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

  • 首页
  • 上一页
  • 49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08-21 22:43
    第一百一十一节 无心



    宪章将那手杖拿出来,一阵细看。那手杖触手温润,沾染时,那手杖上的枝叶便就颤颤微微动将起来——竟不似雕琢而成。宪章讶然观瞻一时,只在掌中摩挲,真个爱不释手。祖述将那画马之石取来,下细端视,那石上三匹骏马陡然活泛过来,仰头便朝他一阵长嘶。
    石鉴从旁瞧着,含笑道:“这手杖唤作琅玕。能辟水火,能断金铁。乃是我家圣主从西昆仑得来的宝物。”又朝祖述笑道:“这块白玉,唤作三骓马。上头的马匹,乃是天马骸骨。此三骓也有名号,赤马唤作赤骥,能踏火而行。金马唤作渠黄,铜头铁额,刀剑不伤。绿马唤作绿耳,足下生泉,亦可凌波而行。三者可骑乘,斗法之时亦可助阵。亦是西昆仑的神物。”
    宪章、祖述听得这话,却就眼巴巴的瞧着时习那赤金盒子。时习沉吟片刻,暼了那盒子一眼,缓缓道:“事未必成。圣主馈赠之物贵不可言。实在受之有愧。”白泽听闻这话,却是莞尔一笑,缓缓道:“神物虽好。终究是身外之物。比起苦海之中的族人性命。这些算得什么。此物原是感激先生纡尊降贵,来此相会的谢礼。还请先生不要推辞。若先生回还,公主首肯,自然还要来谢。比及将来大事可成,先生便是我竖沙贵宾。少不得还要拜谢。”
    时习听得这话,微微弯腰,揖手道:“圣主盛情,却之不恭。”便就将那盒子收将起来。宪章祖述眼巴巴的望了一时,竟不知他到底拿了个什么宝贝,心下失望,彼此对望一眼,却又莫可奈何。白泽朝时习含笑道:“先生远来,舟车劳顿。却就干坐着陪我说这一阵子闲话。委实辛苦。还请客舍休息。”时习听得这话,却是揖手道:“咱们修道之士,不比红尘凡人。不必这许多客气。圣主所说之事,非同小可。若在此歇下,小道心头也不安稳。不如就此别过,在下星夜兼程,才好早日将此事同公主商议。若有个结果,定然快马加鞭,叫人来报。”
    白泽听得这话,便就含笑道:“先生为人爽利,言辞痛快。叫人着实钦佩。既如此,我也不好强留。愿先生此去,大事可期。”时习含笑揖手,便就辞行。那石鉴不防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意出望外,然白泽首肯,哪里敢嘴舌。忙就跟上来,复又送他三个出去。一行走,一行赞叹道:“先生真个利索。两句话分证明白,便就行事。”
    时习微微一笑,同他客套两句,似是漫不经心问道:“我等此来中土虽个不久,却也听得消息,贵处圣主,原在海眼长居。从不远行。却不知何时弄了这么个世外仙境。那海眼寓所,难道就此废弃了么?”石鉴含笑道:“先生所闻不假。便是如今,那海眼处,也还有个圣主在哩。”时习听得这话,直是莫名其妙,诧然道:“难不成你家这圣主,还有两位?”
    石鉴笑道:“那倒没有。咱们这圣主。只有一位。只是海眼处的那一位。是咱们圣主的无心肉身罢了。”时习听得这言语,讶然道:“这如何说?难道圣主还有这神魂出窍,身魂各处的本事?”石鉴摇头笑道:“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本事。实不相瞒。咱们圣主这法子,说破了也不稀奇。原是取自家头发、指甲、鲜血等物,施以咒法,生出一个傀儡肉身来。这肉身言语形容,与她本尊无二。也有个名目,唤作无心分身。这分身智慧无差,道行尚可,颇能替圣主分忧。只一桩,这分身什么都好,唯独无情。行事晓得利害,思想可虑得失,唯独不知情为何物。”
    宪章听得这话,却是唬得一跳,骇然道:“这还了得!若有这本事。但凭一己之力,岂不就可弄出亿万之众来了!”石鉴笑道:“没有的事。这分身虽强,也只能分出一个来。分身却就再分不出了。还有一等,这分身变化虽成,不能持久,须得饮用原主鲜血才可存续。慢说只能分一个,当真能分出几个来,只怕也养不起。真要如先生所言,别说白矖螣蛇了,便是倾尽整个郁单之魔,也不是我们圣主的敌手了。”
    宪章嘀咕两声,慢吞吞道:“你家圣主长生不死。从古修道至今,这修为道行,只怕无人能望其项背了。”时习听完此言,却是微微一笑,缓缓道:“修道长久,确乎占些便宜。只是便强些,到底也有限。毕竟人身如此。好比一个水缸,承接雨水,装一百年也好,装一万年也罢,横竖就那么一缸子,少了装不满,多了却也装不下。这譬如说得不妥,然道理相类。还有一等,修行好似爬山,初上山时走得快,越到后来,那就走得越慢。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可真个谈何容易。” | | 19986楼 | | |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08-22 20:37
    议论时,已然行至竖沙城大门,石鉴便就止步,弯腰躬身,与三人送行。时习放出神通,载了宪章、祖述御空飞行。行进时,时习却就朝两人含笑道:“此一回去。却有一事。要同两位商量。”宪章忙道:“上公有话直说。咱们何须客套。”时习笑道:“咱们回去。这金玉紫芝换咱们天枢镜一事,还请两位暂勿轻言。且先瞒着才是。”宪章祖述“啊”得一声,彼此面面相觑,讶然道:“不知上公要如何行事?”
    时习嘴角一抿,缓缓道:“一则是,这白泽所说的金玉紫芝,真假难辨。若咱们回去如实一说,若是真的,咱们不过得个跑腿传话之功。算不得什么大功劳。未必就有什么奖赏。若是假的,只怕咱们万死不足谢罪。便是公主把咱们千刀万剐了。也抵不过这罪愆。二则是,这白泽出手阔绰,什么西昆仑的宝物,说送便送,毫无悭吝惋惜之意。依得我看,只怕她门下宝物多如牛毛。这劳什子西昆仑之物,只怕汗牛充栋,不可胜计。这事咱们一不推脱,二不理睬,只说难办。我看她也理会得,少不得还要上些。咱们便就这么拖着,先收些个宝物,再说下文。岂不妙哉?”
    那祖述也罢了,宪章却就真个心动,下意识的摸了摸藏着的手杖,点头道:“上公说得很是。那什么金玉紫芝,真个闻所未闻,长生不死,却是谁当真见过来?她便胡吹一气,咱们也不知真假。”祖述到底有些忐忑,迟疑道:“只怕拖久了,咱们露了马脚,未免公主见怪。”时习微微一笑,缓缓道:“不妨事。有我在,断不会有这些个事端。咱们先瞒着,我再旁敲侧击,同公主慢慢说道此事。咱们既不说她是假的,也不说她是真的。真真假假,叫她自己拿捏去。只是行事须得谨慎,不能叫她知觉咱们得了宝贝。若叫人晓得了,断定咱们是说客。那就脱不得干系了。”
    祖述与宪章彼此瞧了一眼,都觉有些心热,时习含笑道:“咱们往昔来往少,交情浅,如今有事商量,难免多些思虑。咱们也不着急,一路慢慢商议。若觉得可行,咱们三个从今往后可就要肝胆相照,倾心而处了。若觉着不妥,那也无碍。这一回去,咱们实话实说。那宝贝咱们交给公主,请她定夺便是。”
    宪章听得这话,却是赶忙笑道:“上公这话差了。凭他是谁,总不能这般不识好歹。此一路来,全仗上公扶持照顾。咱们兄弟感激涕零,正不知如何相报。如今有这等美事,但听上公安排便是。万勿多心。”祖述摸了摸袖笼中藏着的宝贝,恍恍惚惚道:“参玄兄说得是。我兄弟岂能这般不识抬举。”
    三人便就这般说说笑笑,径去当初约定之地。行了些时日,赶将到时,且喜脚程快,竟赶在了公主前头,那山头只得个公主遣来在此等候的接引之人。不过等得两三日,公主便也来了。彼此见面,时习下细看去,那术踢兴致颇高,显是在黑水顽得尽兴。销勇勾仁等人缄默不言,显见来一趟如此,去一趟如此,并未同公主亲近几分。销勇也罢了,勾仁却有几分闷闷不乐。想来是怕回去两位公子问起,不好销账。
    公主见得时习,立时屏退左右,独邀时习车驾内茶饮闲话。时习问起去后事项,公主含笑道:“左不过这么着。术踢早得了嘱咐,晓得如何行事。我就这么白瞧着,瞧他们妆模作样罢了。他们只当我在作梦哩。这里无他,但就你哪里,不知是个什么底细。”
    时习微微一笑,略去酆侯等事,却就将个白泽处的勾当悉数讲了。又从怀中摸出那赤金盒子来,笑道:“这东西我白收着,至今未瞧,也不知是个什么东西。”公主也不看那盒子,抿嘴笑道:“她既谢你。你收着便是。何必这么着。”思忖一时,又道:“别的也罢了,我且就问一问,那金玉紫芝,可真不真?”时习摇头道:“我并不曾亲眼目睹,便真个与我瞧了。我也不知真假。便算它是个真的,那效应如何,我也实在不敢妄言。”
    昶胧点头道:“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其实不打紧。若回去一说。父王不管真假,定要一试。若是真的,那自然是好。若是假的也不妨。将他一族人都屠尽了,也不怕这法子外传。”时习点头道:“正是如此。”又微微一笑,道:“那此番回转,是说还是不说呢?”昶胧沉吟片刻,缓缓道:“只怕我不说,那祖述宪章,也要说的。”时习笑道:“我早哄得他两个动心了。此番回去,断不至于混说。只管放心。”昶胧默然片刻,缓缓道:“比及回去。我再计较。”
    这里闲话,那里术踢可未就歇下,早唤着人行动,径直回还。来时缓慢,回去却快,一行人等日行夜宿,并不多日,便就回了天虞山。先前去时,那苍梧也还闹热,如今回来,人物却少。回到熔火内宫,那宫中之人几是去了大半。昶胧虽未过问,却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那人只怕已经为昆仑之战备战去了。
    既然回来,少不得要去天尊处销账。天尊住在宫阙之巅,平素轻易不见人。时习居寓多时,亦不曾拜见。昶胧此番却就要他同行——“拜请上公,须得当面知会天尊。且你素昔恬淡,不肯交际,旁人多认不得。正可今日扬名。”时习不好推辞,只得与她同行。
    昶胧不喜人多,单就同时习一道,亦不弄什么神通,单就摇着长尾,沿着宫中盘道长路,径去天尊处。这明明真君虽个尊崇,却是个极爱素净的人物。他这寓所外的行道,白墙红瓦,青石地面,行道两旁一无花卉,二无草木,不过隔着十来丈在那墙面上抠出个石龛。那石龛之中,一无神像,二无香火,不过是一幅俗世浮雕。雕的也是些异人先祖受苦受难的行景。
    至于宫门之前,那宫闱却是果然比别处都高大崔嵬。那宫门高有三十来丈,时习立在门前,抬头一望,但觉自己微如蝼蚁,轻如浮尘。入得门来,那宫中之物样样比别处都高峻巨大。比及到了前殿,单是那殿前的两个石狮子,便似两座小山。时习立在石狮之前,暗中比划,那狮子一个爪子,却都比自己大上几分。
    因是蛇行,那前殿之前的台墀并无台阶,乃是一面斜坡。那斜坡正中雕有蟠龙石像。石像两侧, 却就都挖有供人上下的蛇形半环滑道。昶胧摇尾游入滑道,一晃三摇的缓缓而上。时习跟在后头,忍不住偷偷四面打量。那台墀两侧,有许多宫人往来,那往来之人半数是僬侥国人,立着的身高不过三四尺,一条蛇尾倒又细又长,爬行时拖出六七尺长,但就站定时,那长尾蜷作一团,瞧着像是在身下裹了个被卷铺奁。

    | | 19990楼 | | | |
  • 首页
  • 上一页
  • 497
  • 下一页
  • 末页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静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249天 / 跨度3382天】
    • 开贴:2009-07-14 14:12
    • 更新:2018-10-17 23:07
    • 阅读:2330649 回复:21069 楼主:4733
    • 字数:约3150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鬼话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3图 陈静男 2018-10-17 23:07 16336/4733 1249/3382
    八卦每个绝世美少年,都有一部同性恋电影永流传。看看那些颜值突破天际的腐片183图 三生一锦13 2016-05-05 13:09 571/108 1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