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十库kksk.org

绝世少年修真系列之《万世神兵》

  • 首页
  • 上一页
  • 480
  • 页码:
  •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05-23 21:33
    第九十五节 莲身


    变化甫成,那金身胖子与银身胖子便就提了龙头长杖与雌雄吴钩朝风堤岸沙猛扑上来。余下三个胖子提了兵刃,放声怒吼,却也朝余下一众武都国人猛扑过去,直是杀作一团。
    那金银二胖瞧着腿粗且短,但凡行动起来,却颇是敏捷,一跃一纵之间,便已然跳到风堤身前。那金身胖子长杖猛挥,却是当做大刀一般使唤,挥击而下,好似刀劈华山。银身胖子提着两柄长钩,却是旋到了风堤背后,雄钩勾向风堤脖子,雌钩却就砍向风堤腰身。
    风堤腹背受敌,却也未慌张,掌中四花木略微一晃,其人霎时一分为二,裂作两个化身。这两个化身皆提得一根四花木。只是花木之上,各各只得两朵。面对金身胖子那风堤,抡着碧玉二花之杖,“呔”然一声大喝,将个花杖应着那龙头长杖一架,且听“乓”然一下,直是火花四溅,风堤纹丝未动, 却也未被弹开,彼此竟是斗了个半斤八两。只是一击之下,那碧玉二花,便就略略抖开些,瞧着像是莲花初胎,新瓣承露。
    面对银胖那岸沙,提着朱紫二花两根短杖。左挥右击,却也同那双钩撞个正着,金铁交鸣,彼此也还参差相近。只是一击之下,那朱紫二花也一般张开些,莲瓣轻开,花蕊微露。银胖斗战之下,却未曾瞧出这异样,咬牙挫齿的,一时未得手,便发狠上扑,手下愈见使力。
    但听得“叮叮当当”一阵交鸣,风堤岸沙那四花木上的四色叶花已然悉数开尽。花木愈盛,那杖上力道便越大,风堤那龙头杖一举一挥,便都“呜呜”作响; 先还抢攻,瞧着又凶又狠,然杖来杖往间,便渐渐觉着有些吃力,双杖交击多了,两臂便就有些发颤,但觉掌中那龙头长杖,愈来愈沉。
    岸沙扬着一对短杖,在那半空里左冲右突,那掌中杖头花愈发鲜妍,他那行动便就越发轻快迅捷,先还见他如飞燕投林,似蜻蜓点水,比及花开茂盛,竟成了过隙白驹,下山猛虎。那银胖先前挥洒如意,同他斗战酣畅,你来我往,甚是痛快,然渐次之间,便就有些不像意,左支右绌,已然有些乏力。
    底下一众武都国人,却又如潮水一般涌围过来,将那铜身、铁身、锡身齐齐围住,便有心抽出一个上来助阵,却也脱不开身。混雾烟罗见风堤渐占上风,却也没个称赞,嘴角一撇,反是有些奚落道:“人家一分为五,单单分出两个分身同他应战,便是胜了,也未见稀奇。”他这边随口评骘,术踢听着却有些不悦,回头暼了一眼昶胧,昶胧面容平淡,并不见好恶。术踢忍得一时,到底习性使然,闷声闷气朝混雾烟罗道:“虽非同门,到底应该同仇敌忾……”
    话说一半,却听昶胧一声咳嗽,打断道:“上门是客。怎可放肆议论。有悖为客之道。混雾先生与风堤先生比肩同处,彼此熟稔,不过两句玩笑话。你不好当真。”术踢听得这话,登时两颊一红,收敛形容,朝混雾低头道:“失礼失仪,还请先生勿怪。”混雾干笑一声,回身朝公主揖手道:“不敢当。老道同殿之间,顽笑惯常,忘了贵客在旁,倒叫公主见笑了。”
    这厢议论,那厢却突听那金身胖子一声厉啸,讶然回头,却见那 跳开丈余,单手提杖,将手一扬,却是抛出一面青光缭绕的金镜来。那镜子甫一升空,那镜面之上的青光登时巍然照将开来,恰似笼了一层青色薄纱。青光一笼,那莲池中漂着浮着的腐尸、鬼物登时“倏倏”作声,化作丝丝缕缕的黑气蒸腾而起。那黑气飞扬而上,朝着五个金铁化身飘将过来。那黑气缠绕其身,好似与那金铁化身穿了一件轻软纱衣。
    黑气附体,那 一声怪叫,纵身一跃,便就朝风堤猛扑过来,那龙头长杖杖头未至,啸声先行,“呜呜”作响,好似杖头坐了个小鬼大吹法螺。风堤见这行景,不敢小觑,提起碧玉长杖迎头而上,双杖交击,但听“当”然一响,风堤“哎唷”一声,竟被那胖子一杖击飞数丈,险得落下水去。 一击得手,哪里还同他客气,两足在那虚空之中猛然一蹬,“嗖”然声中,恰似离弦之箭,朝风堤猛扑而去。
    风堤摔飞数丈,勉力在半空稳住身形,摇摇摆摆之中,尚未站得十分稳当,那 便已然扑将近前。惊骇之中,只得奋力提杖,正个惊怖,却听“呔”然一声,眼前一花,却是猛然扑出个人来,这人提着一根黄金棍子,棍上栓着三个金环。那龙头长杖挥斩而来,这人将那棍子望空一搠,那棍上的三个金环登时“乒呤乓啷”好一阵响。
    说时迟,那时快,但听“哐啷”一下,那金环棍子一搠而上,却是同那龙头杖杖头搠了个正着。那龙头杖杖上之力,风堤已然领教过一回,当真似泰山压顶,孰知这人瞧着不轻不重的一挥手,竟就挡将下来。风堤讶然望去,那人长身玉立,正是昶胧公主座前的不咸宗的术踢公子。错愕之中,却听一旁传来公主的声气——“不要杀他。留个活口。我有话问他。”
    作者:陈静男 时间:2018-05-24 21:04
    那 听得这话,却是冷哼一声,回头朝银胖子一点头,那银胖子啐得一口,陡然开口——“哪里的蛇妖!也好管这闲事!”斥骂之下,提起一对吴钩,也就跳将起来,同那 一左一右的朝术踢急扑而来。术踢见他两个来势凶狠,却也不敢轻敌,两肩一摇,一声怒喝,“嘭”然一响,刹那间隙,竟就变作了三头六臂。
    术踢变化得来,手下自然不空,却见一个提着三环金棍,一个提着根熟铁镀金的长棍,一个提着对月钩双剑。变化得成,术踢长尾一扫,便就窜上天去。其长尾挥扫,恰似卷了一蓬旋风在尾上,整个人好似陀螺一般在半空里高飞低掠。那金银二胖跳在半空,斗战一时,非但不能将他左右夹击,反是被他一个人逼得抵背而立,长杖双钩挥得如车轮一般,不过也才堪堪抵挡。
    郭飞炎一旁瞧着,真个目眩神离,低声同时习道:“这公子术踢,别瞧他年纪轻轻,手下真个好本事。”时习嘴角一抿,缓缓道:“不咸宗天生异禀。与旁人不同。公子双双,无需作法,便能一分为二,生出两个真身。术踢心神到处,便能化作这三头六臂。况且不咸之中,神兵法宝如云。更是如虎添翼。你别瞧他那兵刃样子寻常,都是仙家宝物。那套着金环的金棍,唤作遁龙桩,又名七宝金莲,乃是定身捆缚的神物。那熟铁长棍,也有个名目,唤作浑铁棍,你别瞧那棍子趁手,挥着不甚重,实则重逾千斤,常人慢说抡起来,便是滚动也难。那一对月钩,识不得的,都唤作吴钩双剑,其实那剑都是有名目的;那玉色的,唤作玉簪,碧色的,唤作螺髻。瞧着它轻轻巧巧,一碰就折,实则那月钩……”
    话未说完,突听半空里“丁零当啷”一阵乱响,定睛看去,却见术踢手中那遁龙桩上的三个金环陡然从桩上飞旋而去。那金环“倏倏”而声,却是朝那悬空而照的青光金镜激射而去。金银二胖脱身不得,登时“哇哇”乱叫,焦灼之时,底下“嗖”然一声,便就猛窜而上一个铜身胖子来。只是他窜得虽快,却也有所不及,惶急之下,将那莲苞猛然一甩,便就牵着一串铜链脱手飞出。
    那飞锤“哗啦”一声,从那三个金环之中一窜而过。铜胖子一个倒扯,那金环“嗡”然一下,便就被他拖曳下来。铜胖一击得手,正个欣慰,那金环急坠而下,“啪嗒”一声,却是将他套将起来。三个金环,一个挂在了颈项,一个套在了腰肋,一个栓在了脚踝。
    甫一套实,那金环陡然紧锁起来,那铜胖子“嗳哟”一声叫唤,两手急抽,两腿猛蹬,却是哪里还能动弹。他越是挣扎,那金环就收得越紧,不过眨眼功夫,那颈项之上便勒得“兹兹”作响,熟铜之上,竟也被勒出了凹痕。底下那铁胖子、锡胖子见势不对,跳将开来,抛下一干武都国人,双双跃空。一个一脚踏在那青光金镜之上,轮着一对凤头鱼尾斧,朝四周怒目而视,唯恐谁夺了那宝镜。一个扑到铜胖子身旁,提起蝴蝶剪刀,望着那铜胖子脚下的金环便是一剪。剪刀落时,当听“当”然一响,那金环纹丝未动,竟是一毫未伤。
    正个斗法着紧,莲池远处突地一阵喧哗,众人惑然看时,却见那莲池之中卷来一阵妖风。那妖风近时,便就从中落出个半老娘子来。那娘子欺近身来,嘶声哑气吼道:“我已得手!如何还在这里纠缠!”那铜胖子见得她来,听得这话,登时眉飞色舞——“得手就好,你快走!且别管我!这妖道厉害,只怕我一时不能脱身!”
    那娘子听得这话,眉头一皱,却是望空将手一招,悬空那青光金镜登时“嗖”然一响,便就落在她掌中。且见她左手提着镜子,口中念念有词,右手望那镜中一伸一勾一提,但听“哗啦”一声,那三个金环陡然而空,偌大个铜身胖子,竟被她从青光金镜中提将出来。
    那三个金环乍失胖子,“嘤”然一响,便就朝那娘子飞旋而来。那娘子啐得一口,提起镜子,作蒲扇使唤,不过望空一扇,且听“呼”然一声,登时凭空卷出一股妖风。那三个金环“哐啷”一下,便就被那妖风卷出十来丈去。一扇而就,这娘子又自伸出手来,望那镜中一勾,“噗噗”两声,却就将那金身银身两个胖子分别摸将过来。
    五个胖子集在一处,彼此摩肩擦踵,不过倏欻之间,便就重在一处,化作了个矮胖黑汉。这黑汉肥头大耳,脑满肠肥,两腿两臂之上全是黑毛,生得颇丑。一张脸刷白如纸,站着时喘息之声颇重,虽是个胖子,两颊太阳深陷,眼皮也凹得厉害,气色颓丧,神情萎靡,瞧着像是重伤未愈。这黑胖汉子丑则是丑,到底还有些人样。那半老娘子却叫人毛骨悚然。其一身皮肤,皆干焦发黄,颈项手背,那皮子皆有些松垮,瞧着好似风大些,那皮子便要吹破絮烂。且两唇干瘪,下唇遮不住牙根,露出的牙龈干枯焦烂,瞧着有些像风干的僵尸。整张脸面,没半分血色,幸亏还有一双眼睛,虽个浑浊,到底眼白瞳孔也还分明。因是身量高,又有些驼背,兼之瘦得厉害,瞧着像是害了痨病,已然行将就木。
    术踢悬在半空,将个遁龙桩望空一招,三个金环“丁铃当啷”的飞将回来,悬在那金棍之上。收回金环,术踢两肩一晃,却就化回本相,朝那娘子“啧啧”两声,道:“瞧你这半死不活的形容,手下倒真有几分本事。却不知你是中土哪家道人?”问询之时,莲池那头却就嚷着追过一群飞蒲国人来。那赶在前头的见着风堤、混雾,登时气急败坏的叫嚷起来——“尊长!这活尸婆娘把金莲真身盗走了!”
    那半老娘子听得吆喝,却是啐得一声,将个镜子抡在手中,冷笑道:“毛孩儿,你奶奶是谁,又不着你供长生牌。问着作甚?我来此数回,并没见着个你这般的没脚妖精,何必蹚浑水。乖乖家去,奶奶就饶你。”术踢收拾神兵,单单留着个遁龙桩,冷笑道:“何必花言巧语。伤人遮丑,原也不过是个偷盗蟊贼。藏着家底,倒也情有可原。”
    那娘子听得这一番奚落,却是柳眉倒竖,凤眼瞪立,呸得一声,骂道:“胡说八道!这金莲真身,乃是仙家神物。并非他这妖宗自家种植得来。不过仗着自家有几分本事,强占仙山,霸道桃源,自封自荫,难道也算数么?这仙家宝贝,你既然强占得,难道就不许我巧取得么?他既然不算土匪山贼,又凭什么给我安这贼名?也好叫你知晓,奶奶姓伍,如今嫁在薛城田家。”又指着身旁那矮胖黑汉道:“你家爷爷,姓田名文,乃是薛城之主。”



  • 首页
  • 上一页
  • 480
  • 页码:
  • 文章信息
    • 作者:陈静男
    • 来自:天涯-莲蓬鬼话 前往来源
    • 【活跃1198天 / 跨度3236天】
    • 开贴:2009-07-14 14:12
    • 更新:2018-05-24 21:04
    • 阅读:2296607 回复:20567 楼主:2318
    • 字数:约3043千字
    • 图片:3
    • TXT打包下载
    • 宽窄切换:【
    • 背景颜色:【
    • 文字大小:

    相似帖子

    标题 作者 更新时间 回复/楼主 活跃/跨度
    贴图中国社会的一千个镜头420图 世纪婴儿3006 2010-10-13 23:45 286/171 36/657
    杂谈杨贵妃系列美文之四:诗情画意杨贵妃--电视剧《杨贵妃秘史》点评(转载) 飞龙勇士4 2015-07-20 22:34 23/376 139/462