一时,正思量作答,昶胧却又抿嘴微笑道:“也只有你,才同我讲这实话。怪道兄长这几日总不来瞧我。我有心同他讲话,他也只是回避。原来是这么个行景。”慨叹中,端起茶来抿一口,又怅然道:“我一个女儿家,流落在外多年,行不知将去何处,停不知所为何人。如今到了这里,上有天尊照拂,下有兄弟爱惜,原也该知足了。只可惜那穷怕了的人,命里就爱财了;那苦尝遍了的人,心里就不信旁人了。既然天成全,给了我这么个苦学技艺的机会,我岂有不珍之重之的道理!”
    时习嘴角一抿,缓缓道:“我知道你受过委屈,这才苦心求学。并没为着那王权霸主的位置。只是命不由人,你既是真龙之身,只怕有些事情,却是躲不得哩!我劝你也上心些,月母中容,好歹选一个。我看天尊于你这婚事上心得紧,再拖两日,怕不索性就自己定了。彼时你再失悔,可就迟了。”昶胧听得这话,却是噗嗤一笑,道:“罢,罢,罢。我是来请你想法子如何推诿。你反倒吃了他两家的茶,只管来说合!真个白认你这老师了!”
    时习笑道:“你也莫诳我。真个讲,中容月母,有几位公子,真个十分出色。不咸公子虽是盛名隆盛,也没压住他两宗的人才。中容的长公子慎思、二公子致曲,哪一个不是人如玉树,气如芝兰?月母的小公子悠远,长王孙博厚,哪一个不是德才兼备,技艺双绝?怎么就入不了你的眼呢?他两家晓得天尊有意择一赐婚,都想巴结。前几日议事,说道出兵一事,他两家晓得你一向主和,万事愿意商量,虽都瞧出了天尊的意思,却都缄而不言。可见盛情哩!”言语下,见昶胧默然不语,心下一动,拍手笑道:“我知道了!定是有了心上人。只这人并非王室贵胄罢了!”
    昶胧听得这话,嘴角一撇,缓缓道:“你好歹也是个禅主!编排起来,真个放诞不经!你莫混账,真个细想想,能有什么法子,推上一推才好。哪怕躲上个十来日也是好的。你是不知,早起打发人来问一声,晌午打发人来问一声,晚间又打发人来问一声,一日三餐似的,总没个消停。端的叫人烦恼。”时习听得这话,嘿嘿一笑,慢悠悠道:“长久之计没有。躲上一阵子的法子却有。”
    昶胧拍手道:“那还藏着掖着!只管讲!”时习笑道:“其实这法子也不稀奇。那黑水天狐,真身未来,不过派遣两个门下过来议事。那门下说得倒是天花乱坠。然那黑水门中到底如何,咱们却是一毫不知。他说他门下兵强马壮,咱们可不曾亲见。岂能就这般贸贸然就应了。自然要寻人去瞧个究竟。便是天尊不疑他,应下事来。那天枢镜建造,非一日之功。一面宝镜,小的十来日,大的要月余。便是起事,快则三两月,慢则半年。总有个走展时候。依我说,莫若就以察看黑水,观摩崤山为由,去那天狐处走上一走。此是正经事,你有心出力。天尊自然不会不允。咱们这去要十来日,观摩察看又要十来日,比及回来,自然还要十来日。一来一去,怕是一两个月都混过去了!”





  • 首页
  • 上一页
  • 473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静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83天 / 跨度3201天】
    • 开贴:2009-07-14 14:12
    • 更新:2018-04-19 23:08
    • 阅读:2287593 回复:20461 楼主:2302
    • 字数:约3013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异事机动组》—无厘头小组的爆笑奇异经历1图 营参谋长 2017-05-09 09:12 16246/3136 382/2487
    杂谈每天都在吃亏可还不知道 北京的哥6 2011-06-06 14:24 85/411 119/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